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軒想到剛才緊追著自己的幾輛奧迪汽車全部報廢,裡面的那些人也都死了一個乾乾淨淨。雖然說自己現在省事不少,可是如果沒有人追趕自己的話,那自己的計劃豈不是也無法實施了?他想到這裡,也忍不住朝著後面看了幾眼,卻不禁笑了起來。

因為他發現後面又有幾輛汽車正在追趕著自己,不過經過剛才的奧迪車相撞之後,他們也不敢追的太緊,而是想要把唐軒和穆霏羽兩人逼到死胡同了裡面,再慢慢的折磨他們。

既然他們想要把自己逼到死胡同,那自己就把他們往陷阱裡面引就可以了。

唐軒剛剛想到這裡,只聽到「嘭!」的一聲槍響,麵包車後面的玻璃立刻傳來一聲破裂的聲音,緊接著一顆子彈直接打在前面的擋風玻璃上面,還冒起一股股的濃煙。

「啊,他們開槍了,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穆霏羽嚇了一大跳,失聲叫道。

唐軒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陰冷的笑容:「看來他們這次想要玩真的,那我就和他們好好玩玩好了。」他看到穆霏羽駕駛著這輛麵包車有些困難,很容易被這些人四面堵截,然後陷入危機當中的,所以急忙說道,「你坐在副駕駛座上面,我來開車。」

穆霏羽也知道自己不是開車的料,如果平時開車玩玩的話,自己倒是沒有問題,可是和這些人比賽車技,那自己是遠遠不行的。她登時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可是我現在怎麼過去呢?好像我們沒有時間把車子停下來。」

唐軒也開始有些犯難了。

這個時候停車,那絕對是不英明的。因為自己開車麵包車,他們還有些忌憚,可是一旦沒有麵包車的保護,那他們說不定就會立刻發動進攻,開槍射殺的。

他想到這裡,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把穆霏羽抱起來,然後自己坐在主駕駛座上面,然後讓對方坐在懷裡面,幫助她駕駛著這輛麵包車。

穆霏羽雖然和唐軒有過許多的親密接觸,但是像這種坐在對方懷裡面的情況,還是第一次遇到,所以她面頰微紅,心跳加速,感覺到自己的小心臟幾乎要飛出來一般。她緊緊咬著貝齒,輕輕挪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想要移到副駕駛座上面,可是又捨不得離開唐軒的懷抱裡面,所以心裡也是說不出的猶豫。

「嘭嘭嘭!」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後面又傳來一連串的響聲,無數的子彈不要錢的噴洒過來,打的這輛麵包車的後面是坑坑窪窪的,簡直是慘不忍睹。不過也幸虧這是一輛麵包車,後面有兩排座位,都可以幫他們擋住一些子彈,要不然的話,他們肯定會被這些子彈打死的。

唐軒眉頭微微一皺,感覺到讓穆霏羽坐在副駕駛座上面,並不是一個英明的決定,因為這些人是發了瘋的開槍,萬一有一顆子彈射穿副駕駛座,打到她的身上呢?那豈不是會要了她的小命?即便這種情況的幾率很低,但是自己也不能冒這麼大的危險,所以他低聲說道:「現在副駕駛座上面很危險,你還是先坐在這裡好了。」

穆霏羽本來心裡就很猶豫,現在聽到他這話之後,便順勢點頭道:「我明白了!」

她還是第一次和唐軒保持著這麼親密的動作,就算是兩個人接吻的時候,似乎也沒有保持這麼長的時間。她聞著對方身上那股濃烈的雄性荷爾蒙氣息,感覺到自己的心都要醉了,渾身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幾乎已經忘記後面還有很多人追殺著自己,恨不得一直都和對方保持著這麼曖昧的姿勢,直到天荒地老,地久天長。

穆霏羽心裡是痛快了,可是唐軒心裡卻是叫苦連天。

他本來是一直都在留意著後面那些汽車,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現在和穆霏羽的姿勢是多麼的讓人發生誤會,簡直和那些「車震」有著異曲同工的效果。他很快就感覺到美女在懷不是一種享受,而是一種折磨。自己之前已經答應過對方,在電影宣傳活動結束以前,是絕對不會碰她的,可是對方緊緊的貼在自己的懷裡面,還輕輕的扭來扭去,再加上對方身上散發著淡淡的幽香,讓他感覺到自己的欲~火正在控制不住的爆發出來,就連下面都有了很明顯的反應,讓他差點就要崩潰了。


