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讓道上的人知道的話,恐怕對自己的名聲不好。

劉耀輝聽到後笑了笑,沒說什麼直接說話。

他對着旁邊兩個美女擺擺手,隨後她們笑着走到了趙泰的兩旁,然後開始和趙泰喝酒叫太,一時間也十分的高興。

劉耀輝看差不多了,就繼續說道。

“有什麼話就直說吧,大家都這麼熟了,就不要藏着掖着了。”

劉耀輝看到趙泰十分的高興,立馬趁機說道。

“泰哥其實也沒多少大事,不過最近碰上一個比較難纏的人。這傢伙就是個窮屌絲,開了一個皮包公司,還整天不把別人放在眼中。”

“這傢伙已經三番五次找我麻煩了,讓我下不來臺。如果不讓他付出點代價的話,那麼這口氣我可咽不下去啊。”

“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搶了我的女人,如果我不教訓他的話,那麼我還算是男人嗎?”

“這個年代真是什麼人也敢開公司了,也不知道是哪個窮小子,竟然敢和你搶女人,那麼他還真該死,難道他不知道你劉少爺的實力嗎?” 趙泰看着劉耀輝,忍不住笑着說道。

要說這劉耀輝可是劉氏家族的唯一繼承人,而且劉耀輝有一家公司的市值十幾個億,一般的人還真的不敢得罪劉耀輝。

也不知道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小子,竟然敢得罪這樣的人物,簡直是在找死啊!

“是個叫王越的窮小子,這傢伙自己開了個皮包公司,還叫什麼投資公司?真是在找死啊,如果讓我抓住把柄的話,我一定弄死他。”

“你說什麼,他叫什麼名字?”

“王越啊!怎麼了?”

劉耀輝越說越起勁,只不過他的話剛說完,讓那邊的趙泰臉色微微一變。

他似乎想到了什麼,急忙問道。

這讓劉耀輝有點詫異了,不知道趙泰這是怎麼了?

隨後他繼續說了一聲,準備看看趙泰到底是什麼反應。

“你有那個傢伙的微信嗎?或者朋友圈也行?”

趙泰此刻有點着急的看向了劉耀輝,問道。

他想看看王越到底長什麼樣子,如果要是和自己認識的那個王先生是同一個人的話,那麼這件事情自己可管不了。


現在劉耀輝請自己來這裏玩耍,最多花個幾十萬。

但是如果要是得罪那位惹不起的存在的話,那麼自己可就死定了,說不定從此以後老城區可就沒自己這號人物了。

劉耀輝最多也就是隻十幾個億,但是那個傢伙背後可是上百億的公司,而且社會人脈十分的複雜。

自己可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還有那個李豪傑可在社會上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他沒有開公司的時候,在老城區可是一哥。

當年提着一把西瓜刀直接砍了一條街,從此奠定了他的位置,到後來人家退爲了自己纔上來。

所以他是由衷的害怕李豪傑,而且人家現在可是公司的高管,一年光分紅就上千萬的,自己可不是這些人的對手。

“我沒有他的微信,但是我能夠找到他的照片。”

劉耀輝想到後,臉色有點難看。

要知道範朵朵自從和王越在一起後,就成天發和王越在一起的照片,這讓自己簡直氣死了。

現在他也只能通過範朵朵的微信來去找王越的照片了,想到這裏,劉耀輝還是忍不住打開了範朵朵的朋友圈。

看到範朵朵竟然拍着一張和王越在家裏吃飯的照片,這讓他更加生氣了。

“範朵朵,你遲早是我的女人。到時候如果我要是和你發生點什麼的話,我不信王越那小子還要你。”

劉耀輝一臉憤怒的說完後,將照片拿給了趙泰看,也不知道爲什麼趙泰反應這麼大。

“泰哥,就是這小子。”

趙泰拿着手機看了一眼,隨後嚇壞了。

他直接站了起來,這不是王越王先生麼。

他身後可是李豪傑,聽說這王越還是李豪傑的領導呢,李豪傑都那麼厲害了,那麼這個王越自己根本就得罪不起啊。

這個王八蛋劉耀輝竟然想讓自己去得罪王越,簡直是讓自己送死。

他本來想要立馬拒絕劉耀輝的,這小子簡直太壞了。

只不過他想了想,決定先不拒絕劉耀輝,然後悄悄告訴王越來個裏應外合。

這樣的話說不定王越不僅不會怪自己,還會獎勵自己。

想到這裏,劉耀輝笑了笑,繼續說道。

“你說的就是這窮小子嘛,沒問題,你說吧怎麼辦他。”

“很簡單,改天我叫大家一起去鳳凰山爬山,到時候你叫上你的人在鳳凰山的其他地方等着。到時候我直接把範朵朵她們支走,然後你的人把王越解決掉,把他推下山,到時候就說他是失足掉下去的。”

