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仔細的聽了聽,確定自己真的沒有聽錯,不由的皺了皺眉,連忙穿好衣服向著外面跑去。

剛剛來到門口,就看到一抹纖細的身影,正慢慢的向著她走來。在看清楚來人後,她的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你怎麼會來這裡?」她不是應該中了軟筋散被關在柴房裡嗎?


「我來自然是來送你上路的。」鳳瀾傾淡笑的說道。

鳳瀾傾的口氣平靜得如一陣和煦的春風,聽在東方傾夢的耳中,卻冷冽得如最冰冷的寒冬一般,「你到底是什麼人?」

「其實我還真的捨不得殺你!要不你求我,或許我心情好放過你也有可能。」鳳瀾傾嘴邊揚著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戲虐的看著東方傾夢。

「你休想!」東方傾夢咬牙怒視著鳳瀾傾。

鳳瀾傾不在意的聳了聳肩,「我無所謂啊!反正死的人又不是我。你聽那一聲聲的慘叫是多麼的動聽。」

「我殺了你!」東方傾夢憤怒的攻向了鳳瀾傾。

鳳瀾傾單手輕輕一揮,東方傾夢便被禁錮在了原地,「你不覺得這聲音比起別人的哀求更動聽嗎?好好的享受吧,以後怕是沒有這個機會了。」

此時,東方傾夢才知道自己惹了一個什麼樣的存在。若是她早知道鳳瀾傾是一個如此恐怖的人,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去招惹她的。可是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求你放過我!求求你!」東方傾夢哀求的看著鳳瀾傾。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哀求別人。以前的她從來都是看著別人哀求自己的,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也有哀求別人的一天。

------題外話------

感謝(251289016、15975012826、流年的彼岸nobdoby、天是藍的123、櫻草、panpan2011、fuwenjuan520)親愛滴們送給紫雨的禮物,(づ ̄3 ̄)づ╭?~ 慕顏翻了個白眼:誰是你們老大!

……

有了試煉場中剩餘倖存者的幫忙,慕顏很快在接下來的一個時辰里,奪走了吳方怡和張羅二人的玉牌。

這一回,看著慕顏殘忍教訓三人的參賽者們,非但不覺得恐懼,反倒還圍在一旁激動地歡欣鼓舞。

「老大加油!」

「老大威武!!」

「老大天下無敵!!」

「你們這群老鼠敢得罪老大,簡直罪該萬死!」

慕顏扶額:這群人有完沒完,搞得她連凌虐報復敵人的興趣都沒有了。

吳方怡三人的玉牌被丟給了提供情報的修者,積分榜再度變化。

得到了玉牌的人喜出望外,有了這增加的幾十個積分,他們更有把握進心儀的門派了。

離第二次考核結束只剩下半個時辰。

而唯一沒找到的人只有柳若瑄。

柳若瑄如今的積分,依舊高居在前十五。

慕顏微微眯起眼,神色莫名。

果然不是她的錯覺,柳若瑄的運氣真是好的可怕。

若是她的寶貝兒在這就好了。

小寶的運氣,那才是真無敵的。

這從小寶能一眼找出天魔琴,就可見一斑。

「老大老大,找到那個女人了!!」

正想著,不遠處傳來一個修者大呼小叫的聲音。

慕顏摸了摸鼻子:不會吧,只是想了下寶貝兒,她的運氣就上去了?

……

一個潮濕的水窪旁,柳若瑄整個人顯得狼狽而憔悴。

慕顏趕到的時候,那些幫她尋找的修者正將她團團圍住。

但卻沒有一個人好意思出手。

畢竟柳若瑄的樣子看上去太柔弱太嬌怯,太小白花了。

而剩下來的修者大部分都是大男人,多多少少對這種女人都有憐憫之心。

至於慕顏,唔,容貌是遠超柳若瑄的,氣質是雍容出塵的,身段是纖細婀娜的。

可問題是……好可怕啊!

完全不能把她當柔弱的少女看好嘛!

「老大,你來了!」

「老大,你看看這女人是不是你要找的明月宗餘孽!」

「老大老大,這個女人可是我發現的,她的積分是不是歸我了,嘿嘿嘿!」

慕顏不理會這群嘰嘰喳喳,跟街市大媽一般吵鬧的修者,目光落在柳若瑄身上。

柳若瑄的眼淚一下子落了下來,「君慕顏,你,你太過分了,竟然搶走了我師兄師姐的玉牌。她們本來可以進大宗門外門的,現在,他們這麼多年的努力全白費了。」

慕顏挑了挑眉:喲,又開始演柔弱善良的苦情戲了。

還不等她說話,葉歡已經冷笑道:「呸,說我們老大過分,你們想搶老大玉牌的時候,怎麼不想想自己過不過分。你以為哭一哭,裝一裝可憐,就是真的可憐了啊!咱家小紫被打的遍體鱗傷的時候,你怎麼不覺得她可憐?」

