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樣秋風颯爽的天氣里,沐浴著秋日的暖陽,騎行在郊外的公路上,其實是一種相當愜意的享受。

兩人壓根沒有加快速度的想法,一邊慢慢騎著,一邊笑著閑聊,心情極為輕鬆休閑。

許亦的目光在道路兩旁農田裡金燦燦的成熟麥穗上掠過,忽然哈哈一笑道:「說起來,這個公路自行車賽之所以能夠辦成,還要感謝這些麥子。」

「因為斯塔克伯爵為了順利收割它們,不得不對你妥協,答應你的條件嗎?」斯蒂爾嘴角一揚,輕笑道。

「是啊,我們敬愛的城主大人為了能夠在這一次秋收中獲得良好的表現,可是什麼條件都肯答應的。別說同意我舉辦一場影響不大的公路自行車賽,就算我要求他把桑啟頓工業區重新開啟恐怕他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可是我覺得他這樣做並不會有多大好處啊。」斯蒂爾疑惑地伸出手指向公路兩旁的麥田。「去年秋收的時候,邦塔城的麥田也是像現在一樣都種滿了,薩摩伯爵說邦塔城的糧食產量已經沒有太多提高的空間。斯塔克伯爵就算再怎麼想辦法,我覺得也不可能在這次秋收的時候把糧食產量提高太多吧?」

許亦嘿嘿一笑:「放心吧,我們這為敬愛的城主大人可不是笨蛋,他一定有辦法的。」

「是嗎?」斯蒂爾看了許亦一眼,再看向公路兩邊長滿了金黃色麥苗的農田,依然是滿臉不解和懷疑。 秋收結束,邦塔城統計上來的糧食總產量嚇了所有人一跳,因為這個數據居然達到了恐怖的七十六萬噸!

相比起去年秋收的五十七萬噸,居然足足增長了十九萬噸之多!

不要說和邦塔城往年的收成相比,就算和蘭帕里王國內那些明顯要比邦塔城大了不少的城市相比也毫不遜色。

因為這個糧食總產量,邦塔城可是在蘭帕里王國內著實好好出了一把風頭,再聯繫一下前年和去年連續兩年的增長,使得邦塔城成為了國王陛下和蘭帕里王國農業署同時點名進行表揚的唯一一座城市。

對於十餘年前還因為飢荒引發動亂的蘭帕里王國來說,糧食幾乎是就是最重要的東西,沒有人膽敢忽視。

斯塔克伯爵身為邦塔城的城主,能夠使得邦塔城的糧食總產量從去年就已經十分驚人的五十七萬噸躍升到七十六萬噸,立即得到了所有人的稱讚。

原本還因為斯塔克伯爵的抑商興農政策導致邦塔城的經濟發展出現停滯,影響了邦塔城的繁榮,而對斯塔克伯爵頗有微詞的人們,在知道這個糧食總產量后,立即乖乖地閉上了嘴巴。

於是斯塔克伯爵在秋收之前看起來還岌岌可危的城主之位,在秋收之後卻瞬間穩固起來,在蘭帕里王國高層口中的評價也直線飆升,彷彿一瞬間就蓋過了蘭帕里王國內其它城市的所有城主。

然而取得了這樣成績的斯塔克伯爵,卻出奇地在邦塔城的人們口中評價並不高,私下裡談論起來的時候,甚至還有不少人直接對此表示了不屑。

「呸!去年薩摩伯爵進行秋收的時候,早就對邦塔城的所有農田進行過統計,並且還讓我們這些人協助參考過,確定了邦塔城就算把所有地方都種上小麥,並且全部豐收,最多也不可能超過七十萬噸。結果這個斯塔克伯爵居然一口氣收上七十六萬噸小麥。你要說他沒有作假,我才不信。」薩克奇老爹滿臉鄙視地道。

「這壓根不需要猜好不好?」身旁一名和薩克奇老爹同樣來自墨西蘭村的亞沙里翻了翻眼道:「我老婆有一個親戚在約德爾村,他對我老婆說,秋收之前。城主府派了一堆人跑去把約德爾村的村民們都給徵召走了,說是要讓他們協助參加開闢運河,並且保證約德爾村的秋收都會由城主府接手,他們不用擔心。等秋收結束他回來一看,好傢夥,你猜猜看,他們約德爾村收上來多少小麥?」