“沒有人會懷疑到我的身上的,到時候我再花點錢,這件事情就直接了結了。從此以後,這個傢伙就不會再和我作對了。”

劉耀輝說完後,眼神變得兇狠的說道。

王越這個傢伙竟然讓自己難堪,他現在已經不想讓王越付出代價了,他要解決掉這個傢伙,讓他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劉少爺不得不說,你是真的太狠了,不過確實主意不錯。到時候,王越那小子要是失足掉下山崖的話,估計也沒人會懷疑。”

“但是現在有個問題,你覺得你邀請他們,人家就會來嗎?而且鳳凰山那麼高,去爬山他們也沒什麼時間”

趙泰想了想,隨後說道。

他也不知道劉耀輝這小子到底怎麼想的,竟然敢想如此陰險的解決王越。

到時候如果要是王越出事,李豪傑知道這件事情和自己有關,那麼自己可就死定了。

說不定不僅自己連自己的家人也脫不了干係,想到這裏,他暗自慶幸。

幸虧他早早的看了王越的照片,如果到時候真的出事的話,那麼自己也逃脫不了干係。

沒想到劉耀輝這小子還真的挺狠的,竟然想置王越於死地。

“這件事情很簡單,範朵朵有個從小玩到大的閨蜜叫董盼盼。她可是個運動達人,到時候我只要告訴董盼盼說去鳳凰山爬山,她一定會同意的。”

“到時候董盼盼負責去邀請範朵朵,和王越他們就會一起去鳳凰山爬山了,這件事情很簡單。”

劉耀輝冷笑了一聲,很快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這件事情自己已經打算好了,他一定不能就這麼算了。

“對了,這個董盼盼可是出了名的大美女,雖然比起範朵朵來說差了一點,但是絕對是個美人胚子,而且聽說還沒找過男朋友呢。”

“泰哥,我的目標是範朵朵,所以我可以把董盼盼介紹給你。到時候至於怎麼做就看你的了,你看鳳凰山那個地方也沒什麼人,你說對吧?”

劉耀輝冷笑了一聲,隨後一臉陰狠的說道。

其實他不想這麼做的,但是範朵朵一直對自己代理不搭,所以劉耀輝纔想到了這種辦法。

他給過範朵朵機會的,但是範朵朵不珍惜,所以他已經沒有了耐心。

這一次他一定要讓範朵朵徹底成爲自己的女人,他劉耀輝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做不到的事情。

“劉大少爺,不得不說,你真的是個天才啊!”

趙泰聽到後,立馬笑着說道。

不過他心裏面還是有點後怕,沒想到這劉耀輝簡直就是個陰險小人,還能夠想出這種損的招數。

幸虧自己並不打算這麼做,如果他要是和劉耀輝這種人爲伍的話,到時候不僅得不到任何的好處,說不定他還會成了殺人的兇手。

自己雖然在道上混,但是他可是有原則的。

像劉耀輝這種人,他是離得越遠越好。

這一次,幸虧劉耀輝叫了自己,不然的話,不僅王越會出事,那麼自己也逃脫不了干係啊。

得讓劉耀輝這樣的人就應該讓抓進去關幾天,讓他好好的反省一下。

不然的話,簡直就是危害社會。


“泰哥,你放心吧,如果這件事要是能辦成的話,我是不會虧待你的。”

“一千萬,我可以給你一千萬。只要你能夠辦到的話,錢不是任何問題。”

劉耀輝說完後,笑了笑,看着趙泰一臉陰狠的喝了一口酒。

“放心吧,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幫你的。”

趙泰說完後咳嗽了一聲,急忙開始應付了起來。

另一邊,當王越和範朵朵吃完飯後,他就離開了範朵朵家裏。

等到他回去,自己家裏的時候,林詩柔已經在門口等候多時了。

“表哥,上次來的那個人,這一次又來找你了。還說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

“誰?”

“趙泰。”

林詩柔聽到王越問自己想了想,直接把趙泰的名字說了出來。

上一次,王越叫趙泰對付蛇哥,趙泰是來過一次王越家裏的。



王越聽到後愣了一下,不知道趙泰爲什麼這麼晚了來找自己,還要當面說。


難道不打電話不行嗎?

看來是有十分緊急的事情。

這讓王越有點詫異,不知道他爲什麼這麼晚了會來找自己。

想到這裏,王越和林詩柔向着別墅的大廳走去。

此刻,他看到一身中山裝的趙泰,正坐在沙發上,有點忐忑不安。

“泰哥,這麼晚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王越坐在一旁,隨後遞給趙泰一支雪茄,問道。

趙泰急急忙忙的點燃雪茄,隨後被嗆了一下,能夠感覺到他現在有點緊張,看來事情發展真的很嚴重。

“你彆着急,慢慢說。”

“王先生,剛纔劉耀輝約我去KTV,想讓我對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