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機會,要是再沒能好好把握的話,那他們二人直接就哪裡來的。回哪裡去了。

「這都說的什麼東西?完全搞不清楚情況!」楊楓傳音給眾人,滿是不解。

聞言,韓辰暗自搖了搖頭。

沖虛子和南宮憐星的這麼一番對話,也只有這幾個知情的人能聽得懂。對於他們而言,就算完完整整的聽了一遍。也根本不明白,兩人說的是什麼。

「收斂心神,考核要開始了!」楊楓還在喋喋不休的和王晨、墨塵幾人交談,韓辰當即傳音提醒。

楊楓幾人當即安靜下來,果然沒過幾息,沖虛子的聲音響了起來。

「第三關考核,你們只需回答我一個問題!」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沖虛子緩緩道。


「道,是什麼?」

韓辰等人的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不單單是他們,就連南宮憐星二人,也是如此。

道,是什麼?

這該如何回答?

道有多種解釋,可為武道,可為正道,可為邪道,也可為劍道、刀道,甚至更可為天道、大道…

沖虛子的這一問考核,看似簡單,只有四個字,也只是一個問題。

妃常難馴:王爺霸上小毒妃

前面的那個『道』字,就是一個問題。因為無法肯定,沖虛子口中的『道』字,究竟是哪一種道。

模稜兩可,似乎做哪一種解釋,都能夠行得通!

而後面的那三個字,更加的深奧。與前面的『道』之一字,又演變成了一個新的問題。

道,是什麼?

且不說,大家還無法肯定,沖虛子口中『道』究竟是哪一道。

單單就這『道』之一字的解釋,就讓人難以入手了。

大道至深!

想要將之解釋,何其艱難!

「你們有三炷香的時間,三炷香后,需給出你們心中的答案!」這時,沖虛子出聲道。

聲音落下,他抬手一揮,一個香爐出現在高台前,香爐中盛滿香灰,一根香立於其中,頂端燃起火星,緩緩燒著。

做完這些,沖虛子便不再理會眾人,雙眼微頜,閉目養神起來。

逍遙子和那雷靈子也閉上了雙眼,靜候三炷香過去。

「道,是什麼?如此玄奧的問題,用來做為考核之用,真的合適嗎?」楊楓手扶額頭,滿臉無奈之色。

他現在都開始有些懷疑,剛剛沖虛子對南宮憐星說的那番話,會不會只是說說而已?

這麼玄奧的問題,恐怕也只有那些登上頂峰,臻入化境的強者,才能夠回答的了吧!

起碼,以他如今堪比三星劍皇的實力,面對這問題,是沒有一絲頭緒的。

「沖虛子口中的『道』,會不會指的是天道,亦或是大道?」王晨也眉頭皺起,傳音向眾人問道。

他這麼想。也不是沒有道理。畢竟只有天道、大道,才能簡而言之,以『道』之一字來體現。

換了是其他的武道、劍道、刀道等等,恐怕還不夠這個資格吧!

