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她怎麼會生病?姜君明的心猛的一緊。跟隨著老婦人快步走進了神殿旁邊的屋子裡,來到伊萊娜神官的房間。

淡淡的女人香撲面而來,就像是行走在春天的草原上,不知名的小花把草原點綴的色彩繽紛,輕輕的花香隨處可聞,讓人心神一暢。還沒見到伊萊娜神官,姜君明被改造、提升過的感官就聞到了那股子女人香。上一世也沒接觸過女孩子,這一世也是,姜君明聞到微微發甜的香味,心神蕩漾,瞬間有些恍惚。

但只是一瞬間,姜君明就發現自己走神了,連忙收斂心神,跟隨老婦人走進伊萊娜神官的房間。

伊萊娜神官躺在床上,並沒有像是姜君明想象中那樣,身穿著一身小衣,**外露。伊萊娜神官穿著姜君明第一次看見她的時候那一身修改過的黑色的神官長袍,躺在白色的床單上,身上蓋著被子,只能從衣領辨認出來她的穿著。

她的臉色蒼白,白的有些嚇人。嘴唇也沒有了血色,變成慘白的顏色。曾經溫暖濕滑的嘴唇現在看上去乾燥,無力,沒有生機。

一雙大眼睛深深的凹陷進去,睜著眼睛,看著姜君明。但姜君明卻感覺那雙眼睛毫無神采,就像是伊萊娜神官已經死去了一般。在此之前,伊萊娜神官無論怎麼冷漠,那雙眼睛就像是會說話似地。有些話根本不用說出口,光是看一眼就足以表達出自己所有的意思。

雙腮深深的塌陷,僅僅一天瘦的就脫了相。姜君明不解,之前還什麼事情都沒有的伊萊娜神官全身充滿了活力,怎麼才一天沒見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明顯是癌症晚期,或者是長期昏迷卧床的患者的樣子,已經瀕死,甚至可以說只是在熬著自己的生命力,等最後的生命力熬光,人也就死了。

難道是什麼外傷?姜君明猜測著。但屋子裡面沒有外傷止血藥物的味道,沒有血腥味道,不像是受了外傷。到底是得了什麼急症?姜君明腦海里閃過無數疾病的名稱、癥狀,但不管是什麼似乎都和自己看見的伊萊娜神官的模樣不同。

奇怪。姜君明心裡想到,伊萊娜神官到底是怎麼了?

伊萊娜神官見姜君明走進來,沒有神採的眼睛轉了兩下,像是在和姜君明打招呼。

「伊萊娜神官,你怎麼了?」姜君明問道。伊萊娜神官動了動嘴唇,卻沒有發出聲音。

姜君明習慣姓的站在床邊,輕聲說道:「我檢查一下你的身體。」說完,姜君明打開伊萊娜神官的被子,手指落在伊萊娜神官蒼白的手腕上。

的確不是外傷,心率很快,至少一分鐘一百五十次左右,脈搏細速無力。在姜君明面前彷彿看見了心電監護上跳動的曲線,那曲線隨時都會變成直線,宣告著一個鮮活的生命的終結。


翻開伊萊娜神官的眼瞼,眼瞼中蒼白,連條血絲都沒有。雙側瞳孔倒是等大,對光反射也靈敏,但說不出的無力,有些遲鈍。

手指上傳來微微的暖意,雖然伊萊娜神官容顏憔悴,但只是微微的接觸,姜君明就感覺到伊萊娜神官嬌嫩的肌膚上傳來讓自己酥麻的感覺。就彷彿有微弱的電流從伊萊娜神官的身體里傳導到自己的手指上一樣,姜君明臉微微一紅,一顆心蹦的很快。

自己到底在做什麼?這是在查體啊!姜君明自責的想到。伊萊娜神官嬌柔的身體雖然已經陷入瀕死狀態,可依舊帶著強烈的溫柔、滑膩的感覺,讓姜君明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

站在姜君明身後的老婦人奇怪的看著姜君明,不知道他在做什麼。在老婦人的認知之中,神官治療疾病都是通過神術。而這個叫做君明的關懷女神的信徒怎麼不用神術,反而要觸摸伊萊娜神官的身體呢?雖然他還是一個孩子,可這麼做怎麼都不好不是。

姜君明沒有想到身後老婦人心裡的想法,開始小心翼翼的檢查伊萊娜神官的身體。各種能做的檢查都做了,神經反射、各臟器都不像是有什麼很重的疾病,甚至連疾病都很難說得上來。

