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章葉出手的時候,蒼大河突然感覺到一種極大的危險。他下意識想要閃避,但這道淡淡的刀芒在剎那間,已經斬開了他的拳勁,當頭劈下!

自創刀法——裂空!

章葉這一刀,又快又狠,犀利到了極點,一刀斬出去,蒼大河明明看到了刀芒,但就是無法閃避!無法抵擋!!

「噗!」

刀芒落下來,蒼大河分明的聽到,自己的身體之中,發出一聲布帛撕裂般的聲音。隨後,他就看到自己的眉心處流下一縷鮮血,再然後,他感覺到體內的力量瞬間消失,身軀緩緩的分成了兩半。

一刀斬殺!

天星城蒼家的天才,蒼大河,竟然被章葉一刀就斬殺了!

「吼!」

百里之外,黑衣老者見到蒼大河的身軀分成兩半,一驚真是非同小可。蒼大河乃是家族辛辛苦苦,才培養出來的天才人物,極有希望進階為真道宗師。如果給蒼大河百年光陰,說不定蒼家就多出一個真道九重後期的強者,家族的實力將會大大的提升。

但現在,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天才,卻章葉一刀就斬殺了,這讓黑衣老者心頭又驚又怒。他猛然發出一聲咆哮,身軀猛然一震,遙遙朝著章葉轟出一拳。

黑衣老者驟然出拳,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解救蒼大荒和蒼風涼。蒼大荒和蒼風涼兩人,和蒼大河一樣,都低估了章葉的戰鬥力。兩人現在正朝著章葉追過去,章葉如果出手反擊,兩人很可能無法抵擋得下來!

黑衣老者出手很快,他發出來的攻擊霸道非常,一拳轟出之下,整個虛空都充斥著力量咆哮的聲音。這種霸道之極的力量,如果轟到了章葉的身上,即使章葉的肉身已經達到了冰肌玉骨之境,也得立即受到重創。

但就在黑衣老者出拳的時候,章葉疾速飛行的身軀,突然毫無徵兆的後退!

這一退,堪堪避開了黑衣老者的一拳。

這一退,讓後面的蒼大荒和蒼風涼大吃一驚。

蒼大荒和蒼風涼兩人的速度,比蒼大河稍慢,因此他們親眼目睹了蒼大河被斬殺的過程。蒼大河乃是天星城蒼家年青輩之中,排名前五的天才人物。這種強絕一時的天才人物,一下子就被章葉斬殺了,這讓兩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親眼目睹蒼大河被斬殺,已經讓兩人大吃一驚了。章葉毫無徵兆突然後退,這讓兩人更加的吃驚,饒是兩人身經萬戰,也要心頭狂震,再也無法保持鎮定。

「唰唰!」

就在兩人心頭狂震的時候,章葉驟然出刀了。章葉在電光火石的瞬間,朝著兩人斬出兩刀,這兩刀正是裂空!

修為提升到真道八重後期,章葉的攻擊力變得越來越厲害。而他手裡的青芒刀,則是量身打造,可以把章葉的戰鬥力發揮到極致。這兩刀裂空,每一刀都可怕到了極點,就算是真道九重中期的宗師,突然面臨這兩刀也要吃虧!

「啊啊——」

蒼大荒和蒼風涼兩人突然面對這種可怕之極的刀法,只嚇得眼睛溜圓,毛髮都豎了起來!

黑衣老者這時候,感覺到了兩人的危險,吼叫道:「硬擋!」

黑衣老者眼光犀利,他知道,面對章葉這種驚天動地的刀法,只能是選擇硬擋。如果心神被刀法震懾,下意識的閃避,那麼就再也無法抵擋下一次攻擊了!

黑衣老者經驗老辣,眼光犀利,但很可惜,他的警告來得太遲了。蒼大荒和蒼風涼兩人,突然面對章葉這種驚天刀法,不約而同的選擇了閃避。

兩人不愧是天才人物,雖然心神被震懾,雖然完全處於劣勢之中,但兩人依然憑著神奇的身法,閃開了章葉的一刀。

章葉微微一笑,青芒刀再揮,再一次施展出裂空。

「唰唰!」

淡淡的刀芒掠過,蒼大荒和蒼風涼兩人的動作,突然停止了下來。下一瞬間,兩人體內鮮血轟然炸開,碎肉四濺。

蒼大荒和蒼風涼兩大天才,亡!

