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好了,居然比之前的那個還要多出十金幣。”冰雅閣在旁邊激動地說着,輕拽着夢道臣的衣角

“不用了。”夢道臣對着老者點了點頭,笑着走了出去

“接下來,你可要給我付錢哦。”夢道臣把錢袋丟了過去,嬉皮笑臉地看向冰雅閣

“行,算你的。”冰雅閣也不是小氣的人,笑着回道

在夢道臣的帶領下,倆人來到了一處剛剛倆人路過的酒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這裏依舊是水泄不通,擠成一片

“找個地方坐下,我去買吃的。”夢道臣自告奮勇地說着,隨後便擠入了人羣

手頭只有三金幣,這是冰雅閣給夢道臣的最大支持,好在菜單價格不是很貴。這一餐,三金幣應該是足夠了

爲了吃飯,夢道臣也算是有點不擇手段了,靈活的身子不斷在人羣中穿行,完全無視要排隊的規則,能鑽的,能穿的,他都過,不一會兒,便來到了前邊

而後,就是滿滿的一桌飯菜端到了冰雅閣前邊

確實是滿滿的,沒有任何的花裏胡哨,但是分量極爲的充足,雖然不算特別高級,看去來卻也秀色可慘

冰雅閣伸出了手,看向夢道臣

“沒啦。”夢道臣輕飄飄地一句,拿起筷子就要開始吃

“沒啦?”冰雅閣不樂意了,“你知道嗎?這三金幣可以頂得上平時的半個月,可現在就只是這一頓?”

夢道臣也放下了筷子,“雅閣啊,錢沒了可以再賺的啊。咱們現在還在長身體呢,營養怎麼能少了呢?你看我這身板都瘦了好幾斤了。”夢道臣一邊說着,一邊比劃着胳膊

“以剛剛的價格,我現在一天就可以賺一金幣,你知道的,所以快吃吧。”

“可是,錢也不是這麼花的啊。”冰雅閣還是一臉心疼地說道

“沒事,沒事,這頓就算是我請的,可以嗎?老闆娘。”夢道臣笑了笑,安慰道

“不用,不用,反正我的….”本來想說我的不就是你的嗎?不過總覺得有些不妥,就停住了

“呵呵,這個給你,一看就是很好吃的那種。”夢道臣獻殷勤似的給冰雅閣夾菜,

“你是不是又有什麼壞主意了?”冰雅閣警惕地說道,“認識你這麼久,每次見到你這個表情總沒好事。”

“也不算什麼特別過分的要求啦,就是我看着那邊的酒好像也挺不錯的。”

“不行,就這樣,快點吃,不然我就全都給吃了,你信不信。”

“雅閣,認識你這麼久,沒想到你居然是個這麼摳的人。 易先生,你認錯人了! 。”

“不行,再說就沒得吃了。”開始專心吃飯,不再去理會夢道臣


“女魔頭。”

樓上的一處貴賓客房內,有三名公子模樣打扮的人正望着夢道臣與冰雅閣這邊,中間那一人長得正氣凌然,濃眉大眼的,此時就靜靜地站着也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單從這點看的話,此人算上是一位青年才俊

他看着下邊嬉皮笑臉打鬧着的夢道臣和冰雅閣,神色間浮現出一些傷感的意味,將手裏的酒杯一飲而進

“王虎,又在睹物思情嗎?”旁邊的一個身材瘦小的人問道

“你也知道,當初又是沒出那檔子事,現在你我都要叫嫂子了。”另一個人感慨着說道,也是喝下了手中的酒

“兩年過去了,她也更漂亮了,幫我去查查她旁邊的少年,若是有一絲不對勁就找個地,弄個明白。”被稱爲王虎的人正色地說道,他所說的弄個明白,肯定是要使一些手段了

“嗯,雖然….可還是有些放心不下啊!”瘦小身材的人點了點頭,但有些事情慾言又止,不知怎麼開口

“哈哈,怎麼?你這青雲城三害之一的林清,什麼時候這麼婆婆媽媽的啊,來來來,喝酒,過去的就讓它去吧。”王虎哈哈一笑,給各自都滿上

“哈哈哈,是我林某人的不是,先自罰一杯。”

