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陷入了沉思中,沒注意男人神色的變化。

傅錦寒盯著她,眼中的光隨著她的話越來越幽深,握著被子的手微微收緊,雖然他盡量剋制住,但額頭微微凸起的青筋還是泄露了他心裡極度的不高興。

沈未晞後知後覺,男人沒反應了,等她回頭看到傅錦寒森寒的神色時,一時沒反應過來,「你怎麼了?」

傅錦寒久久沒動,盯著她的唇,腦中幻化出她說的畫面,她和慕煜一起的畫面居然是該死的和諧美好。

「有多喜歡?」傅錦寒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眼神有些危險。

沈未晞不是天生的遲鈍,剛才只是想事情有些入迷,一時忘了傅錦寒的感受,他這是吃醋了?

沈未晞低笑,「我對他的喜歡就純粹是一個演員迷妹對他的崇拜之情,畢竟他演技吊打我。不過,白樺對他的感覺不太一樣,那丫頭,我估計是陷的有點深。」 沈未晞被他的眼神看的眼睛發熱,眨了眨眼睛,笑道,「啊,我忽然覺得我很幸運,一句話可以決定別人的命運。」

「不好嗎?」傅錦寒這段時間真的是很溫柔,但此刻表現出來的樣子,和她初遇他的時候一樣。

強勢霸道狂妄。

她感慨,這才是他真實的樣子吧,最近被他溫柔以待,都快要忘記了他原本的本性了。

沈未晞搖頭,「不好,我不想決定任何人,自己的命運是自己的,誰也不能決定。」

傅錦寒抬手摩挲她的臉頰,「嗯。」

沈未晞歪著腦袋看著他,笑道,「傅錦寒,其實你現在的樣子很可愛,我喜歡。」

傅錦寒一愣,這是第一次被人誇可愛。

可愛?

