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個評價有點熟,上一個類似的好像叫劉邦。

總而言之,婁昭君對高歡的意義早已不是夫妻那麼簡單,婁昭君是他的貴人、謀主,高歡受封渤海王后,婁昭君成為渤海王妃,內室之事全由她決斷處理,涉及到高歡的軍中要事,婁昭君也會在屏風后旁聽,雖然很少提出意見,但卻沒人能忽視這個女人的態度。

「大王去晉陽,鄉郡之兵尚在,如今亂世兵馬雄壯者方有底氣,大王不應躊躇,欲成大業者,必有一番艱辛。

況且,若是想害大王性命,爾朱兆絕不會用此手段,爾朱兆四面受敵,定然是有求於大王,不過是心中忐忑,還想試探於大王罷了。」

見高歡還是有所遲疑,婁昭君也清楚,畢竟到了高歡這種地位,他去不去晉陽,不僅是涉及到自己身家性命的事情,還涉及到了軍中近萬人。

「爾朱兆無謀好斷,歷此劫難,便是大王飛黃騰達的時候,妾身願與大王攜金銀寶器同去晉陽,賄爾朱兆左右,若真有萬一,願與大王同生共死。」

婁昭君這一番話,徹底打動了高歡,他終於不再遲疑,前後關節都思考清楚,下定決心道:「那晉陽也不是什麼龍潭虎穴,既如此,本王便去赴這鴻門宴!」

高歡的如約前往,讓爾朱兆徹底對他放下心來,在晉陽,爾朱兆與高歡殺白馬結為兄弟,同時將散落在河東的六鎮軍民共十二萬,其中戰兵三萬,交由高歡統轄。

高歡借口河東糧食不足,六鎮軍民饑寒交迫,每日以挖田鼠為食,實在是養活不了這麼多人,又趁熱打鐵請求爾朱兆讓他出井陘,前往河北為明年出征鄴城征討爾朱仲遠做準備。

在被收買的左右親信的勸說下,鐵憨憨爾朱兆竟然真的答應了。

這下好了,慕容紹宗的那句話應驗,高歡得了十二萬六鎮軍民出井陘,到河東,真真是蛟龍入海,從此無人可制。

當時間來到西魏昭武五年二月的時候,東魏的局勢徹底變成了群雄割據的局面。

河東分成了佔據汾州西側山地的山胡,佔據朔州、恆州、肆州,大半個并州和汾州的爾朱兆兩股勢力。

河北分成了佔據燕州、幽州、安州、平州、營州這北五州的燕王劉靈助,以及佔據定州的高歡,佔據瀛洲和半個冀州的河北漢閥,佔據相州的爾朱仲遠,共四股勢力。

山東分成了佔據兗州、半個徐州、濟州黃河以南部分的侯莫陳悅,以及佔據了南青州、光州、小半個青州的賀拔兄弟。最後就是可憐巴巴地佔著齊州、大半個青州、半個冀州(靠黃河部分)的爾朱天光,一共是三股勢力。

河東兩股,河北四股,山東三股,整個東魏被分裂成了九路諸侯割據的局面。

不過嘛,有句話說得好,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群雄割據的下一步,自然是諸侯混戰互相兼并。

與此同時,西魏也沒閑著,如同一台加足馬力高速運轉的戰爭機器,在河東、山東、巴蜀三個方向竭盡全力地開疆擴土著。 冥老頭把毒逼出來后,還拿匕首出來捅死了頭上盤旋的三隻蜜蜂,我還以為那蜜蜂有什麼作用,可並沒有表現出來,這讓我感到有些奇怪。