若是當地人在這的話,必定會退避三丈以外,這兒的三人不是別人,正是青雲城的三害,全都聚齊在這

王虎 林清 黃衝

他們的身後是青雲城的三個最大世家,王家,林家,黃家

之所以被稱爲三害,其實可以說全賴林清,這人幾乎都是禍害的源頭,所有的紈絝子弟該做的事,他都做了,

什麼逛妓院,喝花酒,欠債不還,酒後鬧事等等幾乎都會,惹急了還能放火燒了窯子的主,黃衝則是那種一股腦衝的那種,典型的近墨者黑

王虎呢?對於這倆人算是沒法子了,畢竟從小到大的兄弟,總要幫一把吧,幫着幫着,剛好實力夠強,順理成章的就成爲了三害之首了

雖爲三害,但他們做事也是有底線的,至少從未有過強搶民女的事

嗯….最多就和人家姑娘商量商量 “雅閣,吃得飽不飽,要不再去叫一些?”夢道臣一臉意猶未盡的表情

“這話是在問你自己吧。”冰雅閣沒好氣地說道,伸了個懶腰後,靠着椅子說道,“飽了,而且是好飽好飽的那種。”

“哼,我就知道。”夢道臣哼了一聲,也是一臉享受地靠在椅子上

“嗯?這不是雅閣嗎?好久不見啊。”一個驚奇地聲音傳來,隨後三人走了過來,很是隨意地坐了下來,一副我和你很熟的樣子

這三人,不是別人,正是青雲城的三害

“小二,再重新給我上一桌菜。”王虎大手輕拍,呦喝道

冰雅閣的臉一下子便黑了下來,頭低着,冷冷地說道,“這裏不歡迎你們,請你們離開。”

這幾個人他她當然認識,就是害她連村子都不能回去的人

曾經的朋友兼現在的仇人

“好吧。”王虎神色黯然,看向夢道臣大氣的說道,“我看這位小兄弟還沒吃飽吧,來,你們隨便點,這桌算我的。”

夢道臣看了冰雅閣黑得嚇人的臉,笑了笑說道,“不用了,我們吃飽了。”

“這不是三害嗎?怎麼來這裏幹什麼?”旁邊有人小聲的嘀咕着,黃衝不懷好意地回頭看去,那人急忙快步走開

“兄弟,確實是我招待不週,下次咱們單獨聊聊?” 初愛成絆

“你到底煩不煩啊,別要讓我說滾嗎?”冰雅閣異常激動地說道,在她看來,這個王虎無非就是想讓得她連個朋友都沒有

“好,他日定當奉陪。”夢道臣也感覺到王虎身上的敵意,輕輕一笑,說道

“王家,王虎。”王虎伸出了手

“林小天。”夢道臣很自然地握了上去

手掌剛碰在一起,夢道臣就感覺一股巨力傳來,不過他也只是淡然一笑,手掌同時出力,“嘎嘎嘎”手骨不斷傳出響聲,

王虎內心震撼,這個少年纔多大,肉身竟然如此強大,他擡起頭,開始正視起眼前這個少年,而夢道臣一臉常態,笑眯眯地笑着他

“王虎,你這人臉皮也是夠厚的,跟你說滾了還不滾。”冰雅閣看着兩人較勁,心想着肯定是王虎在欺負人,立即對着王虎吼了起來

“哈哈。”兩人分開,王虎大氣地笑了笑,絲毫看不出怒色,“雅閣你也別激動,你旁邊這個人厲害得很。”

“倆位,我們先就此別過。”王虎對着二人拱了拱手,之後直接離去,絲毫不拖泥帶水

王虎點的菜還在上着,店家也把之前點菜的錢全都退回給了夢道臣二人,夢道臣擺了擺手,指了指冰雅閣,示意把錢交給她,這裏邊肯定關係複雜,他可不敢尚自做主

“誰要那個混蛋的東西,小天,走了。”冰雅閣的臉色依舊黑着,說罷,她站起身來,頭也不回地往外邊走去

夢道臣本着不要白不要的的心態,拿了一根雞腿,而後識相地跟了上去

“扔掉。”冰雅閣低吼道,像是一隻快要發瘋的母獅子,

夢道臣從未見過如此憤怒的冰雅閣,想來這事情應該很嚴重,迅速地將雞腿丟掉後,再次跟了上去

走出飯店後的冰雅閣終於是忍不住了,眼淚嘩嘩地直流,無助地走入了擁擠的人羣中,

夢道臣感覺到臉龐的溼潤,頓時間心疼了起來,儘管不知她爲什麼哭,但夢道臣知道現在的冰雅閣正是需要人陪伴的時候,立馬追了上去,不過他就在一旁陪同着,默不作聲

半天過後,終於是有點雨過天晴的跡象,夢道臣立即輕快地到旁邊的冰糖葫蘆上,買了兩根

“雅閣,給,這個可甜了,我嘗過。”夢道臣看似沒心沒肺地一邊咬着自己的冰糖葫蘆,一邊遞給她

“哼。”冰雅閣一手奪過,氣呼呼地吃了起來

又走了一段路,夢道臣見冰雅閣的心情好得差不多了,才說道,“你也別太傷心,不值得,人嘛,總會碰到幾個人渣的。”說道這,夢道臣也想到了自己 ,他也是因爲看錯人才會落得今天這副田地,如果不是遇見師傅,現在可能就是一副屍體了

