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醫師之術方面,知道趙小寶在其嚴父的訓練之下有著不錯的實力,再加上那些首次出現於世人眼前的醫師器具,凌霄對於趙小寶的奪魁很有信心!

不過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深知所有的比斗從來都分成場內和場外兩個方面,凌霄決定趙小寶的場外安全自己接下!不為別的,就為那趙小寶一顆為父圓夢的孝心!當然就算是場內正常的比斗,凌霄覺得也許自己做一個場邊指導教練也會是個不錯的主意! 醫師比斗由梁國醫師會出面組織,說起這醫師會也算是個規模不小的組織,尤其是在這梁國之內,影響力頗大,控制著大大小小的各類醫師店鋪!

為顯公正,此次比斗直接在京都單設報名點,每個想要參加的人選都必須親自前來報名,同時驗證身份,而且年齡限制在二十歲,超過的不允許參加!

就因為這報名一事,如今這梁國都城之內竟是突然之間人滿為患,來報名的,護送的,家長,親朋,熙熙攘攘擁擠於鬧市之間,把個偌大的都城堵得水泄不通!

報名點設在了藥師會前廣場之上,本來就是考慮到報名人員會有很多才如此安排,但讓藥師會常務執事厲向洋擔心的事情還是依然發生了!

廣場上來報名的能有近兩千多人,按說這點人也不算太多,可是陪同前來的人數卻足足多出六七倍,更別說還有那大家公子、名門貴族,僅僕人就帶了十來個!最終的結果就是整個廣場人聲鼎沸,亂成了一團!

不過這厲如洋並不管這些瑣事,只是緊緊地握著手中的一份名單,名單之中有三十多個名字,都是今天要來報名的參賽者。而且這三十多個參賽者所代表的家族或者勢力是藥師會所得罪不起的,因此他這位大執事才會站於門前試圖從亂七八糟的廣場之中找出這些人來儘快辦好報名手續!

擁擠的人群之中,這些天來首次出門的趙小寶緊緊地跟隨著凌霄的身影向前擠著,想儘快完成這該死的報名手續!一邊擠一邊同身邊的另一位同伴說著,「小飛!我是小寶,你是小飛,不過今天這麼擠,我們遲早都會變成小餅!」

跟著趙小寶一路向前擠著的吳小飛算是趙小寶唯一的貼心朋友了。其家族在這都城之內開設了一間名為積善堂的醫館,規模僅次於這藥師會。

因為藥師會更多傾向於藥師的管理與控制,這積善堂就成為梁國之內首屈一指的醫館!不過積善堂和這吳小飛關係不大。吳小飛不過是一個旁系弟子,其父親也只是在積善堂內擔任了一個普通的三等執事而已!

幸虧凌霄身體力量巨大,而且身手敏捷,往往是身前之人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已被擠到了一邊,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已是人頭涌涌,再找不到擠自己之人了。

即便是這樣,等凌霄三人擠到報名點前的時候也是半個時辰之後了,除了凌霄仍然意態悠閑之外,小寶和小飛兩個難兄難弟已是汗流浹背,氣喘吁吁了!

不過好不容易擠到此處,三人總算鬆了一口氣,正要上前辦理手續卻是被眼前的一幕氣了個夠嗆!原來那報名點處此時竟是突然放出一個牌子,暫停報名!

而原本傲然無比的工作人員卻是點頭哈腰地伺候著一位少年公子走了過來,麻溜地辦理著相關的手續!

插隊!走後門!凌霄眼睛一眯已是了解了當前的狀況,不過事情不大,犯不上計較!久居都城的趙小寶和吳小飛更是明白情理,也只是恨恨地瞟了一眼,不再多事,靜靜地等待著!

可惜我不犯人,人卻要來犯我!工作人員辦理手續的時候,那位少年公子可能是感覺到有些無聊了,四下觀望著,還不時與身邊的朋友說笑,手指點處儘是些年輕貌美的參賽女子!