穆霏羽第一時間就感覺到有一個粗大的東西頂著自己,彷彿要把自己戳穿一般。他微微一愣,道:「唐大哥,你,你懷裡面藏著什麼呢?莫非你還裝著另外一把槍嗎?它頂著我了,萬一這支槍走火的話,那我們兩人豈不是要完了?我幫你拿開好了,不過你也太胡來了,手槍能夠放在這種地方嗎?」說著這句話的同時,她已經朝著那隻「手槍」抓了過去。

「不要碰那個!」唐軒臉色大變,急忙說道。

可是穆霏羽已經抓住那個東西,卻發現並不是是手槍,而是一個很像鐵棍的東西,雖然隔著一層褲子,卻還能夠感覺到一股股滾燙。她微微一愣,道:「這,這是什麼?」

「其實,其實這也是男人的槍!」唐軒有些尷尬的說道。

「男人的槍?」穆霏羽小嘴微微張開,雙眸瞪得圓圓的,有些驚訝的叫道,「這,這是……」她急忙鬆開那個大東西,白凈的小臉蛋已經變得紅彤彤的,猶如午後的晚霞。

唐軒有些無奈的說道:「我已經告訴你不要碰了。」

穆霏羽怎麼會想到剛才那個壞東西竟然是對方的那個東西呢?即便沒有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可是自己卻犯傻了,實在是太丟人了。

她感覺到自己真的被玷污了,竟然主動去抓那個東西。

她紅著小臉,低聲說道:「唐大哥,你,你太壞了,竟然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這能夠怪我嗎?你坐在我的懷裡面,我如果沒有反應的話,那才不正常呢!」唐軒有些無辜的說道,「要知道你可是大明星穆霏羽,億萬粉絲的偶像,我連做夢都夢到你呢。」

「少貧嘴了!」穆霏羽聽到對方對自己的誇獎,心裡還是暗暗高興不已,可是畢竟剛才發生那麼尷尬的事情,讓她一時恢復過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不過她很快就有些為難了,因為主駕駛座的位置就這麼大,已經被唐軒佔領著,自己除了坐在他的懷抱裡面,根本就沒有地方可以坐,可是坐在他懷裡面的話,又要難免碰到那個東西,自己該怎麼辦呢?

她想到這裡,禁不住低聲說道:「唐大哥,你,你能不能讓那個東西縮回去一些?它,它占著我的位置了,我,我沒法坐了。」

唐軒頓時苦笑一聲:「我說霏羽,你以為這是如意金箍棒,想伸就伸,想縮就縮嗎?我也很想讓它老實一些,可是它就是不聽話,我能夠什麼辦法?要不你稍微等一會,它就會安靜的,只是這個事件有點長。」

穆霏羽被他說的面紅耳赤,白了他一眼,道:「它是你身上的東西,難道你都管不了嗎?要不要我一刀把它切了,免得以後禍害其他的小姑娘。」

唐軒沒有想到對方竟然說出這麼一番,登時嚇得是冷汗直流。

現在的女孩子也太暴力了吧?竟然動不動就要砍掉自己這個東西,難道這個東西就那麼礙事嗎?還是你們因為自己沒有,所以有些羨慕嫉妒很呢?

他很無奈的說道:「霏羽,雖然它的確有些礙事,但是你想守活寡嗎?少了這個東西,你將會失去很多樂趣的。」他說著這句話的時候,還在對方的耳旁輕輕的吻了一下。

穆霏羽被他這麼一說,立刻想到那些小電影裡面的情景,立刻感覺到自己渾身燥熱,就好像有一團火在燃燒一般。就是男人這個東西,讓那些女人暢快淋漓,呻吟不止,可是自己聽說女孩子第一次都是很疼的,而且他這個東西體積這麼大,自己會不會被他活活的捅死呢?那自己豈不是要冤死了?她越想越亂,感覺到自己越來越邪惡了。

唐軒看到對方低垂著頭,沒有說話,可是臉龐卻是越來越紅,不知道她心裡想著什麼,所以低聲問道:「霏羽,你怎麼了?」

「唐大哥,我能不能看看你的這個東西呢?」穆霏羽猶豫了片刻,低聲說道。

「什麼?」唐軒一臉驚訝的說道。

前不久何穎姿才向自己提出過這樣的要求,不過對方就是一個小色女,所以提出這樣的要求,是很正常的,可是穆霏羽是什麼人?她可是大明星,青春玉女的掌門人,她怎麼也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呢?這個世界也太亂了吧?