柳若瑄的面容一僵。

她雖然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擅長站在道德制高點。

可口才卻也沒辦法跟葉歡這種八面玲瓏的人相比。

否則,慕顏的事迹也不會被葉歡傳的人盡皆知,他卻還能與其他人關係那麼交好了。 看著不斷的哀求著自己的東方傾夢,鳳瀾傾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擴大,殘酷的說道:「只可惜比起哀求,我更喜歡聽死亡前的哀鳴。」

「不要!求求你放過我…求求你…」東方傾夢的臉上滿是驚懼,渾身都在不停的悚悚發抖。若不是現在她不能動彈,她肯定已經腳軟的坐在了地上。

鳳瀾傾冷冷的笑著,轉身向著前方走去,單手一揮間,身後已經再也沒有了聲音。她做事從來不喜歡給自己留下後患,哪怕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女子。

龍族皇宮議事殿中,氣氛冷凝。

在座的每一個人臉上都滿是凝重之色。這段時間隨著十大城池的城主相繼隕落,讓整個龍淵大陸都蒙上了一層恐慌。

「有沒有查出是何人所為?!」龍凌天冷厲的目光,淡淡的掃過在場的眾人。身上那與生俱來的王者氣息,更是壓的所有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每一個被他目光掃過之人,都驚慌的低下了頭。


龍凌天的眉頭不由皺的更緊,那一雙滿布了深沉心機的眼危險的眯了起來,他的神情明顯的傳達出了他的不悅。

「劉愛卿你說!」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劉夏至的身上。

劉夏至渾身一顫,戰戰兢兢地開口道:「臣正在極力的追查,相信很快就會有線索了。」

「很快?這句話在三個月前本尊就已經聽你說過了,這難道就你所謂的很快嗎?!」龍凌天一拍椅子怒聲喝道。

「王者恕罪!」劉夏至連忙「咚」的一聲跪在了地上,渾身顫抖道。

龍凌天冷哼一聲,冰冷的目光轉向了王珏垚,「你說!」

王珏垚連忙上前一步,顫顫巍巍的開口道:「臣已經下令嚴查所有進入各個城池之人,沒有身份令牌的一律抓起來。」他現在只能如此做了,寧可錯殺,也不放過一個。

龍凌天微微頷首,臉色也緩和了幾分。雖然王珏垚的做法會讓整個龍淵大陸人人自危,但是如若不找出那些作亂之人,龍淵大陸將永無寧日。

鳳瀾傾剛從鳳吟空間中出來,房門上就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

聽到那事先商量好的暗號,她的嘴角揚起了一抹淺淺的弧度,走上前打開了門。

剛打開門,一道淡金色的身影就撲入了她的懷中,「傾兒人家來了,你有沒有想人家?」

鳳瀾傾寵溺的揉了揉伏落悠的頭髮,笑道:「想啊!」他是她的弟弟,她怎麼可能會不想他?

伏落悠俊美的臉上綻開了一抹燦爛的笑容,眨著金色的雙眸看著懷中的鳳瀾傾,一臉渴望道:「那傾兒可不可以親人家一下?」

鳳瀾傾笑著搖了搖頭,踮起腳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寵溺的拍了拍他的頭,「好了!我們坐下說說話吧。」

「傾兒你親錯地方了,你應該親這裡,來再親一下。」伏落悠指了指自己如花瓣一般的薄唇,金眸期待的望著鳳瀾傾,希望她可以再親自己一下。

「臭小子!」鳳瀾傾笑著伸手敲了伏落悠的額頭一下,轉身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伏落悠有些失望的聳了聳肩,將房門關上,走到鳳瀾傾身旁的位置坐下,「傾兒你看人家長得又不差,你不如就收了人家吧!」

「你是我弟弟。」鳳瀾傾無力的撫額道。這小子一天到晚的就知道胡思亂想。

「可是人家覺得姐弟戀更有愛。」伏落悠一臉理所當然道。


鳳瀾傾白了他一眼,轉移話題道:「這些日子在外面,有沒有遇到什麼好玩的事?」


伏落悠支著下巴想了想,搖了搖頭,「人家只想快些做完事,然後快些見到你。傾兒,姐弟戀真的很有愛哦!我們試試好不好?」

鳳瀾傾無語!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雖然龍淵大陸到處都在戒嚴,但是各個城池中,依然不斷有著重要的官員,以及城主隕落。這讓龍凌天氣的暴跳如雷,但是卻也無可奈何!