這個詞安在他的身上,太違和了。

可是,從她的口中說出來,而且嗓音軟軟糯糯的,像是蜜糖一樣甜到他的心裡。

她喜歡他這樣的。


他的眼裡有火在燃燒。

「真的么?喜歡可愛的?」

「嗯。」沈未晞一本正經的點頭。

「好,以後都這麼對你。」傅錦寒垂下手,改為摟住她的腰,低啞的嗓音在她的耳邊輕輕響起。

沈未晞瑟縮一下,被男人抱的更緊了。

「我這樣是不是更可愛。」傅錦寒低低的笑。

沈未晞:「……」

她就知道這個男人大多數時候都不可愛,只有剛才,她被他那樣溫柔的神色觸碰到了心裡,一時口快才說出來,沒想到這男人變本加厲了。

「不,是粘人精。」

她深思熟慮,以後還是少和他獨處,這才多大一會兒,又親又抱又樓的,她覺得自己快成了個包子,被他揉圓搓扁。

傅錦寒嘴角的笑意擴大,「唔,也不錯,就這麼粘著你。」

「適可而止啊。」沈未晞戳了戳他的後背,揪住他的衣服把他往外扯,「白樺這次是真的要回來了,你放開我,別像個孩子一樣。」

傅錦寒知道怎麼拿捏火候,於是鬆開了她,輕刮她的鼻尖說,「把她叫回來,談談這次的車禍。」

「好。」見他終於肯談正事了,沈未晞終於鬆了一口氣。

她剛給白樺打電話,熟悉的手機鈴聲在屋內響起。

沈未晞和傅錦寒對視一眼,扒開抱枕,看到了白樺的手機。

她走到門邊拉開了門,在門外果然看到白樺靠著牆壁,垂著頭不知道在幹什麼。

「小白。」沈未晞想到她在外面站了那麼久,感覺很愧疚。

「未晞,你們談完啦。」白樺動了動酸酸的腿,笑眯眯的問道。

「你一直站在外面嗎?怎麼不敲門啊,還有你的手機在房間里。」沈未晞把手機遞給她。

「我去外面轉了一圈,回來的時候發現手機掉房間了,想著你們可能沒探完事情,就在外面站了一會兒。」

沈未晞暗暗瞪了傅錦寒一眼,都是他,只要想到兩個人在屋內卿卿我我,白樺卻在外面站那麼久,她就覺得荒謬和內疚。

傅錦寒倒了一杯水遞給白樺,看了一眼沈未晞,低沉道,「喝吧,下次記得敲門。」 白樺掀起眼皮看著他,似笑非笑,「你真是不把自己當外人啊。」

傅錦寒挑眉,「外人談不上,不是電燈泡。」

白樺:「……」

沈未晞輕扯傅錦寒的衣袖,「我和白樺呆會兒要去警署,姜毅說那邊已經處理結束了,需要我們去做個記錄。」

「嗯。」傅錦寒知道事情的處理結果,和她們一起離開和路江匯合。

……

白樺看著傅錦寒的車遠去后,回頭看著沈未晞,問道,「你跟他真的在交往?」

沈未晞微怔,回想一下兩個人的相處過程,一時竟有些迷茫,「有,又好像沒有。」

「你這是什麼答案,你可不是這樣沒心思沒頭腦的人啊,別哪天被人賣了還要幫別人數錢啊。」白樺戳了戳她的額頭,低聲說道。

「不會,要賣也是先賣你。」沈未晞笑道,巧妙的轉移了話題。

車子很快到達警署,沈未晞和白樺走進去,姜毅在門口等著她們,「未晞,白樺。」

「姜哥,情況怎麼樣?」

姜毅不想讓她擔心,只說,「已經和交警處理好了,對你沒有任何影響,你只需要簽字結案就好了。」

「我們是不是應該去看看司機,確認一下,按照他的蓄意謀殺,應該會判多少年?」白樺沒動,看著姜毅問道。

「司機按照醉駕處理,我和傅錦寒會跟進處理,放心了?」姜毅低聲道。

「小白,就別為難姜哥了。」沈未晞知道白樺是故意的,可能是覺得姜毅不通知她們,擅自決定所有的事情處理進度,結果讓她們來就只是簽個字吧。

「哦。」白樺也不是非要跟姜毅杠,就是想出一出心口的惡氣,她有點看不慣姜毅這幅自以為深沉,什麼事都瞞著你,不跟你透明,還美其名曰是為了你好的想法。

「簽完了。」沈未晞大筆一揮簽下自己的名字。

白樺也簽好。

交警點頭,「你們可以走了,如果有新的情況可以隨時跟我們報告。」

「好的,謝謝。」

「姜哥,我們先離開了。」沈未晞微微一笑。

「好,路上注意安全。」姜毅點頭。

出了辦公室大廳,沈未晞拉著白樺躲到了一邊。

「你幹什麼?」白樺不解。

「等等看。」沈未晞示意他稍安勿躁。

兩個人站在樹后沒多大一會兒,姜毅和路江扣著那個司機走了出來,司機歪歪咧咧的想要從他們手中逃脫。

路江冷道,「撞人都敢還怕嗎?我們只是讓你去醒醒酒。」

「我不去,放開我,不然我喊警察了。」司機看著四周,賊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姜毅面色微冷,指尖捏著一枚銀針,在陽光下泛著銀色的光芒。

司機一個瑟縮,想必是之前就感受過銀針的威力,訕笑著,「不敢不敢。」


到了一輛黑色的車前,路江將司機丟進去,和姜毅一左一右的坐在司機身邊。

車子開動后,白樺問,「你在看什麼?或者是在等誰?」

看著她不懷好意的笑意,沈未晞輕輕彈了彈她的額頭,「想什麼呢,我就是想看他們準備做什麼,現在我只能為那個司機默哀幾秒鐘。」

白樺被她神叨叨的樣子逗笑了,「未晞,原來你這麼腹黑啊。」


「我很善良。」沈未晞傲嬌的抬起下巴。

「是是是,我的大善人。」白樺勾著她的肩走出警署,坐進保姆車,「我們去吃大餐吧,給自己壓壓驚。」

「哈啊。」

「等一會兒,我先吃吃瓜。」說著,白樺打開了手機,頭版頭條幾乎都是同樣一句話。

#沈伊人滾出娛樂圈#

「卧槽,輿論這麼猛烈了啊。」白樺將手機遞到沈未晞面前,「看,沈伊人已經白拔的體無完膚了,哈哈哈,真是賤人自有網民收啊。」

沈未晞瞥了一眼,原本還看好沈伊人的媒體都緘默閉嘴,為了她和網友撕逼的粉絲也安靜下來,只說等待真相,等待伊人開新聞發布會,如果她不親自承認這些,她們不會放棄她。

「有的時候想想腦殘粉也聽可憐的,畢竟心裡的夢破碎了,卻不願去承認。」白樺感慨。

沈未晞沒做聲,這件事,已經超過了她的預期。

她等的爸爸會出手,卻沒有,至於這場車禍,目前,最大的可能是常素媛,但還需要一些證據,證據就是那個司機,相信過不久就會有結果。

「不過,未晞,我倒是有點擔憂了,沈伊人會不會狗急跳牆,對你做出什麼不利的事情來。」白樺蹙眉。

「會。」沈未晞知道沈伊人骨子裡的狠,現在的她只是自顧不暇,一旦真的破罐子破摔,她會選擇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那我們得防患於未然,我們多請幾個保鏢吧,這個錢走工作室的帳。」白樺的神色嚴峻起來,她不能拿未晞來堵,必須提前做好應急措施。

