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腦上噼里啪啦一通操作,調出了蔣紫軒的身份信息,然後在商場的監控里搜了一下,成功的找到了蔣紫軒。看著蔣紫軒進了一家服裝店,身後的女僕手裡拿著幾個袋子。看樣子一時半會是不會回去了,還是明天再去找吧。

然後又噼里啪啦的關上那堆東西,開始打遊戲。

系統表示它是懵逼的,所以宿主你剛剛問它是為了什麼,逗它好玩是么。現在的宿主技能都這麼全的嗎? 瓏五在家查了一下沈家的監控,確定偽女主在家后,才慢悠悠的出了門,路過客廳洛白虎那陰森森的眼神,看的她頭皮發麻。

一個彪形大漢做出一副怨婦的表情,畫面太美,她承受不來。

輕車熟路的來到沈家,終於見到了偽女主。

蔣紫軒比洛傾秋大兩歲,今年大一,正是青春靚麗的的時候,她很會展現自己的長處,淡淡的妝容,一身青綠色的長裙清新又不黯淡,很趁她的氣質,長得清秀娟麗,身材高挑,也的確是不可多得的美人。

不過一想起洛傾秋記憶里她陰冷的笑容,再美的美人也讓人喜歡不起來。

「傾傾,快來這邊坐」沈稷還是一如既往的熱情,把瓏五放在身邊,順手揉了揉他的小腦袋,然後起身去準備糕點。

沈稷發現傾傾最近變得胃口很好,而且每次一吃到好吃的就會變的特別乖巧可愛,像被餵飽了的小貓似的,整個人都萌的不行,他覺得自己需要解鎖一個新技能,廚藝。

瓏五好脾氣的沒有計較沈稷摸她腦袋的不敬之舉,誰讓沈稷每次都給她準備各種各樣的好吃的糕點,看在好吃的的面子上就不和他一般計較了。

所以宿主的眼裡就只能看到吃的嗎?眼前這麼體貼溫柔的男人你看不到嗎?

看他幹嘛?他又不能吃。

!!!!

是它輸了。

系統默默的下了線。

蔣紫軒看著眼前這一幕,雙手在桌下緊緊的攥著裙邊,指尖青白。

她住進沈家已經一個星期了,她第一次真正見識到豪門是什麼樣的,和小說描寫的一樣,不,比小說里更加奢華。

意外救人到成為千金小姐,驟然得到以前幾乎是奢望的東西,讓她整個人都飄飄然起來。

而她第一次見到沈稷的時候就被震撼到了,那如同天神一般的面容,舉手投足間的優雅,都讓她著迷,這就是她夢想的生活,她夢想的愛人啊。

可這幾天無論如何接近沈稷,如何向沈稷示好,他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拒人於千里之外。

可儘管這樣,她也沒有放棄,她相信只要她為他付出,他這座冰山總會為她融化的。

至於洛傾秋,她是聽說了,可並沒有放在心上。

不過就是家族聯姻,像沈稷這樣的人,肯定不會喜歡那種嬌滴滴的大小姐。洛傾秋根本就不足為懼。

可她今天見到洛傾秋才發現她錯了,從洛傾秋進門,沈稷的注意就完全放在了她身上,眼神溫柔的簡直能滴出水來,言語動作間更是慢慢的溫柔寵溺。

這樣的沈稷她從來沒有見過,這讓她感覺的了空前的危機感。

「歡迎你來,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蔣紫軒,現在是二哥的乾妹妹。」蔣紫軒一派女主人風範的介紹著自己。

沈稷和洛傾秋都是家裡的老二,只是畢竟兩家都家大業大,哥哥什麼的自然是要在外奔波的那個,沈稷在家裡也是要照應公司的,洛傾秋算是最清閑的,畢竟她還小。

蔣紫軒忍不住想強調她的身份,話里話外都在強調洛傾秋她只是一個外人。

瓏五抬眼掃了她一眼,看來這個蔣紫軒對沈稷的覬覦之心早就有了,那估計後來的計劃也不是臨時起意,應該是早有預謀的。

瓏五今天也穿了一條綠色的裙子,只是她穿的是嫩綠色的無袖小蓬裙,腰上一條嫩黃色,腳下一雙繪著向日葵花紋的手工白布鞋,洛傾秋的長相本身就是甜美可愛型的,尤其是臉上滿滿的嬰兒肥,未經雕琢的樣子就已經美好的直逼人眼,甚至不需要什麼飾品或妝容。

