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距離他們大約三公里左右的地方,有另一個隊伍,大約十多人,他們似乎也在尋找月亮石。

山丘笑著說道,「月亮石哪有這麼容易找到的?運氣好的話一天可以找到兩顆月亮石,要是運氣不好,怕是幾天都找不到一顆!」

這時他的弟弟星火接過來說道,「現在來挖月亮石的人多了很多,幾天找不到一顆是常有的事情!」

羅恩湊了過來,「月亮石是什麼樣的?」

「呵呵,我們這裡剛好有一顆!」星火笑著說道,他從自己的兜里掏了幾把,拿出一個通體秀明,圓碌碌的東西。

「諾,就是這個!」星火笑著遞了過去。

羅恩接過來一看,卻是一個圓形的乳白色半透明珠,約有巴掌那麼大,微微散發著光芒。

「這就是月亮石!」

羅恩仔細端祥著,暗暗把月亮石的模樣記下來,然後把月亮石還給了星火。

「大家小心一些,不要到水太深的地方去,如果不想跟異獸戰鬥的話!」

臨分開前,山丘鄭重地提醒道。

隊伍分頭行動,開始在月亮湖中找起月亮石來,那些平時高高在上的聖域強者,像海邊的漁夫一樣在抓魚一樣,在月亮湖中東摸一把,西摸一把,一不小心整個人「卟通——」地一聲掉下到水裡去,引得其它人哈哈大笑。

羅恩瞪大了眼睛,靜靜地盯著水底,生怕漏過了一絲細節,這時候,借著天上月亮的反光,羅恩突地看到水底有一絲光芒詭異地閃了一下。


「那是什麼?」

羅恩心裡一動,他飛地把手伸進水中,小心翼翼地掀開湖底的石頭,卻見一顆晶瑩剔透的月亮石靜靜地躲在那裡,像個害羞的小姑娘一般。

「月亮石!」

羅恩大喜,他飛地把月亮石從湖底的污泥之中挖出來,高高舉起,大聲喊道。

「我找到月亮石啦!」

羅恩的聲音吸引了附近的隊友,他們紛紛把目光投過來。

「這麼?」

矮人山丘愣了一下,這也太了吧?那個亡靈法師剛下水一會兒而已,這麼就挖到月亮石了。

不過這也是別人的運氣,羨慕也是羨慕不來的,矮人山丘羨慕之餘,加仔細地尋找起來,一絲細節的地方都沒有放過。

按照月亮石隊伍一貫的約定,誰挖到的月亮石就屬於誰的,挖到多的自然是大賺,挖到少的只能抱怨自己運氣不好。

「幹得不錯,羅恩!」普拉茨笑著摸了摸胡,說道,「看來我也得要加油了!」

列表 四十五天,普拉茨小隊在月亮湖裡整整呆了四十五天,這四十五天是極為枯燥的四十五天,他們除了吃飯和睡覺以外,有隻有一個活兒,那就是摸月亮石。

月下來,每個人都累得腰酸背痛的,這挖月亮石果然是一個體力活。


黑夜降臨,皎潔的巨大月亮掛在空中,把整個大地都照得亮堂堂的,根本不用任何光源,便可以看清楚周圍的東西,宛如白天一般。

忙活了一天,所有人都筋疲力盡,在岸邊,他們把所有帳篷圍在一起,人則坐在裡面休息,同時分享收穫的喜悅。

「希爾,你這傢伙挖到了多少個月亮石?」蒙特哥特笑嘻嘻地對普拉茨說道。

「不多,才八十二顆而已!」希爾笑笑說道。

「什麼?八十二顆?」蒙特哥特一聽,笑容頓時僵住,他的嘴巴張得老大,臉上充滿了驚愕,「不是吧,希爾,我聽說你前兩天才六十多顆來著,怎麼突然多了這麼多,見鬼,這一下都比我多了,我才七十五顆,你這傢伙不是老是偷懶嗎?怎麼會突然這麼多?」


