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任如影。

她看到了世界上最美好的男子,沒有架子,不求回報,會為了一個女助理說話,即使被林邊逼到了絕路。

那個男子,會笑吟吟地對她說謝謝,只因為她在節目上提起過他們合作的電視劇。

所以,她相信她。

他,是Jason。

他染上了娛樂圈的陋習,看到了演唱會的票大賣,心裡盤算著跟風從中撈一筆,卻被她斷言拒絕了。

她的話,始終在他耳邊迴響著。

「我只想把我的快樂和歌聲帶給洛神,而不是要在她們身上索取什麼!所以,如果演唱會的舉辦,會為她們帶去更大負擔的話,那很抱歉,我拒演!」

她永遠將洛神放在了心底,好好地保護著。

所以,他想告訴所有的人。

那個美好的男子,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傷害她?

她,是一個普通的女人。

但是,她又不普通,因為她養著93個孩子。

她的名字,叫做孤兒院院長。

原本,她只是一個帶著4個無家可歸的孩子的媽媽,顛沛流離。

那個年僅18歲的少年,卻不知道在哪裡知道了她的事,帶了很多錢過來交到了她手上。

睫毛彎彎,笑意盈盈地和她說道,「阿姨,我沒有很多錢,但我會努力賺錢的。」

那個孩子進了龍蛇混雜的娛樂圈,只是為了一個給她的承諾。

「我有很多朋友一起長大,但是我有家人,他們卻都是孤兒,我知道他們的痛苦,因為沒有在乎的人。」

「所以,我想為全世界的孤兒建家園,建學校,建樂園,讓收養孤兒的困難家庭可以衣食無憂,讓孤兒可以在一個充滿著愛又美好的地方長大,有一起長大的朋友,有疼他們的爸爸媽媽,讓他們心裡有著在乎的人,心存美好。最後,順便也讓全世界都認識我,一個樂善好施的慈善家洛晨。」

「阿姨,請你要幫助我。」

那個少年賺的錢,沒有用任何一分去給自己很好的享受,全都是給她的孩子們最好的生活,最好的教育!

這樣的孩子,你們怎麼可以傷害她?

所以,她要站出來,站出來將她心底的話說出來——

「不要把你們自以為的事情當事實,那個少年,好得沒有人可以想象!」

陽光下,93個孩子們純潔的笑臉一一出現在鏡頭裡,奶聲奶氣道,「洛晨哥哥,我們相信你。」

陌上繁花綻 ……

一件接一件人們不了解的真相,在那個沒有華麗辭藻的視頻里,一件件地被揭露開來!

那麼的讓人震驚,又是那麼的撼動心靈!

全場,鴉雀無聲。

如此沉默的會場里,只剩下那個剛入娛樂圈的女記者在突兀地站立著,慢慢地,她垂下了雙眸,淚流滿面!

第一次相遇時候沒忘記過

壞壞的那個笑容打動了我

學校里好像從沒教過

心動怎麼怎麼對她說

台上,似乎想起了那個愛笑,愛臉紅的男子,雲傲越微微勾起了唇,清朗深邃的眼睛彷彿是世間最乾淨的兩汪清潭。

清雋的男聲在會場里淡淡地響起,褪去了剛剛的咄咄逼人,變得那麼的乾淨,那麼的溫柔,似乎完全不帶一絲一毫的雜質。

「洛晨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她孝順,愛笑,會臉紅,很孩子氣,但卻一直堅持著自己的原則。」

「她的原則不多,唯一只有——」雲傲越靜靜地看著鏡頭,一字一句,淡淡道,「在這個龍蛇混雜的娛樂圈裡,一直保持著她的良心。」

「所以,無論是遇到林邊,周璇,還是蘭素,她都是一個人笑著走過去,只因為,她曾經說過的,問心無悔。」

聽到這裡,林躍眼睛一紅。

他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少爺那麼喜歡那個男子,為了她去找侯立,為了她親自製作視頻,甚至為了她,要服夢死,但是現在,他似乎找到答案了。

