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靈體覺醒了這麼久了,也還沒有學會這個技能,還真的是有點差強人意。

東方凌薇嘆了一口氣,望著頂端的鐵籠,開始快步衝刺,緩衝……

藍藍鼠看在眼裡,看著她站在木樁上準備跳起來的樣子,手裡閃爍著的藍色光芒,似乎要將藍冰槍抽出來,藍藍鼠大叫起來,「九小姐,你快住手,你這樣會毀掉藍冰槍的!」

她是想要用藍冰槍的冰刃飛出去,把鐵籠的頂端弄壞,那樣他們就可以出去了。

然而夢寐神君的東西豈能是這麼簡單就容易被攻破的呢?如果在鐵籠里使用任何的靈體,那樣就會被裡面的結界反噬,加速被反噬的速度,很快經歷渾身變成血水的痛苦!

更何況,藍藍鼠知道,藍冰槍是東方凌薇的父親東方燕歸的靈體,是她血繼而成,這樣的靈體如果出意外被毀掉了,那麼就會永遠消失。


所以,不能—— 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它藍藍鼠能夠在東方凌薇身邊,是受凌薇雅慈的命令,一定要幫她,哪怕犧牲掉自己……

藍藍鼠在驚聲尖叫之後,果斷的拔腿朝著東方凌薇跑過去。

它小跑到她的腳邊,抓著東方凌薇的褲腳就開始往上躥!

那速度很快,那姿勢很帥。

可還沒有跑到一半,後背傳來的疼痛立刻讓它鬆開了爪子,緊接著就往下滑……

不——

不行啊!

藍藍鼠在心裡吶喊,似乎東方凌薇耶感覺到了藍藍鼠的動,她低頭往下看了幾眼,才說:「藍藍鼠,你別動啊!」

「九小姐,你別衝動啊,不能使用藍冰槍的,不然不僅僅藍冰槍會廢掉,而你也會廢掉的!」藍藍鼠低吼出聲。

東方凌薇聽著它的話,從王冠納戒里取出來的東西笑道:「誰說要用藍冰槍了,我拿的是千年寒冰弓!」

一個泛著藍光的東西忽然湧入藍藍鼠的眼睛里,它看著那個閃爍著藍色光芒的千年寒冰弓,好奇的問起來,「那你打算怎麼做?」

東方凌薇抬起手來,冷冷說道:「我夠不著那個頂部,當然只能讓弓箭幫我達到目的了,藍藍鼠,我們得小聲點,還要小心點,不然等著那個聖獸醒過來的時候就慘了。」

聖獸都還沒有採取任何的攻擊,估計是因為夠懶的,直到現在耶沒看到它有任何的殺傷力,可是它渾身都是沒有腐爛的妖獸的屍體,完全可以想象它多麼的厲害。

這種厲害的程度,怕是可以屠城了。

東方凌薇狹長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嘴角彎起一抹自信的笑容,她相信自己的判斷,夢寐神君還沒有醒來,她就更加有機會贏的。

「你真的打算這樣做嗎?」藍藍鼠看向東方凌薇,眼神里還是很擔憂,「你該不會是想把千年寒冰弓扔出去,砸壞頂部吧?」


藍藍鼠好奇的問了東方凌薇一句,它心裡也只萌發出了這樣一個念頭。

誰知道東方凌薇點了點頭應道:「對啊對啊,就是這樣的打算,不然呢?」

藍藍鼠差點沒有暈死,真的是被東方凌薇打擊了,怎麼會想到這樣的方式呢?她冷笑著盯著東方凌薇,忽然說道:「那好吧,那你試一試……」

藍藍鼠也不再干擾,不再說話。

東方凌薇抬起眼朝著前方看了好幾眼,反反覆復的看了頂上的天坑,她才揚起手,長嘆一口氣把手裡的千年寒冰弓扔了出去!

這一拋,千年寒冰弓就足足的被扔出去數米高!

