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突然苦笑著搖起了頭來。

「兩姐弟都一樣,脾氣固執的不得了。」

「什麼?」

聖白蓮聽到她的話,一時愣住了。

事實證明,在戰場上面稍微有些分心都可能會丟掉xìng命的,現在聖白蓮就用自己的身體真實的體驗到了這個道理。

一束光線擊中她的身體,將防禦不及的她打飛出幾十米遠。

「嘔。」

聖白蓮掙扎著爬起來,一張口,就吐出了一口猩紅的鮮血。

「聖……」

封獸鵺總算是趕到了,她衝過去將聖白蓮扶了起來。

「鵺,你跑回來幹什麼?」

聖白蓮愕然的睜大雙眼望著她,自己明明告訴她一定要走得越遠越好的,怎麼這麼快就又回來了?

「傻瓜,我怎麼可能扔下你們一個人就跑掉呢!」

封獸鵺用力抱緊她,用力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咳咳咳,真是個不聽話的孩子啊!早知道以前就應該對你嚴厲一點才對。」

聖白蓮坐到了地上,一縷鮮血順著她的嘴角流了下來,剛剛受的傷似乎不輕。

「你受傷了?」

「沒事,小傷而已。」


聖白蓮強顏歡笑道,實際上她感覺自己的內臟有些地方可能都發生了破裂。

「可惡,聖你別怕,我剛才去找幫手來了,這回我們肯定不會輸給她們的。」

封獸鵺緊握住拳頭,望著站在不遠處觀望的幾個人說道。

很強!

只是靜靜的停在空中,六翼的那個傢伙所散發出的氣勢就足以讓人感到膽寒了。還有那個穿女僕衣服的也是,明明只有她一個人,卻將寅丸星三人打得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她們是我在幻想鄉遇到的那麼多人當中,實力屬於頂尖的超級強者。

「弱的不行。」

蕾米利亞口中說著不屑的話,神sè卻前所未有的嚴肅。

這幾個人讓她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

「怎麼,想出手了嗎?」

我問她道。


看這傢伙手指無意識的動個不停,我就知道她體內的惡魔戰鬥本能讓她開始蠢蠢yù動了。

可惜,蕾米利亞的雙手最後還是停了下來。

「時機不對。」

蕾米利亞感覺頗為遺憾,如果是晚上的話,她是很樂意向強大的對手發出挑戰的。

不過現在可是陽光明媚的白晝,並不是適合吸血鬼活動的時間。


神綺慢慢的朝地上降落,她背後那三對翅膀也迅速縮小,完全消失的時候雙腳剛好碰到了地面。

「夢子,雪,舞,已經夠了,停手吧!」

「是,神綺大人。」

絲毫沒有猶豫,金髮的女僕腳一踮地,就退回到了神綺的身後去了。

看見她停手了,已經是氣喘吁吁的寅丸星幾個差一點就跪了下來。對方實在太強了,就算她們的實力完全恢復,恐怕都還不是她的對手。

雪和舞稍微花了一點時間,可也很快就回來了。

幾名少女趁機匆忙聚攏成一團。

在寅丸星和封獸鵺的攙扶下,聖白蓮站起了身來。

「神綺,我們彼此之間無冤無仇,為什麼你要苦苦相逼到如此地步?」

聖白蓮大聲的向神綺質問道。

「因為這是我跟一位重要的友人之間的約定,只要你還與妖怪為伍,那麼我就要將你封印一千年。」

「是誰?」

聖白蓮實在無法想像,究竟是什麼人,跟自己有那麼深的仇恨,竟然希望自己被封印千年之久?