「該死的小輩!」黑衣老者眼睜睜看著三個天才,在自己的眼皮下隕落,這讓他如何接受得了。老者目眥欲裂之下,踏空而至,一拳朝著章葉轟來!

(未完待續) 以雷霆萬鈞的手段,斬殺了三個蒼家的天才后,章葉心頭一松。¤本站址:¤眼見黑衣老者踏而來,章葉目光一閃,低喝道:「天威!」

「轟隆!」

一道閃電驟然劈下。

黑衣老者猝不及防之下,登時被閃電劈了一個正著,渾身的肌肉微微的一抖,完美缺威力絕大的一拳,登時露出一絲破綻。

黑衣老者心頭大跳一下:「不好!」

「唰!」

就在黑衣老者感覺到不妙的時候,章葉一道淡淡的刀芒就像是天外流星,正正斬入到黑衣老者的破綻之中!


黑衣老者臉色大變,雙手猛然下探,竟然在電光火石間,按到了青芒刀之上。

「轟隆!」

一團耀眼的青光,從黑衣老者的雙手間發出來,映得他整個人都青氣森森的。隨著一聲沉悶的怪響,黑衣老者的身形一震,猛然後退,雙手間鮮血淋漓,顫抖不已。

剛才的那團青光,正是章葉發出來的刀芒。刀芒之中蘊含著章葉的天河正氣,蘊含著雷之力、風之力和火之力,鋒利之極,黑衣老者硬接之下登時吃了大虧,雙手的經脈都被刀芒割裂了不少。

「唰唰唰——」

在黑衣老者疾速後退的時候,章葉如影隨形一般追上去,連連的出刀。一道道鋒利之極的刀芒,閃電般朝著黑衣老者斬去,饒是黑衣老者戰鬥力彪悍比,也被這種犀利之極的刀法,殺得只有招架之功,節節後退!

黑衣老者不愧是真道九重中期強者,他雖然一步步後退,但每一步踏出。都蘊含著萬千奧妙,雖退不亂。只要章葉的攻擊稍微有一點點的破綻,他立即就可以展開凌厲之極的反擊。

「這個老傢伙,真是夠強韌,在這種情況之下,依然能夠抵擋我的刀芒。這種戰鬥力,比黃金獅王還要厲害!」章葉心頭凜然,再一次施展出天威。

「轟隆!」

激烈的戰鬥中,又一道閃電凌空劈下。轟到了黑衣老者的頭頂。

黑衣老者的頭頂之上冒出淡淡紫光,把閃電的威力化解掉。但閃電裡面,蘊含的靈魂攻擊,他就法化解了。

黑衣老者的身軀,又微微的顫抖了一下。

「該死!這小輩怎麼這麼邪門!」黑衣老者心裡一片駭然。章葉不但領悟了雷電意境。而且還把領悟到了天地意志的奧妙,把天地意志的力量加持到閃電之中,進行靈魂攻擊。這種手法簡直是讓黑衣老者不敢置信!

「唰——」

黑衣老者的破綻,再次被章葉捕捉到,淡淡的刀芒切割著虛空,朝著黑衣老者的身軀上落去!

黑衣老者奈之下,只好再一次施展出凌厲的手段。兩隻手掌像是從虛中伸出來,按住了章葉這必殺的一刀。

「轟隆!」

一聲巨響之下,青色刀芒瘋狂切割,黑衣老者右手的中指和尾指。竟然被可怕的刀芒硬生生的割斷,透體而入的刀芒,把他的兩隻手掌都染上一層青色。

章葉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黑衣老者的兩隻手掌,已經要廢掉了。只要他再抓緊機會攻擊,必定可以把黑衣老者斬殺!

黑衣老者這時候。也意識到了不妙。他知道,自己的形勢已經惡劣之極,如果再這樣下去,很就要死在刀下!

「啊——」

黑衣老者意識到這一點,登時生出了拚命之心。他根本就不理會章葉的刀芒,直接就施展出凌厲戰技,發起了瘋狂的攻擊。

以命換命!

黑衣老者現在,施展出來的戰技,都是兩敗俱傷的打法。章葉固然可以一刀把他斬成兩段,但章葉也要被他一拳轟成肉渣。黑衣老者這種做法,其實也是逼不得已,他拚命的話,還有一絲活路。如果不拚命,他就死定了!

