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真的很困。

困到閉上眼睛,熟睡了過去。

睡了很久,很久。

從來沒有這般,如此渴望睡覺。

一覺睡得很好。

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她伸了伸懶腰,從床上坐起來。

被單滑落。

她自顧自的去廚房又盛了飯,還喝了湯,吃得很飽。

此時此刻別墅很安靜,大多數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養精蓄銳。

她看了一眼樓下唯一的客房,看著龍天一半掩的房門,愛莎一直陪著他,他沒有猶豫,起身,走向了二樓。

二樓上,房間很多。

關上的房門應該都有人了吧,她找了一間敞開的,房間並不大,但是裝飾依舊奢華無比。

她把房門緊鎖,然後走進了浴室。

脫下了她一身是血的衣服。

一身,都是龍天一的血。

她把自己里裡外外洗了很多遍,把衣服扔進了垃圾桶之後才想起來,這個房間貌似是沒有可以換的,除了毛巾和牙刷,什麼都沒有。

她就把自己擦乾淨,然後直接躺進了被窩裡面。

她真的很困。

困到閉上眼睛,熟睡了過去。

睡了很久,很久。

從來沒有這般,如此渴望睡覺。

一覺睡得很好。

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她伸了伸懶腰,從床上坐起來。

被單滑落。

她自顧自的去廚房又盛了飯,還喝了湯,吃得很飽。

此時此刻別墅很安靜,大多數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養精蓄銳。

她看了一眼樓下唯一的客房,看著龍天一半掩的房門,愛莎一直陪著他,他沒有猶豫,起身,走向了二樓。

二樓上,房間很多。

關上的房門應該都有人了吧,她找了一間敞開的,房間並不大,但是裝飾依舊奢華無比。

她把房門緊鎖,然後走進了浴室。

脫下了她一身是血的衣服。

一身,都是龍天一的血。

她把自己里裡外外洗了很多遍,把衣服扔進了垃圾桶之後才想起來,這個房間貌似是沒有可以換的,除了毛巾和牙刷,什麼都沒有。

她就把自己擦乾淨,然後直接躺進了被窩裡面。

她真的很困。

困到閉上眼睛,熟睡了過去。

睡了很久,很久。

從來沒有這般,如此渴望睡覺。

一覺睡得很好。

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她伸了伸懶腰,從床上坐起來。

被單滑落。

她自顧自的去廚房又盛了飯,還喝了湯,吃得很飽。

此時此刻別墅很安靜,大多數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養精蓄銳。

她看了一眼樓下唯一的客房,看著龍天一半掩的房門,愛莎一直陪著他,他沒有猶豫,起身,走向了二樓。

二樓上,房間很多。

關上的房門應該都有人了吧,她找了一間敞開的,房間並不大,但是裝飾依舊奢華無比。

她把房門緊鎖,然後走進了浴室。

脫下了她一身是血的衣服。

一身,都是龍天一的血。

她把自己里裡外外洗了很多遍,把衣服扔進了垃圾桶之後才想起來,這個房間貌似是沒有可以換的,除了毛巾和牙刷,什麼都沒有。

她就把自己擦乾淨,然後直接躺進了被窩裡面。

她真的很困。

困到閉上眼睛,熟睡了過去。

睡了很久,很久。

從來沒有這般,如此渴望睡覺。

一覺睡得很好。

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她伸了伸懶腰,從床上坐起來。

被單滑落。

她自顧自的去廚房又盛了飯,還喝了湯,吃得很飽。

此時此刻別墅很安靜,大多數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養精蓄銳。

她看了一眼樓下唯一的客房,看著龍天一半掩的房門,愛莎一直陪著他,他沒有猶豫,起身,走向了二樓。

二樓上,房間很多。

關上的房門應該都有人了吧,她找了一間敞開的,房間並不大,但是裝飾依舊奢華無比。

她把房門緊鎖,然後走進了浴室。

脫下了她一身是血的衣服。

一身,都是龍天一的血。

她把自己里裡外外洗了很多遍,把衣服扔進了垃圾桶之後才想起來,這個房間貌似是沒有可以換的,除了毛巾和牙刷,什麼都沒有。

她就把自己擦乾淨,然後直接躺進了被窩裡面。

她真的很困。

困到閉上眼睛,熟睡了過去。

睡了很久,很久。

從來沒有這般,如此渴望睡覺。

一覺睡得很好。

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她伸了伸懶腰,從床上坐起來。

被單滑落。

她自顧自的去廚房又盛了飯,還喝了湯,吃得很飽。

此時此刻別墅很安靜,大多數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養精蓄銳。

她看了一眼樓下唯一的客房,看著龍天一半掩的房門,愛莎一直陪著他,他沒有猶豫,起身,走向了二樓。

二樓上,房間很多。

關上的房門應該都有人了吧,她找了一間敞開的,房間並不大,但是裝飾依舊奢華無比。

她把房門緊鎖,然後走進了浴室。

脫下了她一身是血的衣服。

一身,都是龍天一的血。

她把自己里裡外外洗了很多遍,把衣服扔進了垃圾桶之後才想起來,這個房間貌似是沒有可以換的,除了毛巾和牙刷,什麼都沒有。

她就把自己擦乾淨,然後直接躺進了被窩裡面。

她真的很困。

困到閉上眼睛,熟睡了過去。

睡了很久,很久。

從來沒有這般,如此渴望睡覺。

重生青梅逆襲記 一覺睡得很好。

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她伸了伸懶腰,從床上坐起來。

被單滑落。

她自顧自的去廚房又盛了飯,還喝了湯,吃得很飽。

此時此刻別墅很安靜,大多數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養精蓄銳。

她看了一眼樓下唯一的客房,看著龍天一半掩的房門,愛莎一直陪著他,他沒有猶豫,起身,走向了二樓。

二樓上,房間很多。

關上的房門應該都有人了吧,她找了一間敞開的,房間並不大,但是裝飾依舊奢華無比。

她把房門緊鎖,然後走進了浴室。

脫下了她一身是血的衣服。

一身,都是龍天一的血。

她把自己里裡外外洗了很多遍,把衣服扔進了垃圾桶之後才想起來,這個房間貌似是沒有可以換的,除了毛巾和牙刷,什麼都沒有。

她就把自己擦乾淨,然後直接躺進了被窩裡面。

她真的很困。

困到閉上眼睛,熟睡了過去。

睡了很久,很久。

從來沒有這般,如此渴望睡覺。

一覺睡得很好。

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她伸了伸懶腰,從床上坐起來。

被單滑落。

她自顧自的去廚房又盛了飯,還喝了湯,吃得很飽。

此時此刻別墅很安靜,大多數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養精蓄銳。

她看了一眼樓下唯一的客房,看著龍天一半掩的房門,愛莎一直陪著他,他沒有猶豫,起身,走向了二樓。

二樓上,房間很多。

關上的房門應該都有人了吧,她找了一間敞開的,房間並不大,但是裝飾依舊奢華無比。

她把房門緊鎖,然後走進了浴室。

脫下了她一身是血的衣服。

一身,都是龍天一的血。

她把自己里裡外外洗了很多遍,把衣服扔進了垃圾桶之後才想起來,這個房間貌似是沒有可以換的,除了毛巾和牙刷,什麼都沒有。

她就把自己擦乾淨,然後直接躺進了被窩裡面。

她真的很困。

困到閉上眼睛,熟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