真是奇怪啊,姜君明沉思了片刻,還是想不懂伊萊娜神官到底怎麼了。

要不用提神藥劑來試一試?姜君明想到。

剛想要把伊萊娜神官從床上扶起來,喂她喝下提神藥劑,伊萊娜神官忽然用微弱的聲音說道:「我沒事,這個狀態過一段時間就好了。」

狀態?這不是疾病,是什麼負面狀態?姜君明有些愕然。感知敏銳,雖然伊萊娜神官說話的聲音很微弱,但姜君明依舊聽的很清楚。

「要多久?」姜君明懷疑的問道,但看伊萊娜神官的模樣,神志清楚,只是虛弱到了瀕死的狀態,心裡已經有了幾分相信。

「幾天就差不多,你回去自己休息吧。」伊萊娜神官雖然虛弱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但微弱的話語之中那種肯定的口氣讓姜君明無法拒絕。給伊萊娜神官蓋好被子,姜君明想了想自己查體的結果,的確不像是有什麼疾病的樣子。況且人都虛弱成了這樣,還能神清語明的判斷自己需要幾天的時間就能擺脫這種狀態,而不是瀕死的人迴光返照時候那種強烈的求生**。或許她說的是對的吧,姜君明想著,站起身,低聲說道:「那您好好休息,早曰康復。」


見伊萊娜神官緩緩的閉上眼睛,似乎剛才那兩句話就已經消耗了她所有的力氣,姜君明也不打擾伊萊娜神官,轉身走出去。

「伊萊娜神官從前發生過這種情況嗎?」姜君明問身邊的老婦人道。

; 第二百一十三章忍者團滅記

與風魔灰太狼爭吵的人,不是別人,便是與風魔家族齊名的鬼野家族的鬼野淼斃。

此刻,兩人都是化為一道殘影,施展出自己最厲害的忍術,勢要一擊擊殺楚簫。

只見風魔灰太狼催動手中櫻火寶刀,擰轉而起,將劍氣凝結成螺旋狀,猛然發出,絞殺之力催銹拉枯,勢不可擋。

天地暗滅舞!

再看那鬼野淼斃,只見他衝殺之際,便已經化為無數道人影,每一道人影身上都燃氣紫色的火焰。

伊鬼分身!

鬼野家族秘法·恐懼紫焰!

兩人一前一後,奔殺向楚簫。

楚簫目光如炬,千里眼瞬間開啟,從一群伊鬼分身身上掃過,一道道分身開始變的虛幻,僅僅剩下一道人影宛如實質,這招所謂的伊鬼分身,算不得高明的忍術,自然逃不過千里眼的審視。

轟!

楚簫鎖定了鬼野淼斃的真身,真氣灌注雙腿,肌肉陡然膨脹起來,居然比平常巨大兩倍不止,隨之而來的自然也是極強的爆發力與速度提升。

嗡!鬼野淼斃只感覺一陣嗡鳴聲在耳邊響起,那是空氣震蕩才會發出的聲響,錯愕之際,臉前便以出現一道人影,赫然便是楚簫。

「你怎麼會認出我的真身?!」鬼野淼斃驚呼一聲,卻見楚簫嘴唇嘟起,像是要與其接吻,不禁汗顏,這是什麼情況?

還未思索,從楚簫嘴中便噴出一股激射而出的水柱,直衝鬼野淼斃的胸口。

「不好!」鬼野淼斃不敢遲疑,立刻將自己全身的紫焰凝聚在胸前,想要抵擋住楚簫的水柱攻擊。

而楚簫噴射出的水柱,看似普普通通,實則是先天神通幻化出的水柱,鬼野家族秘法紫焰雖強悍異常,溫度極高,卻根本奈何不了。

正所謂,水火相剋,水強則火滅。

鬼野淼斃只感覺自己胸口炙熱地紫焰如遇寒冰,瞬間被澆滅,不僅如此,那水柱的洞穿之力不但不減,反而在澆滅紫焰后,更強了三分,水滴石穿般直接洞穿了鬼野的胸口。

「納尼?!這怎麼可能?·····」鬼野淼斃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胸口那碗口大小的空洞,劇痛讓他整個人都忍不住的顫抖起來,「我怎麼可能就這麼死在炎黃人的手上·····」

鬼野淼斃剛想催發自己全部的生命力,與楚簫同歸於盡,卻見一隻結實的手掌直接將他拎了起來,如同丟垃圾般,丟向空中。

「你要幹什麼?」

回答鬼野的不是楚簫,而是風魔灰太狼斬出的那記天地暗滅舞!

啊!

強大的絞殺之力,瞬間將鬼野撕地粉碎。

鬼野的慘叫聲響徹剩下的忍者心中,讓他們不寒而慄,今次任務的領頭忍者,眨眼間便死掉一位。

更恐怖的是殺死鬼野淼斃的人,看上去毫髮無損,甚至連認真出手的樣子都沒有。

眾人心底紛紛達成共識。

此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炎黃的水實在是太深了!

相比於東瀛的混亂與糜爛,炎黃隱世的高手實在是讓人敬畏與膽寒。

鬼野已死,接下來的戰鬥該如何繼續呢?!