章葉手裡連續出手,眉頭卻是微微一皺:「這個老傢伙,倒是夠狠!這裡乃是他的地盤,他只需再堅持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有大批的強者趕到,到時候就麻煩了!我得速把他斬殺掉才好!」

章葉意識到這一點,第三次施展出天威。

「轟隆!」

章葉施展出天威,趁著靈魂攻擊的時候,青刀在虛空中疾斬,但聽到一聲輕響,黑衣老者又被章葉斬去三根手指。

黑衣老者被削去了五根手指,身軀也被刀芒割出幾條傷口,狼狽到了極點。他自從修鍊以來,簡直是縱橫一世,早早就成為天星城蒼家的大管家。現在這種情況,是黑衣老者做夢都法想像的,他根本就沒法想像,區區一個真道八重後期的後輩,竟然能夠把他逼入到絕境。

「堅持,堅持,再堅持!」黑衣老者渾然不理會身體上的創傷,他變得加的瘋狂,拚命的發出凌厲的攻擊。

黑衣老者戰鬥經驗豐富,又懂得拚命,饒是章葉佔盡了上風,一時間也法斬殺此人。而就在此時,遠方的虛空之中,天地精元突然劇烈的波動起來,一道道強橫的氣息,正從天星城方向速的接近!

戰鬥終於驚動了天星城蒼家的強者,這些強者正在全速趕來!

「嘿嘿嘿嘿!」

黑衣老者感覺到一道道強橫的氣息趕來,登時感覺到喜出望外,忍不住發出一聲大笑:「小輩,我天星城的強者已經趕來了,你死定了!」

章葉對黑衣老者的話置之不理,他嘴裡連續吐出六個字:「天威!天威!!天威!!!」

情況緊急,章葉不顧靈魂損耗,連續施展出三次天威!

「轟隆!轟隆!!轟隆!!!」

三道閃電幾乎是同一時間,從虛空中轟下來,全部轟到了黑衣老者的頭頂之上。三道閃電的疊加之力,絕對是非同小可,黑衣老者的頭髮瞬間被閃電轟成飛灰,頭皮都被閃電硬生生的烤熟,發出陣陣詭異的肉香。

要命的是,閃電中蘊含的靈魂攻擊。閃電中蘊含的靈魂攻擊,蘊含著一絲天地意志的威能,已經是非常可怕。三道閃電同時劈下來,三次的靈魂攻擊疊加到一起,登時形成了可怕之極的靈魂衝擊,饒是黑衣老者再強大,也法消受。

「啊——」

黑衣老者感覺到靈魂刺痛,忍不住慘叫出聲,全身氣息登時為之一滯!

宗師強者間的戰鬥,絕對是不容出錯的。黑衣老者氣息一滯之下,動作登時慢了一點點,大約是萬分之一個指的工夫。

萬分之一個指,這對常人來說,是一個極其短暫的時間。但對於章葉來說,這段時間,足夠他做很多事情了。

「唰!」

章葉手裡的青刀再次斬出,淡淡的刀芒毫阻攔的劃過黑衣老者的脖子,把黑衣老者的腦袋斬飛。

黑衣老者修為高深,但他還沒有修鍊到全身冰肌玉骨之境,腦袋就是他的弱點。腦袋被砍掉了,他也就死了。

「小輩,找死!」

章葉剛剛斬殺了黑衣老者,身後突然傳來了驚怒的聲音。章葉看了一眼,只見到三四千里之外,幾個真道宗師強者,正在全速趕來。

帶頭的乃是一個灰衣老者,此人飛行的速度得不可思議,身上的氣息簡直是深不可測。此人的修為比黑衣老者還要厲害,很可能是一個真道九重後期,甚至是真道九重巔峰的大宗師!

「好大的陣仗!」章葉知道自己絕對打不過對方,他一把將黑衣老者的屍體收入火靈界,展開身法全速逃跑。

灰衣老者越過數千里,感覺到了虛空中的血腥味。他看著被斬成六截的蒼大河、蒼大荒和蒼風涼,沉聲說道:「小輩,你今天死定了!你斬殺了我天星城蒼家三個天才,又斬殺了蒼家大總管,你要用你的血肉,用你的性命來償還!」

「騰騰騰——」

灰衣老者在虛空中踏出數步,每一步踏出去,都跨越萬里虛空。雙腳踏出之際,整個虛空都被踏得顫抖不休,似乎虛空都在他的腳下呻吟。


灰衣老者的速度,簡直是到了極點!這種速度,比起天馬真人的速度,還要上三分,瞬間就把距離接近到千里之內!

