向晚意一看,笑得差點抽過去:「哈哈哈!向晚晚,你這土包子,到底活在哪個年代啊?居然用保溫杯!哈哈哈~~~笑死我了!」

向晚晚沒有理她,裴星遙也沒說話,只是從保溫杯里倒出一杯茶似的液體。

「大小姐。」

「我說向晚晚,你知道嗎?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來拍賣會,居然自帶茶水的,哈哈哈!」向晚意笑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東倒西歪地問,「你帶了什麼茶?不會是鐵觀音吧?」

向晚晚只是接過茶,垂眉下去喝了一口,沒有說話。

倒是旁邊響起一個吃驚的聲音:「這……這個香味,難道是龍露果?」

說話的人不是賓客,而是個頭髮微白的中年人,身後跟著幾個工作人員。

顯然,是主辦方的人,還是個高層。

現場很快有人認出了他的身份:「博謙先生!」

竟是拍賣會的主辦人!

「博謙先生」不是叫做博謙,而是一個稱號,是主辦方家族葉家當家的尊稱。如今的這位博謙先生,叫葉毅西。

葉毅西在江城名聲極高,一時不少人站起來,紛紛叫道:「博謙先生!」

「沒想到還能見到博謙先生!」

向晚晚見狀也要站起,剛一動,就被葉毅西叫住了。

「向小姐,別。」葉毅西伸手制止,臉上都是關切之色。「你既然服用龍露果,顯然身體欠佳,還是不要多禮了。」

有人忍不住問:「龍露果到底是什麼啊?」

葉毅西解釋道:「是一種靈果,主要作用是暖心脾,潤肺臟以及修復靈根。但是已經絕跡近百年了,最近妖族才又培育出來,而且只結了一個果子。」

丁之遠聞言登時目光一動:修復靈根?

其他人則疑惑:「已經絕跡了?那她的是哪來的?」

「是我外公收藏的果茶之一,不過保存得太久,有些走味了。」向晚晚微笑著讚揚道,「博謙先生隨便聞一下就知道來歷,真是不簡單。」

「哪裡?龍露果對保存技術要求極高,杜家居然藏有,實在是……只能說不愧是杜家。」葉毅西不住地讚歎著,「目前在市面上,就算是藏了一百年的龍露果,也跟最上等的西湖龍井一樣,都是有市無價。」

向晚晚失笑:「博謙先生,你這是在做宣傳嗎?」

什麼宣傳?眾人一陣不解。

幾個隨行人員中的一個又解釋道:「本次拍賣會,也有一顆龍露果要拍賣。」

眾人一聽,立刻翻閱拍賣冊子,果然在第一頁找到了。一看價格,有人忍不住驚呼:

「起拍價5萬?!一個才0.24克?」

也就是說,這果子1g得12萬?

一開始聽說這果子像西湖龍井,眾人心裡還不屑一顧。都是豪門,誰還喝不起龍井了?

現在一聽,眾人都沉默了。

12萬1g的茶葉,他們就算能買到,也得當成待客的東西,自己沒事可捨不得喝,喝起來也得用最好的茶具伺候著。

向晚晚居然就這麼隨隨便便用個保溫杯,就裝出來了!

「哼!」向晚意輕哼,「暴發戶!」

這話可有點酸。

在場的哪個沒有幾個億的家底?就是向家,也是十億豪門,一個能讓十億豪門的千金說出「暴發戶」三個字的人,怎麼可能真的是暴發戶?

只能是巨富,是豪奢。

看葉毅西的態度就知道了。

在場不是沒有有錢人,也有不少人跟葉毅西有私交的,可是葉毅西都沒有出來打招呼。而現在,一聽說向晚晚被為難,他立刻就出來了,這架勢,顯然是來給向晚晚解圍的。

一個能讓博謙先生出面關心的人,怎麼可能是暴發戶土大款?

那可是杜家的唯一繼承人!

「呵!」甄雯意有所指得嘲笑道,「吃不到的葡萄,當然要說是酸的啦!」

眾人登時想起來了,杜家繼承人這個身份,可是向晚意的意難平,她會這麼說,還不是酸?

「我……」向晚意臉上青一陣、白一陣,說不出話來,只能憤憤坐下,嘀咕著:「那又怎麼樣?還不是跟我坐在後排?」

葉毅西聞言目光一動,似乎要說什麼,卻被向晚晚適時截住了:「博謙先生,你今天肯定很忙,我可不敢耽誤你的時間。」

眼中閃過瞭然的神色,葉毅西點點頭,客氣了兩句,就走了。

他一走,在場的人目光不由得在向晚晚的保溫杯上打轉。

傳說中的龍露果……

「晚晚小姐。」甄雯也在後排,離得很近,打著膽子試探地問道,「龍露果也太珍貴了,你怎麼拿個保溫杯就裝出來了?」

她長了一張心形臉,甜甜的,向晚晚一看就喜歡,語氣溫和了許多。「再珍貴,也只是茶而已,也是泡來喝的,難道還要做個金鑲玉的杯子供起來嗎?」

「噗!」甄雯被她的話都笑了,心裡可喜歡這個真正的向小姐了。

她先自我介紹了,隨後找了些日常的話題跟向晚晚聊著,時不時開心地笑了兩聲。

說到開心的地方,向晚晚還讓她拿個杯子來,倒了龍露果茶,要給她嘗嘗。

「誒!」甄雯捧著茶杯有些發抖。「可、可以嗎?」

這可是12萬一斤的茶!