“我知道,可我就是忍不住。”冰雅閣的眼淚再一次不爭氣地往下流


“別,別,你是我姐,咱們能先不流淚嗎?”夢道臣是最見不得女孩子流淚的,“是那羣壞小子嗎?”

“是,但也不是,他是最壞的那一人。”冰雅閣咬了咬下脣,強忍住眼淚,他轉頭看向夢道臣突然問道,“小天,你也會騙我嗎?村裏的老人總說天下的男人一般黑。”

“我嘛。”夢道臣拼命組織着語言,“我不會騙你的,當然我之前跟你說過的,有些事情現在不能跟你說。”

“沒事,只要你騙我就好。”冰雅閣聽到後大喜,立即破涕爲笑

“走,現在就去找之前騙你的那些壞小子算賬,反正現在你是個武者了,狠狠揍他們一頓。”夢道臣比了比拳頭,豪氣地說道

“嗯,找,去揍他們,哼。”

接下來的幾天裏,冰雅閣卯足了勁,對着曾經的那些壞小子通通的修理了個遍,武者七層的冰雅閣,揍他幾個普通人那是再簡單不過了,儘管大多都是高大威猛的漢子

至於王虎那邊,夢道臣自知現在實力不夠,不然肯定會去見上一見,爲冰雅閣討個公道

熙熙攘攘的街道,各色各樣的商品琳琅滿目,輕輕一嗅,空氣中還有着一股令人着迷的味道


夢道臣拉着冰雅閣在人羣中穿行着,沒有別的,他昨天在這邊看到了一種很好吃的東西

“你慢點。”冰雅閣晃着夢道臣的手,示意他停下來

“怎麼了。”夢道臣摸了摸鬧掉,不明所以

“手都紅了。”冰雅閣看着自己的通紅的手,臉也不自覺的紅了,在這集市人來人往,被一個男的牽着手,難免會讓人起疑,他們這個年紀,在窮人裏邊都是有着一兩個小孩了,而且窮人早當家,冰雅閣想的事情自然比夢道臣多了些,

“哦,不好意思。”夢道臣歉意地說着,絲毫沒有察覺到什麼不妥,在他看來,冰雅閣就像是家人一般,哪有去想那麼多事

“對,就是這裏的薄餅,你聞聞看,是不是很香。”夢道臣指着前邊的那家店,很是火熱,他一邊說着,一邊着迷地嗅着空中的味道

“哼,不買。”冰雅閣哼了一聲,夢道臣居然轉身就將她的話拋到腦後,實在是令人生氣

“買吧,買吧,你看多香啊。”夢道臣不斷地誘惑着冰雅閣

“不,就不。”

“喲,你們就是冰雅閣還有林小天吧,可認得這人?”一聲不善的聲音傳來,兩人尋聲望去,在旁邊的一處巷子內,一羣人凶神惡煞地看向他們,其中有一人被鼻青臉腫的,正是夢道臣他們的傑作

“你是?”夢道臣看向他們,問道,這裏邊最強的也就武者七層,也用不着害怕

“哼,我是誰你們不用管,但打了我的人是要付出代價的。”帶頭的一人眼神不善地說道,身後的那羣人全都拿出鐵棍,至於帶頭那人,套上了一對鋼爪

“識相點的,就讓我們打一頓事情就這麼過去了,不然的話,今天一定讓你後悔終生。”帶頭人高傲地仰着頭說道

“韓老大,我要把這個賤女人狠狠地痛快一翻。”被打的那人說道

“嗯,這女的倒是有那麼幾分姿色,是不錯。”韓老大摸着下巴,眼中露出淫笑,邪邪地說道

“小天。”冰雅閣的臉漲得通紅,回頭詢問地看了夢道臣一眼,被幾人這麼露骨地說着,任誰都忍受不了

“打了再說。”夢道臣留下這話後,直接衝了出去,一拳揮向那個韓老大 韓老大雙手微微一擡,猛地向夢道臣刺來,嘴裏還得意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