這樣的洛傾秋無疑是讓蔣紫軒的危機意識更加嚴重。

瓏五隨意的把玩著一個小抱枕,慢慢的回著蔣紫軒「稷哥的乾妹妹呀?我是稷哥的未婚妻,你應該知道我吧?」

她也不說自己叫什麼,直接擺明了自己的身份。

蔣紫軒一愣她沒想到瓏五一上來就說身份,對她故意和沈稷表現的親密關係視若無睹。

瓏五就是故意噁心她的,蔣紫軒不是想擺女主人的架子嗎,那她就給她看看到底誰才是未來主人。

沈稷回來的很快,這幾天瓏五常來,她喜歡的點心是早就備好的,不需要傭人動手,沈稷基本上都是親力親為。

「傾傾,今天準備了荷花酥和蓮蓉金絲糕,快嘗嘗。」

瓏五捏了一塊放入口中,蓮蓉金絲糕入口即化,甜而不膩十分可口,讓她感覺世界都美好了。

「謝謝稷哥,稷哥最好啦。」

有了美食,瓏五馬上變的嘴甜起來。

沈稷看著她這副模樣,有些好笑,故意板起臉來「那是不是沒有這糕點我就不好啦,沒良心的小丫頭。」

瓏五差點沒忍住給他個白眼,有好吃的才誇你兩句,啥都沒有還想本大人誇你,想的也太美了。 沈稷看著她的小眼神,彷彿看穿了她心中所想,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只能在她的小腦袋上狠狠的柔了兩把,就當是泄憤了。

瓏五給了他個白眼,給你幾分顏色你還要開染坊是吧?

蔣紫軒看著兩人的互動,簡直要咬斷一口銀牙。憑什麼,憑什麼洛傾秋的命就這麼好,她幾乎不敢奢望的東西,而她卻享受的那麼心安理得,就因為她投了個好胎嗎?不公平。

如果瓏五要是知道了肯定會問她,姑娘你到底從哪看出她享受的,你覺得床不好睡,還是飯不好吃,她非要跑來礙你的眼。

要不是系統動不動就拿抹殺威脅她,她才懶得理這個明顯是靠女主光環才成為偽女主的智障。還有沈稷這個粘人的傢伙。

瓏五表示不懂,洛傾秋的記憶里,沈稷雖然對她很好,但可沒有現在這麼熱情,他是不是吃錯什麼葯了。

對於宿主的迷之腦迴路系統已經不報什麼希望了,還是發任務吧。

恭喜宿主,沈稷好感度達到50%,觸發支線任務:滿漢全席,讓沈稷為宿主做一千道菜。

啥?你們這還有支線任務呢?這不是新手位面嗎?強買強賣居然還壓榨勞工。

不完成會被抹殺,系統冷漠臉,直接放大招,沒辦法,宿主太懶,不威脅她估計是完不成任務了。

抹殺,抹殺,又是抹殺,你給勞資抹殺一個看看,老虎不發威真拿她當病貓了。

額,系統被懟的沒話了,抹殺什麼的就是威脅一下小姐姐,好不容易找到的宿主,哪能說抹殺就抹殺,再說抹殺程序也不是那麼好開啟的。

苦逼的系統只能換了一臉諂媚的笑容:小姐姐人家就是說說嘛,你不要當真,人家就是督促你一下。

哼,你這種督促方式真別緻。瓏五不買賬。

小姐姐你不能這樣的,我們已經綁定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人家這不也是為了幫你完成任務嘛。小姐姐你想,完成任務就可以獲得積分,可以在系統商城兌換東西,商城裡古今中外的各種美食都有哦。

最終瓏五還是答應了做任務,有零食什都好商量。

瓏五看著沈稷,想怎麼才能完成支線任務,一千道菜呀,可不是一道兩道,一時半會是完不成了,要不抓起來鎖在廚房裡,不做飯就打一頓。

小姐姐!!!!

