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印結結的越來越快,四周的靈氣瘋狂的向著女人匯聚而去,而後被女人完全吞噬進去。

可是就是如此澎湃的鬥氣,女人的身體已經不斷的顫抖,那白.皙皮膚開始緩緩出現一道道青筋。

羿鋒看到這一幕,心底大驚。他自然知道,這女人是因為壓制不住藥力了。這才導致身體有著膨脹的驅使。

羿鋒想出手幫這個女人,但是卻絲毫沒有辦法,不管丹藥的藥力,還是至尊精丹的力量,都是從內到外泄露的。這讓羿鋒有種無處下手的感覺,畢竟要壓制也得從內部開始。

女人似乎也知道這點,那張絕美的臉蛋在這疼痛下有些扭曲。

瘋狂結著手印的羿鋒,望著站在遠處的羿鋒,看了一會兒之後,居然猛的站起身來,在她站起身來的那一刻。身上的衣衫瞬間碎裂開來,化作漫天布條。

這一幕讓羿鋒錯愕在原地,眼睛之中直直的注視著這具完美的軀體。晶瑩剔透的肌.膚,圓潤的胸脯,挺翹的臋部,精緻而又修長的雙腿,以一種極為誘.惑的曲線完美的契合在一起。望著這具玉石般得白.皙嬌.軀,羿鋒感覺鼻頭有著血液湧出。

羿鋒這一刻忘記女人的危險,眼中就只剩下這具完美到極致的嬌.軀了。

而就在羿鋒愣之間,女人手臂一揮,在她一揮之下,根本就沒想抵擋的羿鋒。整個身上的衣衫也徹底的化作漫天碎布,散落空間。

而在羿鋒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羿鋒就感覺到一道熾熱的身體撲在他的身上,甚至連想都沒有想,羿鋒就感覺他進入了一處,耳邊傳來了一聲疼吟之聲。


「完了!又被人用強了!」

羿鋒這才反應過來,剛想掙扎,卻現被羿鋒死死的抱住。耳邊傳來她帶著顫音的聲音:「別動,借你的力量用用。」

就在女人話音落下的同時,羿鋒感覺體內的力量宛如抽水一般被女人抽了過去,而後全部灌輸到她的體內。在羿鋒的力量補充之下,女人原本顯現的青筋開始從皮膚上消退下去。

羿鋒的力量何等澎湃,在羿鋒力量的支持下,原本還壓制不了丹藥的女人。開始瘋狂的結著手印,瘋狂的吸收著丹藥的藥力,而後化解至尊精丹的暗疾。

而被女人撲到的羿鋒,就宛如補充器一樣,不斷的給女人補充著力量。和女人貼在一起,羿鋒身子能感覺到女人呼吸在她臉上的熾熱氣息。滑膩溫熱的軀體壓在羿鋒身上,可是卻沒有享受的機會。羿鋒還有承擔著是一種驚恐。

「采陽補陰?」羿鋒瞪大眼睛的看著女人,見體內的力量一股股進入女人體內,不由想到了一個詞。

女人似乎也知道羿鋒想什麼,在依舊吞食著羿鋒能量的同時,臉色帶著暈紅,美艷不可方物:「不會對你有害的。」

聽到這句話,羿鋒雖然心底懷疑。可是見女人認真慎重的眼神,只能配合著這個女人的動作。羿鋒知道,要是沒有他力量的支持,這個女人絕對過不了十階丹藥這一關。

見羿鋒配合她,女人這才鬆了一口氣。這時候,她才現兩人的姿勢,臉色暈紅的同時,輕啐了一口,把腦海之中那旖.旎的想法排除出去,開始一心一意的吸收十階丹藥藥力,而後消除至尊精丹暗疾。