希爾的臉上浮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他雙手一攤,「呵呵,沒辦法,誰叫我運氣好嘛,這兩天連續挖了十多顆,一下子就超過你了!」

蒙特哥特有些不服氣,嚷嚷起來,「不公平呀不公平,你這傢伙挖一會就休息半天,到頭來居然還挖得比我多?不行,我明天一定要超過你!」

「那就看看吧,我不認為你能超過我!」希爾呵呵地笑道。

「蒙特哥特,你這算不錯了,我才三十六顆呢!比你們差遠了!」這時候,女劍聖米莉說話了,她的語氣中充滿了羨慕,「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挖的!」

「呵呵,這沒什麼!」蒙特哥特笑著說道,「我個人感覺,挖這個東西可不需要技巧,只要專心一點,細緻一點,再加上運氣好一點,總會有發現的!」。

「哦!」看蒙特哥特不說,米莉的眼中略帶一絲失望。

矮人山丘接過話來說道,「挖月亮石,的確沒有什麼技能,全憑運氣和眼光,要是有技巧的話,別人不早就發財了?」

「原來如此!」聽了山丘的說話,米莉默默地點了點頭。

「羅恩,你挖到多少?」蒙特哥特笑著湊近了來。

羅恩正坐在一邊,靜靜地聽著他們說話,見蒙特哥特問到自己,淡淡地笑了笑,「不多,也就是一百八十二顆而已!」

「噝——」

聽了羅恩報出的數字,所有人齊齊地深吸了一口涼氣。

「哇哇哇——」蒙特哥特誇張地叫起來,「羅恩,你這小子居然挖的月亮石比我的還多了一倍,你這傢伙到底是什麼辦到的?」

說罷狠狠地盯著羅恩,好像羅恩不把秘決說出來就吃了他似的。

「你不是已經說了么?」羅恩雙手一攤,作無奈狀,「挖月亮石不外就是眼力、細緻和運氣而已,我只是運氣好了一點點啦!」

羅恩原話奉還,把蒙特哥特氣得哇哇大叫,「不公平,不公平,憑啥你運氣這麼好,我就不信了,明天我一定要挖五十顆……不,一百顆!」

「哈哈哈……」

看到蒙特哥特氣急敗壞的樣子,所有人都笑了起來,氣氛十分輕鬆。

普拉茨笑笑,他拿出乾糧輕輕地啃了一口,然後喝了一大口水,慢幽幽地說道,「還想挖月亮石的要抓緊時間了,明天是最後一天了,再多挖一天,我們就離開!」

所有人一聽,愣住了,很多人還沒有離開的打算。

「不是吧,這麼快?」蒙特哥特吃了一驚,「我們不能再多呆一些時間嗎?經過千辛萬苦才來到這裡,這麼又要走?」

「是的!」普拉茨點點頭,「你們也許忘記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普拉茨的目光從眾人臉上掃過,緩緩說道。「我們的乾糧已經不多了!需要留一些回程的時候食用!」


乾糧,是啊,乾糧!

在怒風林是不能生火的,哪怕是殺死異獸,也不能生火烤肉,除非你想吸引大群異獸到來,成為它們的靶子。

如果不想跟沒完沒了的異獸戰鬥的話,唯一的辦法只有啃乾糧了,而推遲離開一天,乾糧就要少一些,到時候乾糧不足,就只有餓肚子了,能不能活著走出怒風林都是一個問題。

聽了普拉茨的解釋,眾人這才恍然大悟,隊長不愧為隊長,考慮問題比較周全。

朵拉想了想,問道,「我們能去水深一些的地方挖月亮石嗎?我想那裡應該會有很多……」

蒙特哥特一聽,眼裡亮起一絲光芒,他笑呵呵地說道,「這主意不錯!」

「不行!」朵拉的問題一提出來,便遭到了矮人山丘和星火的齊聲反對。

「這樣會驚動水中的強大異獸的,我建議還是不要冒這個險!」山丘鄭重地說道。

「不錯,想想吧,為了月亮石丟掉性命,根本得不償失,再說,深水區域的月亮石也不是那麼容易挖的!」星火說道。

蒙特哥特一下子敗下陣來,「好吧,我們就在岸邊不遠挖好了!」

「既然這樣!」普拉茨站起身來,「我們再挖一天,不管挖到多少,都必須回去,所以……最後一天,大家盡最大的努力吧!」

約定好了的事情不容許再更改,所有人聊了一會兒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帳篷睡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人又精神抖擻地捲起褲腿,熱火朝天地投到了挖石的行動之中。