可就在蜜蜂被捅得稀碎的時候,突然一股黃色的氣體溢了出來,冥老察覺到自己好像又被套路后,連忙後退了幾步,然後拿著衣服掩住了口鼻。

「毒丫頭,你手段可真多。」冥老說道。

「呵呵,想不到吧?這毒蜂要殺死了才會散發出毒氣,你如果不是碰它,那一切都好好的,你又中計了,兩次都是你心甘情願的去中毒。」劉秀冷哼一聲說道。

這時候冥老頭已經無法再說話,一直咳嗽,身體也僵住了。

「上,他現在中了我的毒,正是殺他的好時候。」劉秀大喝一聲,指揮大家衝上去殺冥老。

其他人見是好時機,連忙衝上前去殺冥老,可這個冥老雖然中了毒,但還是很厲害,即使他拘魂之術用不出來,拳腳也厲害得很,他一掌打出去,猶如排山倒海,雖然速度慢了許多,但力量極其駭人,跑在前面的幾個人直接被掃了出去,然後重重摔落到地上,口吐鮮血。

中了毒還這麼厲害?要是郭一達在就好了。

「這死老頭,居然這麼頑強……」劉秀咬了咬牙,狠狠罵了一句,如果他中毒我們都打不過他,那就沒什麼機會了,直接洗凈屁股等著牢底坐穿拉倒。

眼看大家都沒討到好處,還吃了大虧,劉青峰立刻再次出手,他腳下生風,步伐穩健卻不失章法,雙掌如綿,晃晃悠悠的打出了一個太極的形狀,但依然是倒打出來的,掌法極其怪異。

太極門的人我也遇到過一個,就是在終南山的時候,林老爺手下就有個用太極的傢伙,但人家是正常的太極功法,跟劉青峰倒打的完全不一樣,人家很正規。

「劉老頭,你個垃圾,就算我中毒了,打你也是輕輕鬆鬆。」冥老依然不把劉青峰放在眼裡,他單掌打出,帶著渾厚的勁風。

啪……

雙掌再次對立,劉青峰立刻臉部吃力,腳步已經開始不穩,明顯依然不是冥老的對手。

「哈哈,倒打太極,你怎麼想出來的,天生就是個廢物,太極門的臉都讓你給丟盡了。」冥老說完后,用力一推,劉青峰立刻被震了出去,還是一樣的結果,一樣的收場,劉青峰不是對手,只能以太極化力,穩住了身形,但這次冥老沒給劉青峰緩和的機會,又一掌跟著過來,然後重重落到了劉青峰的胸口上。

「廢物,去死吧?」冥老極其看不起劉青峰,簡直把他當小丑一樣打。

可就在這個時候,冥老的掌勁好像打在了一團棉花之上,根本造不成任何傷害,而且他的手臂有力倒逆轉著,只聽見嘶的一聲,他的手臂衣服直接全部化為了爛布。

「你個混蛋,陰我?剛才都是裝的?」冥老意識到事情不對勁,連忙罵道。

「兩次了,也夠你上當了吧?你的弱點我知道,就是太高傲和輕敵。」劉青峰說完后,雙掌立刻打在了冥老的手臂上,然後以太極逆時針的方向將他打在空中,不斷旋轉著。

「你可以小看我太極門,但不能小看我劉青峰。」劉青峰大喝一聲,然後雙掌如雷,既柔又剛,既慢又快。

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冥老直接被打飛了出去,然後撞到了牆上才落下來,口吐鮮血。

「贏了?」所有人大喜,如果贏了這個,那我們再合力將玄老殺了,基本上就算我們成功了。

「呵呵,劉青峰啊,劉青峰,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不過在我冥老面前,你依然是個垃圾。」冥老單手跪地,發出了一聲冷笑,嘴中的鮮血一滴一滴滑落到下巴,然後滴到了地上。