誰知道他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回答,穆霏羽便主動解開他的褲子,把那個東西釋放出來。

唐軒現在真的連死的心都有了。

自己現在正在被追殺,可是穆霏羽也太能夠胡來了吧?

穆霏羽看到那個東西之後,也嚇了一大跳,不過最後還是看了唐軒一眼,然後微微低下頭,朝著那個東西湊了過去。

本書源自看書罓 唐軒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刺激。

後面有好幾輛汽車追趕著自己,可是這裡是大明星穆霏羽在幫自己服務,這種感覺,自己活了二十多年,還是第一次遇到。這個穆霏羽是不是想要玩死自己?她的膽子也太大了吧?難道當明星時間一長,心裡也是變得很邪惡,口味也很變得很重嗎?

唐軒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幾乎都要飛起來了,有好幾次都差點把油門當成是剎車,也幸虧自己這些年的車技並沒有降低,要不然的話,這裡肯定會再發生一次汽車追尾的事件,只是這次死的人是自己和穆霏羽。

「嘭嘭嘭……」

後面那些汽車裡面的中年男人也沒有閑著,而是紛紛握著手裡面的手槍,不斷的朝著那輛破舊的麵包車射擊過去,想要給對方製造一些危險和難度,最好是對方的麵包車忽然爆炸開來,那兩個人瞬間被大火吞噬,那自己這些人也就輕鬆許多。

可是他們的想法是不錯的,可惜結果是殘酷的。

這輛麵包車看起來破破爛爛的,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散架,可是遭受到這些子彈的洗禮之後,只是看起來更加破爛一些,卻沒有任何散架的意思,讓他們這些人氣的牙齒直痒痒,心裡已經把唐軒家裡的所有女性都全部慰問了一遍,後來他們乾脆就開槍射擊這輛麵包車的兩個后胎,結果唐軒的腦袋後面好像長著一雙眼睛一般,把麵包車開的是歪歪扭扭的,好幾次都是險險的避開那些射擊過來的子彈。

「媽的,這個傢伙開車的技術也太厲害了吧?」

「是啊,這麼多子彈都躲得過去,簡直神了。」

「神的屁,老子就不相信他開車的技術真的那麼厲害,我非要試試不可!」

「我看我們還是別浪費子彈了,只要一會把他們堵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我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何必在這裡和他慪氣呢?」

……

這些中年男人大多數都是天星組織的成員,因為有泰康生起到的代表作用,使得他們一個個也是眼高手低,經常用鼻孔看人,在殺手界裡面的名聲也不太好,可是脾氣一個比喻一個大。現在看到自己這邊損兵折將,卻連對方一根毛都沒有打到,便都破口大罵起來。

其實如果他們知道唐軒並不是故意躲著子彈,而是在做某些更有意義的事情,才會把麵包車開的歪歪斜斜的,會不會活活的氣死呢?

他們這些人經過商量之後,也覺得繼續開槍射擊下去,似乎效果也不是很好,而且這次出面的不光是自己的天星組織,還有邪龍組織和鐵甲組織,如果自己就在這裡把唐軒和穆霏羽殺死了,那其他兩個組織豈不是什麼事情都不用做,就可以白白得到六億米元嗎?而且自己這邊已經損失不小,該其他組織死幾個人了。

他們做出這個決定之後,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泰康生,後者也沒有想到自己組織竟然會有這麼大的損失,心裡也是一陣陣的肉疼。他略微思考片刻之後,便做出決定,那就是緊跟著唐軒他們的後面,但是別急用動手,等到大家都趕到之後,再把這兩個人殺死。

……

唐軒一臉疲倦的坐在駕駛座上面,看著穆霏羽一臉嫵媚的樣子,忍不住苦笑道:「你這一招是從哪兒學來的?我感覺到自己都快要死了。「

穆霏羽狠狠的白了他一眼,然後掏出餐巾紙,給他擦拭乾凈之後,才輕聲說道:「你說什麼呢?我哪兒學過這個東西?不過是從那些小電影裡面看到過這樣的情景,所以想要學習學習,誰知道你的時間經常這麼快,足足有十五分鐘,我都感覺到自己快要累死了。」