「嘩啦——」一聲,羅恩的頭從水中冒出來,他兩隻手一手拿著一顆晶瑩剔透的月亮石,笑了笑道,「運氣不錯,一下子就挖到兩顆!」

由於知道明天就要離開,所有人都不自覺地走向了深水區域,有的人甚至開始潛到湖底,去摸月亮石。

羅恩把兩顆月亮石小心翼翼地放進自己的空間袋中。

「深水區的月亮石雖然比淺水區域多了一些,也容易找到一些,可人在水中並不能久呆,再說,潛到水下去挖,體力也消耗得很快……」


羅恩終於體會到矮人星火所說的「深水區域的月亮石也不是那麼容易挖」這句話了。

看了看清澈的湖水,羅恩自言自語地說道,「最後一次……最後一次吧,到湖底最後一次就回到淺水區……」

說完,羅恩一個猛子扎了下去。

淺淺的水草覆蓋著湖底的石頭,湖水很清,羅恩看得很清楚,雙手划動著水花,吐出一個個水泡。

突然,「轟——」地一聲,羅恩感覺到水底的空間產生了一絲絲震動,緊接著,一股極為強大的衝擊力猛地向羅恩湧來。

「怎麼回事?」

羅恩嚇了一跳,「咕咚咕咚」地吐出一連串的水泡,他再不遲疑,手腳並用,拚命地向湖面游去。

「嘩啦——」地一聲,羅恩從水面中冒出頭來,他揉了揉發漲的眼睛朝周圍一看,頓時驚呆了。

只見距離羅恩大約一百多米的地方,一片絢麗的魔法光芒從天空中展開,像是燦爛的煙花一般,空氣中,充滿了灼熱的味道。

「那是——」羅恩的眼睛睜得老大,「那邊發生戰鬥了!」

「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

普拉茨小隊的人不明所以,從水面里狼狽地爬出來,飛快地上了岸,紛紛詢問道。

「是聖域異獸,有人惹上聖域異獸了!」山丘的目光打量著遠處,眼裡閃過一絲擔憂。

「混蛋!」普拉茨一聽,臉色猛地漲得通紅,破口大罵道,「不是讓你們別去深水區域的嗎?說了你們也不聽,為了多兩顆月亮石,有必要搭上自己的性命么?」

普拉茨罕見地發了火,把一從隊員訓得大氣也不敢喘,他們之中,有些人早就偷偷去了深水區域。

「現在好了吧,惹上聖域異獸,高興了么?」普拉茨冷哼一聲,說道,這時他也明白不是指責的時候,深吸了一口氣,喝道,「還愣著幹什麼?我們的隊員已經遭到異獸襲擊,還不快去準備戰鬥!」

「隊長大人……」這時候矮人山丘回過神來,「似乎……似乎不是我們的隊員遭到襲擊……」

「嗯?不是我們的人?」普拉茨愣了一下,他定了定神,數了數人頭,十個人,一個也沒有少。

「也就是說,是別的隊伍遭到了襲擊!」

普拉茨的目光望向水面的遠方,說道。

這時候,遠方的一支隊伍開始戰鬥起來。

「轟——轟——轟——」

遠方的一場大戰,驚天動地,雙方都用上了聖域的力量。

「那是什麼東西?」

羅恩看到水面上出現在異獸,明顯愣了一下。

那是一頭羅恩從來沒看見過的異位面生物,它長得像蜥蜴一樣的身軀,長著粗壯的四肢,背後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渾身布滿了堅硬的帶著尖刺的鱗甲,模樣十分威武。