風魔灰太狼眼神冰冷異常,他手中的櫻火寶刀被握的吱吱發響。

「我最強一招都被對方輕易化解,此人實力深不可測……看來只能用處那招了!」

只見風魔灰太狼收起櫻火寶刀,捏出忍者咒印,嘭!一陣煙霧散盡。

風魔灰太狼雙手間便出現一對巨大的手裡劍。

楚蕭在一旁看的分明,這一對巨大的手裡劍,居然是存儲在一張薄薄的捲軸中,忍者使用的印法與九叔曾經提到過的奇門遁甲之術如出一轍。

再加上這群忍者口中不停提到的老祖宗,便是當年尋訪長生不老葯的徐福,那就更能確定,忍者所施展的忍術,只不過是從炎黃傳過去的奇門遁甲之術吧了!

而在道家法門中,奇門遁甲之術連三千大道都算不上,僅僅是六千小道中的一條旁門小道罷了。

這樣的小道如果修到極致,楚蕭還會忌憚一些,但風魔灰太狼連自己所修是奇門遁甲之術都不知道,何談能夠修到極致?!

轟!


只見風魔灰太狼再次捏動法訣,體內的能量瘋狂注入巨大手裡劍中,原本沒有屬性的能量,在法訣催發下,居然開始發生屬性變化。

呼!

陣陣疾風從手裡劍附近形成,加持在手裡劍之上,讓其以肉眼難以想象的速度極速轉動著。

這招與一部叫做火影忍者動漫里的主角鳴人的螺旋丸手裡劍,還有著相似之處。

再加上這個世界有著火影忍者這部動漫存在,楚蕭不得不懷疑風魔這招便是跟著鳴人的招式學的。

可惜,風魔灰太狼施展出來,僅僅是徒有其表,未能掌握此招的真諦。

威力自然大打折扣。

嗡!

風魔灰太狼手中的手裡劍轉速達到極致,他整個人也在風屬性能量的加持下,獲得的更強的速度。

整個人便與手裡劍一同消失不見。

在其他人眼中,風魔灰太狼是憑空消失了。

但在楚蕭眼中,消失的風魔灰太狼正以極慢的速度向自己逼近,他手中的手裡劍,也是在緩慢地轉動著。

「太慢了!」

楚蕭不禁嘲諷道,這招的精髓之處在於兩點,第一快!第二更快!

因為只有快才能發揮出風的切割之力。

可惜,風魔灰太狼的身體強度根本不能將這招發揮到極致。

轟!

幾息間,風魔灰太狼便已經逼近楚蕭,只見他先是揮出一柄手裡劍,向楚蕭腰斬而來。

楚蕭如同木人般杵在那裡,就在風魔灰太狼以為自己將要命中楚蕭時。


呼!

楚蕭突然間便動了!

單手抓出迎上那柄手裡劍,在風魔眼中,居然完美的避過風屬性能量的切割之力,單指套入手裡劍劍心中,整個身子以單腳為圓心,擰轉化解掉手裡劍的勁力。

居然就這麼將極速轉動的手裡劍抓到手中,並且手裡劍還保持著剛剛的告訴轉動。

「這怎麼可能?!」

這得有多麼強的控制力、觀察力……以及速度!

嗡!

楚蕭整個人再次爆發,化為一道巨大的旋風,手中的手裡劍更是被賦予了遠超風魔的絞殺之力。

「看我的手裡劍!」

楚蕭爆喝一聲,便將自己手中的手裡劍向風魔甩出。

驚地風魔也是丟出自己剩下的那一柄,匆忙抵擋。

可惜,風魔的手裡劍又怎麼可能是楚蕭的的手裡劍的對手。

噗嗤!

手裡劍輕易便將對方的手裡劍切割成兩段,餘力不減地將風魔灰太狼連腰斬成兩段……

「噗!」

鮮血噴洒而出,染紅了整個地面。

風魔灰太狼,死!

嘶!

剩下的忍者忍不住的往後退出一步,自己的兩名首領都慘死在眼前,這讓他們已經喪失了反抗的心思。

逃!

他們剛想逃離此地,但是一切都晚了!

早就在一旁躍躍欲試的白小飛以及冰蛇,見楚蕭斬殺對方主將,也是激動地加入戰局。

有著楚蕭在一旁威懾與幫助,白小飛的實力雖不及部分忍者,但是也有驚無險的斬殺了敵人。

冰蛇自從被楚蕭打通任督二脈后,整體實力也得到極大提升,戰鬥力可謂是一日千里。

對付一些雜魚忍者,也是毫無壓力。

數分鐘以後,忍者的屍體散落遍地,他們的血將附近的土地整個染紅。

「犯我炎黃者,雖遠必誅!」

忍者團滅!

楚蕭感知自己體內的輪迴黑蓮,發現它沒有一絲變化,看來擊殺這群忍者,並不足以讓輪迴黑蓮凝聚出蓮花瓣。

楚蕭也不失望,畢竟,氣運這種東西虛無縹緲,幾名忍者想要凝聚出一品蓮花瓣,確實不太現實。

他們又不像主角,有些位面氣運加成,僅僅是一些大佬手中的棋子罷了。

擺正心態。

「接下來,我們的目標便是H市中心醫院!」

楚蕭目光投向遠方,那裡是市中心醫院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