夜色中,鳳瀾傾的身影快速的在天空中掠過。就在剛剛,她又滅了龍族的一個重要勢力。相信明日龍族王者的臉色一定會很精彩。畢竟這裡可是皇城,在他的眼皮底下。

回到客棧,鳳瀾傾剛剛推開房門,就聽到了伏落悠的呻吟聲。

她的心中不由一緊,連忙快步走了進去,只見伏落悠正痛苦的躺在床上,「悠兒你怎麼了?」

「我受傷了!」伏落悠可憐兮兮的說道。

「傷哪了?快給我看看!」鳳瀾傾一臉擔憂道。一時間竟然忘了自己是一名半步仙丹師。別說只是一點小傷,就是只剩下一口氣,也難不倒她。

伏落悠伸手解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他那肌理分明,陽剛十足的性感胸膛。

他可憐兮兮的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傷這了,傾兒你幫人家揉揉好痛!」這傷自然是他故意留的,為的就是勾引傾兒。不然以他現在的實力,對方怎麼可能傷的了他?

看到伏落悠胸前那一個紅紅的掌印,鳳瀾傾臉上露出一抹無奈。此時若是她還不明白他打的是什麼主意,那她就是傻了。

「張開嘴!」鳳瀾傾拿出一顆丹藥,遞到伏落悠的嘴邊。雖然知道他的心思,但是看到他受傷她還是很心疼的。

伏落悠扁著嘴,金色的雙眸可憐兮兮的看著鳳瀾傾。

「真拿你沒辦法!」鳳瀾傾無奈的輕嘆了一

鳳瀾傾無奈的輕嘆了一聲,伸手撫上了伏落悠那受傷的地方,輕輕的揉著。

感受到鳳瀾傾的手帶來的柔軟觸感,伏落悠的臉上緩緩的展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傾兒還是在乎他的,相信以後他只要再接再厲,絕對可以成為她男人的。

「給本尊去查!就算將整個龍天城翻過來,也要給本尊找到人!」皇宮中傳來了一聲咆哮。

龍凌天一張臉氣的鐵青。在別的城池也就算了,竟然在他的眼皮底下也發生了相同的事。而且一個晚上竟然被滅去了兩個勢力,這簡直就是對他威嚴的挑釁。

「臣等立即去查!」大臣們連滾帶爬的向著大殿外跑去。其實最恐懼的就是他們,這些日子不斷的從各個城池傳來大臣和城主被滅的消息,讓他們每個人的心中都充滿了恐懼,生怕下一個就會輪到他們。

看著街上到處都是尋街的侍衛,鳳瀾傾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滿意的笑容。她就是要攪得龍族不得安寧,等再過幾日眾人到齊后,她就給他們來一次重創。相信會讓龍族的王者終生難忘的!

收回視線,鳳瀾傾轉身進入了鳳吟空間之中。剩下的這段時間,她就好好的準備一下。

時間在指縫中不知不覺的流過,林影一行人也相繼到達了龍天城。雖然龍天城的防衛猶如鐵桶一般密不透風,但是對於他們來說,想要進入卻並不困難。

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鳳瀾傾將眾人都召入了伏羲塔中。待到眾人全部到齊后,也正式的開始了他們的計劃。

「今夜我們所有人分為二十個小隊,十個小隊負責滅了龍族的幾位重要官員。另外十個小隊,則分佈於龍天城的各個方位開始布陣。」鳳瀾傾對著眾人和獸獸們說道。

「真的很想看看龍族王者暴跳如雷的樣子。」

「這次龍族的損失絕對慘重無比。」

「也該讓他們嘗嘗被人算計的滋味了。」眾人興奮的討論著。彷彿已經看到了龍天城明日的精彩。

當夜色慢慢的深沉下來,鳳瀾傾一行人也開始了他們的計劃。明天一早,他們就會給龍族王者一個大大的驚喜了。

一夜的時間稍瞬即過,當天色微微轉亮的時候,鳳瀾傾一行人的行動也同時結束了。

看了一眼龍族皇宮的方向,鳳瀾傾的嘴角緩緩的揚起一抹笑意,祭出鳳羽對著眾人道:「走吧!我們回鳳族。」

鳳羽快如閃電的飛上天空,飛至百里之外時,龍天城突然升騰起了熊熊的火焰。

「大家快滅火啊!」

「這火根本就滅不了,我們還是快逃命吧!」

一時間,整個龍天城亂成了一片,所有的人都向著城門的方向涌去。

守城的侍衛看到火焰騰起的時候,第一時間便關上了城門,防止縱火之人乘亂逃跑。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聚向城門,侍衛們根本無力阻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眾人推開城門,向著城外四散而去。

天空中九條巨大的金龍不斷的噴射的水柱,企圖將龍天城的大火給熄滅。可是無論水柱如何猛烈,那火焰卻絲毫沒有半點要熄滅的跡象。

大火整整燒了三天三夜才終於熄滅。不過此時的龍天城已是滿目瘡痍,再也找不出當初的一絲繁華。

看著面前一片狼藉,到處殘磚斷瓦焦黑的宮殿,龍凌天猶如一頭髮了狂的獅子,滔天的怒火在他的胸膛間狠狠燃燒的不止,他雙眼通紅的怒吼著,「要是讓本尊知道何人所為,本尊定將他碎屍萬段!」

「王者!不好了!」一名侍衛臉色慘白的向著這邊跑來。

「說!」龍凌天睚眥俱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