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偷襲~~,魔煞障”

巴布魯雙手一動,一團黑色霧氣四散開來,擋住了龍息天滅,霧氣和火焰混在一起,漸漸消失在空中。

召聖也沒有想到自己一直引以爲豪的大招,竟然如此不堪,心中一驚。

“出來吧,雲獸”

雲獸龐大的身軀,向凡心和巴布魯砸去。

“找死”,


凡心大喝一聲,手臂暴漲數倍,向雲獸砸來。

“砰~”

雲獸被擊落在地,地上出現一個巨大窟窿。

“妖修,又是妖修,沒有想到堂堂聖界八大金剛也是妖修”,召聖冷冷說道。

“錯了,我只是半個妖修,應該說是聖妖雙休”,凡心得意的說道。

“雲獸,給你這個,接住”,召聖將兩顆妖力丹扔個雲獸,自己也吞了一顆。

在妖力丹的作用下,召聖和雲獸氣勢大漲,功力增加數倍,大大增加了戰鬥力。

凡心還從來沒有見過妖力丹,看到召聖和雲獸的實力大漲倍感驚奇,同時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我又多了一條殺你的理由,這麼神奇的丹藥,對於妖修之人確實是不可多得靈丹妙藥,我正好需要”,凡心說道。

“你有本事殺掉我們再說吧,雲獸,你對付那個黑鬼,我解決凡心”,召聖說道。

“好,有骨氣,接招吧,白獸之力”,凡心雙手一推,只見無數猛虎向召聖撲來。

召聖一個瞬移,飛上天空,卻發現凡心早已在高,空等待着自己,召聖暗暗叫苦,沒想到對方如此厲害。

“吃我一拳,試試如何”,凡心一拳向召聖面門打來。

“開,光波盾”,召聖急忙展開光波盾擋在面前。

“砰~~”

光波頓迅速破裂,召聖在凡心拳力的作用下,直直從空中落了下了,雙腳在地上砸了個大坑。

幸虧是有妖力丸的神力,召聖纔沒有受傷,但也是狼狽至極,無奈至極,自己的防禦能力太差了,目前只有一招光波盾,並且對物理攻擊的防禦性極差,如果這次有機會化危爲安,一定要找一件像樣的防禦武器纔好。

雲獸那邊也不是很好受,已經和魔人巴布魯對上了,巴布魯是魔修四級,靈活度遠比雲獸高,功法招數也遠比雲獸豐富,好在雲獸本身皮厚肉糙,又有妖力丹的作用,巴布魯的攻擊對雲獸產生不了太大的傷害。

上官雲珠已經基本失去了戰鬥能力,不被別人當成靶子就是萬幸了,乖乖的站在一旁註視着戰鬥,雖是防備別人的攻擊。

“開,聖衣”召聖將聖衣穿在身上,準備背水一戰。

“開,土牢之術”


就在召聖剛剛穿上聖衣之季,一個土牢拔地而起,將召聖困在裏面。

“開,冰凌之箭”

無數的冰箭穿過土牢插入了召聖的身體。

凡心不屑的笑了一下,說道:“就這麼簡單結束了,還什麼聖靈尊者,呸”。

凡心一個瞬移來到巴布魯身旁,看着對面的雲獸,笑道:“小獸,你的主人已經死了,你答應跟了我,我饒你不死。”

“還不知道死的是誰”,一個冰冷的聲音從空中傳來,說話的正式召聖。

召聖並沒有被困在地牢裏,被困在地牢裏的只是一個分身而已,真正的召聖已經瞬移到空中,準備時機釋放飛龍在天,而苦苦等待的機會就是現在,凡心和巴布魯呆在一起,正好處於攻擊範圍之內。