「沒事,你嘗嘗看。」向晚晚笑道,「只是茶而已。」

「嗯。謝謝!」甄雯端著杯子,小心地晃了一下。

一股清甜馥郁的味道飄出來,幾乎半個會場的人都聞到了。

更別說就在旁邊的向晚意。

她目不轉睛地看著前方,竭力不去感受那味道,可那香味卻一陣陣往她鼻子里鑽。

甄雯那個腦殘,喝完了還一個勁地誇著:「哇!好香!說不出的感覺,就是好好喝!果然是12萬1g的茶呀~」

哼!高興個屁!不就是12萬1g嗎?她也可以買!她又不是沒有錢!

向晚意抿抿嘴唇,憤憤地喝著她點的雞尾酒。

可是甄雯跟向晚晚的聲音,還是往她的耳朵里鑽,根本抵擋不住。

「怎麼不喝了?不喜歡嗎?」

「不是啊。」甄雯不好意思地說,「我媽媽等下要來,她還沒喝過龍露果茶呢,我想留點給她喝。」

「不用擔心,喝不完的。」向晚晚溫聲說,「很快還會有的。」

很快?

向晚意忽然想到,拍賣會冊子上不是也有龍露果嗎?

對了!剛剛博謙先生不是說,龍露果是用來治療靈根受損的嗎?這麼說,向晚晚來的目的,就只是這麼龍露果而已,所以她才只交了那麼一點點保證金。

因為這次拍賣會,向晚晚想要的,只有這一枚龍露果!

「呵……」向晚意靠回椅背嗎,輕輕地笑了。

向晚晚想要什麼,她偏要搶走什麼!

因為,向晚晚也是這樣搶走她的繼承人之位、搶走她的一切的!

不到十五分鐘,拍賣會就開始了。主持人沒有多餘的廢話,不過幾句,就把第一件拍賣品展示了出來。

「第一件拍賣品,由妖族靈植家族培育而出的絕跡靈果——龍露果。作用,修復靈根,暖心脾,潤肺臟。這枚龍露果重0.24克,剛剛從嶺南摘來,還在陣法里保存著。」

「起拍價——5萬。」

話音落下,立刻有幾個牌子舉起。

「6萬!」

「6萬!」

「7萬!」

「8萬!」

幾個聲音幾乎同時開口,幾人相互對望一眼,立刻就要加價,就在這時,一個嬌媚的女聲響起。

「10萬。」

說完,向晚意還得意地看了旁邊一眼。

哼,你的一枚果子12萬1g又怎麼樣?

我要拍一個比你更貴的!我要知道,就算你成了獨家的繼承人,你的東西,也依舊會被我搶走!

你想要的,全都得不到!

她囂張的神色落在眾人眼裡,所有人都明白,她是故意跟向晚晚做對的。

那麼向晚晚呢?

向晚晚低頭下去喝茶,垂下濃密的眼睫毛,如扇的眼睫輕輕地顫抖著,遮住了她眼中的神色。

一會兒之後,她輕微的聲音才響起:「15萬。」

向晚意馬上又舉牌:「20萬!」

不……不是吧?裴星遙站在旁邊,覺得有些無聊。

這個向晚意,可太不經逗了。他家主人拋了這麼個桿,鉤直餌咸,她居然就上鉤了!

還有些疑惑。

這種腦殘,值得他家主人親自出馬,安排周全嗎?想對付向晚意,機會不多的是,為什麼非要來靈植拍賣會?

裴星遙低頭下去,忽然發現,向晚晚的目光並不是看向向晚意,她望的,是會場一個不起眼、但誰也看不清的角落。

她……裴星遙正猜著,忽然目光一動,霎時間如利劍出鞘。

——那個該死的「未婚夫」丁之遠,也在盯著他家主人看!那目光……那目光……

裴星遙抿著嘴唇,舌尖卻掃了一遍牙尖。

他骨子裡的嗜血本性,開始蠢蠢欲動了。

※※※※※※※※※※※※※※※※※※※※

下一章入v啦!請支持正版閱讀。

求收藏我的專欄,求收藏我的預收。

《虐文女主的鮫人血脈覺醒了[穿書]》求收藏

-文案-

直到死時,陸靜言才知道自己是本替身虐文的女主。

她為了男主苦苦壓抑自己的鮫人血脈,男主卻拿她當白月光的替身,對她巧取豪奪,虐身虐心,害她眾叛親離,霸佔她家的資產。她依舊愛男主愛得死去活來,甚至甘心為男主而死,都是因為——虐文設定。

一切都是為了成全偏執男主的霸道愛。

重生之時,祁雲哲還冷冷地警告著:「就憑你也想破壞芷伊的紅毯?做夢!」

做夢嗎?陸靜言微微笑著,花了一個小時織水為綃。

當晚的時尚典禮,某女星以鮫綃裙艷壓群芳,穩坐熱搜第一,氣得白月光哭花了妝倒在霸道男主懷裡,恰好被狗仔拍到。

一夜之間,白月光淡泊不爭人設崩塌,霸道男主緋聞纏身,疲於應付。而陸靜言用女星的酬金請了律師,將自家公司奪了回來。

鮫人墜淚成珠,織水為綃,陸靜怡以鮫珠與鮫綃,成為新一代時尚女王。最後,無論頂奢豪門還是一線天後,都以穿陸靜言做的鮫綃禮服出席活動為榮。

#順我者艷壓群芳#

#得罪我者黯然失色#

#我的王國歡迎你來臣服或者貢獻#

註:如新月清暉,如花樹堆雪——引用自金庸《天龍八部》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rush酒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 「別看製作過程好像很厲害,但其實只是簡單的把魔杖的杖芯做了一次替換和調整,依託的還是原本的工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