兩人以一種極為旖.旎的姿勢,卻做著極為正經的事情。

女人心底不得不承認,羿鋒的力量澎湃而精純,比起她所能動用的力量強多了。在羿鋒力量的支持下,原本極為危險的事情,反倒是不顯得那麼驚險了。

這讓女人手中印結結的更加快捷,羿鋒的力量也瘋狂的湧入女人的體內。 這樣的情況一直堅持了許久,在羿鋒體內的力量也所剩不多的時候,女人吸收羿鋒的力量這才緩下來。

而在兩人心神微微放下來的時,兩人親密的旖.旎,感受著從對方身上傳來的溫熱氣息,兩人的呼吸不可控制的有些急促了起來,即使女人極力想壓制,可是生.理反應卻不是她能壓制的住的。

而被女人撩起火氣的羿鋒,自然情不自禁的動了幾下。

「嗯……」

在一聲情不自禁的聲音之中,羿鋒再也沒有忍住,原本正經的事情,開始在整個空間散著春.光!女人不知道是抵抗,還是迎合, 籃壇之鋒芒逼人

……

在迷亂之後,女人率先反應過來,用著衣衫把她整個軀體包裹住,餘光在羿鋒身上掃過,臉上依舊帶著醉人的暈紅,目光落在某處的殷紅之處,又有著失落之色。

女人查探了一下體內的狀況,良久之後喃喃自語道:「活著就是好的。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看著面前給她帶來生機的男人,女人很難想象怎麼可能在暗疾消除之後,會和他一起迷亂一次。想起剛剛的舉動,女人就感覺臉色燙的力量。特別是向著是自己率先把他給推到,就更是一陣火燙。

羿鋒看著面前嬌.艷無端的女人,羿鋒也有些苦笑不得,體內的力量所剩無幾不說,而且他更是莫名其妙的被推了。而且,還是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

當然,對於這樣的美事羿鋒是不會拒絕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起碼,此刻他也用不著做鬼。

「剛剛我們什麼都沒生過。」就在羿鋒想說什麼的時候,耳邊卻傳來那個女人清美得聲音。

「啊……」羿鋒啊了一聲,轉頭看向女人。

女人見羿鋒轉頭看向她,臉色更是覺得火燒一般,她拍了拍臉,瞪圓眼睛看著羿鋒說到:「我說,剛剛什麼也沒生過。你記得嗎?」

「你的意思的,我被一夜情了?」羿鋒哭笑不得的看著這個女人,想不到他有著這麼一天。

「呸!」女人聽著羿鋒這個新興詞語,嗔了一口,拍了拍臉,看著羿鋒說道,「反正,我一切都不記得了。」

羿鋒聳聳肩道:「很明顯。意思就是你吃乾淨抹嘴當做沒生而已。」

女人聽羿鋒說的這麼直接,忍不住瞪著羿鋒說道:「什麼叫吃乾淨抹嘴?我吃了嗎?」

羿鋒聽著矢口否認的話,聳聳肩無所謂的說道:「抹乾凈就抹乾凈。不就是被一夜情了嘛。男人嘛,雖然受了一些委屈,還是承受的住的。」

這一句話讓女人一腳踹了過來,心道她一個女人都沒說受委屈。他受什麼委屈了?

「當做沒生最好了。要不然我還真感到頭疼了。」羿鋒看著女人很認真的說道。

女人頓時不爽了起來。她說當沒生那是因為他是女人,有著先天優勢。可是這混蛋好像一副怕自己纏上他的樣子,難道自己就真的這麼差勁嗎?女人恨恨的等瞪著羿鋒,恨不得把羿鋒凌遲了。

「幹嗎?我不是已經當做沒生嗎?你還想怎麼樣?」羿鋒看著女人極為不滿的說道,逆推了自己不說,還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樣。她都委屈了,那自己的委屈向何人訴說?

女人見羿鋒一副幽怨小男人模樣,差點沒有笑出來。不過知道情景不對的她,生生的忍了下來。扭頭沒有搭理羿鋒!