飛龍在天是目前召聖所掌握的最厲害的功法,如果連這一招都不能取勝,那就沒有機會了。

凡心和巴布魯聽到召聖的喊聲,都是心裏一驚,沒有想到中了對方的圈套,再看召聖手中的龍息冰彈更是心裏發毛。

“死吧”,召聖手中的龍息冰彈瞬間轉化爲七條彩色冰龍,向凡心和巴布魯飛來,帶着毀滅與死亡的氣息。

此時,凡心突然將巴布魯抓起,向彩色冰龍扔了過來,巴布魯瞬間被七條冰龍穿透,身體自爆。

巴布魯的自爆影響了冰龍的前進速度,就在此刻,凡心快速結成一道圖強擋在面前。

“砰~砰~”,只有兩條冰龍穿透土牆向凡心攻來。

凡心雙手青筋暴漲,變大數倍,向兩天冰龍抓來。

“卡啦~”

兩條冰龍被抓碎,冰渣散落一地。

“哈哈哈~”,

“你們還有什麼功法,儘管使出來”, 凡心一陣狂笑。

召聖大驚,沒有想到凡心如此無恥,竟然用自己的朋友做擋箭牌,更沒有想到,自己苦心設置的陷阱以及自己最引以爲豪的功法,被凡心零損傷接了下來。

“朋友就是用來出賣的,這下你知道了吧”,凡心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了。

“開,獸化之體”

凡心身體開始迅速變化,變成獸人模樣,身後出現一個白虎的靈壓圖案。


“死吧”

巨大的虎爪向雲獸抓來,雲獸揮動鋼爪抵擋,卻被一擊飛出幾十米,重重的身軀重重的摔在在地上。

“開,聖靈劍”

召聖祭出聖靈劍,向凡心砍去,紅色的光芒猶如一道流星。

“噹啷~”

虎爪硬硬抓住劍身,將聖靈劍抓斷,聖靈劍完全報廢。

“死吧,虎嘯之彈”

一個三彩的巨彈瞬間從虎頭中射出,正中召聖胸部,召聖被擊出數十米撞在山體之上。

召聖聖衣被擊的支離破碎,好在聖衣的緩衝作用,召聖沒有受到致命的打擊,但是渾身如散架一般,勉強站了起來。

“哼哼,送你們三個一塊下地獄吧”,凡心冷冷說道。

只見凡心右手一動,手中多了一把冰刀,向離他最近的上官雲珠斬去。

召聖絕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等待死神的到來。

突然一道耀眼的亮光閃過…… 正當召聖絕望等死之際,只見一道亮光閃過,凡心已經身首異處。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召聖一夥得以重生,本來揪着的心慢慢放鬆下來。

召聖拖着疼痛的身體,一步一步走到凡心身邊,只見凡心是被攔腰截斷的,傷口處卻沒有一滴血,因爲全被燒焦了,殺死凡心的人使用的是強大的火系功法,一招斃命。

是誰有這麼強大的火系功法呢,起碼幻靈聖境不會有這樣的人,難道是……,召聖突然想起了一個可疑的人,難道是天香,這女人一直深藏不漏。

也不對,召聖瞬間又推翻了自己的理論,因爲剛纔的身影雖然太快看不清楚,但是能確定是個男性無疑,和天香的身形有很大的差別,並且召聖覺得那個身影有些熟悉,卻怎麼也想不起是誰。

想不通的問題就不要想,等時間去驗證,這是召聖一貫的思想。

召聖迅速將凡心和巴布魯的空間戒指去了下來,放進自己的空間戒指裏面。

召聖將意識探進凡心的空間戒指裏面,裏面有無數的靈石,還有兩件武器,一把長槍,一個圓盾,成色一般,屬於普通法寶類,和召聖在戰鬥中毀壞的聖靈劍級別差不多,因爲凡心是妖修爲主,主要靠的還是體魄。

這時一個七彩之物,吸引了召聖的注意力,因爲凡是七彩之色的物件往往是天地的結晶,就像自己的聖焰珠一樣,能發出七彩之光。

召聖細細觀看,原來是一塊巨大的七彩之石,一看便知是煉器的好材料,一定能煉成極品靈,只是召聖還不知道,這塊七彩之石,正是魔界寶物七彩魔石,也正是導致這場戰爭的***。

