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宵小之輩,畏畏縮縮,不足爲慮。”大魔主道:“看來消息泄露了,有人知道了神兵之事,我們得加快前進的步伐。”

他說話之際,目光就落在了斧魔女的身上。

斧魔女提起巨斧,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的笑意,然後一步步走到船頭。

大魔主閉着眼睛,似乎在感知着什麼,突然伸手一指,面向無邊大海,波濤洶涌,氣爆連連,斧魔女一聲大喝,手上的斧頭,已經破空而出。

隨着斧頭掠過,海水被劈開,氣爆湮滅,森白的斧刃寒光,在天空中劃出了一條筆直的大道路。

隨後,巨斧頭回到斧魔女手中。

再一次甩出!

連續三斧之後,前方的爆氣海就變得安靜下來,一條康莊大道顯現了出來。

隱藏在暗中的劉封,暗暗心驚。

斧魔女這三斧,迅猛如電,每一斧都劈出百米之遠,但是聚集的元氣卻沒有絲毫的減弱,反而是劇烈越遠,就越加強大。

而且,這斧頭掠過的路線,都是劉封佈置在海面的禁制所在,被強大的元氣衝擊,連續三次之後,禁制紛紛破碎,氣爆消失於無形之中。

毫無疑問,是大魔主感知到了這些禁制的方位,然後借斧魔女之手破之。

劉封有了最爲直觀的感觸,這幾人很強!

但是,這一次的試探,也讓他更有信心,他利用分身把這幾人引來此處,可不是要把神兵拱手相送,而是另有目的。

“正好,你們越強,好戲上演越精彩!”

如果大魔主知道,此刻他竟然懷着這樣的想法的話,估計會氣得吐血。 沉吟了好半晌,屠戮的目光一直與林東那雙古井無波的雙眸對視著,終是點頭應道:「好!」

好似在說完這個字的剎那,屠戮整個人的戰意瞬間沸騰了!猶如是一隻君臨天下的猛虎。

反觀林東依舊是保持著平淡如水的態度,猶如是一隻在大海中影迎風破浪的帆船,任海浪翻湧,依舊航行著。

「好!」

感應到屠戮氣勢的變化,黃師兄大叫一聲。原本他是不想接這個盤口的,可現在轉念一想。林東之前的爆發和屠戮的名氣絕對是一個非常好的噱頭。而且他敢保證這一次盤口接下來,至少不會是像之前那樣賠下去。

不多時,周圍的人也開始紛紛下注。一些原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的,也趁著這會兒的功夫了解了事情的起末。

「我來一百的屠戮師兄!」

「我二百的林東!」

「我全押所有的身家在林東身上!」

一時間,這邊的紅火吸引了更多的人駐足。甚至連一些剛剛結束戰鬥的其他修士也被吸引過來,下注。

黃師兄的臉上早已是布滿了笑容,這恐怕是他弄盤口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而且從現在的下注比例來看,林東和屠戮的賠率基本上是持平的,這麼一來,不管是林東還是屠戮贏。受益最多的無疑是莊家。而且黃師兄佔據了一個優勢,那就是在問道宗的戰鬥中只有輸贏之分,沒有平局。

這麼一來的話,莊家的報酬自然是成倍的往上提升。

「好好好!各位慢慢兒來,買定離手了!」

這邊兒是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另一邊的林東卻淡然的一笑,任憑身上的衣服被勁風吹得獵獵作響。

「屠戮師兄,我們應該可以開始了吧。」

「好!」

顯然,屠戮現在也已經進入了狀態。剛才其實已經有過一戰,威壓上的戰鬥。而林東能夠在在他的威壓下做到面不改色,確實有資格作為他的對手。


砰!

隨著屠戮雙腳用力的向下一跺,一道裂紋自他的腳下擴散開來,密集的如同蜘蛛網一般。

咻!

