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很好。

這才是最好的結果。

惡魔學院,就要有惡魔學院的樣子! 「景不爭,你自己也擁有天使魔使,還是十二翼大天使,你怎麼能……」

「可我家小天使不再了!」

不再了!

景不爭臉上頹喪懶散的表情,驟然一變,變得銳利陰戾,甚至有些暴怒起來。

雖然是我自己將他送走的,可我就是莫名的不爽!

小壞蛋,也不來找我!

還十二翼大天使呢?

屁的!

弱雞一個,不解釋。

好好的心情,再次煩躁了起來,景不爭目光冷冷的瞥向罪魁禍首,指尖微動。

「赫蘭,打一場!」

事情都已經解決了,該送的人也送走了,竟然來校長這裡告我?

用實力說話!

女主赫蘭一僵,一雙眼睛瞪向景不爭,沒有說話。

「我動手了!」

想不想打,可由不得她!

景不爭完全不顧及,這裡是不是校長的辦公室。

該出手時就出手啊!

「啊——」

「嘭!」

先是一聲慘叫,接著是重物砸地的聲音。

從此,惡魔學院的所有學生,不管是新生,還是老生,看到景不爭,那就躲得遠遠的。

再接著,惡魔學院的學生們,個個都怒不敢言,心中罵著景不爭不是人。

路人甲同學:嗷嗷嗷,景不爭你個混蛋,你還我女朋友,剛交的女朋友!

路人乙同學:混蛋,混蛋,混蛋!我女朋友好不容易讓我親了,景不爭你個混蛋,竟然強行將我女朋友送回家了?!

路人丙同學:神啊,救救我吧,我和我女朋友即將成為水到渠成的關係,就這麼硬生生的被景不爭那個惡魔給拆散了!

惡魔學院中的怨氣衝天,一個個看向景不爭的眼神,都像是瞬間化為惡鬼。

不過,當景不爭抬眸掃過去的時候,一個個又像是沒事人兒一樣。

我們心裡苦,打碎了牙往嘴裡吞!

同時開始祈禱,那個被景不爭同學,放到心尖尖上的人兒,你趕緊回來吧!

不管以任何形式回來,我們都歡迎你啊!

就算真的是傳說中的十二翼大天使,我們也歡迎,友好善待!

這一天,不知道是惡魔學院中的師生們,祈禱太真誠了,還是老天良心發現了。

反正,他們惡魔學院的學院門口,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不對,是十二翼大天使!

那背後聖潔高貴的六對翅膀,閃瞎人的眼睛。

渾身上下神聖不可侵犯的氣息,強大又讓人心生貪婪。

若是以前,惡魔學院中的學生們,看到天使,那一定紅著眼睛衝上來,恨不得將對方撕碎。

至於現在……

「我是來找景不爭的。」

對方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找景不爭的,便聽得守門的大叔,都想流下激動的淚花了。

終於來了。

終於等到了!

實在是沒有最喪心病狂,只有更喪心病狂啊。

景不爭搞完惡魔學院的學生,就去搞惡魔學院的導師了,最後連守門的大叔都沒有放過。

拆散一對是一對,管他是不是老夫妻!

反正就是送走,送走,送走!

惡魔學院中,現在一群老光棍,單身漢們。

他們心裡的苦,就算是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啊。

現在,終於有人來救他們了!

將他們從水深火熱中救出來!

惡魔學院看門的大叔,笑的那叫一個燦爛,看的都已經準備好出手的明西,悄悄的鬆開了自己的手。

掌心已經凝聚的力量,慢慢消散開來。

「快請進,快請進!」

看門的大叔一將明西放進來,便直接狂奔學院里而去。

明西望著跑的比兔子還要快的看門大叔,心中閃過無數個問好。

從校門口,一路走到景不爭住處的明西,精緻英俊的五官,表情越發怪異起來。

這……什麼情況?

他來的,確實是惡魔學院沒錯,不是天使學院。

按說這裡,不是應該十分抵觸天使的嗎?

重生之香途 怎麼一個個的看到自己,眼睛中滿是小星星,還有興奮振奮?

「有救了,有救了!」

「對對,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啊啊啊,我的願望終於要成真了!」

「感謝天,感謝地,感謝他終於來了!」

「我現在就要去給我女朋友發消息,讓她馬上來學校。」

「對對對,我也去,我也去。」

「我終於可以打電話叫我老婆來了,再也不用偷偷摸摸了!」

問題就在於,就算是偷偷摸摸,他們也沒有一次是成功的。

每次在即將成功的時候,景不爭就會出現,然後他老婆就原地消失不見了!