召聖暗暗高興,今天九死一生也沒有白費,以後用這塊石頭打造一件進攻武器和防守武器豈不正好。

“嗚嗚嗚~”,上官雲珠的一陣哭聲,打斷了召聖的思緒

上官雲珠是從刀刃上撿回一條命,內心早就死了,雖重獲新生,但是精神上收到了很大的創傷。


上官雲珠雖然早就成爲了夕顏的助手,但只有四十多歲,在聖界還是小孩一個,沒有經歷過生死大戰,這次死裏逃生,對她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雲珠,你怎麼了,振作一下,我們已經安全了”,召聖艱難的走了過來扶住上官雲珠。

“嗚嗚嗚~”,上官雲珠趴在召聖懷裏,哭的像個小孩子。

“雲珠~”,這時白榮從空中靈碟裏跳了出來,看到雲珠趴在召聖懷裏,尷尬的看着召聖。

“哦,你來的正好,雲珠受了點刺激,交給你了”,召聖緩緩將雲珠交到白榮手裏。

白榮抱着雲珠,一手輕輕的撫摸着雲珠的頭髮,愛惜不已,眼中流出兩行淚水,嘴裏默默唸叨:“對不起,我來晚了”。

“召聖,你們可好”,夕顏也從靈碟裏跳了出來,滿臉血跡,頭髮凌亂,身上的聖衣破碎不堪,一看就是經歷了一場艱難的大戰,受了很重的傷。

“你沒事吧,夕顏仙子,看你傷的不輕”,召聖關心的問道。

“嗯,肯迪亞那老東西還真不好對付,好在白榮趕來幫忙,費了好大的力氣纔將其殺滅”,夕顏一邊說,一邊捂住心口,看來傷勢有點嚴重。

“嗯,我和雲珠也是九死一生,凡心勾結魔人,剛纔我和雲珠差點死在他的劍下,要不是高人相助,恐怕現在早已到閻王爺那裏報到了”,召聖說道。

“竟有此事,怪不得魔人能找到幻靈聖境的出口,千防萬防,家賊難防”,夕顏驚訝的說道。

“只是雲珠這次雖然死裏逃生,但是受了很大刺激,估計需要長時間調養”,召聖無奈的說道。

“不知道救你們的人是誰?你們可曾看清那人的模樣”,夕顏望着召聖問道。

“沒有看清,那人功力高強的無法言語,我甚至都看不到他的行跡”,召聖再次陷入回憶之中。

“嗯,大家安全就好,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回幻靈聖境,從長計議”,夕顏說道。

“嗯,這樣最好,但是在下有個建議”,召聖望着夕顏說道。

“什麼建議,直說無妨”,夕顏說道。

“既然凡心是內奸,說不定幻靈聖境內部還有內奸,所以我想此事還不已宣揚,我們商量以後再做定奪”,召聖認真的分析道。

“你說的有理,回去後我們誰都不要提今天戰鬥的事情,今天晚上,我們四個到中天聖閣議事,那裏相對安全”,夕顏說道。

召聖和夕顏上了一個靈碟,白榮抱着上官雲珠上了另一個靈碟,一起向幻靈聖境飛去。

幻靈聖境天台之上,幾千修士都在望着天空入口處,兩架靈碟緩緩從空中飛了下來。

“衆修士準備,如是魔人,當場擊斃”,刑天大聲發佈命令。

靈碟緩緩打開,夕顏、召聖、白榮、上官雲珠飛落到天台最高處。

“衆修士聽令,無恥魔人,擾我聖境,已被我幻靈戰士全部滅殺,現在全體修士向戰鬥中死去的200幻靈戰士,鞠躬”,夕顏大聲說道,威嚴十足。

所有修士集體鞠躬,默哀一分鐘。

“今日之事已畢,聖靈幻境所有修士須嚴陣以待,防止魔人再次來襲,散了”,夕顏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