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華若謙會利用這次寧靈雲中毒的事情,幫她拖延時間,現在,時間對他們來說,就是最珍貴的。

「多謝蘇大人了。」

韓楉樰是真心的向蘇長卿道謝的,這件事情,要是他不肯行方便的話,就算有華若謙在,也不會這樣的順利的。

而且,自從來了這牢房之後,韓楉樰他們,也沒有受到過什麼非人的待遇,她知道,這些,都是託了他的福了。

「韓姑娘客氣了,本官也不是白幫的,就是不知道,韓姑娘那解毒的藥丸,能否有本官的份了。」

那樣連大夫都查不出來的毒藥,韓楉樰的解毒丸,就能保住人的一條命,這樣的東西,就連蘇長卿,也是想要的。

韓楉榛聽了蘇長卿的話,就笑了,他這樣說,就是承了自己的情了,以後,再有什麼事情,自己也不至於什麼都不知道了。

「當然了,要是我能有機會出去的話,肯定不會忘了蘇大人的。」

雖然,製作解毒丸的藥材很是珍貴,可是,韓楉樰是真心的想要感謝蘇長卿的,他們大概還要在牢房裡住一段時間的,當然少不了他的照顧了。

「那我就先謝過韓姑娘了,姑娘放心吧,你是個有福的人,本官肯定是會秉公辦理的。」

雖然,蘇長卿是禹帝的寵臣,可是,皇上已經老了,他也是要為自己找出路的,這些年來,他也得罪了不少的人。

有韓楉樰這樣一個神醫在,蘇長卿也是不會輕易的得罪得而,而且,他對容初璟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他的城府,也是很深的,在這場皇位的角逐中,誰勝誰負,還是個未知數呢,這個時候,蘇長卿當然不會將自己的後路都給堵死了。

而韓楉樰,就這樣個蘇長卿,又一次愉快的,合作了起來,這次回牢房的時候,心裡就輕鬆了很多了。

「娘親,怎麼樣了,他們有沒有為難你?」

韓楉樰一回到牢房裡,韓小貝就一臉關心的圍了上來了,而韓遙微,雖然沒有說話,可是,那擔心的模樣,和他也是一樣的。

「放心吧,娘親沒事的,而且,這次也不會有事的,我們也不會被斬首了。」

韓楉樰笑著搖了搖頭,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韓小貝他們,她知道,只從蘇長卿來,說了他們三天之後,會被斬首的事情之後,他們就一直很擔心。

可是,為了不讓韓楉樰愧疚,韓小貝他們依然什麼都沒有說,甚至,連一句抱怨的話都沒有。

這樣懂事的韓小貝和韓遙微,讓韓楉樰的心裡很是安慰,同時,也更加的愧疚了。

「真的啊,娘親,我們不會死了,對不對,真是太好了!」

韓小貝一向是很相信韓楉樰的,只要她說了,他就想也不想的就相信了,臉上也露出了一個笑容出來。

這還是,他們來到了牢房之後,韓小貝第一次這樣輕鬆的笑出來,而一旁的韓遙微,也跟著笑了起來。

韓楉樰看到笑得這樣滿足的韓小貝,只是因為他們不會被斬首了,她心裡一酸,眼眶也忍不住紅了。

想了想,韓楉樰最後,還是沒有將寧靈雲中了毒的事情告訴韓小貝他們,畢竟他們知道了,也只能更加的擔心,不能做些什麼。

「娘親,那爹爹是不是也沒有事情了?」 聽韓小貝突然提起了容初璟,韓楉樰的心情有再次沉重了起來,其實,她也不知道,他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自從上次明霞來看顧自己之後,韓楉樰就不讓她再來了,也不知道,她將自己的葯,交給了容初璟了沒有。

才剛剛得知寧靈雲中毒的事情,韓楉樰就更加的擔心容初璟,他的身份,肯定也有很多的人想要害他。

那樣的話,韓楉樰覺得,自己讓明霞帶給容初璟的,就顯得很重要了,至少,有了那些葯,能夠保證他的生命無虞。

「別擔心,你爹爹不會有事的,他不會有事的!」

韓楉樰是在安慰著韓小貝,同樣也是在安慰著自己,她這個時候,也只能這樣的想了,不然的話,她怕自己會忍不住,要去看看他的。

「嗯,爹爹那麼厲害,肯定也會沒事的。」

韓小貝肯定的說道,在他的心裡,容初璟就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就算是在他還沒有承認,他就是自己的父親之前,他也是這樣認為的。