羿鋒見女人如此,心底也沒奢望這個遠古就尊貴至極的女人會真的因為這次救命而生的事情,就做出一點什麼。在激.情之後,羿鋒就想到了大半是這種可能。

這女人雖然絕美,但是卻不是他能掌控的。

世上的女人,並不都是秦依。

「你暗疾全部解決了?」羿鋒問道。

女人見羿鋒問這個,這才回答道:「還一些小問題,不過不礙事,總能解決。」

羿鋒點了點頭,突然恨恨的說道:「還說你的采陽補陰對我沒傷害。我的實力要想完全恢復。起碼要一個月後。」

難怪羿鋒氣急了,以往施展斬仙,他都在五天之內能完全恢復。可是,此次卻得一個多月才能恢復。

聽著羿鋒的抱怨,女人嘴角揚起一絲弧度,心道你這樣的人,不騙你會做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嗎?不過,女人想起著事情的旖.旎,也不能算吃力不討好。

「你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起碼,我泄露的法則之力,你多多少少吸收了一些。」

「就那一些法則之力?」羿鋒撇嘴道,「比起浪費我一個月的時間,我覺得十分不止。」

「你馬上就要達到君階頂峰。確實,這一點法則之力對你實力是沒有太大幫助。但是,對於你步入聖階卻好處非凡。有著法則之力的牽引,對於你以後擁有自己的法則之力,有著莫大的好處。起碼,這一絲法則之力,要比正常人少十年的苦修。」

「有沒有這麼珍貴?」羿鋒懷疑的看著女人。

女人聽著羿鋒懷疑的話,她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有沒有等你將來要衝擊聖階的時候,自然就知道了。法則之力此時雖然幫不了你,但是總有一天能幫上你的。」

羿鋒這才心底平衡了起來,不過心底還是有著懷疑,這個女人可是很會騙人。

看了看女人的血色,羿鋒想也不想,走到水晶棺面前,把水晶棺收回戒指之中,這東西怎麼說也是萬年玄冰。可是大有作用。既然他用不著了,他自然收起來。

女人見羿鋒如此,怒極失笑。

可是還未等她說什麼,羿鋒就義正言辭的說道:「我平常都不接客的,剛剛為你接客了一次。報酬也不要太多了,這萬古玄冰正好。你要明白,我的價錢很高的。」

一句話,讓女人面色鐵青:這混蛋,就算是找人,也不會找你。而且,本小姐要是需要男人的話,會缺男人嗎?還有,你值萬古玄冰的價錢嗎? 在女人的注視下,羿鋒不只是把萬古玄冰都給取了。而且更是來到剛剛的大殿之中,開始如同洪荒猛獸一樣瘋狂的掃蕩著大殿之中的各種捲軸。


羿鋒的度快到極點,在這股度之下,女人嘆為觀止。看著那嫻熟快捷的手段,女人是不是懷疑羿鋒對於打劫有著極高的研究,或者他已經做這樣的事情很久了。

在羿鋒的掃蕩下,原本一座座書架的捲軸,被羿鋒收入了納靈戒。這也幸好羿鋒斬殺不少武者,擁有不少的納靈戒。要不然還真裝不下這些。

女人雖然極為鄙夷羿鋒這種舉動,可是卻也沒有說什麼。女人很清楚,就算阻止了也阻止不了這傢伙。對於女人來說,這些東西對於她也無太大作用。她連天階劍典和萬古玄冰都讓羿鋒拿走了。這些東西九更不算什麼了。

可是,讓女人錯愕的是,羿鋒把捲軸等掃蕩一空之後。居然開始掃蕩著那些金銀翡翠。這讓女人心底湧起了一股無力之感。一個達到君階的武者,還會看上這樣的東西。心道,這傢伙真的是一個極品。

