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咔咔!

她好像發現了一件了不得的事。

席桂花把幾竄腐竹包好,她剛要伸手接過郭洪亮手裡的錢時,唐小芯快她一步接了。

她很自然地問,「大哥跟我大姑媽認識?」

「他叫郭洪亮,經常來咱們店裡買滷味吃。」

「哦!」唐小芯故作恍然大悟。

「這是我侄媳婦,唐小芯。」

「郭大哥你好!」

「你好!」郭洪亮略顯不自然,臉上泛紅漸漸有點明顯。

要是按平時的話,他還會再跟席桂花聊一會兒再走,但今天唐小芯在,他不好意思,急忙忙找了個借口就走了。

「大姑媽!」

「嗯?」

席桂花又繼續把鍋里的竄竄夾擺好,漫不經心應她。

米奈希爾之力 「他天天來嗎?」

「嗯!」

「來買多少天了?」

「你走了之後,他就來了,一個星期,之前他就是聽說我們這邊滷味店做出的滷味很不錯,他家裡還有個爺爺愛吃,他又是住在鎮上的,所以天天來買了。」

「才認識幾天而已,大姑媽你就這麼熟悉別人的事了。」

「我們都會聊一會兒,所以我就知道了。」

唐小芯看她如此坦然,而沒有保留地跟自己說。

她有點猶豫了。

那她到底要不要告訴大姑媽,那郭洪亮好像是對她有點意思。

思索了半晌。

覺得還是算了。

大姑媽看起來目前都沒這個想法,她要是說破了,以後跟郭洪亮見面會覺得尷尬。

但,大姑媽也才不過是三十歲左右,就這麼守寡不嫁人,不太好吧!還要獨自一個人養彩雲。

雖說現在獨自養彩雲是沒問題,那到老了呢?

孤孤單單一個人過,那也太蕭條了吧! 想了想,她還是試探性問席桂花,「大姑媽,姑父都已經走了兩年多了,你有沒有想過再找另外一半?」

「沒想過!」

回答唐小芯的話,都不帶半點停頓。

「為什麼?你都還沒這麼年輕。」

「小芯你不知道,我一個死老公的女人,還帶著一個孩子,誰要?說白了,誰都不想當便宜爸爸,更何況彩雲還是一個女孩子。」她說的很現實,但她絕對不是嫌棄彩雲是女孩子。

對她來說,孩子是她生的,不管是男孩或女孩,她都疼。

「大姑媽……」唐小芯覺得鼻子微微發酸,覺得這個社會對女人來說特別的不公平。

這要是換了二十一世紀,死老公帶著又怎樣,照樣都可以嫁得很好。

「或許也會有不嫌棄你身份和彩雲的好男人出現呢!」

「就算是有,我也不可能會嫁。」

「為什麼?」

「像我這個年齡,娶我的那肯定是三四十歲的,那這麼多年齡的男人,不是死了老婆,那就是離婚,身邊還帶著一個孩子的,我要是嫁了,指不定對方也會對彩雲不好,所以,我寧願一個人帶著彩雲過,也不要再嫁人。」

聞言,唐小芯不由感慨母愛的偉大。

大姑媽越是這麼說,她就越是心疼她。

性情溫婉,又會持家,又懂得孝順父母。

這麼好的女人,上哪找啊!

唉!