不過那少年公子四處亂瞧的視線看到趙小寶時,卻是立刻一亮,就那麼快步走了過來,「趙小寶,原來是你,看樣子你也想參加這次比鬥了是吧!實話告訴你,就你還想進入丹宗,趁早死心吧!看吧,就是報個名,你也只能在這裡老實等著,爺可是要先去休息了!」

看著這位搖頭擺尾,囂張異常的公子離去,趙小寶緊握雙拳,死死地咬著嘴唇,卻是什麼話都沒說!旁邊的吳小飛看上去趙小寶的事情十分了解,趕緊安慰著,「小寶,有氣不在這一時,比斗之中贏過他,什麼仇都報了!」

也許是趙小寶想到自己這次可是有許多秘密武器在手,念頭轉處,臉上已是笑容一片,「小飛,你說的對,只要我能堂堂正正地在比斗之中贏過這個劉若行,看他還怎麼囂張!」

看著眼前兩個不知愁事的小傢伙,凌霄卻是沉默了。因為就在剛才那位少年過來挑釁的時候,凌霄無意之中發現,那叫做劉若行的少年身上穿的並不是普通的衣物,而是在醫師之中流傳甚廣的醫師套裝。

說起這醫師套裝,凌霄還是在那丹宗之內見過一次,身上的每件衣物、佩飾,即便是一枚小小的扣子都刻畫了禁法在內,功能主要是穩定精神力。不光對於修鍊極有好處,關鍵是對於醫師來說,輔助作用太大了!

無論是診斷,還是合葯,醫師施術最為重要的不是功力是否深厚,而是精神力是否穩定,精神力控制是否足夠細膩!而這醫師套裝在這兩方面有著恐怖的加成作用!

沒想到在這梁國都城之內居然會再次看到這醫師套裝,看來那個叫劉若行的少年家勢力不小啊!最主要的是那少年能有醫師套裝,趙小寶能有西醫器械,保不齊別的參賽者也會有各自的絕招或者是寶貝,這小寶的奪魁之路也並不是那麼平坦啊!


要不說少年不知愁滋味呢,完成報名手續之後,三人掉頭再次擠過人群各自回家! 嘆息國度

其父劉義清正是藥師會的會長,也是趙德言的死對頭,據說當年在醫師之王比斗之中,趙德言一招敗北,輸掉了醫師之王的稱號,輸掉了藥師會長的顯赫職位,更是輸掉了青梅竹馬的戀人!

直到多年以後趙德言才知道比斗之中自己敗北,最重要的原因竟然是自己那位戀人偷換了他早已準備好的藥材!

身為前任藥師會長傳人的趙德言居然就那麼失去了稱號,失去了會長的位置,失去了以為會相愛一生的戀人,倍受打擊,心灰意冷,要不是最後碰到了如今的夫人,也許會就此一蹶不振。

直到近年來,眼看著小寶越長越大,有希望能贏回自己所失去的東西,趙德言才又振作起來,盡心地培養著自己的孩子!

沒想到其中會有這許多的曲折,凌霄聽完這些愛恨糾纏之後卻是更加堅定了幫助趙小寶的決心!最主要的是凌霄的憤怒!

對於凌霄來說,他並不反對比斗之外採取一些小動作,以增加贏的幾率,哪怕是有醫師套裝的存在都沒能引起凌霄的反感,畢竟能得到這些超強的裝備也從另一個側面反應了參賽者的實力!

可是自從離開報名處之後,凌霄就感應到身後尾隨了三名武者,而且目標就是身邊的趙小寶!

剷除比斗之中有威脅的對手,在凌霄看來是一種懦弱的表現,連比都不敢比,又怎麼能理解那強強對決的鐵血瞬間,又怎會在這個領域之中取得多高的成就?

本來,凌霄以為是比斗對手為了了解情況派人跟蹤,可是就在走到無人之處的瞬間,那三名武者竟是取出刀劍向著凌霄和趙小寶衝擊而來!所以凌霄憤怒了!

也許凌霄應該先說上這麼一句,「凌叔很生氣,後果很嚴重!」因為,讓凌霄憤怒的事情不多,對待比斗的不尊重和下三爛的手法是最讓他痛恨的事情!

而趙小寶也終於再次見證了凌霄的強大!那三人衝擊到五米處時,凌霄出手!三支風羽箭過處,三名武者喋血倒下,也不過剛又邁出半步的距離!