在羿鋒打劫下,羿鋒的納靈戒空間終於被全部填充滿。望著滿是滿地的玉石珠寶等等,羿鋒十分無奈對著女人問道:「你還有納靈戒嗎?」

女人深吸了一口氣,隨即看著羿鋒緩緩的吐出了一個字:「滾!」

聽著女人幾乎暴走的話語,羿鋒聳聳肩嘀咕道「不給就不給,那麼凶幹嘛?小心嫁不出去。」

女人努力的平息著心底想要暴抽羿鋒的情緒,沒有搭理羿鋒往大殿走去。

羿鋒有些念念不舍的看著滿地的珠寶,隨即嘀咕道:「咳,可惜了,這麼多珠寶,拿回去砸人看很爽。」

走在前面的女人,聽到羿鋒這句話差點摔倒在地,她再也不想聽到這無恥男人的話語,步子猛的加快,出了大殿之中。

羿鋒摸了摸鼻子,對於女人這種反應十分不解。手裡拿了兩塊玉石之後,也向著大殿之外走去。

有過來一次的經驗,羿鋒自然很熟練的潛水向著上面走去。和女人一前一後,兩人緩緩的潛出了小湖之中。

當女人出現在幽谷之中,頓時伸開懷抱,深深的呼吸著幽谷的氣息,神色迷戀而又愉悅,眉宇之間掩飾不住心頭的興奮神色。

「我終究還是活著出來了。」女人喃喃自語,眼中帶著極為複雜的神色。一直以來,她都認為自己必死無疑。但是卻沒能想到,她還能有繼續活著出來的可能。

女人深吸著天地之間的氣息,劫后重生的感覺沒有嘗試過的人。是不知道其中的珍貴。

羿鋒就站在遠處靜靜的看著女人,這個女人心底的情緒,羿鋒多多少少能感覺到一些。這冰封了不知道多少年得女人,在能重生的此時,還能保持著這種克制,已經相當不錯了。

女人見一道目光定在她身上,轉頭看向面前挺拔的身影,紅顏嬌唇輕啟:「謝謝!」

羿鋒聳聳肩道:「這倒是不用。不過,下次你用強的時候。記得先打聲招呼,怎麼說我也是良家少男。不能這麼隨便的。」

聽到這句話,女人面色嬌羞的同時,也狠狠的瞪著羿鋒,哼了一聲說道:「本小姐做過什麼嗎?我不記得了。」

「卑劣的女人!」羿鋒感嘆了一聲,對於對方吃乾淨抹嘴的行為,極為無奈。

「你記不記得無所謂了。不過,下次還想要找客人的話,價錢好商量。一回生二回熟嗎。我會給你打折的。」羿鋒很認真的對著女人說道。

女人臉色火燙不已,轉頭當做掩飾著臉色不讓羿鋒看到。心底恨不得把羿鋒的嘴給封住。這混蛋,都說當做沒生什麼了。他居然還一直的重複。

望著不搭理他直接走開的女人,羿鋒有些急了,在她背後喊道:「八折行不行?」

軍婚撩人:少將嬌妻太惹火 七折如何?」

求粉!!

「靠,你不會要五折。不能這樣子,我平常都不做這樣生意的,難得客串一次。你不要這麼狠!」

望著女人度越來越快,羿鋒苦澀著臉說道:「好。那就三折。」

「不會這麼狠,難不成你想一分錢也不出?我告訴你,打死我也不會從的。」羿鋒義正言辭的說道,很是警惕的看著女人。

女人終於忍不住,轉頭怒瞪了羿鋒一眼道:「倒貼我,你也別做這個夢。」

「……」

這一句話瞬間讓羿鋒自尊心受到極大的創傷,以他對自己的了解,心道他這麼優秀和帥氣,沒道理這個女人會說出這樣的話語啊。

「矜持!這個女人一定是矜持!」羿鋒在心底為女人這行為做了解釋,心底不以為然。之前都那麼直接,現在還玩什麼矜持啊。

「嘿嘿!沒事,憑藉本少的人品。在晚上有著黑夜的掩飾,她就不會如此矜持了。」

……

可是,讓羿鋒鬱悶的是,等了這個女人一夜,這女人都沒有搭理他的意思。在她開闢的洞府之中,睡到了第二天才出洞府,伸了一個懶腰。把身材嬌柔的曲線完美的展現出來。

當女人看到羿鋒直直著盯著她完美曲線的眼神時,輕啐了一口沒有搭理羿鋒。

如此情況才讓羿鋒真正的自尊受傷,聳著腦袋不在打接客的主意。

「算了!還是先恢復實力。」羿鋒心道這女人采陽補陰之術還真強,也不知道是什麼功法,不知道能不能學來。

羿鋒看著幽谷之中的七彩光膜,不由搖了搖頭,這七彩光膜還不知道怎麼能破開了。誅仙劍雖然有這樣的能力,可是這東西根本就用不著。除去有誅仙劍其餘配件出現的時候,它才會出現外,其餘的時候都是安穩的化作紋身在他手臂上。