「我爸爸不會讓這件事繼續下去,至於常素媛,到現在我還沒跟她碰面,相信她也不願意見到我。」沈未晞將手機遞給她,轉頭看向窗外,平靜的讓人心疼。

「嗯,那再等等。」白樺握住她的手安慰她。

話音一落,沈未晞的手機響起,看到來電顯示,她無奈的朝白樺一笑,「我爸。」

靜默了一會兒,她接起,那邊傳來沈正哲略顯疲憊的聲音,「未晞,傅錦寒在幫你?」

沈未晞驚訝了一瞬,沒承認也沒否認,「爸,你想說什麼直接說吧。」

「我親自出手來解決伊人的輿論危機,你知道我今天面臨了什麼?」

沈正哲的語氣甚至有點陰沉。

沈未晞沒回話,她不太想知道。 白樺被她神叨叨的樣子逗笑了,「未晞,原來你這麼腹黑啊。」

「我很善良。」沈未晞傲嬌的抬起下巴。

「是是是,我的大善人。」白樺勾著她的肩走出警署,坐進保姆車,「我們去吃大餐吧,給自己壓壓驚。」

「哈啊。」

「等一會兒,我先吃吃瓜。」說著,白樺打開了手機,頭版頭條幾乎都是同樣一句話。

#沈伊人滾出娛樂圈#

「卧槽,輿論這麼猛烈了啊。」白樺將手機遞到沈未晞面前,「看,沈伊人已經白拔的體無完膚了,哈哈哈,真是賤人自有網民收啊。」

沈未晞瞥了一眼,原本還看好沈伊人的媒體都緘默閉嘴,為了她和網友撕逼的粉絲也安靜下來,只說等待真相,等待伊人開新聞發布會,如果她不親自承認這些,她們不會放棄她。

「有的時候想想腦殘粉也聽可憐的,畢竟心裡的夢破碎了,卻不願去承認。」白樺感慨。

沈未晞沒做聲,這件事,已經超過了她的預期。

她等的爸爸會出手,卻沒有,至於這場車禍,目前,最大的可能是常素媛,但還需要一些證據,證據就是那個司機,相信過不久就會有結果。

「不過,未晞,我倒是有點擔憂了,沈伊人會不會狗急跳牆,對你做出什麼不利的事情來。」白樺蹙眉。

「會。」沈未晞知道沈伊人骨子裡的狠,現在的她只是自顧不暇,一旦真的破罐子破摔,她會選擇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那我們得防患於未然,我們多請幾個保鏢吧,這個錢走工作室的帳。」白樺的神色嚴峻起來,她不能拿未晞來堵,必須提前做好應急措施。

「我爸爸不會讓這件事繼續下去,至於常素媛,到現在我還沒跟她碰面,相信她也不願意見到我。」沈未晞將手機遞給她,轉頭看向窗外,平靜的讓人心疼。

「嗯,那再等等。」白樺握住她的手安慰她。

話音一落,沈未晞的手機響起,看到來電顯示,她無奈的朝白樺一笑,「我爸。」

靜默了一會兒,她接起,那邊傳來沈正哲略顯疲憊的聲音,「未晞,傅錦寒在幫你?」

沈未晞驚訝了一瞬,沒承認也沒否認,「爸,你想說什麼直接說吧。」

「我親自出手來解決伊人的輿論危機,你知道我今天面臨了什麼?」

沈正哲的語氣甚至有點陰沉。

沈未晞沒回話,她不太想知道他為了沈伊人奔波時遭遇了什麼待遇。

「我受到了幾十年來從沒遇到過的侮辱,因為兩個鬥法的人是我的兩個女兒,我卻要為她們奔波,對方卻說我們沈家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所有的媒體都被打了招呼,不會幫我們去平息這場紛爭,說什麼事情是怎樣就是怎樣。未晞,你告訴我,事情真的是這樣嗎?難道沒有人渾水摸魚,把這件事情炒作的更離譜?這件事如今的結果也是你想不到的吧,網路上已經有人在挖我們沈家了,下一個就輪到你,迫使這一切不能順利解決的人,我查了一天一夜,是傅錦寒,他是為了你,對不對。」 沈正哲的聲音有些焦急,氣息不穩,像是隨時都會暈倒似得。

沈未晞握緊了手機,抿緊了唇,聽著他隱忍克制的語氣,最後清清冷冷的說,「爸爸,就在不久前,我出車禍了,我的車被人撞了,如果不是司機反映快,我和白樺不死也是殘。」

沈正哲完全沒料到這種情況,一口氣差點沒緩過來,厲聲道,「誰做的,你們現在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