不知道暗器有沒有更加厲害的敵手存在,凌霄自己倒是敢於挑戰任何強敵,可是趙小寶卻不一定能活過下一次刺殺!凌霄的思緒中,閃過趙府那奇特的防禦陣法,毫不猶豫地夾起趙小寶轉身就跑!

只要進入那防禦陣法,想來這梁國之內也不會有什麼高人能破陣而入吧!

還好,一路安全地回到了趙府之中。聞訊趕來的趙德言夫婦心急如焚,等看到趙小寶安然無恙后,對於安排凌霄做護衛一事的決定感到無比的正確!

到底是女人心軟,眼見兒子糟人刺殺,頓時著急異常,「德言,要不小寶這次別參加那什麼比鬥了,好不好?」

趙德言聽到妻子這樣說,先是一愣,眼中閃過糾結的神色,正要說些什麼,趙小寶卻是搶著開口,「娘,沒事的,不是肖凌大哥在嗎!放心,這次我一定要拿到那個醫師之王的稱號!」

眼見兒子口氣堅決,神色認真,趙德言夫婦對看一眼,也不再說什麼,算是默許了!不過,一旁的凌霄卻是不經意間發現那趙德言夫人的眼中竟是忽然閃過一絲厲芒!等仔細再看時,那女人的眼中卻又儘是慈母關切的意思,又哪裡有什麼厲芒!

還沒覺察自己再一次陷入這最討厭的爭鬥之中的凌霄,看著一家人即興奮又擔心的神色,立刻拍胸脯保證趙小寶的安全由自己負責。只是凌霄也沒想到這次的擔保意味著什麼!更加沒有想到這梁國的醫師之王爭奪戰會引出那許多的事情來! 報名手續辦妥之後,趙小寶將精力完全投入了醫師器械的製作與小型化之中,畢竟動不動就幾米長的東西不光用得不順手,而且也不好隨身攜帶!而凌霄則是繼續每日鍛煉著自己那越來越熟悉的靈力化弦之術,希望達到短時間內化形成功的地步!

不過很快藥師會傳來消息,醫師之王第一場淘汰賽即將舉行,聽說規則還是那丹宗所發布的。具體要做的就是在戰場之上救助傷員!

丹宗的原話是,醫師要上體天心,不分貧富貴賤,不分強弱高下,正所謂醫者父母心, 無敵小村官 !因此這個任務也被好事者稱為「尋找醫師之心」!

鑒於醫師本身武力不見得有多高,戰場之上不免會有危及到生命的情況發生,特別允許每名參賽者可帶兩名護衛一同前往!

不用多說,趙小寶的護衛肯定會有凌霄一個,另一個在趙德言夫婦左挑右選之後才決定派趙府之中武力上還算過得去的趙志信同去!

不過,這趙志信只是一個平凡的武者,甚至還沒有達到合靈的功力,再加上投靠趙府時間不長,無非是打打秋風,混口飯吃,聽說要到戰場之上那麼危險的地方,嘴上答應的挺痛快,卻是連夜跑了個不見蹤跡!

眼看著再有一天時間就要隨隊出發去參加第一次的淘汰,可趙小寶還差一個護衛。這件事情也讓趙德言夫婦發愁無比,短時間內上哪兒走高手去!

還好,就在大家都束手無策的時候,一個讓凌霄意想不到的人出現了!那就是曾經救過自己一命,還贈送紅豆玉佩給自己防身的桃子姑娘!

說起這桃子姑娘,這次依然是偷偷跑出劍宗來的,只是她不知道要是沒有劍宗宗主的許可,堂堂劍宗防衛森嚴,又怎麼會讓她兩次偷跑出來!

而且這次桃子姑娘跑出來后,卻是發現自己漫無目的地四處亂轉也不是個事,不知為何居然會想起那曾經救過的凌霄來,這才找了熟人胡不歸替她尋訪凌霄的下落!

還好胡不歸人脈廣大,通過幾次與凌家堡聯繫,才知道凌霄跑到了梁國之內追查丟弓一事,目前正住於趙府之中。正好公務上也有事到梁國一趟,這才帶著桃子姑娘來到了趙府之中!

看到共患難的胡不歸出現在眼前,還有曾經救過自己一命的桃子姑娘也隨之而來,凌霄頓時充滿了一種他鄉遇故知的喜悅心情,忙不跌地安排酒宴接風!