突然心裡頭涌了幾分愁意。

「你今天是怎麼啦?你怎麼突然之間問我這個問題?」席桂花頓時發現她不太對勁。

「沒什麼,我就是隨便問問而已。」至於那個郭洪亮的事,她還是決定先觀察,如果郭洪亮要是個不錯的男人,她再將這件事跟大姑媽說,如果不是,那就算了。

到了下午,甘淑英從魚山村回來。

身邊帶著張彩雲。

席桂花一看見許久沒見的女兒,當即激動抱著孩子猛的親了好幾下。

目光蓄滿了溫柔與寵溺。

不停問女兒最近過得怎麼樣,有沒有按時吃飯等等。

唐小芯與甘淑英說,「我先到冰廠去看看。」

「行!去吧!」

唐小芯在去冰廠的路上,問了好幾個人才準確找到了路。

到了冰廠,她先找到了一個小房子。

裡頭都是坐著幾個人。

其實有一個是唐小芯剛見過沒多久的——郭洪亮。

而郭洪亮看見她,也是微微一怔。

似乎沒想到唐小芯會出現在這裡。

「你……」

「還真的很巧!」唐小芯輕笑說。

「你是來買冰的?」

「嗯,我是來買冰的,你這邊的冰是怎麼賣的?」

「兩塊錢。」

「多大?」

「差不多有一米長,寬度的話,有七十,重量挺重的。」

聽他形容,那冰塊應該很重,但她奶茶店剛開始,需要不了那麼多的冰塊,奶茶店又沒冰箱。「那可以散裝買嗎?我不想要這麼多。」

「可以,你要多少斤,我給你打去。」

「我要十斤。」

「好,你等一下。」

剛走兩步,郭洪亮又停了下來,「還有泡沫箱,要你自己出錢買。」

「可以。」泡沫箱以後都用得著。

十多分鐘后,郭洪亮把她打包好冰塊。

「你一個人來?」

「很奇怪嗎?」唐小芯打趣問道。

也不知道為什麼,郭洪亮總感覺到唐小芯似乎知道了點什麼,沒壓制住內心緊張和不安,眼神心虛閃爍了幾下,便不好意思說:「我就是看你一個人,搬不回這麼重的東西。」

「那好啊,你幫我送到我店裡去吧!」

正好她可以找郭洪亮談談,了解了解一下郭洪亮。

一下子郭洪亮怔住了。

他原本還有一肚子的理由,結果沒想到唐小芯會這麼爽快答應讓他送過去了。

其實他就是覺得今天沒跟席桂花聊,心裡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現在機會擺在面前,他肯定是要爭取。

結果他都還沒爭取呢,機會就到手了。

有種就是想著好幾十六合彩號碼,結果一注就中大獎的感覺。

有點小興奮,但他又不能直接表現出得很明顯。

冰廠里有推車,郭洪亮搬上冰塊,一路推著走。

走沒幾步,唐小芯就問他歲數家裡還有什麼人等等。

當然,她也是循序漸進地問。

目的性也沒這麼強,偶爾還會參有其他的話題。

婚路太深,顧先生放開我 比如彩雲啊,比如她平時和大姑媽在一塊幹活的那些瑣碎事。

最後她了解到郭洪亮家裡父母早早就走了,留下他跟爺爺相依為命,家裡也沒什麼親戚來往。

家裡住在鎮上。

爺爺現在就是在家種田。

最重要是郭洪亮竟然沒結過婚。

原因就是人人都覺得他是命硬克妻,之前有過說過一門親事,結果沒過多久,對方就生病了,一解除婚約,對方馬上就好了。

還連續發生了兩次這樣的事,後來再也沒有媒婆原因給他說媒了。

然後就一直單身一個人。

唐小芯聽完之後,覺得郭洪亮這條件,簡直就是為她家大姑媽量身定做的。

可惜現在就是大姑媽沒這再嫁的想法。

不過她覺得也不著急,還是要多加了解一下郭洪亮。

但她可以製造機會讓他們彼此去互相了解。

到了滷味店。

郭洪亮幫忙將泡沫箱里裝著的冰塊搬下推車。

「謝謝!」

「不用客氣!」

「等一下啊!」唐小芯與他說了一聲之後,她讓席桂花給郭洪亮倒水。

「大姑媽你先幫我招呼一下他,我先去忙了。」

唐小芯和甘淑英聯手搬到隔壁店去。

張彩雲好奇,跟著跑去看。

滷味店這邊就剩下席桂花和郭洪亮兩人。

奶茶店這邊,唐小芯雖是在忙活,但也有豎起耳朵聽隔壁的動靜。

不過讓她比較失望的事,這個郭洪亮就是跟大姑媽聊一下家常便飯的小事。

撒旦哥哥疼疼我 「表嫂你是不是打算做奶茶給我們喝?」她一來,她就聽她媽媽講了,很好喝。

她也想嘗一嘗味道。

「嗯!」

「哇!太好了!」

唐小芯找來不鏽鋼大杯子,將綠茶葉用熱水一泡,等涼的差不多了,她再加煉乳進去,再加冰塊。

搖晃幾下。

她將奶茶倒到杯子里去。

「彩雲試一試味道,看看好不好喝!」

「嗯!」

唐小芯又在將杯子里剩下的奶茶到處給甘淑英。

兩個人一喝!

「很好喝,好涼爽。」

「甜甜的,好喝。」

「那我們以後就賣這個,價格五分錢。」唐小芯又再調了兩杯,讓張彩雲端到外頭給郭洪亮和席桂花喝。

「這是我女兒!」席桂花為郭洪亮介紹,「彩雲,喊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