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紫木的反應,卻沒顧若熙那麼高興,趕緊退後一步,慌張地摸了一下臉上戴著的口罩。

顧若熙察覺到夏紫木的緊張,「怎麼了夏夏?」

「沒……沒什麼,顧顧,好久不見。」

「夏夏,你怎麼捂的這麼嚴實!」

夏紫木趕緊拉著顧若熙到一旁,生怕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

「顧顧,你來醫院做什麼?」夏紫木努力掩飾緊張。

「這不……」顧若熙提了提手裡的葯,話沒說下去,反而問夏紫木,「怎麼你一個人啊?沐風怎麼沒有陪著你?」

「啊!沐風忙,我就自己來了。」夏紫木又摸了一下臉上的口罩,趕緊解釋,「醫院裡病菌多,我怕傳染,所以……」

「我知道的夏夏!終於懷孕了,真的要處處小心!我真的為你感到高興。」

「謝謝。」

「道什麼謝啊!我現在沒什麼事,剛從工作室忙完,我陪你做檢查。」

「不!不用了!我已經……已經好了……那個,你……你有事就去忙。」

「夏夏,我陪著你吧。」

「真的不用了顧顧。」夏紫木看了一眼顧若熙手裡的葯,「小王子病了?快點回去送葯吧!我一個人可以的,我沒事。」

「夏夏?你……是不是生氣,我一直沒去看你啊?」

「沒……沒有顧顧。」

「最近家裡有些事,挺亂的,所以……」

「真的沒事顧顧,你去忙吧!我一個人就可以。」

「我還是陪著你吧。」

夏紫木趕緊推搡顧若熙快走,「真的沒事!我已經檢查完了,正要走呢!快點回去吧!回去照顧小王子。」

顧若熙見夏紫木這麼堅持,也不好強求,「那好吧夏夏,你一個人小心一些!再來做檢查,身邊可要跟著一個人,不能自己來了。」

「是是,我知道了。」

顧若熙離開醫院,又回頭看了一眼夏紫木,夏紫木趕緊對她揮手,「顧顧,改天有時間,我們和喬喬一起聚一聚。」

顧若熙上了車,還是覺得有些奇怪,但也想不通到底哪裡不對,開車離開醫院,往家裡趕。

生病的不是小王子,而是受了驚嚇的關關。

前兩天,陸羿辰帶關關回來,關關小臉煞白,一句話不說,顯然被嚇壞了。

從那天開始,關關就經常低燒。

家庭醫生也給看過了,只是說小孩子驚嚇所致,這才來醫院拿了一些葯。

顧若熙回到家裡,去了關關的房間。

小小的孩子躺在床上,睡得並不安穩,徐阿姨陪護在關關身邊,見顧若熙進來,趕緊起身。

「少奶奶,關關小少爺一直喊著媽咪。」

顧若熙趕緊坐在關關身邊,伸手試探了一下關關的小臉,還是有些熱。

「關關,媽咪回來了!媽咪這幾天都陪著你,不去公司了好不好?」

關關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看了一眼顧若熙搖搖頭,嘴裡還是囈語喊著。

「媽咪……媽咪,媽咪……」

顧若熙明白了,「關關是想小蘭了……」

她的親生媽咪。

顧若熙心口一酸,抱緊關關,讓徐阿姨去把顆粒化成水,給關關喂下。

關關吃了葯,顧若熙等她的體溫漸漸退下,哄關關睡了,這才推門出去。

陸羿辰不在家,不知道在忙什麼。

小王子放學回來,丟下書包就往樓上跑。

「媽咪,關關好些了嗎?」

小王子雖然總是表情冷漠,但還是看得出來,很關心關關。

顧若熙用力點了一下小王子的腦門,「衣服怎麼又髒了!又打架了是不是?媽咪上次已經被叫到幼兒園一次了!你怎麼還打架,老師和父母的話,你有沒有聽進去!」

「有有有,當然有。」

小王子捂住腦門。

「衣服怎麼又髒了!」

小王子有些生氣的說,「有的人不長記性!」

「你又和霍明豪打架了?」

霍明豪是霍氏的三脈單傳,自然被寵的無法無天,而且霍氏自從和辰光集團合作后,生意一直風生水起,在A市也很有名氣。

小王子的貴族幼兒園裡,都是A市的權貴子弟,任何一個小朋友都極有身份背景。

「他居然給笑笑送巧克力!」

「小孩子的友誼,很正常!」

「笑笑還臉紅!」

「笑笑只是感動收到禮物!」

「當著我的面眉來眼去,我看不順眼。」

「小孩子之間,哪有眉來眼去一說!你就要上小學了,就不能安份一點!」

「我就是看不慣笑笑一直說霍明豪很帥!不就是髮型另類!簡直醜死了!俗氣!」

「……」

顧若熙看到小王子一臉的火氣,只能搖搖頭,「兒子,看來你還是很喜歡笑笑的。」


「誰喜歡那個愛哭鬼!看到我們打架,就會哭!牙齒都黑了,還吃巧克力!霍明豪若送她別的東西,我也不會揍他!」

「……」

顧若熙可以說,小王子是在關心笑笑嗎?