你都在想什麼啊?!

哪有你這樣做任務的,要反派自願,自願的!!!它好心累呀……..

好麻煩呀,那看來還得刷刷好感度,原主這個未婚外的身份做起任務來倒是方便,要不然沒親沒故,誰給她做一千道菜。

沈稷見瓏五一直盯著他,「傾傾想什麼呢,一直盯著我看。」

洛清秋眨巴眨巴眼睛,「穆哥快過生日了,應該會回來吧,我給穆哥的禮物都準備好了呢。」

沈稷看著她幽黑的眼眸忽然心中一動,她眼眸深邃明明是關係的表情和語氣,可他卻沒有在她眼睛里看到任何東西。

平淡如水

這就是她最近最大的變化,也是最吸引他的地方,那雙眼睛彷彿可以把人吸進去,但又彷彿什麼都沒有。

聽到瓏五說沈穆,雖然是自己親哥,每年傾傾也都會給送禮物,但是,他現在卻感覺有點酸。

「我哥過兩天就回來了,傾傾怎麼只想著大哥,我還沒有收到禮物呢。」

瓏五居然從他的語氣里聽出一絲委屈?忽然感覺沈稷好像一隻撒嬌的大狗,額……畫面太美,有點可怕。

「稷哥,你過生日不是十月份,還早呢,到時候肯定也少不了你的。」瓏五開著空頭支票,至於準備禮物什麼的,到時候再說吧。

她要參加沈穆的生日宴會是因為,蔣紫軒就是在這場宴會中和白家的白霆遠認識的。

總裁的神祕戀 白霆遠被旁系的人困在客房,旁系準備好了證據打算誣陷他毒殺沈穆,一面殺了沈家第一繼承人,一面去了自己家的嫡系,一箭雙鵰。

而這種時候偽女主居然撞見了白霆遠被困,還救了他,有了偽女主幫助,旁系的計劃自然失敗了。

不愧是有強大的女主光環,啥人都能讓她救到。

瓏五分明不走心的回答讓沈稷不太高興,怎麼說他大哥就那麼關心,說到他就那麼敷衍。

不行,下次得給沈穆找點麻煩,讓他多在國外待著,少回來在傾傾面前刷存在感。

「阿嚏」遠在海外的沈穆忽然打了個噴嚏,怎麼感覺後背這麼涼,不是要感冒吧,不行得多穿點。

最後沈稷還是用一盤燕窩蛋撻換來了瓏五和他約會的福利。

系統覺得宿主之所以答應他,估計是因為,約會在宿主心裡約等於約飯。

有什麼不同嗎?瓏五在心裡插了一句嘴。

沒有沒有,你是宿主你說的算,該慫的時候就得慫。

旁邊的蔣紫軒全程插不進去一句話,沈稷根本沒打算介紹她。

瓏五瞥見她有些扭曲的表情,這就受不了了,那她以後做點啥她還不得氣死。 瓏五一回家,就聽到系統提示音:恭喜宿主獲得女主光環5點。

咦?這就得到了,她沒幹什麼,哪來的女主光環?系統出來解釋一下。

小姐姐只要打擊偽女主就會獲得光環值,打擊越大,獲得的光環值越高哦!系統很開心的介紹著。

嘖嘖,這就打擊到了,那這個偽女主是不是也太弱了點。

小姐姐,洛清秋和蔣紫軒第一次見面就被她膈應到了,你現在帶著反派冷落她,你沒看到,她回屋之後都氣瘋了,又打貓,又摔東西的。

打貓?這個偽女主還有虐待動物的癖好?「系統你有沒有錄像給我看看?」

有有有有,小姐姐第一次用到它,它一定要好好表現。

畫面一下投映在她的腦海里,蔣紫軒正在房間拿著皮帶,惡狠狠的抽打一隻黃色花紋的小貓,房間被砸的亂七八糟的,小貓發出刺耳的叫聲、畫面十分凄慘。

行了,收起來吧。

系統麻利的把畫面收起來。

你現在能監視偽女主了。瓏五不知在想什麼,低聲念了一句。

是的是的,小姐姐,你要我做什麼嗎?