「糟糕,他的毒又逼出來了,這老頭好厲害,不可能有人逼得了我這個毒。」劉秀大驚。

「不可能?毒丫頭,你還是道行太淺了,如果毒再下重一點,或者你們就能贏我了,可惜啊!」冥老站了起來,他臉色完全好了,明顯毒已經解掉或者讓他給逼了出來。

「鬼不知道毒下重一點就能殺死對方,但蜜蜂承受不住,這個毒就只能這樣。」劉秀咬了咬嘴唇,又是一臉的無奈,只能說這個冥老頭太厲害了。

「糟糕了,他現在恢復,又能使用拘魂術,我們怎麼贏?」

「對啊,剛才中毒都沒殺了,現在更難了。」

「天意如此,時不待我啊,不過也只能怪我們自己太弱。」

大家都沮喪了起來,而且經過剛才,都對冥老有一種恐懼感,特別是拘魂術,因為被他碰過的人,魂都給勾沒了,生死不明。

「大家不要怕,只能魚死網破了。」劉青峰說道,事到如今,只能放手一搏,打不過也得打,不然就等死。

劉青峰再一次襲向冥老,這一回他手腳並用,可冥老的動作已經恢復,敏捷如風,劉青峰根本觸摸不到他,只好退攻為守,冥老也不客氣,直接拘魂手勾了出去。

劉青峰明白,一旦中了冥老的拘魂手,那就必定敗下陣來,所以他異常緊張,雙手雖混沌大開,但掌勁很小心。

「哼,你怕了嗎?這可不行,讓我拿捏了,那你就只能受死。」冥老突然踢起一腳,劉青峰雙手接住,想借力打力,但沒想到冥老的力道極其強勁,劉青峰沒有推回去,這一腳直接將他踹飛。

