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泉集體在三年內從世界一流的集團,變成了現在三流的企業。

勉強維持生計,隨時都可能倒閉的樣子……」

楚然有些害怕的低下了頭,不敢直視鹿一凡樣熾熱的目光。

太可怕了!!!

她彷彿從中,看到了屍山血海!!! 從上古時期,到現在。

從黑蓮界到凡塵。

鹿一凡經歷了數億年,看透了人間滄桑。

反而更珍惜,親情與愛情。

尤其是這數億年,他以旁觀者的身份,看到了妲己一次又一次忍受靈魂撕裂的痛苦。

這讓妲己成了他不可觸碰的逆鱗!

「帶我回華夏吧。」

游輪之上,一股無形的威壓下來,如同泰山壓頂,天空中的烏雲密布,電閃雷鳴,竟然出現了比剛剛更加恐怖的劫難。

只是,那劫難完全沒有要攻擊游輪的意思。

姜恆和楚然只感覺胸口沉悶無比,彷彿被巨石堵住了。

「這是何等恐怖的威勢啊!」

姜恆瑟瑟發抖道。

就在此時。

嗡!!!

海面掀起可怕的波浪!!!

從海底升騰而起一隻比游輪還巨大的眼睛。

從游輪上望去。

姜恆只能看到這海怪的皮膚如同鋼鐵一般堅硬,有黑色的鱗片覆蓋著。

它在海中的影子,一望無際。

如同傳說中的巨鯤一般!

游輪在這怪物的身上,如同一隻螞蟻一樣渺小。

「這……這是什麼?」

姜恆哆嗦著道。

「吼~~~~」

一聲怒吼從海底傳出。

海怪的身體一躍而出。

那是一隻頭部如神龍,身體卻如同錦鯉一樣的怪物。

它全身閃爍著雷電,口中吐著暴風。

身體一展!

萬里長!!!

「剛剛的天災,就是你造成的吧?

我原本不想殺生。

只是想著將你驅趕走便罷了。

你卻不知好歹。」

鹿一凡十分淡定的負手而站在船頭。

抬頭望著幾乎豎起來了的海怪。

「暴風雷鯉龍,你便成為我怒火的宣洩口吧。」

語氣十分平淡。

在這頭暴風雷鯉龍一躍而出,覆壓而下,口吐天雷、陰風,要將他們連同船隻一起吞吃的時候。

鹿一凡右眼之中,閃爍出了一朵三色的火焰。

那渺小的火焰,彷彿風一吹就能滅。

輕飄飄的飛上了天空中。

在與那暴風雷鯉龍接觸的那一剎那!!!

熊熊熊!!!!

火焰一瞬間布滿了萬里長的暴風雷鯉龍全身!

每一寸肌膚,每一塊骨骼,甚至是每一個細胞,都瞬間被燃燒成了灰燼!!!

姜恆和楚然抬頭。

就看到了一團恐怖如太陽一樣的火球燃燒了起來。

僅僅過了不到一秒鐘!

嘩!!!

火焰散去。

暴風雷鯉龍化為了漫天的灰燼,消散於空氣之中。

咕咚……

姜恆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

楚然機械般的扭頭問道:

「那怪物……是什麼境界的?」

「不知道……但是看那個體型,還有剛剛前輩說的能引動嬰變期天災的情況……

怕最少是洞虛境,而且應該是洞虛境巔峰吧?」

「嘶~~~~~」

楚然倒吸了一口涼氣。

抬眼一望!

洞虛境巔峰的海怪一秒鐘被燒成了灰燼!!!

這是何等可怕的威勢?!

難道鹿一凡已經是大乘期的紅塵仙人了?

兩人不敢問。

只是按照鹿一凡的吩咐。

儘快的將游輪開回了華夏。

鹿一凡暫時還不敢用挪移之法。

那種神通,波動太大。

一定會引起無十三的注意。

他現在根本無心與無十三對戰。

就讓神界的傢伙與他打就是了。

至於誰死誰活?

關他什麼事兒?

他只要妲己!!!

只要妲己復活!!!

其他任何事情,都見鬼去吧!!!

……

……

當游輪靠岸之後。

鹿一凡這才算是知道了如今的凡塵變化有多麼大!

隨處可見都是飛天遁地的修真者。

築基修士,早已如同大白菜一樣便宜。

甚至連建築行業的體力勞動,普通人也無法勝任了。

都交給了有千斤之力的修真者們。

再觀察如今世界的版圖。

比之前大了萬倍!!!

華夏已經只是周圍諸多修真國家的中的一個小國。

很不起眼的小國。

很多強大的修真者,已經去了由修真者組成的國度。

上岸之後。

鹿一凡正有些迷茫不知該去哪兒。

這時。

馬路上突然躥出一隻無比龐大的妖獸。

橫衝直撞!

撞死了很多凡人。

當那可怕的妖獸即將撞在一輛蘭博基尼上的時候。

蘭博基尼旁邊的勞斯萊斯卻是猛的一撞!

將蘭博基尼撞到了一旁。

自己則被那可怕的妖獸,狠狠的懟了上來。

連同跑車,帶人,直接被撞飛在了百米的高空中!

車子翻滾了幾下。

爆炸開來!

很快。

那頭妖獸被飛來的如今負責保衛安全的修真者侍衛給擊斃了。

而那車子中的年輕人,也被送上了救護車。

「嗯?」

當看到那年輕人的樣貌時。

鹿一凡微微一詫異。

因為那人,長得很像一個人。

一個自己曾經的手下。

他不禁跟了上去。

想看看是不是能從這年輕人身上找到自己曾經手下或者是自己小老婆現在所在地的線索。

……

……

鐵家別墅。

「咳咳……」

頭昏昏沉沉的,鐵念凡只覺得全身如同碎裂了一般。

他猛的睜開眼睛。

「少爺您行了?」

下一秒,房門被打開。

一個年方二八的丫頭走了進來。

她先是一愣,然後眼神有些複雜的道。

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