「是啊,你爹爹那樣的厲害,他不會有事的。」

韓楉樰也很贊同韓小貝的話,她也相信,以容初璟的能力,是能夠自保的,她現在還不清楚他的計劃,就只能選擇相信他了。

而這個時候,林浩峰也在問雲娥,關於韓楉樰的事情,他以為,她一早就離開了家裡,是去打聽她的事情去了。

「怎麼樣雲娥,你問出來了嗎?楉樰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看著林浩峰這樣焦急的樣子,雲娥的心裡恨意滿滿,很是懊惱,怎麼今天那有毒的點心,就沒有給韓楉樰吃了,好讓她也死了。

雲娥可不相信,那救了寧靈雲一命的解毒丸,是韓楉樰做出來的,那毒藥可是她耗費了好多的心血,才做出來的。

她根本不信心,以韓楉樰的醫術,能將自己的毒藥給解了,就連她,也配置了好多次的解藥,可是,都沒有成功。

「相公,你別著急,我已經回去問過了,可是,我娘說,這次,楉樰犯的事情很嚴重,就連我爹,他們都不敢輕易的談論,我也沒有多問,就回來了。」

雲娥可是知道的,韓楉樰牽扯進去的,可是巫蠱之術,這樣的事情,平常的人家,就是臉提都不能提起的,這個時候,只要是誰提起來了,那馬上就回被抓起來的。

「怎麼會這麼嚴重?那楉樰他們在牢里,肯定不好過了,雲娥,你有辦法,將他們給救出來嗎?」

林浩峰只要一想到,韓楉樰和韓小貝他們,此刻正在牢里受罪,心裡就不好受,只能求助現在,唯一能夠幫助自己的人了。

今天,林浩峰已經會益生堂去看過了,那裡,一個人也沒有了,就連醫館這個時候,都已經是被查封了起來了。

林浩峰不知道,除了韓楉樰他們,其他的人,都去哪裡了,他也找不到了,只能讓雲娥幫助自己了。

「相公,這次,楉樰他們犯得是大罪,就連丞相都沒有辦法,我就更加的沒有辦法了。」

雲娥這句話,倒是實話,寧靈雲確實是沒有辦法了,而華若謙,也只能讓韓楉樰他們現在牢房裡帶著,在慢慢的想辦法。

「可是,楉樰她一個姑娘家,小貝也只是一個孩子,他們這麼能被關在牢里呢。」

林浩峰還不知道,除了韓楉樰和韓小貝,就連韓遙微,也已經被抓了起來了。

「楉樰,楉樰,你就只知道韓楉樰了嗎,林浩峰,要不要讓讓你將我給抓進去,將韓楉樰他們給換出來啊!」

雲娥聽著林浩峰的嘴裡,口口聲聲的,說的都是韓楉樰的名字,已經忍耐不下去了,終於爆發了出來了。

這還是林浩峰第一次見到雲娥和自己生氣,而且,還是生這樣嚴重的起,他一下子也被她給震驚住了。

「雲娥,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過了好一會兒,林浩峰才回過神來,諾諾的,想要和雲娥解釋一下,自己並不是她說的那個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那你是什麼意思,林浩峰,我都說了,這件事情,我們連提都不能提了,你這幾天沒有看到了,外面全是抓人的侍衛,你就是想讓我們也進去陪著韓楉樰,你就高興了。」

雲娥是真的生氣了,這些話,也就不管不顧的說了出來了,當然了,除了對林浩峰生氣,她更生氣的,還是韓楉樰。

真是沒有想到,韓楉樰都被抓進大牢裡面去了,還能這樣嚴重的影響了他們的生活,雲娥真的是後悔,沒有直接將她給弄死了。

「雲娥,你聽我說,我沒有這樣想,我也沒有想過,要讓你被抓起來,我只是,只是有些擔心楉樰他們而已。」

林浩峰的解釋,說到後面,聲音也慢慢的小了起來了,他也知道,自己的解釋,顯得那樣的蒼白無力。

可是,他是真的很擔心韓楉樰他們,他也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的嚴重,居然到了連提都不能提一下的地步了。