隨即,屠戮整個人如同是導彈一般急速升空,臨近擂台之時,整個身體更是在半空停頓了大約五六秒才重重的落地。

林東沒那麼多的花哨的東西,三米的高度對他來說,只是輕輕一跳便可以達到。


當兩人面對面的站在擂台之上,頓時間,場下的人也全部將目光鎖定在了上方。

相比較這處擂台的關注度,其他的擂台則是遜色了很多。

「開始吧。」

林東第一時間將靈武召喚出,赤色的火焰開始瀰漫,仿若將林東整個人包裹在內。

反觀屠戮卻依舊是雙手空空,但臉上卻掛著嚴肅之色,一字一頓道:「我承認之前確實小看了你,竟然能夠在我的威亞下那麼淡然,一般的淬靈三重的修士都很難做到。但你恐怕忘了,半步化靈之所以要帶上化靈二字,那就是因為領悟了領域之力。今日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領域之力。」

說話間,屠戮的雙手狠狠的一握!一道深黃色的光芒開始從縫隙間噴薄而出。

而隨著黃光的出現,空氣中也開始瀰漫了一股天道的氣息。

「沙之領域,開!!」

伴隨著一聲爆喝,豁然間!黃光四起!腳下原本堅硬的青石擂台,竟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變得柔軟,隨即成為一片金黃的沙粒。

「沙龍!」

頃刻間,地面上無數的沙粒迅速匯聚成一條金黃色的沙龍,猙獰的龍頭不住的咆哮著。

與此同時,林東只覺得自己的腳下仿若是陷入了沼澤地一般,不斷的下沉。這是沙子的特性,陷入。

「吼!!!」


巨大的咆哮之聲從沙龍的口中響起,仿若連這天都要被震顫的發抖,強大到毀滅一切的氣勢從沙龍的身上洶湧而出。

同一時間,屠戮的聲音也隨著沙龍的聲音悠悠的傳來:「進入了我的沙之領域,只要無法破開我的領域。所有人的速度都會變得如龜速,而且越是掙紮下陷的速度越快。」

「而我的沙龍這一招的攻擊威力,堪比化靈境修士使用五品靈技的普通一擊,可攻可守。在我的沙之領域下,以你的實力根本就是徒勞的。若你現在放棄,我可以考慮不傷你。」

屠戮對於自己的實力相當自信,若不是因為林東被四長老點名過。他一點兒也不會在乎林東是傷還是不傷。

然而林東自始至終都沒有露出半點兒的驚慌之色,相反仍舊是一臉的平靜。手指向前一伸,一束紅光開始在指尖瀰漫。

「半步化靈的修士確實不一樣。不過我今天來這裡是立威的,不是來慢條斯理打架的。想打架,以後都可以,但唯獨今天不行。」

說罷,林東指尖的紅光猛然射出一道紅色的光線,隨即落在沙龍的身上。

「停戰!」

刷!

這一剎那,天地間原本咆哮的龍嘯消失的無影無蹤,包括那長達十數米的沙龍,也不見了蹤影,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不光如此,一束更為耀眼的紅光從林東的體內騰起,幾乎是眨眼間,將整個擂台全部包裹。

「戰無不勝。」

屬於林東的清冷聲音這一刻輕輕的響起。定眼看去,原本腳下的驚金黃沙粒再度恢復成堅硬的青石板。

而屠戮的臉上卻猛然掛上了驚駭之色,沒有說話,整個人直直的向後倒去,隨即重重的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這一刻,天地間都彷彿陷入了絕對的安靜中。能聽到的只有身邊不停傳來的喘息聲。

「贏了?」

「怎麼贏得?」

兩個接連的問題從每個人的腦海中浮現。但沒有人能給出答案,因為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他們只見到那一束紅光出現,消散過後就看到屠戮重重的倒地。

「呼…………」

突地!擂台之上的林東一聲輕呼仿若是敲醒了沉思中的眾人。當看到林東從擂台跳落的那一剎那,所有人都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兩步。這個小子太可怕了。可怕到了極點。

