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六大種族在這裏和修羅族發生過交戰,所以這裏自然而然的被大家稱之為上古戰場。

當然具體行不行的通,仙元聖人也沒有試過,至少還有一絲希望不是嗎?

這個時候很多人都站出來了,表示就是搭上性命也要助林天成離開這裏。

「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雖然現在張權已經將自己的權利下方,但是大體上一些重大的決策方面的問題,也都是需要經過張權過目。

染雲集團目前涵蓋的範圍十分廣闊,而最賺錢的公司,已經不再是手機通訊的染雲手機公司了。相反,反而中芯國際研目前成了染雲集團成立時間最短,但是賺錢速率最快的一個集團部門,羅汝敬領導的中芯國際,不光是在晶片問題上幫助染雲手機公司解決了燃眉之急,更是將晶片出口到了不少國家。

聽說在漂亮國的秦雅,似乎都已經接到了漂亮國英格爾公司的一些邀請,好像是因為這個後世知名的晶片大廠,有想法要和中芯國際進行一些聯合的合作項目。

張權倒是願意促成這件事情,不過真要談合作,還需要再等一些時日。

「張權,你怎麼還在這裏呢,不出來見見我們的新同事嘛?」

劉菲兒笑着說道,直接走進了張權的辦公室內。

張權正在裏面抽煙,染雲集團管煙管的十分嚴重,現在集團內部的不少男性員工都是怨聲載道,也就是張權,身為染雲集團的精神領袖,所以享有在辦公室抽煙的特權。

當然,也僅限於他自己的辦公室而已。

「新同事?」

張權愣了愣,不過很快就想了起來,馬雲天說過,要讓他的女兒進入染雲集團實習的。

看這張權這樣的反應,一時間劉菲兒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不過很快張權就站起了身,畢竟是馬雲天的女兒,該給的一些關照還是要給,不然馬雲天到時候說自己慢待了他的寶貝公主可怎麼辦。

「給馬欣兒安排了個什麼崗位?」

張權好奇的問道。

聽說這個馬欣兒還是一個技術員,好像還是專門搞半導體項目的,這一點讓張權沒有想到。

「原計劃是打算讓她去商市的中芯國際那邊的,不過欣兒不願意,一定要來蜀南。」

劉菲兒笑了笑說到。

「呵,還不願意,那行吧,那我們現在也就是手機研發部門也需要這麼一位技術員,讓她現在這個部門干著,什麼時候有能力表現了,那再提拔提拔。」

張權淡笑一聲,他的染雲集團也不是一個專門養花瓶的地方。

雖然答應了馬雲天,要讓他的寶貝女兒來實習,但是如果這女孩沒有本事,那張權也是不會讓她進入公司的核心位置,隨便丟她一個崗位,讓她湊合著先干,今後的事情,那就今後再說。

「也行,走吧,帶你去見見這位大美女。」

劉菲兒點了點頭,知道張權的性格,很快就帶着張權去了公司的一個接待室。

等到劉菲兒推開門,很快張權就見到了馬雲天的女兒。

曾經在蜀南的一場演唱會上,張權也是見過這個馬欣兒的,只不過那時候的張權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馬雲天的身上,他需要依靠馬雲天來翻身。

如今,倒也算是正式的看向了那個馬欣兒。

馬欣兒身材火辣,長相也是十分的出眾。

這樣的一個女孩,剛剛走出大學殿堂,剛出了象牙塔,身上難免會帶着一些稚嫩的氣息,再加上這女孩陽光開朗,一見到張權,立刻就站起身走來,十分主動地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馬欣兒,我們曾經見過的。」

馬欣兒露出一個笑容來,兩個酒窩十分好看,張權微微一愣,當初自己也真是瞎了眼,竟然忽略了這麼一個大美人。

不過張權也是出於禮貌性的和這馬欣兒握了握手。

「你好,我叫張權。」

張權淡淡的說到。

「你們,曾經見過?」

一旁的劉菲兒有些驚訝的問道。

「當然,當初張總可是救了我一次,也正是那一次事情過後,他才和我爸有一些來往的。」

馬欣兒洋溢着一個笑臉,看向張權的眼神似乎帶着一些別樣的味道。

當初張權就下馬欣兒,算是有心之舉,不過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接近馬雲天。

「是,我們以前見過的。」

張權也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多麼的表露自己的心緒。

雖然這個馬欣兒長得很好看,但是這並不能說明什麼問題,在張權的眼中,這個馬欣兒如果想要讓自己高看她一眼,那麼還是要拿出一些真本事來。

「張總,我和我爸說要來你的公司實習,不知道,你給我安排一個什麼崗位呢?」

馬欣兒很活潑,看起來十分的跳脫。

「聽菲兒說,你是學半導體的是吧,而且還是一個專業的技術性人才,既然如此的話,那我給你安排到咱們染雲集團的手機研發部門,剛好最近我們也在研究新型的智能手機項目,有你在的話,或許能夠給我們集團如虎添翼。」