雲娥的家庭,也算是有權勢的人家了,就連他們家裡,都是這樣小心翼翼的,林浩峰想不到,還能讓誰來幫忙了。

這樣想著,林浩峰頓時覺得無力,整個人都頹廢了起來,自己坐在了凳子上,也沒有了說話的心情了。

見到這樣頹廢的林浩峰,雲娥一時間,心裡也不好受,可是,一想到,他的心裡,全是韓楉樰的身影,就放棄了想要去勸說他的想法了。

「容楚越,你不是答應過我,會放容初璟一條生路的嗎?」

韓楉榛在容楚越的密室里,質問著他,她也是剛剛才知道的,他居然派人去給容初璟下毒去了。

「你急什麼,他不是好好的嗎,什麼事都沒有?」

一想起這個,容楚越就有些咬牙切齒的,他真的是沒有想到,容初璟的命,居然這樣的大,就連下毒都不能將他給毒死。

「哼,那是容初璟的運氣好,可是,你要是在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就別怪我翻臉了。」

做了這麼多的事情,韓楉榛除了想要報復韓楉樰之外,就是想要得到容初璟,結果,差點讓容楚越給破壞了,她怎麼能不生氣呢。

最重要的是,容楚越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可是沒有和自己商量過的,就這樣直接去做了。

要不是,自己一直讓人盯著容楚越,韓楉榛還不知道,他居然想到害死容初璟呢,等她知道了,馬上就來找他算賬來了。

聽到韓楉榛的威脅,容楚越的眼裡閃過了一抹狠厲,可惜,現在,還不是殺了她的時候。

而容初璟,在容楚越看來,是必須要死的,只要他或者,對他來說,就是一個最大的威脅了。

「行了,這件事情,以後再說,你怎麼知道,我要對付容初璟的,你派人盯著我?」

要是真的是這樣,就算是不是時候,容楚越覺得,自己也不能留下韓楉榛了,畢竟,有這樣一個時刻盯著自己的人,會讓他覺得不安全。

「當然不是了,我怎麼可能會派人跟著你,我是聽容長天說的。」

韓楉榛見了容楚越那一瞬間變了的臉色,就知道,自己是踩到了他的底線了,肯定是不會承認的。

這段時間的相處,韓楉榛已經很了解了,容楚越可就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和他一起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

可是,韓楉榛一時間,又找不到,比容楚越更加合適的,合作的人選了,只能先這樣了。

這會兒,見到容楚越生氣了,韓楉榛馬上就講這件事情,推到了容長天的身上,她可是知道的,容長天在他的身邊,也是有安插的人的。

「呵,我還真的是小看你了,這麼段的時間,就能和容長天搭上話了。」

容楚越別有深意的看了韓楉榛一眼,然後就不再說這件事情了,他和容長天合作,將容初璟給絆倒,當然會在對方的身邊都安插人手了。

而且,容楚越真的,容長天而已是想要讓容初璟死了,所以,自己給他下毒的事情,也根本就沒有想著要瞞著他。

可惜,結果失敗了,容楚越知道,容長天也派人去刺殺過容初璟,可是,也同樣是失敗了的。

這接連的失敗,都讓容楚越忍不住的懷疑,難道,容初璟真的是命不該絕,不然的話,為什麼每次這樣兇險的情況,他都能躲過去,還活的好好的。

容楚越當然不知道了,容初璟其實,當時,已經將那毒藥給吃了進去了,可是,當他發現了不對勁的時候,馬上就將韓楉樰交給自己的解毒的藥丸給吃了。

而且,容楚越的毒藥,可不像是雲娥的毒藥那樣,韓楉樰的解毒丸吃了,在加上他自己運功,馬上就將毒素給排出來了,看起來就一點事情也沒有了。

「哼,你別管我是怎麼知道消息的,總之,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情,你必須和我商量一下啊。」

到時候,同意不同意,韓楉榛想著,那就要看自己的心情了,反正,這樣的事情,自己是不能被容楚越給蒙在鼓裡的。

「行了,你先回去吧。」

面對韓楉榛的咄咄逼人,容楚越也有些不耐煩了,要不是,看她還有幾分聰明,在這次的事情上面出了重要的力氣,他才不會這樣的容忍她。

「哼。」

韓楉榛輕哼了一聲,然後也就不再理會容楚越,自己昂著頭,就先離開了密室了。

看著韓楉榛離開的背影,容楚越也嗤笑了一聲,這個自以為是的女人,還真的以為,自己有多在乎她嗎。

時間,就在這樣緊張的,人人都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說錯了話,被抓起來中,度過了。

