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打,就好!

孤一浪認輸,更是太好了!

李樂音心中美滋滋地想到。

只要南天沒受傷,就萬事大吉!

李樂音不知不覺,對南天更加“上心”了。

南天帶着小弟以勝利者的姿勢,自豪地走下了擂臺。

南天忽然間,想到了,自己還與李樂音有一個賭約。

正巧,李樂音正眼巴巴地坐在自己的休息室,等着自己。

南天大大咧咧地走到李樂音跟前:“李大班長,你還記得,昨天那個賭約吧!”

李樂音微微一笑,挺了挺自己的胸前兩個白兔:“記得!說吧,你要什麼!我李樂音整個人,隨你‘處置’!”

南天吞了吞口水,李樂音的身材實在太好了。

但是,想到過往,南天神色遽然一正。

“李大班長,我是一個多情浪子,人又花心,又喜歡裝逼,還不懂得討女生歡心。”

“當然,最重要的是:我南天,從小就有遠大的志向!我南天必須要努力修煉古武,還要拯救世界,更要爲銀河聯盟之崛起而奮鬥!”

南天誇誇其談起來。

“你到底想說什麼呀?南天!”

李樂音蹙了蹙眉頭。

“我想說的是,李大班長,你不要追求我了!去找別人吧,目前我南天不適合你!祝你幸福!”

南天知道有些話,比較“殘忍”,但是不得不說,免得以後,入情太深,反受其亂,雙方都要受苦。 聽到南天的話,李樂音頓時淚如泉涌。

李樂音一直以爲自己已經很努力了,而且自身條件也不差,和南天關係也很密切。

與南天結爲連理,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可是,現在,南天拒絕得如此果斷,露骨,不留一絲餘地。

李樂音感到心都要碎了。

“好的,我知道了!”

李樂音包含着淚水,喃喃地說道。

李樂音以爲自己會大聲地質問南天,“爲什麼?爲什麼,要拒絕我!”

可是,實際並沒有。

李樂音難受至極,轉身就奔跑而走。

看着,李樂音失落,傷心的背影。

南天悠悠一嘆:“對不起,我的李大班長,你是一個好女孩。可是,我有我的傾城,雖今世也不知能不能再與她相見!但是,前世,我南天已經決定了,定不負傾城,許她一世幸福!今世,同樣如此,至死不渝。”

“祝你,找一個好歸宿!”

南天默默地爲李樂音祝福着。

南天很快也從憂愁中,漸漸脫離了!

是的,好男兒,當志在四方,做豐功偉業,成驚天之名!

既然來了,就要留下一世傳奇!

若無蓋世修爲,巨賈之財,如何保護所愛之人,又如何給所愛之人想要的。

南天想想自己,現在修爲遠遠未恢復,身後又有着餘白,肖鋒等一干小弟。

南天任重而道遠,時間爭分奪秒,奮鬥永不停歇!

軍事機器審計職業學院在聯賽預賽階段,十連勝,斬獲十積分,直接晉級下一輪初賽。

這在整個星陽市大專職高歷史上都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星陽市的大專職高,也有晉級到預賽的,但是沒有像審計學院這一次,這麼的變態,直接是十連勝!

至於,剛門大學,似乎是特別倒黴,積分剛剛夠晉級到初賽。

而且,因爲與另外幾所高校積分相同,所以必須要加賽,纔給晉級。

好不容易剛門大學晉級了,但是排名卻是晉級的高校中,排名最末的!

爲此了,剛門大學的一些領導們都受到了上級部門的嚴厲的斥責。

剛門大學的人對南天恨之入骨,暗下決心,一定要在初賽中,讓南天等人好看。

過了預賽,組委會,空出了一天,給晉級的高校休息準備一下。

組委會更是舉辦了一個宴會,邀請了所有晉級的高校,好好吃喝一番。

南天因爲在預賽中,擊敗了孤一浪,名聲大振!

不少人都會南天懷有了敬畏之心。

當然,也有一些不以爲然的人。

這些人大都是二級本科以上大學的機甲社長。

因爲,南天擊敗孤一浪這事情,看起來實在是太過詭異了。

孤一浪幾乎是自己主動認輸的,未曾與南天有過激烈的交鋒!

那些人,都對南天的實力抱着懷疑的態度。

不過,無論如何,軍事機器審計職業學院,取得了十連勝的好成績,是掩蓋不過的,南天這個社長的功不可沒!

藉着,南天室友的名頭,徐太俊和錢肥都泡到了不少靚女。

徐太俊一手摟着一個面容姣好的少女,一手提着酒瓶子,半醉地來到南天跟前。

徐太俊對少女道:“這就是我的室友,南天!來,叫南哥好!”

少女對南天闖下的名頭,也是頗爲仰慕。

“俊哥,這就是南哥呀!真人一見,真的很非凡!”