唐軒忍不住笑了起來:「沒有想到我們的青春玉女掌門穆霏羽竟然會做這樣的事情,你說如果你的納西粉絲知道這個事情之後,會不會活活哭死的?」

穆霏羽又瞪了他一眼,道:「這能怪我嗎?誰讓你那個壞東西一直占著地方了?我只能夠把它解決掉,才能夠給自己騰出地方嗎?」其實她只是覺得自己和唐軒在一起這麼長時間,卻什麼都沒有為對方做過,而其他女人幫助唐軒的地方很多,甚至都已經把身體交給對方,所以才會忽然在這個時候幫對方一次。

唐軒怎麼會不知道她心裡的想法呢?不禁嘆息道:「你這又是何必呢?」

穆霏羽知道對方覺察到自己的心意,所以粉臉一紅,撇撇嘴,道:「我樂意。」

唐軒也知道自己和穆霏羽現在的關係,說什麼都沒用,所以也沒有繼續在這方面說下去,而是微微一笑:「既然現在我們的事情已經解決,那我們就該接下來解決後面那些人了,他們把我們追的這麼慘,如果不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的話,豈不是覺得我唐軒很好欺負?」

「難道真的要被他們全部都解決掉嗎?」穆霏羽雖然也知道後面那些人都是殺手,非殺不可,但是面對著殺人這種事情,心裡還是略微有些不舒服。

「不是這樣的!」唐軒回答道。

「哦?莫非你要放了他們?」穆霏羽微微一愣,有些驚訝的說道。

唐軒卻是看了他一眼,道:「我說的是不止他們,你以為區區一個殺手組織,可能只有這些菜鳥嗎?我覺得他們的大部隊就在附近,準備隨時衝過來殺死我們,所以他們的人數將會是這些人的兩三倍,甚至更多。」

「什麼?要,要死那麼多的人?」穆霏羽活生生嚇了一大跳。

剛才汽車追尾已經死了十幾號人,現在又出現十幾號人,如果還有幾十號人的話,那這些殺手的數量豈不是要達到六七號人了嗎?他們的實力也太強大了吧?

「不是他們死,就是我們死,我不想自己死,也不想你死,所以只有他們死了!」唐軒一臉淡然的說道,「而且如果不是把他們組織的其他人都引出來的,我何必動用計謀,把他們吸引過來呢?如果只是這些菜鳥,我也不用逃跑了。我這次的目的就是要給他們一個重重的打擊,告訴他們一件事情,那就是有些錢很容易賺,可是有些錢就是把命賠進去,也是賺不到的,以後少打我的主意。」

穆霏羽也知道對方這麼做,是給這些殺手組織一個下馬威,讓他們以後不要再來打擾自己,也知道對方是不得不大開殺戒的,所以心裡還是略微寬鬆一些,點了點頭,道:「既然這樣,那你這次真的能夠把他們一網打盡嗎?」

「哼哼,他們雖然是殺手組織的成員,但是綜合實力都不是很高,我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即便殺不死他們所有的人,也能夠消滅他們七八成的力量,到那時候,」唐軒眼睛裡面閃過一道寒光,一字一頓道,「他們的殺手組織實力將會大跌,其他殺手組織會錯過這個消滅掉他們的機會嗎?我可聽說許多殺手組織之間因為生意而發生過很多的矛盾,所以其他殺手組織肯定不會等著他們慢慢恢復過來的。」

穆霏羽聽到他這句話之後,登時輕輕嘆息道:「他們這是何苦呢?辛苦半天,到頭來,勝利果實卻全部落到他人的手裡面。如果他們知道是這麼一個結果的話,肯定會哭死的。」

「沒辦法,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他們貪圖那些賞金,自然會不顧一切的殺死我們,」唐軒微微聳了聳肩膀,道,「只可惜有的骨頭很容易啃下去,有的骨頭崩了牙也啃不動。」

「骨頭?」穆霏羽忽然咯咯嬌笑起來,「沒有想到全天下還有你這麼笨的人,竟然把自己比喻成是骨頭,實在是太有趣了,我非要把這個事情告訴其他人不可。」



唐軒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想到這方面,忍不住笑了起來:「如果我是骨頭的話,你是什麼?莫非你是一隻偷腥的貓嗎?」

穆霏羽紅著小臉,嬌嗔道:「唐大哥,你討厭死了,竟然說人家是貓,人家那兒像是貓了?而且還是一隻偷腥的貓!」她還故意扭動著自己的身子,在對方身上輕輕蹭了幾下。

唐軒剛剛消散的慾火差點就要被對方點燃了,急忙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你這個小妖精,你是不是想要我的命?如果我被你弄的精盡而亡了,那還如何對付後面那些人?你這簡直就在引起內部矛盾,給外人製造機會,我肯定要狠狠鄙視你的!」