很快的,這個年就過去了,和往年的燈火輝煌,人生鼎沸,熱熱鬧鬧的春節來說,這次的春節,就要顯得冷清了許多了。

就連街上,也很少看到有人在行走,即使有人,也都是匆匆忙忙的。 那些,平時過年,會走親訪友的人,這個時候,都規矩的待在了家裡,不敢出門了。

而想要出門去寺廟燒香的人,也都只能在家裡念一聲阿彌陀佛了,可見,這次的事情,影響有多嚴重了。

這短短半個月的時間,死的人,已經有數千人了,整個上京,都是人人自危的,就連當官的,都是能小心就小心,能少說,就盡量少說。

「相公,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想幫人選,而是,我們真的也無能為力了,難道,你還想和皇上對著來不成嗎?」

雲娥和林浩峰生了幾天的氣,也不想在這樣下去了,只能好好的和他說說了。

而這些天,林浩峰也真的是見識到了,自己的力量是多麼的微小,看著那麼多的人被殺,他只能無能為力的嘆息。

就連韓楉樰他們,他也沒有辦法幫助,甚至,連想要去見他們一眼,都不能再見到了。

「雲娥,我知道了,對不起,上次,我和你說話,太重了。」

在見識到了那些人苦苦的掙扎,都沒有絲毫的用處之後,林浩峰也懂了,這件事情,確實是他們也沒有辦法的事情,他雖然不甘心,也沒有辦法了。

難道,真的和雲娥說的那樣,去找皇上評理嗎,恐怕,他還沒有見到人,就被亂刀砍死了呢。

「相公,你被這樣說,我上次,和你說話的態度也不好,你不生我的氣就好了。」

雲娥見林浩峰向自己道歉了,態度就更加的軟和了,反正,韓楉樰在牢房裡,遲早是要死的,她最重要的,還是將他的心給栓到自己的身上才是。

於是,雲娥和林浩峰,就這樣和好了,雖然,對於韓楉樰的態度,兩個人的心裡,都是有著天差地別的。

而在過了年之後,寧靈雲還是依然沒有任何要醒過來的徵兆,華若謙已經將張院判請來好幾次了。

「張院判,我夫人到底怎麼樣了,你們研究的解藥,還沒有研究出來嗎?」

華若謙當然是想要給韓楉樰多爭取一些時間的,可是,也不能真的讓寧靈雲就這樣躺在床上昏迷著。

而華若謙能想到的辦法,就是先不查出兇手,這樣,韓楉樰就還沒有脫案,還是嫌疑人,而寧靈雲這裡,他讓太醫想辦法,將解藥給製作出來。

可是,這都好幾天了,張院判他們,還是一點進展都沒有,華若謙都要著急的開始上火了,脾氣也變得有些不好了。

「相爺,這個毒藥,太複雜了,我們已經想了很多的辦法了,可是,還是沒有找到解毒的辦法。」

蘇長卿已經將寧靈雲帶給韓楉樰的點心,交給了張院判他們了,可是,他們也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毒藥。

甚至,張院判他們,都不恩呢該驗出那些點心上面,是有毒藥的,還是,他們將這些點心,餵給了一隻老鼠,它吃了之後,隔了一段時間,就死了。

他們才能肯定,這點心,是有毒的,就算是這樣,張院判他們,也絲毫的沒有頭緒,這解藥,應該如何製作。

「沒有辦法,沒有辦法,我已經不想再聽你們說這句話了。」

這幾天,華若謙沒有少從這些太醫的嘴裡,聽到這樣的話,可是,這有什麼用,寧靈雲還是依然躺在了床上。

「算了,你們先回去吧。」

華若謙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只能讓張院判和太醫院的太醫先離開了,而他,坐在了寧靈雲的床邊,開始深思。

看來,是時候要去找韓楉樰了,華若謙現在,只能將希望放在韓楉樰的身上了,要是她都沒有辦法,那寧靈雲就真的是沒有希望了。

先不說,能不能這麼快的找到兇手,就算真的找到了,兇手的手上,有沒有解藥,還是一回事,他肯不肯給,又是一回事了。

寧靈雲已經沒有那麼長的時間來等待了,這才幾天的時間,華若謙就看著,她用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的消瘦下去了。

既然決定了,華若謙也是個行動派,馬上就開始安排,他去監牢里探望韓楉樰他們的事情了。

「華丞相,靈雲現在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