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楓失聲道:「你tm在逗我!」

庄述哈哈大笑起來:「沒錯,我現在就是在逗你!嘿,為什麼我越來越喜歡這地方了?」

周楓一拳砸在他肩上:「因為你就是個混球……」

話還沒說完,庄述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他笑嘻嘻地摸出來一看,隨手接通:「喂?是我。噢,你小……什麼?還有誰?唔,然後呢?什麼?他也退了?我草!我又不是你爸,憑什麼要負責帶你?靠!咦?等等……」忽然把手機拿離耳邊,看著周楓,上下打量起來。

周楓沒有刻意去偷聽他電話,莫名其妙地道:「什麼?」

庄述笑嘻嘻地道:「還記得李建軍那小子嗎?這電話他打來的。」

周楓當然記得,不假思索地點頭。

李建軍是當時和庄述一起,被陳靖國從部隊里挑出來的刺兒頭之一,原本是借他用來為難他的,後來和庄述一起被召回了部隊。

庄述斂去笑容,正色道:「記得我說過大伙兒商量著要脫離部隊嗎?我手續完得早,他們晚點,不過現在也完了,呆在華寧無所事事,給我打電話,讓我給找事兒做。」

周楓錯愕道:「那你看我幹嘛?」

庄述一本正經地道:「一日為科長,終身為科長,你得給大家負責,替大家找活兒。」

周楓差點沒笑噴。

尼妹的「一日為科長,終身為科長」!

不過他現在人在西陲,不便幫忙找事,否則最多替他們給張欣亦說一聲,再找個保安工作好了。

他正要開口,庄述卻突然道:「我倒有個想法,不如你雇了他們好了,頂多我替你管這些小兔崽子,讓他們到這兒來幫忙。」

周楓一呆。

這倒不是不可以,但等他們過來,恐怕都一天多之後了,那時琳娜已經醒過來,他們似乎也沒在這裡留的必要。

庄述看出他心思,提醒道:「有一點我得提醒,你假如還想搞到那張名單的原委,說不定要在這裡多呆一段時間。是誰抓了她,現在咱們還沒頭緒。」

周楓雙眉一揚,斷然道:「行!你讓他們過來!」

庄述大喜道:「好!」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 第255章不簡單的神鄉園

天色漸漸暗下去。

等到完全天黑時,已是晚上九點半。

琳娜又醒來一次,但精神仍是那麼萎靡。周楓深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只定時替她調理身體血循環,助她加快恢復速度。

其它如換藥、照顧這些事,均是由在部隊就有經驗的庄述負責。這傢伙看得出也是樂於負責,當然原因是琳娜真的是個美女。

天黑盡后,早該來找麻煩的人終於來了。

那叫袁追風的大少,氣勢洶洶地帶了三四十人,把整個出租房前門給堵死。所有人均穿著青色的背心,給人一股「有組織」的感覺。

周圍的住戶無不把房門關緊,沒人敢開門看熱鬧,生怕就被殃及池魚。

周楓原本想出去幫忙,但庄述卻道:「用不著,這事我動的手,我來解決,你就在裡面呆著。」

周楓聳聳肩:「好吧,打不過記得叫救命,我會考慮兄弟情義,出去救你的。」

庄述哈哈一笑,在他肩上重重一拍:「你小子最近越來越油了,難道是近朱者赤,被我給潛移默化了?」這才大步出了院門。

周楓也不出去,就在門內冷眼旁觀。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外面的袁追風站在四合院門前的電燈下,叫囂道,「馬上跪下向我頭認錯,老子饒你這回,只打斷你兩條腿!」

庄述懶得跟他廢話,邊朝他走邊活動起手腳來。

袁追風嚇了一大跳,趕緊後退:「靠!敬酒不吃吃罰酒,別tm留手,往死里揍!出了事老子負責!」

呼啦一下,他身後的三四十人朝著庄述蜂擁而去。

庄述虎吼一聲,一無所懼地前撲迎去!

轉眼之間,一場以一挑眾的激戰展開!

門內的周楓冷靜旁觀,留意著庄述的格鬥技巧,心內大訝。

最初兩人對戰時,庄述並沒有表現過多少格鬥技巧,主要是身體流,以變︶態的魔獸身體來壓制對手。這一度令周楓有了錯覺,認為這傢伙的格鬥技巧方面有缺陷,但這次卻是另一種情況。

由於面對的對手雖然單體戰力不高,但畢竟都是經驗豐富的拳手,聚眾而毆,整體戰力不可忽視。應對這樣的對手,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體力的分配,而這的決定性因素就是技巧。

在人群中左沖右撞的庄述,一改以前那莽撞胡來的打法,反而是進退有度的技擊術,前撲后頂,左擊右打,章法有度,更給人視覺上的暴力美感,打得既精彩又高效。

這該是他從部隊中學來的自由搏擊術,不如林腿精妙,但卻勝在講究如何以最小的代價擊倒對手,因此自有一套功效,令庄述可以完全發揮出身體的優勢。

不到三分鐘,對方近四十人就倒下了三分之一。

那邊的袁追風只會在外圍叫喊打氣,但臉色卻越來越難看。

他的人一個接一個被打得東倒西歪,而對方也不過只捱了無關痛癢的幾拳幾腳!

白天積下來的熱氣還沒消去,整個房子前面熱得要命,但更熱的是雙方激戰的氛圍,連周楓也看得不由身體微熱,有種想要揍幾個人解解手饞的想法。

不過他當然不會出去,否則庄述回頭還不把他罵個半死!

十分鐘后,庄述追撲到其中一人身後,把他一把按撲在地,一掌狠切在對方後頸處,後者立刻昏迷過去。

庄述緩緩爬起身,轉頭看去。

五六步外,能站著的只剩下五人,但個個臉色發青,沒一個敢再上前。

更遠的地方,袁追風面無血色地看著這一切。

戰果完全出了他來時的預料!

