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刑說完,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凌厲殺氣。

青木去找一玄的事情,別人不知道,卻瞞不過天刑。

那日之後,天刑找到了一玄,兩人談了很久。

無數角落,大量神念朝這邊掃射過來,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卻沒有一人站出來,柳無邪的事情,牽扯太多人。

天寶宗早就傳開,天刑長老護著柳無邪,青木則是想辦法除掉柳無邪。

那些長老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兩不得罪。

不論誰笑到最後,對於他們來說,都沒有任何損失。

松陵突然愣了!

藍余突然跪下來!

畢宮宇放聲大哭!

范臻停止了咳嗽!

淚水從陳若煙還有簡杏兒眼眸中無聲滑落。

情不自禁。

「撲通……」

松陵突然坐在地面上,支撐他的最後一口氣卸掉,渾身變得無力,因為他知道,那個人回來了。

嘯聲之中,還夾雜着一絲龍吟。

猶如一道音波,橫掃方圓數萬米,那些樹木不斷的擺動,承受不住音嘯衝擊。

戰鬥陷入靜止,每個人朝聲音來源看去。

只見一道白色流星,從天而降。

大火還在蔓延,快要燒盡柳無邪的院子。

「水之樂章!」

猶如瀑布從天而降,柳無邪領悟了水元素,藉助魔法,施展了水之樂章。

大火瞬間熄滅。

房屋雖未完全燒光,已經無法住人了。

偉岸的身體,突然落在戰場中心地帶。

目光陰沉的可怕,猶如殺人的利劍,掃過每一個人,身體不自覺哆嗦。

目光最後落在松陵等人身上。

殺氣!

濃郁的殺氣,形成實質,猶如魔神一般。

柳無邪一言不發,越是這樣,代表他心中的殺意,已經壓抑不住了。

無需言語!

刺骨的寒芒,落在縱火的十幾名弟子身上。邪刃自己出鞘,感受到柳無邪的殺氣,漂浮在空中,指向十幾人。

每個人都在哆嗦,誰也沒想到,這個時候柳無邪會殺回來。

其中幾人嚇得腿肚子發軟,直接一屁股坐在地面上。

殺意太強了,像是一座山峰壓在他們的肩膀上,無法直起身體。

「是……是柳無邪,他……竟然沒死!」

站在周圍那些弟子,嚇得面色慘白,柳無邪的殺名,早就名揚天寶宗。

「快去通知執法堂,他又要大開殺戒了。」

每次柳無邪回來,都有大量的弟子因他而喪命。

奇怪的是,附近的執法堂弟子全部消失了,連執法堂的大門都是緊閉。

那些長老選擇沉默,這下子天寶宗亂套了。

「死!」

柳無邪終於說出一個字。

死字還沒落下,邪刃飛出去,一顆顆頭顱飛起來,縱火的十幾名弟子,無一例外,全部被斬殺。

一個照面,剛才囂張跋扈的十幾名內門弟子,在柳無邪手裏走不過一招。

無需過多的廢話。

殺戮!

在這一刻,徹底上演。

得知他死在血海魔島,這些跳樑小丑迫不及待的跳出來,他們都該死。

「張口!」

柳無邪不想說話,卻不得不說話。

心中的殺意還在堆積,不宣洩出去,有可能會誕生心魔。

范臻等人自覺的張口,一枚枚丹藥注入他們的口中。

隨即!

柳無邪雙手結印,從神秘古樹之中,分解出來海量一般的木系元素。

木系是治癒系,可以快速幫助他們修復身體上的傷勢。

十個呼吸后!

他們身上的傷勢,得到治療,想要徹底治癒,還需要一段時間。

「說,是誰想要殺你們!」

柳無邪表情僵硬,儘可能讓自己說話自然一些。

「紹溫良,更莫愁,候嘯……」

松陵站起來,一連說出十幾個名字。

有些名字柳無邪熟悉,有些非常的陌生,他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得罪過他們。

這些都不重要了。

只要這些名字裏面有他,只有死路一條。

「誰知道這些人的住處,帶我過去,這枚上品靈石就是他的了。」

柳無邪拿出一枚上品靈石,他沒時間去打聽這些弟子的住處。

內門弟子這麼多人,他認識的極少,在場不少老牌弟子,他們對內門弟子的熟悉程度,遠遠高於他。

「我知道!」

立即有人站出來,一枚上品靈石啊,足以讓人瘋狂。

「好,帶路!」

柳無邪直接將上品靈石丟到男子手中,毫無表情。

這一次,范臻沒有阻止。

因為他從柳無邪眼眸中看到了猩紅之色,不殺他們,就會怒火攻心,引發心魔。

「能不能走,能走就跟着我,殺光這些人!」

柳無邪目光落在范臻等人身上,讓他們跟着一起去。

「能!」

所有人異口同聲說道。

大不了再死一次,經過這次事情,他們已經看淡了。

眾人跟在那名弟子身後,帶着柳無邪快步離開這片區域。

內門區域只有那麼大,很快找到邵溫良居住的院子。

浩浩蕩蕩,數千人將邵溫良的院子包圍起來。邵溫良跟耿莫愁還在下棋,對於柳無邪的死,兩人並不覺得意外。

前往血海魔島那種地方,活下來的概率本來就低。

「那小子的家人,應該都死光了吧!」

耿莫愁放下手中的棋子,有些興緻闌珊,走到一旁,看着外面沉思。

「不出意外的話,他們應該葬身火海之中了。」

邵溫良表情劃過一絲猙獰。

他們用這種手段誅殺柳無邪身邊的人,有些卑鄙。

為了能達到目的,可以選擇一切手段。

「三個月了,我們依舊卡在半步天象境,距離那最後一步,遲遲無法跨越。」

耿莫愁心情很不好。

他們得到幾百滴鍾乳,早就應該突破天象境了。

這麼久過去,境界只提升到半步天象,距離真正的天象境,還有一步之遙。

「快了,最多十日,我就能突破天象境!」

邵溫良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喜意,突破天象,即可晉陞精英弟子。

享受的資源跟待遇,內門弟子無法相提並論。

「外面什麼聲音?」

耿莫愁突然皺眉。

外面傳來一陣陣鬧哄哄的聲音,好像有很多人朝這邊趕來,腳步聲非常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