「哼,剛才我中毒了而已,你真以為我就如此?」冥老趁劉青峰沒有落地的時候,又一記拘魂勾補了上去。

劉青峰為了躲過這一致命招,空中雙腳一蹬,直接踩在了冥老的手臂上,而冥老輕視一笑,雙爪向上揚,突然拉住了劉青峰的腳就往下拽,劉青峰一個不平衡,直接摔了下來。

「去死吧,垃圾。」冥老抬起腳,直接一腳重重的踢在了劉青峰胸口上。

轟一聲悶響,劉青峰直接飛了出去,摔在了大廳里的茶桌上,伴隨著啪的一聲玻璃響,劉青峰吐出一口血后,滿臉玻璃渣子的站了起來。

他受了傷,而且還不輕,血沾染了全身,破了毒的冥老,劉青峰始終贏不了。

「呸,什麼倒打太極,比太極門那些垃圾還垃圾。」冥老朝劉青峰吐了一口吐沫,然後輕蔑的笑道。

。 戰鼓擂動,號角響起,怪物攻城即將開始。

「有點意思啊,我們出去吧,也不知道城外是黑壓壓的野怪,還是少量精英怪來攻城。」

「不知道,走,上城牆上看一下。」

眾人走出公會駐地,發現城中玩家涌動,但NPC卻是一個都沒看到。

所有NPC建築都是大門緊閉,就連平時巡邏的軍隊也不見了。

「靠,NPC軍隊不會真的不參戰吧,只靠我們玩家守城的嗎?」

「這怎麼守啊,我們現在都是小弱雞啊。」

「是啊,那個魔族右將軍洛克斯,一聽名號就知道是個超級大BOSS,玩家怎麼可能擋得住嘛。」

「無所謂了,最多就是掛幾次,反正又不掉經驗。「

「別慫,就是干。「

魔族右將軍洛克斯:小的們,殺殺殺,將這些不願臣服的人類,通通送往魔神的懷抱。

魔族右將軍一陣叫囂后,城主府中響一聲大喝:找死。

一道人影在城主府升起,化作流光飛往城外。

片刻之後,城外大戰爆發,紅光滿天。

「這算是活動前的開場CG動畫吧?「

「還好城主有出手,應該是擋住了右將軍洛克斯,現在就到我們發揮的時候了。」

「靠,你們看那裡就有怪物,精英怪。」

「暈哦,怪物不是通過城牆進攻的嗎?怎麼是直接刷新在城裡。」

「尼馬,那我們的公會復活點靠近城門,也沒有優勢了啊。」

「算了,按隊伍分開,看到怪物就殺。」

「我們還是有優勢的,至少這附近不怕別人干擾搶怪,他們死了就沒機會再跑過來了,我們卻可以就近復活。」

「對的,就在公會駐地附近刷貢獻,看到打不過的BOSS,公會頻道呼叫支援。」

「我們走,小秘書開路。」

小秘書是他們隊伍的主坦克,換上十五級裝備后,血量近萬了,扛怪應該是沒壓力的。

「左手邊一堆紅點,跟我來。」小秘書揮手叫道。

當他們順著地圖紅點找到怪物時,發現一大群怪正在追殺玩家。

等他們趕到時,被追殺的玩家已經全部倒地。

「尼馬,怪物在城裡追殺玩家,魔族要不要這麼囂張的啊。「

「別廢話,快上,我們現在守城貢獻值還是零呢,已經有很多人打上榜了都。「

「等會,這群怪物很強,要小心一點。「張山叫住眾人。

他現在二十級,能查看到二十級的精英怪物信息,其它人看不到。

「神器哥,不用這麼小心的啊,就一隻紫色BOSS,加幾十個精英怪,我們一人兩刀就解決了啊。「

張山也不廢話,將他查看的精英怪信息展示出來,紫色BOSS是二十五級的,他也看不到信息。

魔族戰士(精英):二十級,生命值十萬,攻擊力一千二,技能1,戰士衝鋒,狀態,魔神鼓舞。

戰士衝鋒:極速沖向目標並造成傷害,減速三秒。

魔神鼓舞:守城活動期間,魔族部隊受到魔神的鼓舞,屬性大幅增加,生命值增加十倍。

「尼馬,精英怪十萬血量,那紫色BOSS不是得有幾百萬啊,妖獸啊。「

「還好吧,這些我們能打,就是血量多了點,怪物的攻擊力應該還沒翻倍的加強,只要頂得住就沒事。「

「小秘書先拉住BOSS,其它人趕緊分幾組清完小怪。輔助注意加血。」

風雲天下安排完后,小秘書對著紫色BOSS衝鋒,將BOSS拉住,其它精英也跟著BOSS開始攻擊他。

「你們快把精英怪拉走,幾十個怪加BOSS,打一兩下我就要完啊。」小秘書大叫道。

其它力量職業迅速上前,一人拉走一隻精英。

精英怪共有三十多隻,他們隊伍中,力量職業才十來個,剩下的只能靠移動速度快的人,先放鐵風箏了。

張山也拉過來一隻魔族戰士。

怪物血量十萬,對他來不是什麼大問題,站樁對A的話,半分鐘就能搞定一隻。

怪物的傷害他也能扛住,一千多的攻擊力打在他身上也就八九百血不到。

以他的血量能扛二三十次傷害,完全沒壓力。

張山的攻擊持續打向其中一個魔族戰士,怪物轉過頭來,一個衝鋒將他減速。

減速對他沒影響,他就怕暈眩技能,還好這些精英怪沒有暈技。

半分鐘不到,張山放倒了第一個精英怪,他的血量也被魔族戰士打掉了大半。

一隻怪打倒立馬轉向另一隻,還有三十多隻呢,其它人有的在單獨放風箏,有的則是幾人一起圍攻一隻怪,一隻都還沒殺掉過。

「來個輔助給我加一下血。「張山掉了大半血,有點不太安全,雖然精英怪沒可能打死了。

但還是先把血回上來,看起來安全點,反正輔助目前壓力不大。

紫色BOSS並不算強,就是血量多了點,傷害比起祭祀來說,差得不少。

魔族精英小隊長(紫色):二十級,生命值200萬,攻擊力2000,技能1,強化衝鋒,技能2,二刀流,狀態,魔神鼓舞。

強化衝鋒:極速沖向目標並造成兩倍傷害,暈眩一秒后減速三秒。

二刀流:連續攻擊兩次,第二攻擊傷害翻倍。

魔神鼓舞:守城活動期間,魔族部隊受到魔神的鼓舞,屬性大幅增加,生命值增加十倍。

很普通的BOSS,不難對付,只是血量多了些,要費點時間,不過人多一起上的話,也會倒得很快的。

關鍵是要儘快清完小怪。

隨著精英怪不斷減少,能騰出手來加入攻擊的隊友,就變得越來越多。

開始的時候張山打倒一隻魔族戰士,要接近半分鐘。

現在幾個人圍攻一隻怪,沒幾下就能放倒,幾分鐘不到,眾人就將小怪清完,一起攻擊精英小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