「你認為還會有其他人嗎?除了命蓮之外。」

神綺望著她,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這……這不可能。」

胸腔內一陣激烈的翻騰,聖白蓮差點一口血就噴了出來,身體頓時變得搖搖yù墜了。

「振作點,聖。」

一群人忙不迭的扶緊了她。

「到底是怎麼了?」

封獸鵺真的不明白,為什麼聖白蓮在聽了對方的話之後,會擺出一副受到沉重打擊的表情的。

「神綺所說的命蓮,是聖唯一的親人,她的親弟弟。」

所有人當中,唯一知道真相的,就只有寅丸星了。

「什麼?」

眾人一時都被震驚住了,怎麼會有那麼狠心的人的,竟然想要封印自己的親生姐姐上千年之久,這實在太荒謬了。

「人類果然都不值得信任。」

看著聖白蓮痛苦的樣子,村紗水蜜幾人感到極度的憤怒。

聖白蓮舉起手,打斷了她們的發言。

「為什麼?」

她獃獃的望著神綺問道。

「這是他留給你的信,你自己看吧!」


神綺走過來,從懷裡拿出了一封舊得都發黃了的書信遞給了聖白蓮。

「在最後一刻,他最為擔心的,依然還是你。」

聖白蓮接過來,打開信封從裡面取出了一張對摺起來的白紙。

打開信,她看了幾眼,忽然掩口流起了眼淚來。

村紗水蜜幾個有些疑惑,也都湊了過來,看著看著,她們臉上的憤怒也逐漸消去了。

「敬啟。親愛的白蓮姐,如果你還能夠看到這封信,那就表示我很早就已經不在人世了。」

「當年我之所以會教你法力,原本是希望你可以用這股力量去救助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人民的。不過,在看到你回復青chūn出現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就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加上之後聽到的各種傳聞,我知道,你已經走上一條錯誤的道路了。而這一切,全是由於我一時的心軟才造成的。」

「人類也好,妖怪也罷,世間萬物在佛祖面前盡皆平等,所以我並不反對你跟那些妖怪有來往,但是如果只是因為要利用他們才接近他們,那卻是不對的。」

「雖然也想過去阻止你,可惜的是,我前往西天極樂世界的時刻也終於來到了。」

「為了避免你一錯再錯,最終釀成無法挽回的後果,我唯有拜託舊友神綺,告訴她,如果有朝一rì你不再為人類所接受,那麼就請她去把你封印起來。這是我唯一能夠做到的,保護你的方式了。」

「勇於面對,不要受到力量的迷惑。畏懼死亡並不可恥,只有那樣的人,才能夠理解生命的可貴。」

「希望經過千年的時間,你能夠醒悟過來,用你的力量,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弟命蓮,絕筆。」

豆大的水滴紛紛灑下,轉眼就打濕了封藏多年的信紙。

「千年的封印已經結束了,白蓮。未來的道路究竟該如何走,這一切,都交由你自己去決定了,我並沒有權力去過問。但是……」

神綺稍微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道。

「我希望你不要辜負掉命蓮最後的期待。」

聖白蓮沒有反應,只是眼淚一直流個不停。

其他人面面相覷,也不知道應該對她說些什麼才好。

「我們走吧。」

神綺招招手,帶著夢子她們轉身離開了。

「好了,小問題已經解決,接下來就該去做更重要的事情了。」

猶如變臉一般,在轉過身的瞬間,神綺臉上的嚴肅表情就被笑容替換掉了。

「什麼更重要的事情啊?神綺大人。」

雪好奇地問道,她還以為要立刻返回魔界去了呢!

「那還用說,當然是去找我最~~~可愛的孩子,小愛了啊!」

神綺捂著變得紅潤了的臉頰,興奮的答道。 「是時候該去找我的小愛了,小愛,小愛。」

神綺揮舞著雙手,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見她那一直牽腸掛肚的孩子了。

「請稍等一下,神綺大人。」

雖然不想打擊她,但是夢子還是不得不走上前攔住了她。

「薩拉還沒回來呢,我們要等她一下才行啊!」

「咦,薩拉?她也跟來了嗎?」

神綺好奇地問道,某個可憐的孩子已經徹底的被她忘掉了。

「呃,是的。」

夢子有點無奈,但還是老實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