張權十分客套的說到。

「這樣啊,做技術研究員是嗎?」

馬欣兒並沒有介懷,似乎還有些隱約的期待。

「怎麼?嫌棄這個職位不夠高?」

張權笑了笑說道。

「當然不是,如果你要是給我安排個什麼高管啊之類的工作,那我掉頭就走,這樣豈不是和在我爸的公司一樣了?我才不要這樣的工作機會。」

馬欣兒是個很有主見的人,當下練練說道。

張權有些驚訝,這個馬欣兒很顯然也是繼承了馬雲天的精神,不管是什麼事情,都想着自己干,而不是懇求別人。

現在的馬欣兒,只想着踏踏實實的從底層干起,拋開自己的所有光環,跳出舒適圈。

這樣的人,倒是讓張權有些欣賞了。

「那行,那就讓菲兒帶你去熟悉熟悉環境把。」

張權想了想說到,自己等會還打算回去好好的和江芸重溫二人世界呢。

「你可別看我,我還有事情呢,蜀南最近有好幾個會議要我出席,你這傢伙倒是舒坦了,做了甩手掌柜,結果什麼事情都要麻煩給我。」

「現在你就好好的帶着欣兒去參觀一下我們染雲集團把,順便把她帶到手機研發部門去,你也好久沒有在公司出現過了,你要是在不露頭,公司都要姓劉咯。」

劉菲兒開了個玩笑說道。

。 石室中。

袁基緩緩睜開了眼睛,深吸一口氣,長嘆一聲,「原來如此。」

看著袁基醒了過來,程昱三人連忙上前問道:「主公可無恙,剛剛發生了什麼事?為何主公的神念,突然會主動離體。」

袁基沒有說話,只是搖搖頭表示無妨。

他現在心裡想的是,原來這天地間竟然有四種八卦圖,分別是以艮卦為首的《連山八卦圖》,以坤卦為首的《歸藏八卦圖》,以乾卦為首的《周易先天八卦圖》,以及姬昌所創出來以震卦為首的《文王後天八卦圖》。

只不過,最後因為不知名的原因,姬昌自爆了後天八卦圖,而是將先天八卦圖寫進了《周易》當中。

看到剛剛那幾幅場景,袁基感覺自己好像知道了一個驚天的秘密。

不過,現在的他還沒有能力,去了解這個秘密,想到最後一個場景中,姬昌恐怖的修為,但是姬昌眼中卻依然迷茫的眼神,袁基就覺得一陣頭疼。

袁基晃晃了腦袋,決定先不想這些事情了,同時他知道這次尋寶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寶物就是《文王後天八卦圖》,他感覺這張八卦圖,一定蘊含著什麼秘密。