可是誰能想到近四十個經驗豐富的打手,竟然被一個人挑敗!

庄述呼吸微喘,整個人有若戰意十足的猛虎,惡狠狠地盯著五人。

驀地他一步前踏。

那五人同時一震,不約而同地朝後連退了兩三步,才發覺他只是走了一步而已。

庄述眼中殺芒漸去,換以平時弔兒郎當的笑容:「你們到底打不打?不打就拖上自己的人滾!」

五人面面相覷,更轉頭看袁追風。

袁追風色厲內荏地叫道:「怕……怕他個蛋!上!」

但五人卻沒動,其中一人道:「袁……袁少,我看……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去,商量商量再說……」

袁追風怒道:「md!我叔出這麼多錢養著你們,你們tm就這種態度?遇到個能打的就陽萎了?給我上!誰不上回去老子就解僱他!」


五人卻仍沒動彈,另一人嘟囔道:「是你叔給的錢又不是你給的,再說你叔也沒讓我們幫著你打架……」

袁追風大怒,上前一把抓著那人背心:「你再說一遍!」

那人終於忍不住了,一把把他推開,火道:「老子忍你很久了!大不了這破工作不做了,誰愛做誰做去!」一個轉身,揚長而去。

其它四人你看我我看你,忽然不約而同地追了上去。

現場只留下袁追風一人呆站。

庄述悄無聲息地走到他身後,悄聲道:「你不逃嗎?」

袁追風一僵。

庄述懶得再逗他,驀地一膝頂在他后腰上。

袁追風一聲殺豬般的大叫,整個人撲飛而出,落到了五米外。

庄述這才轉身走回院門內,得意洋洋地看著周楓:「咋樣?以一敵幾十,這戰果不賴吧?」

周楓上下打量他:「不賴是不賴,不過比我遜色點。今天到那個什麼破藏魂拳館,我打了九十七人。」

庄述表情一僵。

周楓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而且沒像你這樣,累得跟狗似的,哈!」

撲!

庄述一掌拍在門柱上,怒道:「md!姓袁的那傢伙太瞧不起我,居然只帶這麼點人來!」

周楓看得直搖頭。

這傢伙!

……

凌晨三點,琳娜再次醒來,這次終於能開口,叫了一聲「周楓」。

守在她身旁的周楓立刻驚醒,驚喜道:「太好了!你終於能說話了。」

琳娜勉強一笑,旋即露出驚色:「小……小心神……神鄉園……」

周楓一愣。

這麼巧?之前剛和神鄉園的人鬧過,現在她又說出了這名字?

琳娜艱難地道:「我……我被神……神鄉園的人抓……他們……他們不是東西……名單的……的事,他們有人知道。」

周楓輕抓著她的手,內氣不斷涌動,助她調整身體狀態。

片刻后,琳娜沉沉睡去。

周楓鬆開她,雙眉鎖起。

原本以為神鄉園只是個普通公司,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那麼簡單。

不過她身體仍非常虛弱,沒個三兩天的休息,休想能好好思考和說話,只好在這呆下來了。

次日一早,庄述起了床,正要出門去買早餐,哪知道前忽然被人敲響。

周楓聽到動靜,還以為神鄉園的人又來找麻煩,雙眉微皺。

庄述過去開了門,卻見一人探頭進來,賊頭賊腦的,赫然是蘇和平。

「你來這幹嘛?」庄述愕然道。

「原來你們沒事,那就好!」蘇和平鬆了口氣,「他們昨晚沒來找麻煩?」

「幾十人衝過來,你說來沒來找麻煩?」庄述翻了翻白眼。


「什麼!」蘇和平大吃一驚,「原來你真的這麼厲害……咦?你要出門?」

「去買點早餐。」庄述隨口道。


「我去!」蘇和平轉身就溜,「五分鐘回來!」

庄述愕然回頭,和站在檐下的周楓對了一眼。

「這小子怎麼回事?」庄述莫名其妙地道。

「誰知道。」周楓聳聳肩。

果然,不到五分鐘蘇和平就跑了回來,手裡提著杯裝麵條和包子衡粥,豐富之極,要什麼有什麼。

周楓先嘗了一下,不動聲色地確認了沒毒,這才放心地在院子里擺開桌子,三個人圍著桌子坐下,大吃起來。

庄述拿著根油條邊啃邊道:「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你小子搞什麼鬼?這麼巴結討好我們兄弟。」

蘇和平笑嘻嘻地道:「兩位大哥明鑒,你們這麼厲害,相信幫我一個小小的忙應該也不是問題……放心!我會給報酬,絕對的市價水平,不會虧了二位!」

周楓頓時想起昨天那個開豪車的女人,皺眉道:「打架?」

蘇和平嘆了口氣:「不,坦白說重要是嚇嚇人,幫我把我一件寶貝搶回來。」

庄述饒有興趣地拿起另一根油條:「啥寶貝?」

蘇和平老臉一紅:「我的妞。」

周楓和庄述同時一愣:「哈?」

蘇和平一提起妞,立刻神色變了,露出怒色:「我原本有個女朋友,也是外來在這打工的,可是有個拳館的拳手,看上了她,非逼著她和他在一塊兒不可。我人微力弱,不是對手,她為了我……為了我,不得已和我分手,跟那拳手好上了……」

周、庄二人對視一眼。

這地方果然奇葩,什麼事都有,居然還有這種「搶人」的事!

蘇和平無奈地道:「我不是想揍人出氣,只是想兩位出面,給我撐撐場子,讓那小子不敢再威脅我女朋友……」

庄述伸手摸摸他額頭。

蘇和平愣道:「你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