「多少?」包括薩克奇老爹在內的一堆人一起好奇地問道。

「足足八萬噸!」亞沙里比劃了一下,大聲回答。

「怎麼可能!」

「你在瞎扯吧?」

「就是啊,約德爾村才多大一點兒地方,怎麼可能收的上來八萬噸小麥?我們坎比亞村才收上來六萬噸而已!」

……

聽到這個回答。所有人立即對八萬噸的數字錶現出了強烈的質疑。

在座的眾人都是邦塔城土生土長的子民,並且在農田裡都干過不下幾十年的農活,對於邦塔城內各個村子的糧食產量自然十分清楚。

在此之前,約德爾村這種地理位置偏離,地形並不好。農田也不怎麼多的村子最多也就只能收上來三萬噸左右的小麥而已,還得是大豐收的時候。


今年卻直接變成了八萬噸,這任誰看也知道根本不可能。

「嘿嘿,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告訴你們吧,我老婆那個親戚回去後到他原本的田裡看過,發現田裡收割完后留下的麥稈都多了一倍,看起來就像是他們那田裡的確種了那麼多糧食似的。而且你們沒看《邦塔日報》上說的嘛。城主府可是宣布了他們為了這次秋收,在邦塔城內推廣了一種從德拉克公國獲得的新型麥種,產量要比我們以前用的高得多,所以最終收上來的小麥才會比以前多這麼多。」亞沙里嘿嘿笑道。

「瞎扯淡。」薩克奇老爹立即斥了一聲:「要是有這麼好的麥種,德拉克公國憑什麼給斯塔克伯爵?他們不會自己留著種啊。」

亞沙里聳了聳肩:「誰知道呢?說不定是我們的城主大人給了德拉克公國什麼特別的好處吧,以至於讓他們連這麼好的麥種都捨得拿出來。」

「狗屁!」薩克奇老爹怒道。「前段時間德拉克公國的那個什麼郡主還有大臣不是來過嘛。他們明明每天都是賴在落雨谷地里,和許會長聊得熱火朝天,我兒子可是親眼看到的,又怎麼可能和斯塔克伯爵有什麼合作。」

「那誰知道。這些大人物之間的事情,像我們這些平民們怎麼可能清楚。」亞沙里滿不在乎地道:「再說了。邦塔城糧食產量高了也是件好事嘛,以後說出去都有面子。」

「你是白痴啊?」薩克奇老爹毫不客氣地罵了他一句:「你們還不明白這什麼意思?現在邦塔城的糧食產量高了,這個斯塔克伯爵就在城主位置上坐得更穩了。要是他在繼續搞什麼抑商興農政策,那我們可就都要把工作給丟了。難道你想像以前那樣每天去累死累活地種田?」

聽薩克奇老爹這麼一罵,亞沙里和周圍一群人齊齊呆了呆,然後想了一想,發現薩克奇老爹說得非常有道理。

之前他們之所以都很不待見這個新來的城主大人,就是因為他一來就推行什麼抑商興農政策,搞得邦塔城內部的商會全部岌岌可危,使得很多人都丟了對他們來說極為舒適,收入還高的工作。

而現在斯塔克伯爵卻因為邦塔城在這次秋收中爆發出來的詭異的糧食總產量進一步坐穩了城主的寶座,那麼接下來恐怕邦塔城的各大商會只會更加難過。

搞不好,他們現在在坎通納商會的工作都要因此不保。

恰在此時,眾人等待了好一會兒的坎通納走了進來。

一看到他,眾人紛紛將自己擔心的問題問了出來。

坎通納笑著擺了擺手:「大家放心,我們坎通納商會雖然名義上是一家商會,但乾的事情可都是種田,和城主大人的政策並不衝突。上次城主大人還專門接見了我,鼓勵我們商會好好乾。一定要像以前一樣繼續幫助邦塔城的農民們做好農田規劃耕種呢。」

「真的?難道他不知道你和許會長的關係?」亞沙里問道。

「知道又怎麼樣?對於他們這種大人物來說,是不是帶給他們需要的東西才最重要。」坎通納微笑道。

薩克奇老爹皺眉瞅了坎通納一樣:「我說,坎通納,該不會這個傢伙給了你一點兒口頭上的表揚。你就想轉頭去捧他的臭腳了吧?」

坎通納哈哈一笑:「薩克奇老爹,你也太小看我了。城主大人雖然表揚了我們商會,但這實際上對我們商會一點兒好處都沒有。相反他還說水果罐頭工廠影響太壞,讓科羅爾村整個村子都只種植水果,卻沒有種植小麥。如果科羅爾村也都種上小麥的話,那麼邦塔城的糧食總產量完全可以突破八十萬噸。」