然而,林東卻依然保持著之前的神態,平淡的臉上只是微微透露出一些蒼白。

在眾人目光的鎖定下,林東走進黃師兄的跟前,手掌一攤,輕輕的說道:「我贏了,我的道德點……」

這一次,林東還沒有說完。黃師兄已經搶先說道:「好好好,現在你的賠率是1。3,換算成道德點的話,是5720。」

很快,黃師兄便把林東的令牌還回,這短短一個時辰不到的功夫,林東的道德點已經從200到了五千多。恐怕這是問道宗開宗以來道德點上升的最快的一次。

「謝謝。」

然而林東卻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便轉身離開,這一剎那,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背影上。

黃師兄更是看向了林東露出了複雜之色,他是內門弟子,也是真正的化靈境的修士。恐怕在場的人中,只有他一個人看清楚了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個淬靈二重的修士領悟了領域之力不說,他融合的天道攻擊幾乎是太可怕了。可怕到現在黃師兄回想起來還心驚膽戰。

「戰之天道,一瞬間決定生死。太可怕了。」

過了良久,其他人才如夢初醒的想起來擂台之上的屠戮,連忙去看。

除了胸口處有一個只有小拇指蓋大小的傷口,其他地方完好無損。值得慶幸的是,屠戮還有一息尚存。

「這小子……是妖精轉世嗎。」

不用說,林東這個名字必然會在最短的時間內響徹整個外門弟子的耳中。

然而誰也不知道,林東現在也並不如表面上那麼輕鬆。

「該死的,如果發出領域之力後用戰無不勝頂多是身體空虛罷了。可剛才竭力的控制不殺了他,反倒是把自己弄得反噬。這戰無不勝還真是難搞。這麼看來,又要閉關一天一夜才能恢復了。」

林東現在幾乎是在用僅剩不多的餘力沖著第十平台的山洞奔去。他現在已經能夠清楚的感覺那股熟悉的反噬之力已經開始。

等到了第十層,正好碰到剛剛出來還不知林東在決戰閣所做一切的常天野。

「哎,老大!你剛才幹嘛…………」

然而話音未落,林東卻閉口不言,甚至好像沒發現他似的直接進入石洞。隨之石門重重的關閉。

常天野看著那封閉的石門,好半晌才擔憂的說道:「什麼情況?老大怎麼無視我了?難道是我最近這兩天做的太過火了?讓老大不滿了。」

想到這個可能,常天野心中一虛道:「這可不行,我這實力的要是沒有老大罩著,恐怕分分鐘都能被人欺負死。不行,等老大出來,我要去探探口風。萬一真是因為我想的那樣,我必須要改改了。」

然而,讓常天野沒有想到的是,這一等就是兩天兩夜。不過在這段兒時間裡,林東這兩個字如眾人所想的那樣,迅速傳遍了每個人的耳朵。不是因為與四長老有關係,而是那變態到恐怖的實力。 爆氣過後,風平浪靜。

大魔主表情也一樣的平靜,然而內心卻並非如此。剛纔他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但是依舊沒能把隱藏在暗中的人找出來,這讓他極其不爽。

其實,大魔主完全沒想到的是,劉封一直就在他們後面不到數裏的海里,不緊不慢的跟着。

不過,他此刻坐下,乃是一頭長僅有不到兩米的水魔怪,在數裏的距離開外,這樣的體積已經顯得極爲渺小,再加上劉封刻意隱藏氣息,大魔主發現不了也是正常。

劉封的心神無限放開,籠罩了極大一片區域的同時,卻巧妙的避開了大魔主的神念探查,把周圍的一切都收入自己的腦海之中。

他的精神力,也許不如大魔主強大,然而識海的形成,讓他能夠肆無忌憚的使用精神力,能夠更加精妙的掌控神念,這一點是大魔主比不上的。

突然間,劉封嘴角揚起,露出了一絲笑容。

在幾十裏外,又有一艘大船,無聲無息的跟隨。

意識掃過,劉封確定了這艘大船之上,至少有一個絕頂高手,因爲這個絕頂高手的存在,把大船上的一切氣息全部屏蔽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