“南哥,你好!”

少女對南天笑道。

南天微微點了點頭:“好好,照顧我兄弟!”

“嗯,請南哥放心。俊哥,這麼帥氣,我肯定會好好疼愛他的!”

少女臉色浮現了一抹酡紅。

可是,這個時候,一聲粗獷的大喝,打斷了南天等人。

“麗麗,你這個表子,原來又勾搭上了一個小白臉!操,我今晚,定要好好教訓你!”

一個脖子帶着粗大黃金項鍊的赤膊男子,囂張地走了過來。

“還有,你這個小白臉,我打死你!”

男子說着,從腰間抽出一柄合金摺疊斧頭,就要朝徐太俊的腦袋上,劈去!

這男子十分狠辣,真要是被斧頭劈中了,徐太俊定要受重傷。

南天眼中閃過一絲厲芒,伸出兩個手指頭,夾住了男子的斧頭。

“咚!”

南天手指頭一用力,男子的斧頭頓時飛了出去,“咣噹”一聲,落在了地上。

男子一怒,就要反手打南天。

花開不落,諾不離 少女“麗麗”抱住了男子。

“禿哥,放過我吧!我們已經分手了,請你不要糾纏我了!我有選擇愛情的全力!”

麗麗哭泣地說道。

“啪!”

男子甩手一巴掌,重重地打在麗麗的臉上,將麗麗的臉蛋扇得通紅。

“王八羔子,表子,爛貨!你生是我禿哥的人,死是我禿哥的鬼!我可以打你,玩弄你,你就是不能反抗,更不能找別的人!”

禿哥猙獰地說道。

徐太俊見到女友被打,也是氣憤異常,上前就要提着酒瓶砸禿哥。

禿哥修爲顯然高出徐太俊不少,一個側步就躲開了。

“狗日子的,敢打老子!”

禿哥一腳踹出,將徐太俊踹到在地上。

南天火冒三丈:“給你臉,不要臉了!故意留手,你還敢得寸進尺,打我兄弟!”

南天氣憤地出手,一拳打中禿哥的小肚子,將禿哥打飛了出去。

“啪!”

“啪!”

南天又是甩手幾大巴掌,將禿哥打成了一個大豬頭。

“滾!”

南天一腳踢出,將禿哥向皮球一樣踢飛了出去。

禿哥指着南天叫喊道:“操,你敢這麼打我?你知道是我是什麼人嗎?”

“我是一級本科裂空大學機甲社團副社長常戰大人的小弟!打狗還要看主人,你敢不給常戰大人的面子,你死定了!”

禿哥威脅道。

“聒噪!”

南天從旁邊,抄起一個板凳,就砸向了禿哥。

禿哥頓時被打得頭破血流。

“記住,我南天還沒有怕過誰!”

南天一腳踹在禿哥的屁股上。

禿哥又被踢飛了出去。

禿哥這次乖了,不敢再口吐狂言,囂張放肆了,只是一臉的怨毒的,抓緊地踉蹌跑走了。

麗麗眼淚直流:“謝謝,南哥!”

南天哈哈一笑:“沒關係,你只要真心實意地對我兄弟好!沒誰再敢欺負你!” 禿哥跑走沒多久,又折身回來了。

這一次,禿哥的身旁多了好幾個人。

其中一人,冷眉鷹鼻,嘴裏頭叼着一根雪茄,氣勢逼人。

禿哥對其非常恭謹,跟哈巴狗一樣,給他帶路。

先鋒 “副社,就是他剛纔打我的!”

“我都報上了常哥你的名頭,他還敢打我!真是,不給我們裂空大學面子,他這種擺明了他挑釁常哥你呀!”

禿哥添油加醋地說道。

原來這個人就是常戰,裂空大學的機甲副社長。

常戰斜着看,瞥了瞥南天。

“我認識你。 地獄名媛 你就是最近媒體報道,非常紅火的軍事機器審計職業學院機甲社長南天!”

常戰聲音輕蔑無比。

“你敢打我的手下?打狗還要看主人!不要以爲,你會耍弄一些小把戲,就能目中無人了!”

“我給你個機會,現在給我磕三個響頭,然後再從我的褲襠底下鑽過去,我就放過你一次!”

常戰肆無忌憚地大笑道。

周圍的旁觀人,都在大笑着。

準備看南天出醜。

裂空大學,星陽市十大一級本科之一!

綜合實力異常強大,裂空大學的機甲社團副社長常戰目前的名氣,比南天要大很多。

徐太俊顯然也聽聞過常戰,臉色難堪。

“南天,這個禍患是我惹下的,我來應付!”

徐太俊緩緩地說道。

麗麗渾身顫慄,她知道禿哥和常戰的手段。

這兩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輩,自己被重新抓回去,下場一定很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