「不管什麼原因,打架就是不對的!你可以告訴霍明豪,告訴笑笑,不可以偷偷吃巧克力。」

「我才懶得說!下次讓我見到,我還揍他!」

「小王子!」

「媽咪,不說了,我去看關關。」

「你在學校打架,你還理直氣壯!我會告訴你爸爸,讓他來管你。」

「我爸爸才沒時間搭理我。」

「你……」

小王子已經進了關關的房間,還一把將門關上,免得再聽見顧若熙的碎碎念。

顧若熙氣得胸腔漲滿,卻也哭笑不得。

這個讓人操心的孩子。

心中正腹誹,小王子叛逆不好管教,那霍家的人,已經帶著鼻青臉腫的霍明豪登門造訪了。 「我要你查得事情如何了?」幽深黑暗的房間內,只有蕭煥離那雙紫瞳閃著暗光。

青衣之人立於下方,慕容楓表情疑惑,「還查不出來為何青龍國的人要擄走郡主,不過,為臣卻查到另外一件大事。」說罷便上前附於他耳邊低語。

紫眸一閃,「看來,這幾百年來的和平即將要結束了。」

皇宮南門外

「來者何人。」

沐雪寒正坐在轎內打著瞌睡,被這一中氣十足的聲音給嚇了個激靈,撩開轎簾向外望去。

「展將軍,我們奉皇上的命令接沐府郡主進宮見駕。」為首的那個老太監說道。

「既然如此,你們進去吧。」男人的聲線低沉壓抑,讓人聽不出情緒來。

微眯起雙眼,沐雪寒似乎在哪聽過這個聲音,很熟悉,非常的熟悉,但卻一時想不起來了。

「起轎。」

隨著轎子起來,那開口說話的男子也朝這邊走了過來。

一瞬間,沐雪寒表情有如被雷劈了,這張臉,她一輩子也忘不了,展天,她前世的男友,那個開車將她撞死的男人。

他,怎麼會在這裡?不對,雖然長得一樣,但氣質和裝束一點都不一樣,這怎麼回事?

雖然進到宮內,但她卻沒半點心思欣賞,心裡一直揣著事,小臉也拉了下來。

轎子在皇上宮內走了大概半個小時終於停了下來,她被一個宮女模樣的女子抱下了轎,徑直走進一間別苑,抬頭看了看那三個字「雪寒居」。


呵,居然是她的名字。

將她安頓好后,屋子的人都出去,沒人和她說話,也沒人給她介紹這裡,似乎那些人都刻意避著她。

伸伸懶腰,「還是王府好,不過這也落得清靜。」

她一直在想為什麼這個時代展天會在這裡,莫非是展天的前世?難道是與她穿越而來有莫大的關係?

「皇上駕到。」

聽到通報聲后,不由一怔,他怎麼來了?

「人在哪裡?」人未進屋,好聽的聲音便傳了過來,隨即她便看見蕭煥離穿著明黃的朝服走了進來,夾帶著一股好聞的清香,今日的他又不一樣了。

頭戴朝冠,腳登龍紋馬靴,那龍袍穿在他身上再合適不過,嘴角微帶笑意,相貌神彩飛揚,讓人心生敬畏,又被他充滿自信與邪魅的氣質所吸引。

見她有些呆愣,蕭煥離大步上前捏住她小巧的小巴,雙眼微眯道「怎麼?見到我也不知道行禮,沐振松沒有教過你嗎?」

將頭撇向一邊,她嘟嘴道,「行禮是什麼?可以吃嗎?」

蕭煥離一怔,便哈哈大笑起來,大手摸摸她的頭頂,「看來你這個娃兒需要學的東西有很多。」

「憐妃娘娘到。」突然院外的公公們大聲的稟報道。

沈憐絮一進屋便見這一大一小的人相視而立,表情有些驚訝連跪了下去,「皇上吉祥,憐兒只是過來看看郡主的,不知道皇上也在這裡。」

蕭煥離語氣冷淡,一拂衣袖道,「起來吧,你怎麼知道寒丫頭今日會來?」

寒丫頭?是指她嗎!皺皺小鼻子,她看向那憐妃,果真是人如其名我見猶憐,湖藍色的杉子罩在柔弱的嬌軀之上,黑髮輕挽在腦後,一枚流蘇翠綠簪子斜插入髻,容施微脂卻嬌艷無比,一看就知是精心打扮過的,說不知道皇上在這裡,絕對是騙人的。

看來這蕭煥離真是艷福不淺哪。

沈憐絮輕聲細語道,「今日去看太后時,太后對臣妾說的,郡主是皇上的妹妹自然也是臣妾的妹妹,所以來看看她需要什麼置辦的東西。」


「不需要,以後若沒什麼事便不要過來了。」態度冰冷如初,蕭煥離一個笑臉都未給她,卻轉過身來抱起沐雪寒,「今後我便喊你寒丫頭,可否!」

大眼撲閃撲閃的,不答應又能如何,你是皇上,你說得算。側過頭,她看向立在那裡尷尬的憐妃,一道嫉恨的目光朝她射來,不由打了個冷顫。

這皇宮大院內,似乎不是那麼好混的,她可不想初來便碰上個狠角色。 第1336章1336:跪下道歉

小王子輕輕走入關關的房間。

關關正躺在床上睡著,徐阿姨對小王子做個噤聲的動作。

小王子放慢腳步,低聲問,「徐奶奶,關關還沒退燒?」

「剛剛有些退燒了,現在又有點反覆了。想來藥效還沒那麼快!」

小王子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看著關關紅撲撲的小臉蛋,搖搖頭。

「這麼胖,什麼體質。」

沒想到關關警覺地醒來,見到是小王子,當即笑逐顏開,「小王子哥哥。」


關關趕緊從床上爬起來,「小王子哥哥放學了呀!上學是不是很好玩?關關也很想上學。」

「上學一點都不好玩,枯燥無味。」

「什麼是枯燥無味?」

「就好像吃藥一樣,很難下咽,還要做作業!背古詩!煩死了。」

關關一知半解地點點頭,「原來上學這麼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