千年寒冰弓被扔出去的時候,也燃燒起了一層層的冰藍色的光澤,越是往上,冰藍色的光芒就越是耀眼。

整個洞窟都被這道冰藍色點亮了。

東方凌薇看著這一幕,眉頭一挑,斜眼看著藍藍鼠,弱弱地說道:「好吧,你就是因為這個才想著要阻止我的?」


藍藍鼠聲音微弱:「可是也別無他法了,只要不吵醒聖獸就行了,我們自求多福吧……」

一人一獸,都朝著天空上的千年寒冰弓看去。

千年寒冰弓的光芒比之前更勝,甚至無比的耀眼。 東方凌薇咬著唇,只聽到咚咚咚的聲音響罷之後,眼前就出現了一重又一重的冰晶。

是千年寒冰弓里的寒冰之力把鐵籠的頂部凍結了。

她抬頭看上去,只看到一層層的冰晶包裹著鐵籠的鐵條,冰藍色的冰晶迅速的蔓延到鐵籠底上蔓延到牢籠里,甚至連眼神都追上的速度開始蔓延,像是凍結的冰塊,連著一片一片的全都是冰晶。

藍幽幽的冰晶看起來很舒服,藍藍的顏色,令人覺得心情很舒暢,東方凌薇看著純藍色的冰晶,嘴角也浮出了一個笑容。

看著頭頂上被千年寒冰弓鑿出來的一個大洞,東方凌薇抱著藍藍鼠便說道:「藍藍鼠,我們可以走了。」

「別別別啊,這怎麼走啊,我們飛出去么,可是,你又沒有翅膀。」藍藍鼠吐槽。

「走吧,跟著姐走有肉吃。」東方凌薇豪爽的說著,抱著藍藍鼠的手,比之前緊了幾分,她抬腿的片刻,地上就升起了一道冰藍色的冰晶,而很快的冰晶就開始變大,幾乎是在東方凌薇踩在上面的時候,冰晶就像是受了某種魔力一般,開始慢慢的往上增長,在往上攀一般。

冰藍色的冰晶梯子隨著東方凌薇的一步一步的走動,開始往上增長,剛才起碼有七八米高的鐵籠,此時在東方凌薇慢慢往上的情況之下,變成了只隔著一個人頭那麼樣子了。

東方凌薇抱著藍藍鼠,「看看吧,是不是很神奇?」

她的腳底像是擁有魔力般,步步生冰。

「你怎麼辦到的,九小姐?」藍藍鼠看著這樣如同奇迹一般的畫面,眉梢一挑露出了一抹驚訝的表情。

東方凌薇才不想說是因為看了什麼冰雪奇緣,剛才想到千年寒冰弓的時候,才想著把千年寒冰弓的冰元素引導出來做成冰晶階梯走出去的呢!

她想這樣說,可是藍藍鼠也不會理解啊!

她只是樂呵呵的笑了笑,才說道:「嘿嘿,你覺得我是怎麼做到的呢?我可是你的主人嘛,我很無敵的。」

「……」藍藍鼠無語,有這麼自戀的主人么?

她的小臉上還掛著污漬,可是那雙眼睛卻擁有著世界上最單純的色彩。

藍藍鼠徹底敗了,「好吧,為什麼早不想清楚呢,你的手都被鐵條割傷了。」藍藍鼠有些心疼東方凌薇,如果早一點想到了,那就好了,她就不用遭罪了。

東方凌薇抱著藍藍鼠,已經快步的走到了鐵籠的頂端,站在這七八米高的地方,往下看,此時正好看到剛才他們想要出去的地方,那裡還真有著光芒。

從那個透著光芒的出口裡,有著一群群的流螢鑽入黑暗的洞窟里,流螢綠色的光芒,和木樁上的火苗的紅色練成一副美麗的畫卷。

「剛才沒有想這麼多,我差點忘記了,千年寒冰弓的冰元素是隨身自帶的特技,呵呵……不過沒事了,我們馬上就出去了!」東方凌薇話音落下,往後看了一眼還在沉睡中的夢寐神君,嘴角勾起冷冽的笑容。

她站在最巔峰,冷酷地說道:「藍藍鼠,你抓穩了,我們要起飛了!」 東方凌薇的話音剛剛落下,藍藍鼠就趕緊抓著她的衣裳口袋,張大了嘴。

我了個乖乖的,竟然這麼高!