「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墨塵傳音,可說到後面。卻遲疑了起來。

「只是如果當真是如此的話,那麼這第三關的考核,就是一個死結,我們一個也無法通過!」這時,千山無道的聲音響起,接著墨塵說道。

「天道!大道!這是真正踏上巔峰的絕世強者,才能夠觸碰、感悟到的存在。以我們如今的實力,連仰望的資格都沒有!」韓辰的聲音響了起來。

聽到韓辰的傳音,眾人都微微沉默。

沒錯。以他們如今的實力,最多也只是感悟天地法則而已,想要觸碰天道,乃至大道,還太早太早了。

如果沖虛子口中的『道』當真是這天道、大道。那就如千山無道所說的,這一關不會有人通過考核,全軍覆沒。

「如果我是沖虛子,不會做出這種趕盡殺絕的舉動。」王晨搖了搖頭。道。

前面兩關的淘汰率已經非常嚇人了。一萬一千多人,到得這第三關。只剩二十五人。

要是連這最後的二十五人都淘汰了,一個沒有通過考核,那也太不合理了。

而且,對於東靈學院的名聲,也不是什麼好事。

「嗯!」韓辰點了點頭,道:「沖虛子既然將這個問題。拿出來做為考核之題。就必然肯定,有人能夠將之明悟解答,從而通過考核!」

只是說是這麼說,究竟沖虛子的那個問題,該如何解答。韓辰自己也沒有一絲頭緒。

他試著呼喚鬼谷子,想從鬼谷子那裡得到一些提示。

但不知道為什麼,在進入第二關之後,鬼谷子就沉寂了下去,沒有一絲動靜。

直到現在,都是如此。

望著高台邊緣處,那香爐中,青煙裊裊,已經燃燒了近半的檀香,韓辰目光微微有些失神,心中想道。

「其實說起來,我們每個人都有獨屬於自己的道!」

「道非道,道亦道!」

「不管天下道分幾何,只要找到自己的道…」

想到此,韓辰一個激靈,瞬間醒過了神來。

「我明白了…」韓辰當即傳音,將自己剛剛想到的一點關鍵,告知給千山無道、王晨和楊楓幾人。

「找到自己的道!!」

千山無道幾人眼中滿是震驚。

「不錯!」韓辰身子坐直了起來,目光在幾人臉上掃過,點頭道:「任你大道萬千,我只堅持我自己的道。」

「唯有找到自己所堅持的道,才能夠明白沖虛子口中的『道』,究竟是哪一道。也才能夠回答出來!」

「道,是什麼!」

聽了韓辰的話,千山無道、楊楓幾人頓時陷入失神之中。

「我的道,又是什麼?」

雖然韓辰明悟了這一關考核的關鍵所在,但想要做到,卻不容易。

找到自己的道!

這需要對自己有足夠的明悟,甚至幾近透徹。就好像一根針落入溪水中,唯有溪水清澈見底,你才能夠找到針落在何處,將之撈起。

道理是一樣的!


千山無道幾人失神片刻,便回過神來,沒有敢耽擱時間,迅速閉上了雙眼,收斂心神,明悟自身,尋找自己的道。

「還有兩柱香,希望來得及!」抬頭望著那香爐中,已經燃燒了大半,只剩下一小截的香,韓辰輕吐了口氣,也閉上了雙眼,進入了明悟。

與此同時,南宮憐星二人、楊葯,以及其他幾名同樣出色的青年,也紛紛頜上了雙眼,開始明悟自身。

片刻后,香爐中香灰落盡,第一炷香熄滅。


第二炷香開始了。(未完待續。。)

… 東靈塔三層,寂靜無聲。

韓辰等二十五人,皆頜目參悟,沒有醒過來。

吧嗒…

一聲輕響,長長的香灰落下,掉入香爐中,有的則砸到香爐邊緣,折斷撒了出來,香爐中的火星,也隨著熄滅。

第二柱香燃盡了。

沖虛子雙眼緩緩睜開,屈指一彈,取出一根香,點燃,重新插入香爐之中。

「第三柱香了,不知道這幾個小傢伙怎麼樣了!」目光在韓辰幾人身上掃過,逍遙子出聲道。

「二十五個人,最後能夠通過者,應該不會超過雙手之數!」聞言,一旁的雷靈子也睜開了雙眼,傳音道。

逍遙子微微點了點頭。畢竟沖虛子的那個問題,可是極為玄妙,想要將之答上來,可不簡單。

這二十五個人雖然都極為不錯,但想要全部都通過考核,卻不太可能。

「沖虛子,你覺得呢?」逍遙子目光一篇,望向沖虛子,傳音問道。

「究竟如何,何必多加猜測,一炷香后,自可見到分曉!」淡淡一聲,沖虛子連眼睛都沒有睜開,傳音回道。

聞言,逍遙子聳肩一笑,也不再多言,靜候了起來。

香爐中的香,緩緩燃燒,待燒到一半的時候,四周空氣突然『嗡』的一聲,微微一震,一股玄奧的氣息波動,陡然出息,散發了開來。

嗯?