最令人驚異的是,這頭異獸長著好幾個腦袋,每個腦袋都長長得像蛇類一般,羅恩數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九個。

「那是異獸九頭蛇!」矮人山丘倒抽了一口涼氣,「還不止一頭,看樣子那支隊伍有麻煩了!」

遠處中,平靜的月亮湖掀起了一陣陣波瀾,強大的力量不斷地激蕩,不斷地爆發開來,陣陣旋渦向外擴散。

九頭蛇是生活在月亮湖的異獸,擁有聖域的實力,那些傭兵在月亮湖深水區域中挖月亮石,自然驚動了它們,這些水中王者可不會客氣,直接發動了襲擊。

不過,跟聖域異獸九頭蛇對上的那支隊伍也不是省油的燈,面對數頭聖域實力的九頭蛇,他們展開了反擊,雙方打得不亦樂乎。

「我們……需要去幫忙嗎?」

看著月亮湖水中激烈的戰鬥,聖言牧師朵拉有些擔憂地說道。

沒有人回答,所有人都沉默著,不知對方的身份,也不知對方的實力,朵拉的問題明顯不合時宜,在這月亮湖邊也有幾支挖月亮石的傭兵隊伍,同樣地,他們也沒有插手這場戰鬥的意思,只是靜靜地看著。

不過,那支隊伍的實力異常的強橫,他們同屬於一個種族,從最開始的驚慌失措到現在,已經鎮定下來,並展開了反攻,逐步把優勢扭轉過來。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羅恩看著,忍不住問道。 「他們是「德萊尼」人!」矮人山丘說道。

羅恩留意到,這個叫德萊尼的種族長相十分怪異,他們一身藍色的皮膚,除去頭上長著的雙角或單角外,臉孔跟暗夜精靈倒有幾分相似。

矮人山丘繼續說道,「德萊尼族人是信奉「聖光」的種族,據說他們來自異位面,在雪蘭大陸人數雖然不多,但每一個都極為強大,每一次雪蘭大陸的戰爭當中,德萊尼一族都站在正義的一方,高貴的種族品格令人敬佩……」「,

星火笑了起來,接過話說話,「我只知道德萊尼族人基本上都是做珠寶的行家,每場拍賣會都會有一個德萊尼珠寶大師的作品被拍賣,其它的我倒不知道這麼多!」

「你說對了,德萊尼一族的種族天賦就是珠寶加工!」山丘笑著說道,「他們是一個很嚴謹的種族!」

「珠寶……」

羅恩心裡一動,整個諾亞大陸的聖域強者都沒有幾件珠寶,就算是有也是低級的,價格極為昂貴,而高級的珠寶根本沒有,一來諾亞大陸沒有人會做,二來跟雪蘭大陸相比,諾亞大陸的聖域強者都只是窮人。「」看

珠寶的作用很大,戴上合適的珠寶可以讓使用者爆發出強大的戰鬥力。

這時候羅恩的眼睛落到自己手中的魂戒上,不知道這個叫「魂戒」的東西是不是一件珠寶,被魂戒吸取一次靈魂力量后,他就再也不敢進入魂戒了,那次的兇險歷歷在目,直到現在羅恩還心有餘悸,那次差點就死了。

目光再次投向了那些德萊尼人,只見德萊尼的戰士們在與九頭蛇的戰爭中已經取得了絕對的上風,他們是一個大型的傭兵隊伍,數量足足有三十多人,各個職業都有,戰士、牧師、法師、聖騎士、祭司和獵人。

羅恩的目光落到德萊尼一族的獵人身上,那個獵人是一個女性,頭長雙角,操縱著一頭碩大的白色老虎,戰鬥力異常兇悍,與獵人的配合相當默契,最令羅恩驚異的是,那個德萊尼女性獵人不光能給召喚的戰寵治療,居然還能給自己治療。

聖域異獸九頭蛇的戰鬥力極為強悍,它一頭重達三噸的龐然大物,長著九個頭,每個頭都能分別對應地釋放出不同系的魔法,風、雷、水、火、土、光明、黑暗、生命、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