而趙德言夫婦聽過這些人的聊天之後,才知道胡不歸是宋國使者身份,而且自己家中住了好長時間的凌霄來頭竟然更大,居然是李氏帝國的定國公!以下自然有些惶恐,卻是對自己寶貝兒子的戰場試煉更加煩惱,在他們想來,人家身份尊貴無比,怎麼會願意繼續當兒子的護衛呢!

這下可好,兒子可能一個護衛也沒有了。想著煩心事,趙德言夫婦臉上自然就有些愁眉不展了!

忙著和胡不歸敘舊,凌霄也沒發現這許多,只是頻頻敬酒,想要和老兄弟一醉方休。當然席間也不免提起了胡不歸的公事!

原來,近期四國聯盟內部突然間崛起了一位了不得的人物,來去如風,專門搶掠富商貨物,而且只取那些沒有標記的金銀財寶,憑你護衛的人手再多,功力再深厚也是絲毫髮現不了此人蹤跡。

只有某個商隊起夜的車夫才在偶然之中見過那麼一眼。事後描述卻是只能看到一個輕瘦的黑衣人掠過!因此,飽受其苦的商隊給這黑衣人起了個「飛天魔盜」的外號!胡不歸這次也是來梁國互通消息,結成聯盟,準備圍剿這個強盜!

兩人說的熱鬧,凌霄好一陣子才發現那趙德言夫婦的愁眉不展,心下一動,轉頭向桃子姑娘看去,「桃子姑娘,不知道你這次來梁國有什麼事情!」

看著凌霄只顧和胡不歸說話,這麼長時間才終於想起問自己一句,桃子心中本來有些惱怒的情緒奇迹般地消散不見,「霄哥哥,我是在家閑的無聊才出門轉轉,沒什麼要緊的事情!而且修鍊卡在了瓶頸,也算是在外歷練一下吧!」

聽到桃子姑娘這麼說,凌霄心下一動!有門!「正好,這趙德言的兒子要參加一個戰場救助淘汰比賽,還缺一名護衛,不知道桃子姑娘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去啊!」

話雖出口中,凌霄心中卻是一陣忐忑,要是這桃子姑娘拒絕怎麼辦?其實如今凌霄的心中也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想為趙小寶再招攬一個護衛,還是想以此為借口好於這桃子姑娘長期相處!

還好桃子姑娘想也沒想就答應了下來,可能是聽說凌霄也會一起去,才答應的這麼痛快吧!聽到不光凌霄願意繼續做護衛,還又拉來了一位正好夠數,趙德言夫婦心下頓時充滿了感激之情,可這時候大家卻又忽略了胡不歸眼中的一縷憂色!

接風酒宴賓主盡歡,胡不歸和桃子姑娘也暫時於趙府之中住下!傍晚時分,凌霄頗有點不由自主地向桃子姑娘那間客房走去,直到快要走到心中才算是冒出一個借口,給桃子姑娘介紹一下這淘汰賽的規則!

只是走到門前還沒敲門,就聽到屋子裡傳來一陣略為激烈的爭吵聲!

「桃子,我不知道該如何勸你,你也知道戰場之上是個危險的地方,萬一有個好歹,我可怎麼向你父親交待啊!再說,這次你肯定又是偷跑出來的吧!我不允許你去參加那個什麼淘汰賽!」

「胡叔!其實不說你也知道,父親要是不讓我出來,我又怎麼能偷跑的了!再說,現在我的功力快要追上胡叔叔你了,你都能奔走在這大陸之上,我又為什麼不能歷練一下啊?」

胡不歸知道,桃子這麼說是給自己留面子了,其實桃子的實力已是遠遠超出自己許多了。轉念一想,既然人家父親都默許了,自己也沒必要非要做個惡人不是。不過桃子到戰場上這件事情還是儘快通報一下為好!