於是,袁基對著三人說道:「走吧,看來這裡應該沒有什麼寶物了。」

說完,就準備起身離開,因為他還記得自己來之前占卜的那一卦,要在盛極之前離開,不然會有麻煩的事情發生,袁基認為現在就是盛極之時,所以要快點離開這裡了。

而就在這時,許攸大叫一聲,指著案幾喊道:「明公快看,這案幾之上莫不就是寶物。」

袁基回頭一看,竟然發現一塊龜甲,緩緩出現在案幾之上,被一層淡黃色半透明的光幕籠罩住。

四人回到案几旁,仔細觀察這塊龜甲,發現上面好像銘刻著一隻神鳥,其餘的都無法看清。

淳于瓊準備伸手將龜甲拿出來,可是他的手剛接觸到淡黃色光幕,就被「嘭」的一聲彈飛出去。

幾人連忙後退,許攸將淳于瓊扶了起來。

袁基對著淳于瓊開口說道:「怎麼樣可無恙否?」

淳于瓊起身,晃了晃腦袋說道:「明公,屬下無妨,剛剛只是感覺到一股推力將我推開,沒有受到攻擊。」

程昱這時在旁邊說道:「主公,你來看下這裡,好像需要用這些石子,在這些凹槽中,全部擺放正確,才可以打開光幕取出寶物。」

袁基轉頭看去,程昱正站在光幕旁,指著之前案几上的一堆石子,而在光幕上有八個凹槽,看樣子是用來擺放東西的。

看到八個凹槽的剎那間,袁基就想到了文王八卦圖。

「是了,這個機關應該就是將文王八卦,正確的擺放到這八個凹槽里。」

袁基伸手拿起一把石子,思考了良久,然後輕輕地將三枚石子發在正東方位的凹槽中。

一道金光衝天而起,三枚石子變成了琉璃狀散發著七彩的光芒。

看見這一幕,袁基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對的。

在前世一直就有傳說,文王八卦與洛書河圖中的洛書有關。

光幕上這八個凹槽,應該就是擺放文王八卦的,文王八卦從正東位開始,卦位分別是:震位,巽位,離位,坤位,兌位,乾位,坎位,艮位。

而洛書的法決是,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為肩,六八為足,五居中宮。

所以,將文王八卦和洛書重疊到一起之後,就得出了,震代表著三,巽代表著四,離代表著九,坤代表著二,兌代表著七,乾代表著六,坎代表著一,艮代表著八。

將相互對應的凹槽內,擺放好相對應的石子,一道接著一道的金光衝天而起。

當最後艮位上的石子擺放完畢之後,光幕一陣波動,然後消失不見。

那塊龜甲完整顯露在袁基面前,伸手將它拿出來,看見龜甲上刻畫著一隻神駿的玄鳥,下面用一些奇怪的文字書寫了一段話。

程昱在一旁看了一會,他有些遲疑的說道:「傳說,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大商的圖騰就是玄鳥,而這些文字,難道就是大商使用的甲骨文?」

袁基想到,如果是甲骨文的話,到是可以用許君的《說文解字》來解讀一下,想著就將龜甲收了起來。

就在這時,程昱臉色一變,連忙對袁基說道:「主公不好,我到達此地之時,曾釋放過標記道術,剛剛我感覺到,有人也進入羑里了。」

袁基想到,這難道就是卦象上說的,盛極而衰。

「看樣子這麻煩是不可避免了,許攸,將面具拿出來,每個人都帶上,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袁基轉身對著許攸說道,同時從懷中,拿出一個純黑色的面具帶在臉上。

看著幾人都已經帶好面具,袁基示意幾人跟著他,小心前行。

剛從石室走出,迎面就看見三名手握長劍的黑袍人,袁基示意不用理會他們,直接離開。

但是,就在這時,為首的那名黑袍人,冷聲說道:「等一下。」

另外兩名黑袍人,直接繞到袁基他們前方攔住去路。

袁基壓低著嗓子說道:「何事?」

黑袍首領冷笑一聲,說道:「剛剛衝天的金光,是不是因為你們打開了機關,拿走了寶物?」

雖然是詢問句,但是語氣卻十分肯定。

袁基一看黑袍人這個架勢,知道這場麻煩應該是躲不掉了,搖搖頭,對著身旁的程昱等人示意一下,大喝一聲:「動手。」

袁基親自找上黑袍首領,程昱單獨對付一個黑袍人,許攸和淳于瓊兩人一起對付另一個。

因為本就是輕裝簡行出來,所以沒有帶武器,只能從腰間拿出那柄玄鐵所制的摺扇,用以對敵。

天外玄鐵所制的摺扇堅固無比,精鐵混合著數種金屬打造的扇面也是異常鋒利。

因為玄鐵摺扇不長,袁基只能冒險強攻,他感知到,這三名黑袍人修為皆是不凡,很有可能達到了煉腑境五層,這對於淳于瓊和許攸來說,就太過於危險了。

他只能儘快解決這邊的敵人,再去幫他們。

袁基正沖向黑袍首領的過程中,低喝一聲:「神象之力。」

突然增加了一象之力的袁基,右腿猛地蹬了一下地面,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一樣,直衝黑袍首領而去,玄鐵摺扇合起來,朝前砸去。

袁基突然的加速,讓黑袍首領來不及反應過來,一擊就被擊飛,在空中嘔了兩口鮮血,撞擊到山上,摔在地上抽搐了兩下就不動了。

這麼一會功夫,淳于瓊和許攸就已經險象環生了,袁基連忙一個騰挪,朝他們那邊衝去。

而淳于瓊他們也感知到,袁基那邊已經結束了戰鬥,連忙纏住眼前的敵人,等待袁基的救援。

剎那間,袁基就出現在這名黑袍人身後,一拳朝他后心處轟出,強大的力量和恐怖的速度,一瞬間就將這名敵人打的四分五裂爆開,場面血腥無比。

而正在和程昱戰鬥的黑袍人,也被這恐怖的場面嚇到,被程昱抓住破綻,一掌擊打在眉心,整個人口鼻流血,沒了氣息。

袁基看著場中三名敵人都已經身亡,收了功法,對著淳于瓊和許攸說道:「去看看那兩人身上,有沒有什麼能證明身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