「啊?」聽到這段話,所有人齊刷刷站了起來。「聽這意思,他打算關掉水果罐頭工廠嗎?」

坎通納無奈地嘆了口氣,道:「他倒是不敢直接逼著新飛商會關掉水果罐頭工廠,可是他卻要求我們商會在秋收結束后就幫助科羅爾村的村民們鏟掉所有水果樹。在所有農田裡都種上糧食。」

「他敢!」幾名來自科羅爾村的村民們瞬間跳了起來,憤怒地咆哮道:「我們辛辛苦苦才種起來的水果樹,這才結了兩年果子,他憑什麼說鏟就給我們鏟了?」

「就是啊,好不容易有了新飛商會的水果罐頭工廠可以把所有的水果都收購了。我明天還打算再多種點兒水果樹呢。」

「媽的,我今年靠著這兩畝水果樹就賺了三百多金幣,種小麥才能賺多少?能有三十金幣?他要是把這些水果樹都鏟了,這錢他給我嗎?」

「還不止啊,我老婆女兒現在可都在水果罐頭工廠工作,每個月光是她們兩個的薪水都接近三十金幣了,要是把我們這裡的水果樹都鏟了。那水果罐頭工廠還怎麼開?我老婆女兒豈不是都要沒工作了?」

「這個白痴城主怎麼不去死?我們一家現在一個月都能靠這個賺好幾十金幣了,眼看著水果罐頭賣得這麼好,以後賺得還會更多,他卻直接讓我們不幹,這簡直就是不想讓我們好好過下去啊!」

「他媽的,老子要是過不下去了。就去找這個該死的城主拚命!」

……

如果說之前在談論這次秋收糧食總產量的時候,所有人都是抱著一種懷疑和調侃的心態在閑聊,那麼現在忽然聽到這件關係到自己切身利益的事情,所有人的情緒瞬間就激動起來。

當然了,明明依靠著水果罐頭工廠和果園的收入。科羅爾村的村民們收入得到了質的飛躍,現在卻要被城主府一紙命令直接廢掉,讓他們重新回到以前那種租種土地的困苦生活中去,換誰也會受不了。

一群人高聲唾罵著,卻也根本拿不出什麼好辦法來。

說到底,他們只是一群勢單力薄的普通農民,頂多只能在嘴裡罵一罵高高在上的城主大人,又怎麼可能真的有辦法去應對。

只有薩克奇老爹還算鎮定,皺眉想了一陣后,注意到一旁的坎通納嘴角居然還帶著一絲笑意,心中一動,問道:「坎通納,這位白痴城主大人這樣做,分明是在逼水果罐頭工廠關門,許會長對這個有什麼反應?」

坎通納讚賞地向薩克奇老爹點點頭,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過來,便笑道:「許會長當然已經有了安排。我這次召集你們過來,就是想問問你們對這個安排怎麼看。」

「你就說吧,許會長的安排肯定是好的。」

「就是,跟著許會長才會讓生活變好,跟著這個白痴城主只會朝死路上走。」

「嗯,坎通納,你說吧,許會長怎麼安排,我們就怎麼做。」

……

「別的事情你們只管聽許會長安排就行,但是這一次,我覺得你們的確應該認真考慮一下。」坎通納道:「因為許會長的安排,是打算讓大家換一個地方種田去。」

「換一個地方種田?換到哪裡?」眾人疑惑地道。

坎通納笑了笑,心想自己起初聽到許亦這個計劃安排時,心中極為震驚,想必這些人聽完后,肯定會比自己還要吃驚得多。

「這個地方嘛……就是斯坦丁公國。」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m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許會長,你真的打算關閉科羅爾村的水果罐頭工廠嗎?」艾露希亞長老微皺秀眉,看著許亦的目光中透出一絲擔心。「我覺得你一直這樣對斯塔克伯爵退讓下去並不太好,因為這樣只會讓他越來越過分。」

「不退讓的話,那就只能正面硬憾了。很可惜,我和我們新飛商會現在都不具備這個實力。」許亦笑了笑,似乎對這件事情一點兒也不在意。「當然我也不會一直退讓,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自然會有所反擊的。斯塔克伯爵現在正處於他的巔峰狀態,但是等到這段時間一過,他只會率先成為犧牲品。」