「好吧,既然你都決定了,胡叔也就不再多事了。不過我看歷練是假,想你的霄哥哥是真吧!」

聽到這話,桃子姑娘的臉上卻是一紅,「胡叔,你也來開我的玩笑,小心我告訴嬸嬸你去春香樓的事情!」

這次立刻換胡不歸著急了,「小祖宗,你可不能誣陷好人啊!你明知道我是為了接待外賓才去的,你要告訴家裡那隻老虎,胡叔叔可就沒好日子過了!算了,不和你說了,伶牙俐齒的,小心以後嫁不出去!」

話音未落已是推門而出,只是見到凌霄立於門外,先是露出一幅我什麼都知道的樣子,接著才調侃一句,「凌霄來了,是來找桃子的吧!快進去吧,看來桃子不用擔心嫁不出去了!」

丟下紅著臉不知所措的凌霄,胡不歸仰天大笑而去!聽到聲音出來的桃子看著眼前的凌霄也是羞澀無比,「霄哥哥來啦,別聽那胡叔叔瞎說!」

還好桃子畢竟是大家閨秀,很好地化解了尷尬的氣氛,將凌霄讓於屋內后,開始了解戰場淘汰賽的規則!

讓凌霄立刻刮目相看的是,桃子不過是剛剛聽完這規則的內容,轉念之間卻是立刻梳理出幾處疑點!

「霄哥哥,我看這醫師淘汰賽的內容非比尋常啊!一是規則之中並沒有明確勝負依據,目前也只能暫時假定為醫治救助的人數,可是怎樣計算這人數又是一個疑問;二是醫師所帶的護衛用不用參加戰鬥,或者是說戰場之上會不會受到雙方士兵的攻擊?三是參與人員眾多,而戰場之上情況複雜,對我們來說無畏帝國就是敵人,那敵人中的傷員要不要救助?」

本來還覺得帶桃子進入戰場有些莽撞了,可聽到桃子的分析,凌霄眼前一亮,意識到桃子可能對趙小寶來說是比自己更大的助力。定定地想著這些,眼中卻是一動不動地盯著桃子!

到底是女兒家,臉皮薄,雖說桃子對凌霄也有些好感,可是被人這麼盯著看,還是很快就臉紅起來!心思亂成一團,嘴上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細若蚊蠅地叫了一聲「霄哥哥」!

還好,凌霄很快就回過神來,發覺自己的舉動對人家姑娘來說實際上有些過於無禮了,趕緊手忙腳亂地起身,一邊說了句「桃子姑娘早點休息吧!」一邊飛快地走出屋門,落荒而逃!

「早點休息?」看著依然通紅的晚霞和還沒落山的太陽,桃子無語!也不能這麼早就休息吧!


有著前世奧運冠軍打底的心理素質,凌霄本來一向都很鎮定,特別是達成靈力化弦之後,長時間高效率的冥想更是讓他有一種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的定力!誰知道和桃子姑娘的接觸卻是讓他慌亂異常,大失水準。

幾乎是低著頭一路跑回屋子的凌霄一進門就把門插好,開始調整自己的思緒,難道我是愛上這位桃子姑娘了。不對應該還不是愛,只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吧!

正想著,卻是冷不妨一隻手拍到肩上,趙小寶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霄哥,你瞞得我們好苦啊,原來你不叫肖凌,而叫凌霄啊!不過話又說回來,霄哥,你來我這裡就來吧,為什麼一進門就把門插上了啊?」

看著屋子裡亂七八糟的各種工具和半成品,凌霄才發現自己一路亂走,竟是走到了趙小寶的房間內,並不是意識中自己的屋子。看著趙小寶略帶疑問的面容,凌霄大是羞愧,不過好像往日的聰明勁頭又回來了,於是鄭重地對著趙小寶開始說話,「小寶,這淘汰賽可不一般啊,有這麼幾個疑問!一是規則之中並沒有明確勝負……」 李氏帝國與無畏帝國並無直接交界之處,兩方勢力的戰場卻是設置在了無畏帝國與宋國邊境一個叫做荒城的地方。事實上荒城原本並不叫這個名字,只是連年戰爭之下,幾乎所有的原住民都已流離失所,逃亡他鄉,這鬼蜮似的地方才被稱做荒城!

不過,荒城之中也並不如何荒涼,大量的軍隊集結於附近,一些賺錢不要命的投機商人麻著膽子在荒城之中開設了各種店鋪。結果才發現,這荒城之中竟是異常好賺錢!軍人們幾乎都會在上戰場之前把錢全部花在這荒城之中,而且官府機構早已崩壞,又沒人來收什麼稅賦,再加上軍隊將領也需要這麼個減小壓力的地方,這荒城就這麼的畸形地繁榮起來了!