九小姐,你是不是想死!

藍藍鼠在心裡暗自罵道。

它怎麼也沒想到,就在它閉著眼睛想要接受摔在地上,被摔得稀巴爛的結果的時候,耳邊傳來的是呼呼的風聲。

藍藍鼠睜開眼,竟然看到渾身有著冰藍色的光盾,那是藍冰槍!

東方凌薇的手裡拿著藍冰槍,很酷炫的飛出了幾個冰刃,冰刃落地之後,立刻升騰出一個很長的柱子,上面是平面的,她跳下去的時候,正好落在平面上,所以根本相安無事。

「唰唰唰——」

又是接連著幾個冰刃飛出去,直接穿透了那片火海,朝著出口的方向刷刷刷的蔓延,紮根。

東方凌薇笑,「藍藍鼠,我給你的驚訝是不是挺多的?」

藍藍鼠尷尬一笑,「呵呵,九小姐,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吧……」

它仰著小腦袋,看著在半空中漂浮著的流螢,心裡還是懸著的,這個地方竟然還有流螢這個東西,看來是真的不能讓人呆下去了,誰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好。」東方凌薇抱著藍藍鼠就很順利的跨過了火海,眼看就要走到出口的時候……

「呼呼呼……」

粗魯的聲音從後面傳出來,東方凌薇嚇得趕緊往後一看,只看到閃爍著冰藍色光芒的被千年寒冰弓的無上寒冰弄結成冰塊的鐵籠,借著鐵籠瑩瑩的光澤,她也正巧看到夢寐神君睜開了眼!

「不會吧,它竟然醒了?」東方凌薇在心裡說道,額頭竟然升起了一層冷汗。

藍藍鼠還在她的口袋裡,此時已經聳拉著耳朵歇息了,也沒有力氣說一句話了。

夢寐神君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嘴裡吐出了一個泡泡,眼睛又閉上了,臃腫難看的身體突然翻了一個身,耳邊又傳來了漫長的打鼾聲音,「呼呼呼……」

一聲接著一聲,時不時的還有夢囈,「好吃好吃,哈哈,起來就有新鮮靈師的人肉吃了,哈哈哈……」

聽著夢話的東方凌薇,就連背脊都涼了一半。

這個時候還不跑,還等什麼時候呢!

她加快了速度,藍冰槍的冰刃射出了最後一枚,落在火海的時候,盪起了千層的浪花,火光快速的順在平面之上,竟然也別凍結成冰了。

巨大的冰塊踩在上面一點也不冷,反而是覺得很安穩。

東方凌薇迅速跳下,很快就看到了出口。

可是這裡卻有些黑暗,她拿出了發光石,看了眼四周,卻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傻了。

眼前的是……

一個黑色的洞,很長很長,甚至看不到終點一樣的長,可是明明剛才看到這邊有亮光的,她有些納悶了,想了會兒,她低聲說:「難道是剛才飛進來的那些流螢的光亮么? 亂世錚妍 ,剛才明明很亮的……」

借著發光石的光亮,她抬頭看了下四周,四周都是石壁,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就和普通的石壁一樣,還有些潮濕。 不過流螢能進來,那就說明前面有出口,這裡陰暗潮濕,流螢也不可能在這裡長久的呆著,肯定要出去。

東方凌薇如此想來,就拿著發光石開始順著洞走,走到後面的時候,洞口就越來越小了,最開始還能一個人站著走,到了後面就要彎腰,最後,她已經咬著發光石開始匍匐前進。

這麼長的一條道路,哪怕是摸索著,也讓人覺得眼前的一切是迷茫的,毫無盡頭。

可怎麼也不能放棄,東方凌薇眼角露出的深邃,朝著前面黑乎乎的地方爬,她爬要爬,也不知道爬了多遠,就在東方凌薇猶豫著要不要繼續的時候,眼前卻出現了一點光亮。

東方凌薇往前一看,出口!