「因為你們蘭帕里王國內的政治鬥爭嗎?」艾露希亞長老看了許亦一眼,目光中大有深意。

許亦呵呵一笑,沒有繼續就這個話題深入交談下去,而是轉而回答艾露希亞長老第一個問題。

「關於水果罐頭工廠嘛,雖然在目前來看肯定沒辦法繼續順利運行下去了,但是我並不會關閉它,而是會一直保留著。」

「為什麼?沒有工作的話,工廠保留下來也沒有什麼意義吧?」艾露希亞長老訝然問道。

「不,意義很大。首先這是一個象徵,代表著我們新飛商會並沒有放棄水果罐頭這個生意。其次這間工廠的位置我很滿意,以後只要時機成熟后,隨時都會再次開辦起來。」許亦道。

「但你不是已經把那間工廠里的工人,連通坎通納商會一起都給搬到了斯坦丁公國去嗎?」說到這裡,艾露希亞長老發出一聲讚歎:「說起來,我真是沒想到許會長你竟然有這麼大的氣魄,居然一口氣從斯坦丁公國那裡租借到了超過十萬公頃的土地,這可相當於斯坦丁公國接近五分之一的農田啊。」


「這不算什麼。」許亦微微一笑。「其實如果可能的話,我很想把整個斯坦丁公國的農田都承包下來。不過很可惜,斯坦丁公國雖然還算有些魄力,膽子卻還是沒這麼大。」

艾露希亞長老抿嘴一笑:「許會長。你不如直接說你想把整個斯坦丁公國都買下來好了。」

「如果斯坦丁大公肯賣的話,我倒是真想買。」許亦聳了聳肩道。「當然了,以我們商會目前的實力,也的確不可能一口氣吞了斯坦丁公國。只能慢慢想辦法了。」

艾露希亞長老盯著許亦看了一會兒,緩緩搖了搖頭,輕嘆道:「我覺得,斯坦丁公國分明是將一頭老虎引進了自己的家門。我很奇怪斯坦丁大公為什麼會同意租借給你這麼大片的土地,難道他不知道這其中的弊端嗎?」

「他知道,但是他不在乎。」許亦笑道。「相比起整個斯坦丁公國的前途,斯坦丁大公顯然更注重目前的利益。更何況,斯坦丁公國的人們本來就極為懶散,就算我們不去租借,這些大好可耕種的土地也基本都是處於荒廢狀態。現在我們商會租借了這些土地后。不僅每年會上繳三十萬金幣給他,生產出來的糧食還得留給斯坦丁公國三成,他們可沒有任何損失,又為什麼不同意呢?」

艾露希亞長老想了想,只能再次嘆息搖頭:「我真不明白你們人類。為什麼有的人類會像許會長你這樣精明能幹勤勞,有的人卻會像這個斯坦丁大公一樣如此愚蠢短視懶惰。」

「所以我很早以前就對您說過,人類和人類之間有很大的區別,而不像精靈族和矮人族一樣,個性基本相同。」許亦笑道。

「這或許是我們這些人類以外的種族所具備的缺陷。」艾露希亞長老又問道:「可是許會長,你們商會每年不但要為這十萬公頃土地支付三十萬金幣的龐大租金,還要因此留給斯坦丁公國三成的糧食收成。我不明白你們商會又靠什麼來從中賺錢呢?」

許亦掃了艾露希亞長老一眼,看出她表情中透出來的請教意味,忍不住笑了笑。

自從夜歌部族開辦了屬於自己名下的塑料加工廠后,不僅是擔任廠長的阿姆絡德還是擔任外事經理的德麗爾,都開始大量的吸收人類商業知識,連艾露希亞長老也不放過一切機會從許亦這裡吸取經商的經驗。

許亦對此是樂見其成。於是也不隱瞞,答道:「如果你去斯坦丁公國進行過實地考察,就會發現這個公國其實真的是得天獨厚。斯坦丁公國內的土地十分肥沃,非常適合植物生長。在那裡進行耕種的話,甚至只需要把種子丟進田裡。然後什麼也不管也能長出豐收的糧食。唯一需要注意的問題,大概就只是天災了。」


「有這麼誇張?」艾露希亞長老表情訝然。「難怪月影部族的精靈族同胞數量要遠遠超過我們夜歌部族,大概也是因為受到了這個良好的環境影響吧。」

「您也不用羨慕他們。現在夜歌部族的生存條件比以前好轉了很多,你們的人口不也在迅速增長嗎?」

說到這個問題,艾露希亞長老的臉上立即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是啊,今年還沒有結束,我們部族居然就出現了兩名新生的精靈,實在是太讓我驚喜了。」