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從洞府疾馳而出,宛如神女一般在虛空飄揚的女人。羿鋒施展攝魂術,也拖著身體向著峽谷之處而去。心道這女人是這幽谷主人,想必有辦法出這個峽谷。 三天的時間,羿鋒依舊宛如礁石,靜靜的坐在那裡。四周的天地靈氣在他的體內進進出出,不斷洗髓著他的身體。

女人望著不斷進出的靈氣,嘴角喊帶著笑容。雖然羿鋒此時的氣息沒有變化,但是在他蘇醒來的那一刻。實力肯定能得到極大的提升。

天人合一最直接的好處,就是能提升實力。這種提升實力的度, 娛樂圈C位大婚 。有人曾經說過,天人合一是最好的修鍊功法。這並不是一句虛言。

不過,天人合一那裡是這麼好達到的。實力沒有達到一定的層次,想步入天人合一的層次難之又難。正常情況下,君階達到天人合一正常。尊階算妖孽了。

至於尊階之前,依舊不是常理能看待了,那在世俗之中,已經傳說般得存在了。

望著羿鋒的狀態,女人知道羿鋒短期內怕是不可能蘇醒了。想到這,女人就開始在幽谷之中遊走。不過,讓女人疑惑不已的是,這封印沒有消散。羿鋒到底是怎麼進來的?以羿鋒的實力,想要進入這樣的封印覺悟可能。

……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在交流會的秦依等人卻急壞了。一個月已經過去了,交流會也緩緩的退場了。可是,羿鋒依舊不見人影。即使是程凱等人,也不由皺著眉頭起來。

而同樣感覺十分頭疼的是傲雪,她守在幽谷之外,看著七彩光膜一點動靜都沒有,不由氣急的用著一道道力量攻擊著七彩光膜。可是,任由她怎麼攻擊。這七彩光膜就是一點變化都沒有,這讓傲雪不由苦惱萬分。

她把羿鋒帶來,可是羿鋒卻消失不見了。這讓別人怎麼看?讓柳然怎麼看?

要是她沒有仙府的這個身份也就罷了,可是有著仙府這個身份,大家的第一個想法,怕就是她滅殺了羿鋒,為仙府減少了一絲隱患。

想到這,傲雪感覺頭疼難耐。想起羿鋒那驚艷一劈的一劍,無法想象到底是什麼東西沒能破開連她都破開不了的封印。


「該死的!」傲雪不由揉著腦袋,心底暗自祈禱羿鋒沒有出事。同時,手中的力量再次狂涌而出轟擊著這光膜。但是轟擊了許久,依舊不見光膜有著絲毫打的損傷。

見到這種情況,傲雪不由深吸了一口氣,終究放棄了破開封印的想法。這麼多年都沒人破開這封印,以她剛剛步入聖階不久的力量,想要破開怕是不可能了。

「算了,不管他們相不相信。我總得前去解釋一番。」傲雪深吸了一口氣,只能施展身法離開光膜旁邊,向著交流會所在處疾馳而去。

當傲雪出現在秦依等人面前的時候,程凱等人瞬間鬆了一口氣,程凱不由快步向前兩步問道:「傲雪小姐,我們宗主呢?」

傲雪臉上露出尷尬的神色,看了一眼都等著她回答的眾人,她苦笑了一聲說道:「我把他弄丟了。」

「弄丟了?」眾人聽到這句話錯愕不已,古怪的看著傲雪。羿鋒又不是小孩子,這也是能弄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