一個他應該告訴夫人的答案。

說到這裡,雲傲越頷首,任由茶褐色的劉海遮住自己的雙眸,清雋的聲音帶著一絲深沉的誠摯,像楊柳一樣地送進眾人的心底。

「如果你曾經愛過那個叫做洛晨的人,那麼不論什麼緣由,你都應該相信她,只因為,她曾帶給你感動!」

「如果你不曾喜歡過她,那麼請你們嘗試去了解她,了解那個你們不曾知道過的她,直到最後你們會發現,那個叫做洛晨的人,遠遠比你們想象中要美好。」

每一次約會時候鮮艷花朵

壞壞的那個笑容沒有變過

我的臉忽然害羞的變紅原來真的是心動

累積所有的感動日記裡頭

寫滿了我們所有從頭看過

心跳還是一樣加速跳動點點滴滴都像夢

說完,雲傲越雙眸淡淡地注視著剛剛那個提問題的女記者,終於微微勾起了唇。

「所以,這樣的洛晨,遠遠值得我所做的一切,這個,就是我的答案。」

清雋乾淨的聲音彷彿一圈圈的波浪,一道道的回紋,在各大新聞媒體久久地迴響著。

電視頻道,錄製視頻里,網路播放器等一直循環播放著這一幕,點擊播放量頓時像火箭一樣,一下子竄到了各大榜單首位。

似乎巴結似的,各大新聞網站第一時間將《亂世梟雄》發布會的新聞置到了頭條版頁,一個小時的點擊頓時直破吉尼斯紀錄。

……

第十二天,剛剛趨向平靜的風雲傳媒,卻再掀起了一股巨大的高潮!

轟——

風雲傳媒總經理謝方被捕了!

在這個洛晨鹹魚翻身的時候,風雲傳媒前總經理謝方卻因為被風雲傳媒懷疑收取巨額賄賂報警,而被逮捕歸案!

謝方的屋子裡,搜出了一屋子的現金,紅彤彤的毛爺爺堆積如山,竟震驚了所有搜房的警察。

這些現金,據說都是蘭素收買謝方,為了解除洛晨合約的贓款!

所有人都炸毛了!

謝方這個賤人為了錢,居然這樣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對於自己的下屬的這種不爭氣的行為,風雲傳媒總裁雲傲越感到相當的「痛心」,但為了挽迴風雲傳媒的形象與面子,他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做了一個很「為難」的決定——

立刻解除謝方在風雲傳媒的總經理職位!

……

謝方落馬,事情像是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一直崇尚冷暴力的網路,黑子和水軍像被人大面積清掃了一樣,忽然奇怪地消失得無影無蹤。

漸漸地,網路上聲援洛晨的聲音大了起來,以每秒二十倍的驚人速度增長,為洛晨說話的鐵粉洛神,雲朵,珍珠和君子在天涯,豆瓣,百度貼吧幾乎隨處可見。

「看了視頻,尤其看到洛晨為了洛神拒絕賣高價票時,我第一次感到心裡很酸,但也很感動,此刻我突然很慶幸,我從來沒有傷害過洛晨。」

「看到那93個孩子時,真的淚崩了,太感動了,洛晨,一直被誤會,卻從來不解釋,更不會將她做過的好事敲鑼打鼓地告訴大家,她的內心裡,相信著我們;同樣,我是珍珠,我相信,她不會是那種猥褻蘭素的人。」

「我為我是洛神而驕傲,我為我是洛神而自豪,從頭到尾,我都不會去懷疑我家的晨,因為她有著一顆比任何人都善良的心。」

……

他們不單單是因為他們的偶像,而為洛晨說話;他們對那個男子,心底有著一種最初的莫名感動——

良心!

直到《亂世梟雄》發布會上的視頻,在「風雲衛視」以廣告的形式重複熱播后,這個視頻的巨大影響力,終於在膨脹的頂點「砰」地一下——

爆發了!

一則為洛晨代言的「代言體」橫空出世!

「你只聽到她的緋聞,卻未看到她的努力;你有你的不信,她有她的良心;你否定她的為人,她堅持她的原則;你嘲笑她猥褻蘭素,她憐憫你為人所騙;你可以無視她的存在,她會展現另一種真實與精彩;明星,是註定艱難的旅行,路上少不了磨難與羈絆,但那又怎樣?哪怕遍體鱗傷,也要活得自信;我是洛神,我為洛晨代言。」

至於各大新聞媒體,自從雲傲越以「風雲傳媒總裁」的身份出面之後,他們就像轉了風勢一樣,「嗖」地一下,迅速地吹向了洛晨的方向。

啪——

【雲傲越身份大曝光,為洛晨代言】

啪——

【風雲傳媒駁回謝方之前聲明的與洛晨解約】

啪——

【洛晨無辜受累,風雲傳媒決定起訴鄒強「誣告罪」】

啪——

【視頻:洛晨的魅力無比,大牌如他們,也愛洛晨】

啪——

【那些年,觀眾不知道的洛晨】

……

名人號召的影響力,風雲傳媒的口碑傳播,代言體的橫空爆發,各大新聞媒體的偏向,加上追究鄒強的法律效應,讓洛晨的支持率一下子從谷底「嘭」地一下上升起來,像禽流感一樣壓也壓不住地蔓延開來。