穆霏羽被他這麼一說,粉臉一紅,道:「人家又沒有做什麼,是你自己定力不好才對。」她也害怕對方的那個東西又起來,那自己豈不是又要忙活了?可是自己現在真的是累的是一動都不想動了,而且萬一對方獸性大發,在這裡就把自己「咔嚓!」了,那自己豈不是要活活哭死了?自己可不想自己的第一次在這個破舊的麵包車裡面,所以立刻不敢再亂動了。

唐軒和穆霏羽兩人開著這輛麵包車,很快就開到郊區的一個空地上面。

這裡原本是想修建一棟大樓的,可是後來因為開發商資金不足,其他開發商也沒有實力購買到這塊地皮,所以也就一直空置下來,時間一長,簡直就變成荒地了。

唐軒和穆霏羽從麵包車裡面走出來,看到那些汽車已經緊緊跟在後面,也都陸續停下來,從上面走下來有十五六號人,全部都是清一色的黑色西裝。一部分人手裡面拿著手槍,另外一部分人手裡面拿著的是砍刀,把自己和穆霏羽包圍在一個半圓圈裡面,也已經封住自己的退路,看來他們已經準備妥當了。

唐軒抬起頭,看了看午後的天空,真的是萬里無雲,十分的晴朗,忍不住讚歎一聲:「人們都說夜黑風高殺人夜,可是我看到現在這個天氣,也挺適合殺人的!」

這十幾號人聽到他這句話之後,也都怒了。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阿金和克洛迪雅看到這幾十號人之後,反應完全不一樣。

阿金似乎已經知道對方會出動這麼多人一般,所以一臉的淡然,彷彿對視只是幾十個稻草人一般,連一點多餘的表情都沒有,可是克洛迪雅的表情就截然不同了,他看到對方竟然有浩浩蕩蕩的幾十號人,而且還有不少的人手持槍械,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顫聲叫道:「他們,他們為了殺我們兩個人,竟然出動幾十號人,也太看得起我們了吧?」

阿金冷漠的臉龐上面多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道:「或許就是因為我們和唐軒在一起的緣故,所以他們要把我們一網打盡,恐怕我們的腦袋價格也提升了許多。」

克洛迪雅看到阿金這個時候都有心情說笑,不禁怒道;「你,你瘋了嗎?我知道你的劍法很快,功夫也很了得,可是你能夠殺死這些人嗎?我現在身上只有五支短箭,就算我的本事再厲害,也殺不死他們這麼多人的。」

阿金毫不在意的說道:「那又怎麼樣?」

克洛迪雅看到對方這副輕描淡寫的模樣,似乎根本不把對方這幾十號人放在眼裡。她感覺到自己幾乎都要崩潰了。她雙手抱著頭,大聲叫道:「你們,你們都是一群瘋子,我剛才為什麼要答應你們呢?我是不是腦袋進水了?我,我發現我自己也要瘋了。」

阿金看到她這副幾乎要抓狂的樣子,道:「別說他已經布置好一些,就算沒有布置好一切,大不了和他們拼了就是,何必那麼急躁呢?」

「何必那麼急躁?」克洛迪雅指了指對方的幾十號人,道,「你看到這幾十號人的時候,難道都一點也不害怕嗎?或者一點也都不後悔嗎?其實如果我們之前不和他在一起,恐怕想現在也輪不到我們對付這些人!」

「幾十號人,很厲害嗎?」阿金微微抬起頭,看著天空那片片雲彩,道,「我那次和他大戰地下魔窟,可是說是我們今生最刺激最恐怖最可怕的一幕,我們面對的不光是數也數不清的敵人,還有各種各樣的機關陷阱,迷宮暗器,稍有不慎,將會死在那裡,可是我們一個人都沒有退縮,反而奮勇殺敵,最後終於解決掉了那個混蛋!」

「什麼?地下魔窟?那是什麼地方?」克洛迪雅很好奇的問道。

「說了你也不懂,反正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比閑雜要危險幾十倍,甚至是幾百倍!」阿金一臉不屑的朝著那幾十號人掃了一眼,道,「他們根本就不值一提。」