高台上,逍遙子和雷靈子兩人雙眼頓時睜開,目光一抬,直直的落在韓辰的身上,眼中滿是驚訝。

空氣震動,更散發出玄奧氣息者。正是韓辰。

「這小子的好大的機緣,竟然在此重要關頭,堪破瓶頸,抓住一絲提升的機會了!」逍遙子傳音笑著道。

韓辰修為臻至九星劍王巔峰,這一點,他一眼就能看出來。而此時。他身上那散發出來的玄奧氣息,則正是瓶頸鬆動,即將突破的預兆。

九星劍王巔峰,再突破,便是半步劍皇境了。

別看只是半步劍皇,但論實力,卻已然遠遠超過劍王境界,更上數層樓。

韓辰尚在九星劍王境界的時候,一身實力就極為驚人了。幾乎足以和五星劍皇相媲美。若一旦踏上半步劍皇,甚至是劍皇境界,一身實力還不知提升了多少。

不過對此,逍遙子倒是沒有想太多,不管怎麼說,實力能夠提升,對於韓辰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而且對於學院。也是如此。

一旦南宮劍塵兩人進了學院,屆時。韓辰實力提升變強,也算是給制衡這兩人,多添了一份力。

「嗯,此次考核結束后,只需稍作閉關,便可順利突破晉階!」雷靈子點點頭。望著韓辰,淡漠的雙眼中露出一絲柔和,道,「明悟自身,參悟『道』之一字。如同對自身的洗滌、凈化。」

「他能夠在此時間。獲得突破契機,想要對於這『道』之一字的參悟,恐怕也不會差,頗為精深了!」

言下之意很明白,對於韓辰,雷靈子可是抱有極高期望的。

韓辰身上那股玄奧的氣息越來越濃,但卻仍然沒有醒過來,顯然依舊在參悟之中。

玄奧的氣息向著四周瀰漫開來,未免影響他人,沖虛子抬手輕輕一揮,一股勁氣揮灑而出,牽盪起淡淡的空間漣漪,將韓辰完全籠罩,連同那股玄奧氣息,也被阻隔了下來。

現在時間只剩下半柱香,正是最關鍵的時候。現在外界的一丁點動靜,都足以直接影響到其他人的考核結果。

見得沖虛子出手了,逍遙子和雷靈子也警惕了起來,隨時準備出手,與之應對。

嗡嗡嗡…

果然,沒過多久,空氣震動,其他人身上也相繼散發出了玄奧氣息。

首先是南宮劍塵和南宮憐星二人。

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波動,和韓辰一樣,竟也是得遇契機,即將突破的氣息波動。

這兩人,南宮劍塵為五星劍皇巔峰境界,而南宮憐星實力更強一些,為六星劍皇巔峰境界。


以兩人的資質天賦,其真正實力,根本無法以修為境界來衡量,究竟達到了何種境界,誰也不清楚。

但現在有一點,卻可以肯定。

兩人得遇突破契機,一旦突破晉階,實力必定陡增,更加的強橫驚人。

這樣的結果,可不是逍遙子三人願意見到的。

但也沒有辦法,縱然心中不願,也不得不出手,將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玄奧氣息隱下,使得不影響他人。

而在這兩人之後,沒過片刻,甚至也就二三十個呼吸的功夫。

千山無道身上也散發出了玄奧氣息。

一樣,也是瓶頸鬆動,即將突破晉階的氣息。但又和韓辰、南宮劍塵三人略有不同。

其中,除了那即將晉階突破的氣息之外,還有一股極淡,卻讓人心神發寒的極致鋒芒。

感受到這股極致的鋒芒,不但逍遙子和雷靈子二人面露驚訝,就連沖虛子,也是目光一閃,眼中透出一絲訝然。

鋒芒意境!

沒錯,千山無道身上透出的那股極致鋒芒,正是鋒芒意境。

三人沒有想到,一番明悟,千山無道不但得遇突破契機,即將突破半步劍皇境界,成就劍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