「出口!」

她驚訝出聲,像是打了雞血一般,往前爬過去,漸漸的這個通道也變得大起來了,她也從爬變成了蹲,最後可以站起來了。

前面一定是出口!

心裡這般想到,東方凌薇更加興奮了。

她朝著那個光亮的地方小跑著快步的走過去,夢寐神君不知道多久才會醒來,不過肯定會很快的,她現在身單力薄,怎麼也不能和夢寐神君對抗,只能拚命的朝著有光亮的地方跑跑跑。

只要一想到那邊是出口,只要出去了就能找到裴臨風他們然後大家一起圍剿聖獸,那樣就萬事大吉,趁早回家了。

前面的光亮越來越亮,東方凌薇繼續跑著,越來越靠前,就離著那道光亮就越來越近。

東方凌薇好奇的往前走,光線越來越亮,她反而越來越緊張了。

明明是靠近出口了,此時外面也應該是夜晚,怎麼可能會有這麼亮的光呢?

東方凌薇有些不明白,腳步放慢了許多。

她在空氣中淡淡的出聲:「藍藍鼠,你睡著了嗎?」

藍藍鼠沒有回答,只有洞口一聲又一聲的迴音回答著她。

東方凌薇閉上眼在王冠納戒里看了幾眼,看著藍藍鼠疲憊的身體在修鍊空間里縮成一團,它的身體時而抖動,時而渾身發燙,不行!藍藍鼠必須早點接受治療。

東方凌薇擔憂的問:「藍藍鼠,你沒事吧?」

藍藍鼠已經發不出聲來,它靠著神識回答道:「九小姐,我已經服下了抑制病情的葯了,你不用這麼擔心。」

「藍藍鼠,你一定要撐下去,我帶你去找夜慕容,她肯定有辦法解你身上的毒。」東方凌薇說著,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巨石當頭落下!

東方凌薇正全神貫注的看著王冠納戒里的修鍊空間,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

當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巨石已經砸下了她的身體,她快速的抬手,把石頭撐起,咬著牙寒著臉,用了最後的一分氣力,伸手在巨石上一個借力,低聲的吼道:「藍冰槍!冰刃觸發!」

唰唰唰,瞬間數十道冰刃將巨石劈成數十塊,亂石如雨,分散開來砸下來!

不!

東方凌薇看著散開的碎石剛開始是欣喜的,可是沒想下一瞬馬上天空全是巨石落下! 不!

東方凌薇看著散開的碎石剛開始是欣喜的,可是沒想下一瞬馬上天空全是巨石落下!

她立刻從王冠納戒里拿出藍藍鼠,把它抱在懷裡。

藍冰槍的光盾立刻亮起來,無數的巨石被強烈的光芒擋住散落在一旁,有的碎了,有的則是偏移的軌跡落向另一邊。

東方凌薇在光盾里毫髮未傷,抱著藍藍鼠繼續往前走,可是剛走出三米遠,腳下一空,然後,她開始往下跌落!

東方凌薇彷彿失去了知覺,閉上了眼睛,身子往深淵跌去,感覺到懷裡抱著藍藍鼠,白皙的臉上竟然有了一絲的欣慰。

東方凌薇在落入仿若永恆黑暗的無底深淵之前,最後留在光亮處的那個片刻,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一聲呼喚,隨之,紫色的光芒亮了起來。

那個光芒,很熟悉,又帶著一點陌生。

下一刻,她便陷入了黑暗中。

無邊無際的黑暗,渾身傳來的疼痛讓她痛苦不堪,可是感覺到肚子上還趴著一個肉嘟嘟的小傢伙,就算是連睜開眼的力量都沒有,她的唇角還是勾起了一層笑容。

在她失去意識后的最後一刻,她知道藍藍鼠還活著,它的心臟還在跳動,而她緊緊的抱著藍藍鼠,很緊,很緊。

只是漸漸的,她的身體變得冰冷,變得發涼。

無邊的黑暗,吞沒了一切,她歪頭,噴了一口腥甜的鮮血,嗆了一口血水,便暈闕了去……

——

有陽光的地方就會有陰影,所以有陰影的地方就一定會有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