風雲衛視頻道,仍舊在熱播著那個廣告,裡面,一個清冷的男人微微頷首,抿起的唇依稀可以看到一抹溫柔的弧度。

那清雋的男聲久久迴響著。

「這樣的洛晨,遠遠值得我所做的一切,這個,就是我的答案。」

啪——

譚氏集團的總裁辦公室里,電話被狠狠地掛斷了,發出「啪」的一聲巨響。

剛剛電話裡面的男人聲音,似乎還在偌大的辦公室迴響著——

「譚總,很抱歉,我看我們不能繼續合作了,洛晨那事我們不能按照之前說好的那樣繼續報道了,雲總裁出面支持洛晨,要是我們華娛繼續追蹤洛晨猥褻事件,就是明裡和風雲傳媒作對了,這樣的後果我們承擔不了,希望譚總你理解。」

看著電視裡面那個清冷的男人,譚韓楓冰冷的俊臉第一次閃過了一絲凝重。

雲傲越這個男人,遠遠比他想象中還可怕。

在蕪蕪和他說了她的計劃后,他派了鄒強採訪蕪蕪,在看到蘭素出來時,便去慫恿和煽動其他傳媒的記者。事情進展順利,他便開始排兵布局,讓黑子和水軍在網路上散布不利洛晨的謠言,趁機撬動洛晨的人氣。

緊接著蘭素出面作證,他暗地裡讓黑子和水軍開始對洛晨進行了大規模的攻擊,直把網路民心漸漸地推離洛晨,讓她處於風尖浪口,然後讓鄒強反咬他一口。

而且,他還承諾華娛和天娛等傳媒,要是他們大力追蹤不利於洛晨的醜聞,在蘭素的事件上推波助瀾,那麼,譚氏將會入資他們的重磅大戲。

事情一直進行的很順利,那個私生子宛如喪家之狗,蕪蕪也兌現了承諾,讓風雲傳媒和譚氏合作!

但是沒想到,卻被雲傲越這樣生生地給逼斷了。

以風雲傳媒總裁的身份為洛晨代言,雲傲越這一招,一下子就讓抹黑洛晨的新聞傳媒體轉了風向,紛紛去支持洛晨,甚至,還讓他們全都像縮頭烏龜一樣,立馬解除和譚氏的合作!

不止這樣,他甚至還在一個晚上的時間清掃了網路上的黑子和水軍,讓洛晨的人氣能夠平穩上升,甚至,還讓所有的網路推手公司斷然地拒絕了和他繼續合作。

利用甄虹漪的人氣,召開《亂世梟雄》發布會,宣布自己的身份,起訴鄒強「誣告陷害罪」,播放為洛晨澄清的視頻,清除網路的黑子水軍,打壓警告各大新聞傳媒,每一步的計劃,似乎都經過了精心策劃,精密到極點,幾乎天衣無縫。

理性用法律,感性用感動,居然硬是把跌倒谷底的洛晨給洗白了。

但是,為什麼雲傲越不在一開始時就出手,反倒讓洛晨在前幾天像過街老鼠一樣,甚至還讓謝方和譚氏簽約呢?

正當譚韓楓皺起眉沉吟之際,「鈴鈴鈴」,一陣響亮的電話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索。

譚韓楓按下了揚聲器,一陣平穩的男音從電話那頭著急地傳了進來。

「總裁,大事不好了,因為謝方被捕,風雲傳媒以謝方貪贓受賄,不能代表風雲傳媒簽約為由,上訴法院要撤資我們投資了10億的年度大劇《亂世梟雄》,我們之前在Z城的故宮租了兩年的場地合約,租賃了4000多匹的馬匹,服裝,並且找好了六千多個群眾演員,要是現在風雲傳媒撤資了,我們的資金運轉不過來,損失——會高達3個多億!」

事情嚴重到這個地步,譚韓楓冰冷的俊臉毫無表情,他沒有說話,只任由男人的聲音在偌大的辦公室里迴響著。

沒有聽到譚韓楓的聲音,男人心下一驚,想到後面擺明被陰的事,更是后怕得頭皮發麻。

他吞了吞口水,硬著頭皮地繼續說了下去。

「總裁,就在三天前,風雲傳媒的合作部署合同附上籤約如果用甄虹漪擔任其他戲的女一號,甄紅漪的友情價將按每集30萬出演,想著這麼便宜,我和鄒總監在風雲傳媒的人面前,當場和甄虹漪簽了合約,但是今天風雲傳媒派人到來時,我們才發現——」

男人的話吞吞吐吐,一陣不好的預感頓時籠罩了譚韓楓。

「合約上有這樣一條,如果風雲傳媒撤資了《亂世梟雄》,那麼甄虹漪的友情價就不復存在,甄虹漪的收費就以每集200萬恢復原價,如果……如果我們毀約,那麼我們就要賠償……賠償……」

「賠償多少?」冷冷的嗓音猶如地獄閻羅。

男人咬著下唇,低低的聲音后怕至極,道,「兩個億的違約金。」

砰!

聽到這裡,譚韓楓冰冷的俊臉頓時冷到極點,電話「砰」地一下被猛地甩了出去。

原來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