這一日,荒城除去軍隊運輸隊久已不見外人來往的西門處卻是來了一隊人馬,粗略看去怕不有幾千人之多!正是來這戰場之中洗鍊心性的醫師之王參賽者們和他們的護衛!


當然趙小寶和凌霄他們也隨這馬隊一同來到了這荒城!看著這巨大的邊塞要地,幾乎所有參賽者都有些傻眼,醫師會的人只是留下一句自行安頓就不再管了,他們不知道該幹些什麼,畢竟基本上都是沒怎麼出過門的孩子罷了!

好在各自的護衛常常走南闖北,應對這些事情還算是比較熟練!一個個開始呼朋喚友打尖住店忙了起來!

說實話,趙小寶和凌霄等人也並沒有多少經驗,好在吳小飛所帶的護衛顯得比較精明老練,招呼一群人徑直向著荒城內部走去!沒錯城門口的客棧比較多,可也架不住來的人也多,在這裡擠著搶那兩三個客棧還不如到裡面找個僻靜的客棧來得容易!

不多時,還真讓這群人發現了一個好地方,略顯陳舊的門面,看上去就結實異常的青石結構客房,無不讓人滿意,關鍵是這個客棧四周沒什麼亂七八糟的野店,不會受到太多的打擾!

各人下馬之後,桃子卻是立刻來到了凌霄的身邊,她是跑過不少地方,但對這充滿了粗曠風格的邊界還是比較陌生的,以下不禁有些怯然,自然而然地開始緊跟著凌霄,似乎待在凌霄身邊,心中就平穩了不少!

察覺到桃子的依戀,凌霄心下倒是有些高興,只是看著桃子被曬的有些發黑的臉色和乾渴的嘴唇,心中又不禁湧起一些憐憫來!也是,像桃子這樣的姑娘通常都是過著悠閑的生活,閑暇時逛逛街什麼的,即便是闖蕩江湖的女武士之流也不會到這邊陲之地受這些苦難的!

不經意地挑去桃子頭上的草木碎屑,又幫著整理一下顯得凌亂的頭髮,凌霄才拉起桃子的手一同走向那客棧。

說起這客棧也有趣,門前一付對聯「非英雄莫入,真豪傑請進」,而橫批也是店名則是蒼勁有力的四個大字「風雲客棧」!

看到這寫的有趣的對聯,凌霄有些好笑,雖說寫得很大氣,但打開門做生意,哪有不讓客人進入的道理。店家這麼一寫,在抬高自己的身價的同時,也順便把進來的客人描述成英雄豪傑,自然會讓客人高興不少,那賺到的錢也就多了!

正這麼想著,冷不妨身後卻是響起一個討厭的聲音,「非英雄莫入,真豪傑請進!不錯,這客棧不錯,好意頭啊!就住這裡了!」

回頭一看,竟是那與趙小寶素有恩怨的劉若行一夥,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啊!這時那劉若行也發現了凌霄一伙人,「吆!這不是趙家公子嗎?怎麼著,你也想進這風雲客棧?店家,店家,這些人可配不上你這對聯啊,別怪我沒提醒你,讓這群人住進去,可是有些砸招牌的意思啊!」

言下之意,當然是指趙小寶凌霄這群人不是英雄豪傑了。不過那店家能在這荒城之內開設如此規模的客棧,還真是三教九流什麼人都見識過!張口就是一套一套的,「吆!客官,瞧您說的,這對聯就這麼一寫罷了,再說對聯寫的不怎麼樣,可這招牌可是荒城統領親自題詞的,再怎麼著也不會被砸了吧!」

僅僅是這個店小二的兩句話就已點明了好多事情,無非是指我們這對聯也就那麼一寫,不值得較真,而且客棧背後是荒城統領當靠山,砸招牌這種事情永遠不會出現!

劉若行囂張慣了,可他的隨行護衛可是積年的老手了,趕緊一步上前,開始給自家主子分析起來,不用說劉若行再怎麼囂張不過也是在梁國之內,如今這荒城可是宋國的範圍,讓別人能高看他一眼都已經很不錯了,實在是沒有囂張的本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