「好的速度!」

「好神奇的身法!」

「不愧是蒼家之主,這種速度簡直是獨步天星城!這個小輩,絕對逃不出蒼家的手心,他絕對是死定了!」

見到在灰衣老者的速度,遠遠而來的天星城強者,全部都齊聲驚嘆,臉上全是震驚之色。

「好可怕的速度!此人的修為,絕對是真道大宗師!」章葉心裡微微一驚。不過,章葉雖驚不亂,他長長吸了一口氣。

章葉的身形驟然和青芒刀,合到了一起。

人刀合一!

章葉風之意境火之意境已經大成,又領悟了雷之意境,飛行速度本身已經得驚人。而章葉手裡有了刀,就可以人刀合一,施展出「破雲一刀」中的飛行手段,速度。

「唰!」

葉驟然施展出「破雲一刀」中的飛行手段,剎那間飛出數萬里,把距離拉遠。

「啊——」

章葉的速度,讓天星城的強者吃驚得說不出話來。這些天星城的強者,每一個都是宗師高手,是見多識廣的人物,但他們怎麼都法想像,章葉這個真道八重的小輩,竟然能夠施展出如此可怕的身法。 「嗯?」


灰衣老者感覺到章葉的速度提升,目光之中閃過一絲意外之色,不過他依然是成竹在胸,沒有一絲驚異。


「哪裡走!」

灰衣老者嘴裡吐出三個字,渾身冒出一種奇異之極的光芒,這團光芒如此的神奇,只是遠遠的看上一眼,就讓人感覺到一種無比的神奇和強大。

靈氣!

灰衣老者這時候,竟然動用了體內的靈氣。靈氣的威能遠遠超過普通先天真氣,在靈氣的摧動之下,灰衣老者的速度成倍的提升,剎那間接近了距離,追到了章葉身後千里之內。

這個距離,已經是大宗師強者的攻擊範圍了,章葉分明的感覺到,一種可怖之極的氣息,已經牢牢的鎖定他。

章葉甚至感覺到,虛空中的絲絲靈氣,變成一柄柄的刀,朝著他切割而來。這是灰衣老者憑著精神力量,控制千里之外的天地靈氣,向章葉以起攻擊!

灰衣老者還沒有進入半步靈道之境,又處於高速飛行之中,控制的靈氣有限,殺傷力也不大。但,這種手段已經讓章葉心頭大震,頭皮發麻了。

「老天!這就是大宗師的真正實力嗎?」章葉駭然之下,他根本就來不及多想,第一時間就發動了天魔遁法,速度陡然間提升十倍。

章葉的速度本來就快,提升十倍之後,簡直已經超越了真道大宗師的速度極限。灰衣老者追出數百萬里之後,距離竟然越來越遠,眼看章葉就消失在天際。

灰衣老者目光之中露出一絲掙扎之色,隨後微微狠狠的揮了一下拳頭,放棄了追趕。灰衣老者也修鍊有燃燒氣血的功法,如果施展出燃燒氣血的功法,至少有九成希望追上章葉。

但灰衣老者已經修鍊到了真道大宗師之境,下一步就是衝擊半步靈道。如果燃燒了氣血,有可能會影響進階,權衡之下。灰衣老者只好放棄了追趕,眼睜睜地看著章葉消失。

「嗖嗖嗖——」

章葉消失不久,天星城的強者終於趕來了。這些宗師強者,見到灰衣老者凌空而立,章葉卻是不知去向,登時面面相覷。

一個真道九重中期的宗師飛過來,朝著灰衣老者行了一禮。說道:「家主,難道我們就這樣。放過了此子?」

灰衣老者目光微微一眯,說道:「放過他?這怎麼可能!此子剛才飛行的速度雖然快到極點,但肯定是一種燃燒氣血的功法,他逃不了多遠。你傳老夫命令,一個時辰內封鎖天星域,搜索此子的蹤跡。同時,你到天星宗跑一趟,讓他們出手推算此子的藏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