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笑著說,雙手一用力,就把她從被窩裡面撈出來,手心裡儘是軟肉。

……

……

蕭父蕭母吃完飯就急匆匆出門,應該是處理醫院的善後事宜。

然後,家裡就剩下一對孤單的男女。

臨出門時,老丈人還摩挲著腰間本應該配槍的位置,給予周某人一記警告的眼神,後者以純潔而又真誠的微笑以對,似乎在保證,雖然孤男寡女,但是自己一定不會亂來。

不過,那門關上後會發生什麼。

誰知道呢?

不過唯一能知曉的是……

等他們出門的時候已然中午。

沒人知道在這段時間內,究竟發生了些什麼。

大商場。

「感覺沒什麼可買的,如果買的東西多了,你回去也不好拿。」蕭玫有些犯難。

兩人轉悠一圈,基本沒買什麼東西。

周正想到往年春運時,宛如災難片里的世界末日,不禁說:「買些小件就行了,要是真大包小包的,恐怕又得擠廢我。」

雖然今天外面還下著不小的雪,依然未能阻擋人們購物的熱情,至少周正有些不太能理解。

若非必要,這麼大冷的天兒窩在家裡才是第一選擇嘛。

沒等他們逛多長時間,蕭玫就神秘兮兮拽著他來到商場門口。

「媛媛……」

「玫玫……」

「么么么……」

「怎麼這丫頭也來了?」

周正遠遠就注意到商場門口正東張西望的小綿羊,這倆閨蜜一見面那親熱勁,引得周圍的路人不禁側目。

雖然不能說是辣眼睛,但絕算不得多麼賞心悅目。

7017k 維生素字面意思已經說得很清楚,是一種維持生命活動所必須的物質。它們分很多種,每一種對人體都有著不同的作用,缺乏某種維生素會打亂體內正常的生理反應過程。

當然,維生素是身體所必須的元素,但並不是多多益善。凡事都要注意量,如果攝入過多也有中毒的風險。

老頭和許多主任討論過這個病人,觀點無非就是免疫系統出了問題,只能暫時用抗生素對症處理,很少有其他想法。

他很想要不同的看法,但多少得和病人有點關係才行。病人在醫院躺了四個月,前前後後的身體變化都在考恩特的腦子裡。

每個國家都有底層民眾,他們飲食單一也沒什麼規律,容易造成維生素缺乏症,所以維生素缺乏導致的疾病是內科醫生的必修課。甚至早在大學課堂,它們就是考核的重點。

考恩特不可能不知道各種維生素缺乏后的臨床癥狀,可來回想了好一會兒,他也沒找到維生素缺乏的影子。

老頭作慣了大主任,脾氣好不到哪兒去。平時手下要是這麼天馬行空,他肯定劈頭蓋臉就罵上去了,但現在考恩特的心情卻有點複雜。

祁鏡看待病人的角度很刁鑽,看似和病人沒關係,但也確實吸引了他的注意。前兩關祁鏡埋下的種子已經生根發芽,讓老頭對這個年輕人有著一種莫名其妙的信任感。這種信任感並不深厚,也許睡一覺做個夢就沒了,但用在這兒已然足夠。

「你再說具體些,哪種維生素?它和這場大病有什麼關係?」

「是維生素a,不過它只和某個病毒有關係,和病人倒沒什麼太大的關係。」祁鏡想了想,說道,「我這兒有個借鑒的得老病例,大概在七十年代的時候吧。」

喂喂,六十年代的病例?是不是太過古老了點……

真的有人會無聊到去看這種被歷史塵埃埋了大半截的病例?

眾人對祁鏡已經有了一種超出同齡人的認同感,例舉的病例如此有年代感,都紛紛投來了佩服甚至嫉妒的目光。如此有實力的醫生還如此有見識,真的博學多識。就連貝絲也不得不服,論病例的閱覽量,她實在沒什麼自信。

但徐佳康並不在列。

他越聽越奇怪,六十年代的病例?

這次他連問都懶得問,直接得出了結論。

大騙子!