克洛迪雅也不知道阿金是哪兒來的信心,可是看到對方這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心裡多少也有了一些底子,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和你聯手,和他們斗一斗!」

阿金看到對方鎮定下來,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那次在地獄魔窟雖然危險,但是因為有唐軒他們這些人在,所以勝算的幾率還是很大的,可是現在面對的即便只有幾十號人,而且還有好多人攜帶著手槍,想要戰勝他們,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他才故意說出那番話,激勵一下對方。

大約過了兩三分鐘,邱志海在一群人的簇擁下,緩緩的走過來,看了看他們兩個人,頗有些無奈的說道:「其實我不認識你們,也不想認識你們,按理來說,我們是井水不犯河水,沒有什麼關係,可是誰讓你們非要和那個唐軒在一起呢?這就使得你們也一起上了死亡名單,嘖嘖,真的是太可悲了。我原本是想放你們一馬的,但是人家開出的價格實在不低,我又受不了那個誘惑,只能把你們兩人除掉了。」

克洛迪雅翻了翻白眼,道:「你的飛廢話真夠多的。」

阿金更乾脆,連話都懶得說,直接把對方忽視掉了。

邱志海看到自己說了半天,對方竟然這副反應,根本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登時感覺到自己在部下面前丟盡了顏面,臉龐漲紅,緊咬著牙齒,大聲說道:「可惡,你們竟然不把我邱志海放在眼裡,我今天就要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不可,給我動手……」

「等等,你說你是邱志海?」克洛迪雅忽然開口叫道。

「沒錯,我就是邱志海,你聽過我的名字?」邱志海一臉得意的笑了起來。

誰知道克洛迪雅微微搖了搖頭,道:「不好意思,我根本就沒有聽過!」說著這句話的同時,她右手猛地一抬,只聽到「咔嚓!~」一聲清脆的響聲,一支利箭已經從她的袖口裡面激射出去,蓄積著一股強大的勁風,朝著邱志海的面門狠狠的射擊過去。

邱志海本來還以為對方聽過自己的名字,好好的顯擺顯擺,誰能夠想到對方竟然想要暗殺自己呢?不過他畢竟是地虎組織的首領,很快就知道對方這麼做的目的,那就是趁機殺死自己,然後造成自己這邊的混亂,他們就可以趁機逃離,果然是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邱志海登時大笑起來:「小丫頭,你想要殺死我,還差得遠呢!」他身子朝著後面退了兩步,讓自己和這面激射過來的利箭又拉開一些距離,然後頭部輕輕朝著右邊傾斜了一些,便看到那支利箭擦著自己的臉龐激射過去,根本就沒有傷到他絲毫。

克洛迪雅看到自己這一箭根本就沒有傷到對方,臉色微微一變,道:「這怎麼可能?」

「他可是殺手組織的首領,如果沒有兩下,又如何管理的了整個組織呢?」阿金數已經預料到是這樣的結局,所以臉上根本就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



沒錯!

邱志海創建的地虎組織實力雖然不是很強,但是這個組織也是連續完成過許多精彩的任務,一步一步闖出來的名頭,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些人又為什麼要找到他們呢?邱志海的實力不算很強,但是也有明勁四重境界,而且管理組織的手段相當的了得,所以才會使得地虎組織一直處於上升階段,隱隱有和天星組織一決雌雄的氣勢。

邱志海雖然喜歡顯擺自己的實力,想要看看敵人跪地求饒的模樣,但是他對自己的小命是相當重視的,所以不管在什麼時候,他都會嚴密監視周圍的一切,絕對不能讓自己處於危險當中,所以在克洛迪雅抬起右手的時候,他便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已經做好準備。

克洛迪雅看到自己的計劃失敗,反而失去了一支利箭,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朝著旁邊的阿金看了一眼,道:「你現在滿意了嗎?我殺不死他,那接下來將會是我們被他們殺死,可是那個唐軒布置的陷阱呢?根本什麼都沒有看到,這次我們真的要完了!」她因為極度的憤怒,也不稱呼唐軒是唐先生,而是直呼其名了。

阿金卻是輕聲說道:「是完了!」

「你也知道自己要完了?」克洛迪雅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我都不知道該說你什麼才好,你為什麼非要死心眼,跟著那個唐軒呢?他有什麼值得你跟隨的?現在看到了吧?你真的被他玩了,我覺得我們這次從他們手裡面逃脫之後,我們兩人可以組成一個團隊的……」她竟然又開始勸解起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