能入侵電子設備嗎?瓏五問它

可以,可以,人家可是很厲害的,入侵什麼的太簡單了,絕不會有任何痕迹,系統使勁的誇自己,就差拍胸脯保證了。

那把蔣紫軒的監控都留下,我有用,還有,你也就能對這些無形的電子類東西做點手腳,除了這個也沒有什麼用。

小姐姐!!!你這樣會沒有朋友的,系統淚流滿面,怎麼會有這麼惡劣的宿主,嗚嗚嗚,它下線去安慰自己受傷的小心臟。

半個月後

沈穆的生日在商界算的上是一個大活動了,畢竟不是什麼時候都有機會見到沈家大少的,這時候哪怕不能得到沈家的賞識,來的也都是有身份的大佬,隨便有機會接觸一個也是不可多得的機會,所以沈穆的生日非常盛大。

沈家這一天也裝飾的比較隆重,當然隆重也是有限度的,規格肯定不會越過沈家老太爺和沈父他們兩輩人的。

洛白虎早早的就帶著瓏五來了,洛家和沈家是世交,洛傾秋與沈稷又有婚約,所以沈家都把瓏五當半個主人對她很是恭敬。

這段時間沈稷老是帶著各式各樣的美食去找瓏五,洛白虎恨不得把他給拎起來踢出去,可是礙於瓏五又不能動手,所以看沈稷非常的不順眼。但他也分得清裡外,這樣的場合肯定不會給自己未來的女婿難堪,這不是給自己寶貝女兒難堪嗎?

所以瓏五非常的順風順水。

宴會熱鬧非常,沈穆自然是主角,被一群人圍著,瓏五走上前去,把一份禮物送給他「穆哥生日快樂。」

沈家基因不錯,兩兄弟都是人中龍鳳,沈穆比沈稷年長,長相有八分像,只有一丹鳳眼與沈稷不同。

「秋兒!」沈穆驚訝看著眼前的女孩,這丫頭,出落的更漂亮,她不張口他險些沒認出來。

「多謝小秋兒了」沈穆楞了一下就馬上道謝。

「阿穆不介紹一下這位漂亮的小姐嗎?」沈穆身邊的一個身著白色西裝的男子問。

沈穆才想起他都不認識瓏五,忙介紹「瞧我,這是我弟弟的未婚妻,洛家的洛傾秋,秋兒這是我的朋友,白家的白霆深。」

1627崛起南海 霆字輩?白家的直系。

瓏五和他們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洛傾秋又不會經商,瓏五也懶得給自己找麻煩。

倒是白霆深盯著她背影看了好一會。

「霆深,怎麼了?」

沈穆看著他一動不動,忍不住問。

「沒什麼。」白霆深收回視線,搖了搖頭。

沈穆見此也沒說什麼,瓏五的身份他已經介紹給他了,白霆深會有分寸。

沈稷出現時,一眼就找到了餐桌邊的瓏五。

瓏五正咬著半個草莓,肉呼呼的小臉紅撲撲的,彷彿比草莓更加可口。

她今天穿了一身蓬鬆的淺藍色弔帶裙,層層疊疊點綴著白珍珠和鑽石的白紗落在裙擺上,在腰后成一個大大的蝴蝶結,垂下兩條飄帶,還是沒有戴什麼首飾,只在綁了一條同色系的帶鑽髮帶,在一群畫著精緻妝容,穿著隆重的賓客中一點都不失色,反而更顯青春靚麗。

沈稷走到她身邊,截住了她正送到嘴邊的蛋糕。

????

「稷哥?」幹嘛?你居然看上勞資的零食了!

「傾傾這幅表情是不願意見到稷哥嗎?」沈稷邊說就這她的手,吃掉了蛋糕,然後意猶未盡的舔了一下嘴角,不錯和想象中一樣美味。 靠!居然吃她的零食,別以為你是任務目標就可以為所欲為了,膽子越來越肥了,都TM敢來強勞資零食了,就該捉起來打一頓。

瓏五在考慮在哪摸黑揍他一頓,沈稷看著她變黑的臉色,眼神一變,伸手把她摟過來,在她耳邊道

「明天帶你去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