其實病例是真實存在的,只不過祁鏡做了一定的修改,把一些感染做了轉嫁按在了這個病人身上。至於會不會穿幫,祁鏡完全沒在意,實在是這個病例刊登的雜誌太過偏門。一個60年代的地方性中醫藥雜誌,標題用的還是繁體字。

想要查證真偽,幾乎不太可能。

祁鏡用了短短五分鐘的時間,大致說明了那個病例的概況。直到他說出最後的病因,周圍那些醫生才知道選擇60年代病例的原因。

「你說是麻疹病毒?」

考恩特在腦子把這種頗有年代感的病毒好好過了一遍,發現記憶深處還真沒留下什麼有用的信息。畢竟米國59年開始推廣麻疹疫苗,考恩特還沒學醫,麻疹就已經從極為普遍的傳染病變成了老古董稀罕物。

而底下那些年輕醫生就更是如此了,在領先全世界的醫療環境下,誰還能記得這麼一個傳染病呢。

「你是說病人得了麻疹,是麻疹病毒攪亂了人體的免疫系統?」考恩特聽完后仍然不停地在搖頭,「太離奇了,就算是科幻也不會這麼寫吧。」

「難道病人小時候沒打過疫苗嗎?」

祁鏡點點頭:「從年齡上看,可能真的沒打過。」

考恩特還是有點不敢相信:「那麼多年都沒得過麻疹?當年麻疹大流行,15歲以下幾乎是95%的得病率。能一直堅持到現在,實在太少見了。」

「也許就是偶然吧。」

「可他去境外應該打過疫苗的吧,畢竟其他疫苗都打了,也不差這一支。」

「可能就是一種錯覺。」祁鏡解釋道,「他沒打過,但卻覺得自己打過了,這種錯覺讓他對麻疹疫苗說了不。我手裡確實沒有理論基礎,也就只有這一個病例可以驗證,最後還是得考恩特老師自己來判斷。」

病例是假的,不過祁鏡說的理論是真的,就在十多年後科研人員確實發現了麻疹病毒會攻擊免疫系統。

它們會抹除免疫系統的記憶,讓免疫系統兵工廠失去製造特定抗體的圖紙。沒有圖紙便造不出相應抗體,人就像從來沒有打過疫苗一樣脆弱。同時麻疹病毒還會造成一段時間的免疫抑制,最長時間可達3年。

而維生素a在麻疹病毒感染中起到了關鍵性作用。

缺乏維生素a會讓人體減少th免疫細胞的原料,會進一步放大麻疹感染的程度,所以一直都是重症麻疹患者的危險因素。

不過這個病人也確實太倒霉了,感染麻疹后能提示麻疹的癥狀一個都沒有,不然以考恩特的治療團隊不至於連個麻疹都診斷不了。

接連抹除黃熱病和流感的抗體記憶后,病人體內維生素a的量持續走低,讓本該半個月就自愈的麻疹遷延不愈。最後病毒竟然捨棄了一開始的肺部鑽進大腦,引起更嚴重的麻疹腦炎。

「如果現在去查腦脊液的麻疹病毒抗體,結果應該會是陽性。」祁鏡笑著說道,「就算出現陰性也可以做腦脊液的病毒分離,對你們來說應該不難。治療可以先補充維生素a,實在控制不住可以在清除其他感染的前提下用激素緩解腦部炎症。」

考恩特漸漸開始認同祁鏡的觀點,但臉色卻沒有絲毫好轉:「現在治療恐怕已經晚了。」

說罷,他點開ppt最後兩頁,裡面全是病程第三階段的內容。

果然第三階段足夠複雜,不僅包含了綠膿桿菌感染,還有麻疹腦炎的各種合併症。如果能早一點用維生素a可以降低合併症的風險,但病人之前的飲食很挑剔,維生素a不足,腦炎一直反反覆復持續了一個多月。

「既然考慮麻疹,那病人在第三階段的失語症就是麻疹腦炎的一種後遺症了。」

「病程已經到了大後期,就算現在處理掉了腦炎,後遺症也難以逆轉。」

「可惜了……」

祁鏡找到了病因,但並不代表解決了病情。麻疹腦炎是很嚴重的麻疹合併症,成年人得病後的預后都不算好。不過也不知是巧合還是其他原因,祁鏡剛才例舉的病例在後遺症上倒是和這位叫d·t的病人非常相似。

而那篇文獻介紹的正是處理這種後遺症的治療辦法。

「老師,現在放棄還為時過早。」祁鏡笑著說道,「我們國家不止有美食,還有許多經過歷史考驗的土辦法。您對華國那麼感興趣,或許可以試一試。」 「我波動流可不是只能釋放劍氣。」

說到這裏,平野寬仁劍指神宮悠,滿臉自傲的道:

「萬物皆有波動,空氣,樹木,人類,日月,乃至於整個天地,它們擁有屬於自己的波動,我們波動流能領悟風與空氣的波動並驅使它們形成劍氣,也能感受到人體的波動。」

「你的身體確實很強,但我已經感受到了,在我們攻擊的時候,你身上的波動反應劇烈,屬於生命氣息的波動會朝着一個點匯聚,剛才抵擋劍氣就是如此,你把所有氣息都匯聚到手掌之上了吧。」