看到艾露希亞長老高興的模樣,許亦有些無語。

夜歌部族的總人口接近一千,換作是人類的話,一年內怎麼也能出生個好幾十嬰兒了。

就算總是受到飢荒困擾的蘭帕里王國,只要處在和平階段,出生率也不會低於千分之二十。

而夜歌部族這一年快過去了,才只出生了兩名新生精靈,居然就讓艾露希亞長老如此高興,足見精靈族的出生率是多低。

就算因為精靈族的壽命遠比人類漫長,出生率低一些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這這個出生率依然有些太低了。

不過許亦對此也沒有特別的想法,反正精靈族的出生率對人類來說算是一件好事,起碼不用擔心精靈族突然變得多了起來,會對人類產生威脅。

「艾露希亞長老,現在新飛商會在斯坦丁公國的水果罐頭工廠以及礦山都已經開始進行籌建,接下來等到坎通納商會在斯坦丁公國站穩腳跟,我還打算在斯坦丁公國建起一個基地。你們夜歌部族要不要也趁此機會在斯坦丁公國建起塑料加工廠呢?我上次去斯坦丁公國考差的時候。發現那邊的橡膠樹很多,這可是非常有用的東西,你們如果抓住這個產業的話,以後可以再也不用為生存條件發愁了。」許亦建議道。

艾露希亞長老點點頭:「上次許會長你向我提起過這件事情。我就有過這個打算。憑藉這個機會,還可以和月影部族建立起更加密切的關係,我非常樂意。」

「那就好,下次坎通納會長從斯坦丁公國回來后,你最好派出一些人和他一起出發,去對斯坦丁公國繼續考察,同時和月影部族取得聯繫。」許亦道。


「好。」

和許亦商談完畢,艾露希亞長老並沒有直接回到落雨之森,而是前往落雨谷地內的夜歌塑料加工廠去進行視察。

自從夜歌部族的這間塑料加工廠在落雨谷地內建起后,艾露希亞長老一改前面數百年內一直待在落雨之森內幾乎不離開的做法。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來落雨谷地看看。

除了和許亦商議一些事情外,最大的目的當然就是為了關心塑料加工廠的運轉情況。

應該說,塑料加工廠成立后的這幾個月內,形勢非常良好。

在許亦的牽線搭橋和德麗爾的努力下,夜歌塑料加工廠已經在邦塔城內打開了一定的局面。

幫助塞薩拉大姐製作的那一百個塑料衣架交付使用后。得到了塞薩拉大姐的高度稱讚,隨即便又下了一千個塑料衣架的訂單。

然後在塞薩拉大姐的親身例證和《邦塔日報》的宣傳下,塑料衣架迅速風靡了整個邦塔城。

這種塑料衣架表面極其光滑,壓根不用擔心像那些粗糙的木製衣架一樣刮壞衣物,還可以定製各種各樣的顏色和款式,使用起來極為方便。

更重要的是,塑料衣架的價格要比木製衣架便宜得多。

塞薩拉大姐使用的木製衣架只能算是品質一般。屬於比較便宜的一類,平均一個卻也需要十七銀幣。

而夜歌塑料加工廠的塑料衣架一個的售價卻只有十三銀幣,價格無疑便宜很多。

於是僅僅只是一個多月的時間,夜歌塑料加工廠便售出了超過四萬個塑料衣架,將邦塔城內上上下下各家服裝店裡使用的衣架全都變成了塑料衣架。

而對於夜歌塑料加工廠來說,因為材料取自落雨之森。人工全都是夜歌部族的精靈們,對於他們來說,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所以這四萬多個塑料衣架的總計五千多金幣的銷售額,幾乎等於凈賺。

雖然這筆錢並不多。但因為做成這筆生意從頭到尾除了許亦和斯蒂爾出手給予了一些幫助外,其它幾乎所有事情都是由夜歌部族的精靈們獨自完成,所以對於他們來說,這五千多金幣帶給他們的成就感和滿足感要遠遠超出了五千多金幣本身的價值。

恰好也是因為這一點,使得艾露希亞長老和夜歌塑料加工廠的其他精靈們心中對於許亦更是充滿了感激。

如果不是許亦的大力支持和鼓勵,單單依靠他們,恐怕一百年都未必能夠邁出這一步。

而且隨著塑料衣架的熱銷,在得知夜歌塑料加工廠還要推出塑料人體模特后,包括阿瑪尼商會在內的邦塔城內幾乎所有和服裝生意有關的商會以及店鋪都在第一時間下了訂單。

並且還有其它很多商會也跑來向德麗爾詢問,能夠利用塑料製作出他們所需要的各種部件或者成品。

於是在最近這段時間,無論是德麗爾還是夜歌塑料加工廠的精靈們都處於一種十分忙碌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