剛開始的時候,碰到這種情況的每一位同學,導師,學校領導等等。

都會十分的驚慌,覺得景不爭可能是害了他家另一位。

誰能想?

分分鐘將他們的另一半,送到了最安全,最舒適,最應該待著的地方。

他們一個個的,敢怒不敢言啊!

實在是景不爭同學渾身上下的氣息,太過於危險了。

不是沒有反抗者。

而是每一位反抗著的下場,就在眼前,前車之鑒妥妥的。

終於,明西來到了景不爭所在的小洋樓門口。

「快點脫掉!」

小洋樓中傳出女孩兒極冷的聲音,是他無比熟悉的那個嗓音。

每晚夢牽夢繞,想的一顆心都頓頓發疼。

「脫掉,別讓我再說第二遍!」

女孩兒此時的聲音,已經染上了薄怒。

那緊咬著后牙槽發出來的聲音,帶著一股子恨不得現在就撲上去,自己動手幫對方脫掉的想法。

脫掉什麼?

衣服嗎?!

「砰嘭咚……」

小洋樓中響起了,磕磕碰碰的聲音,顯然是動手了。

「景不爭!」

你要是背著我……

明西漆黑的眼底,眸色幽深,顏色一點點的暗沉下去,抬腿,一腳踹開了眼前小洋樓的門。

隨著門『咚』的一聲,轟然倒地。

小洋樓內的聲音,戛然而止。

院中正追著自家某汪的景不爭,在聽到門口,明西聲音的那一刻,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

她一雙眼睛死死的瞪著門口的位置,果然心中所想的那個人兒,出現在了小洋樓門口。

落在她身上的視線凌厲,滿是打量和探究。

「你怎麼回來了?」女孩兒的嗓音因為震驚,微微尖銳,給人一種逼問的感覺。

明西本就心情不好,現如今聽到景不爭這話,瞬間就炸了。

她,果然沒有想他!

甚至還背著他,有了別人! 周安話畢,掃視全場,發現大家的樣子很是不樂意的樣子。

有幾個地方,幾個長老圍在了起,商量起來。

雖然聲音很小,但周安卻能聽得見。

「劉全,他何德能,論實力,哪比得上林胡二位長老?」

「哼,這個姓周的,明顯是向著劉全的,林長老也真是的,還讓他拿主意,想辦法!」

「我看周安就是想哄著劉全,誰看不出呀,周安這劉小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想劉……」

「哼,我就知道姓周的這小了,會向著劉全,昨天宴會上就所見一斑……」

……

周安想,自己提的人選,可不想別人反對,再說了,除了劉全,誰也不能也不敢來當這個盟主。

周安現在的想法,就是霸王硬上弓,不管怎麼樣,得讓劉全坐上盟主的位置,至於劉全是不是真的有那個能力,倒是在其次,說白了,讓劉全坐上盟主的位置,也就是變相地立自己為盟主。

所以周全決定強勢「出擊」,這些老東西,誰要是不服,就打壓誰。

當然,這只是內心的想法,言語上還得有分寸。

「怎麼,大家還有其它更好的人選和想法嗎,不妨提出來!」周安再一次威嚴地掃視了一下全場。

沒有出來反對,但也沒有表示同意。

「如果沒有人提出想法,那這事就這樣決定了。」周安態度很堅決的樣子。

這時場面轟了起來。

「這事是我們大家的事,也不能憑你一個說了就算吧?」

周安瞧了一下說話的人,又是付之國。

別人提出異議,還有點資本,你付之國,有什麼資格出來反對。

周安抓住了付之國的弱點(他實力太弱),手一指,說:「行,這事我也不說就是鐵定了,如果付老闆在意這盟主的位置,你就來坐,大家說,行不行?」

付之國當然沒有能力坐這個位置,只不過是他不想劉全坐盟主的位置,說白了,就是想讓周安難堪,他本無意盟主的位置。

「你……」付之國語塞,「我當然無意盟主的位置。」

周安冷冷一笑,「在場的人,包括劉小姐在內都可以坐這個位置,獨你付之國,哼,不配!」

這可真是無情的打臉,在周安這句話之下,付之國臉漲得通紅。

「你……」付之國還是說不出話來。

林長老出來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