此話讓神宮悠驚了一下,並點頭承認道:「確實如此,能察覺到這些,你們波動流有些門道。」

「那當然,這可是劍聖傳承啊!」

話語落下,他又揮出一道劍氣朝着神宮悠打來,在劍氣疾馳的時候,他人也從側面襲來。

兩方夾擊,平野寬仁也發出了勝利宣言。

「你生命氣息匯聚的地方確實無敵,但只要稍微牽制,我就能避開那個點。」

「選擇吧,你是抵擋劍氣攻擊,還是抵擋我親手攻擊。」

「為什麼不認為我都能抵擋住。」

說話的同時,神宮悠也調動了體內的氣,讓它們分成兩撥去加持身體。

他的試驗成功了,氣確實在他的意念下分為兩份,加持了身體的兩邊。

只是,初次試驗神宮悠做的並不完美,而平野寬仁又擁有感應波動的能力,在最後時刻他發現了神宮悠氣的流動,因而扭動了手中竹刀,讓它砍在了神宮悠沒有被氣覆蓋的身體上。

「擊中了!」

他在興奮,但很快,那絲興奮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挨了一擊的神宮悠,完全無礙。

「不可能,我明明擊中了你生命氣息最薄弱的點。」

在他疑惑的時候,神宮悠出聲了:

「你確實擊中了,可惜,我最弱的地方,你也沒有破開。」

「……」

聞聽神宮悠的解釋,平野寬仁氣的兩眼一黑,差點暈倒在地。

只是,直到此時他還沒有放棄。

發現神宮悠沒有攻擊,平野寬仁深呼吸幾口氣,然後其緩慢舉起手中之劍,極其緩慢的朝着神宮悠刺了過來。

「我敗了,但波動流還沒敗,你的秘密我已經看清,大地的波動與你的生命波動相連,這是你強大的根源,此劍是絮亂之劍,能擾亂你與大地的聯繫。」

話語落下,他的竹刀也點在了神宮悠身上。

此刀並不想大谷憐那樣集中一點,迅如雷霆,有着無匹的穿透力。

也不想岩佐大志那樣有着力劈華山的力道,但就是這輕輕一點,卻讓神宮悠身體震動了一下,有些心慌意亂。

「不錯的能……嗯?」

這能力很不錯,神宮悠正準備誇讚兩句,卻發現眼前的平野寬仁在點中自己后,眼睛猛然大張,好似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物,然後不待神宮悠詢問,他就「噗」的一聲噴出了一大口鮮血,整個人也直接昏倒在地。

「什麼情況?」

「碰瓷?」

平野寬仁的操作讓神宮悠看待了,不止他,周圍的觀眾也是極其無語。

「搞什麼,演戲呢?」

「完全看不懂。」

不明所以之下,兩個解說把目光看向了西川大師,想從他那裏得知一些訊息。

但劍道部連敗,且五人全力進攻,卻連神宮悠的防禦都沒擊破,這讓堅信劍道無敵的這位宿老臉色都青了,根本沒有心情解答。

在醫療人員的忙亂之中,此次擂台賽最終結束。

勝利之後,無盡的歡呼聲自育成學院的體育場響起,雖然,剛開始時,大部分人都是天羽學院的粉絲。

但不要對粉絲的忠誠抱有太大的期望,大多數人都是冠軍粉,神宮悠勝利,且他還是育成學院的自己人,瞬間,那些粉絲就叛變了,在體育場上歡呼起了神宮悠的名字。

而他的評價,也自此兩級反轉。

以往,他是強姦未遂的凡人,打女人的混蛋,強迫劍道部剃光頭並收取保護費的惡棍。

但現在,他是育成高校的英雄。

持續不斷的歡呼之聲響徹數分鐘,當盡享榮耀的神宮悠離開,體育場中的人還沒有散盡,而是在三三兩兩的說着神宮悠的強大,同時,申請加入劍道部的人員也是暴漲了十數倍。

除了現場,此戰視頻也在網上發佈,掀起了網上的一陣議論。

不過,這些東西都與神宮悠無關了,隨着實力提升,這場戰鬥對他來說連熱身都不算,只是試驗金鐘罩的強度。

試驗過後,他也沒忘記來學院的真正目的,找水黑玲奈詢問龍脈的事情。

「龍脈?你說的是靈脈吧,我家就掌握著一條,你要是想用的話我可以給你申請,但我的份額也不多,至多只能給你申請三天。」

會議室中,心情極度暢快的水黑玲奈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笑容,對於神宮悠的要求,也盡量給予方便。

只是,聽到她的話后,神宮悠的眉頭卻是緊緊皺起。

「掌握?東瀛大地上的靈脈都被你們這些豪門掌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