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兒說道:「不,不,你千萬不要動,不要鬆開我,再堅持一會……再堅持一會……你知道我全部的身心都是愛著你的……」

在嬌兒的低語聲中,他感覺到嬌兒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接著,他感到嬌兒的身體在慢慢地冷卻下來。

他知道生命在漸漸地從這個美麗的軀體之中退出去。


但是,他感到嬌兒一直還活著。

阿爾泰慢慢地抬起頭來,他終於看見了嬌兒的面孔。


但他卻永遠也看不到那雙使人驚心動魄的眼睛了。

嬌兒面含微笑,眼睛微閉著,長睫覆蓋下來。

看到嬌兒的身軀在阿爾泰懷中化作一篇紅霧漸漸消散,洛雪等人皆盡沉默著,而阿爾泰則是獃獃地凝視著嬌兒消散之處,仿若一塑雕像。

不知道過了多久,阿爾泰機械板地抬起頭來,看向洛雪,凄聲說道:「小兄弟,你過來一下。」

洛雪微一遲疑,看了夜嬌羅一眼,只見夜嬌羅點了點頭,於是他走了過去。

待到了近前,阿爾泰猛然起身擒住了洛雪的手,洛雪尚沒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就感覺到一陣滾燙的熱流自阿爾泰的手心洪水般狂湧入他的手中,自他的手臂一直傳進他的身體里。

這撕心的感覺,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這時,阿爾泰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我把它送給你,當作是感謝你的禮物,也是對你懲罰……」

洛雪心驚不已,很艱難地睜著眼睛向阿爾泰,但片刻之後終於還是支撐不住將眼睛閉上了。

但他沒有完全失去知覺。

他彷彿看到自己置身於一個通紅的地獄之中,熊熊的烈火在周圍肆虐,大滴大滴的汗珠從他的臉上滾落。他現在跪在地上,緊握著的拳頭無力地放在大腿上。

他看到了一團火焰——又不像是火焰,比血更鮮紅,比烈焰更熾熱的一團能量。

他感覺到了那團能量的強大。

能量團不斷地吸取著四周的火焰,旋轉……彙集……轉換……傳送……通過手掌……前臂……到心口。

然後到凝結在洛雪身體里。

突如其來的疲憊淹沒了洛雪。骨頭一下變得沉重起來,渾身的肌肉也開始疼痛,就好像剛跑完長跑一樣,呼吸也越來越急促。洛雪全然不顧這些,繼續觀察著能量團,直直它完全融入了自己的身體中。

洛雪猛然睜開眼睛。原本漆黑的瞳孔現在變得火紅。

但四周圍卻是一片漆黑……

洛雪不知道自己如今所處的是什麼地方,他感覺時間好像過了很久,但具體過了多久卻不得而知。眼下他的雙腳已經抬不起來了,他的胳膊和腿像死了一樣沉重,他的力氣只夠他睜開眼睛。

然而只是片刻,他又再次閉上了沉重的眼眸。

洛雪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里,腦袋還一陣眩暈,視野也模模糊糊的,好像天地都在晃動旋轉。

他剛要撐起身子,猛地感到一陣疲乏無力,全身軟得像一灘泥,動動手指頭都吃力。

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全身會如此酸痛無力?洛雪努力回想先前發生的事,可是腦海里始終一片模糊,越想頭越是疼得厲害。

忽然間,他嗅到一縷似乎很熟悉的馨香,轉頭一看,一個美麗的倩影正背著他靜靜地坐在床頭。

他知道這個倩影當然是南宮雨兒了,見屋子裡沒有別人,一時興起想逗逗她,便悄悄地強撐起身子,一把將那倩影攬入懷中,抱到了床上。

南宮雨兒猛地一愣,似乎沒有反應過來。

洛雪卻管不了那麼多了,從背後吻上她的臉頰,雙手在她身上也開始不老實了。

「有人嗎!」門外突然傳來井光和尚的叫聲,房門同時也「吱呀」一聲被打開了。

看去時,見井光和尚正目瞪口呆地看著床上的這一幕:洛雪摟抱著南宮雨兒躺在床上,雙手很不規矩放在她身上,嘴還貼在她的臉頰邊。

「額,這個,那個,師弟你——」井光和尚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他眼珠子突然一轉,「額,師弟,弟妹,和尚我不是故意的,你們繼續,繼續……就當和尚我沒來過,和尚我什麼都沒看到,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和尚我嚴守秘密,哎呀,放心好啦,哈哈,哈哈哈。」

井光和尚自顧自地說了一通話,然後躡手躡腳地退出房門,輕輕把門關上。

洛雪這時忽然間感覺真的是天旋地轉了,他知道接下來定然是有一個重大的誤會要上演,令他極是難為情。

他的手還按在南宮雨兒身上那極為羞人的圓鼓鼓的地方,他想抽回來,卻又有點不舍。

於是只是試探性地動了動。

「你——摸夠了沒有?」這時南宮雨兒羞憤的聲音傳來。

洛雪也不知這時哪來的痞子性,笑嘻嘻地回了一句:「沒摸夠呢。」說著忍不住又在那圓鼓鼓的地方猛地捏了一捏。

懷中的倩影猛然彈起,沒轉身就給洛雪左臉「啪」的一大巴掌,直把洛雪的頭給打歪到一邊去。

待洛雪慢慢回過頭來,左臉上已是印著一個紅腫的掌印,他抬眼看著立在床邊的南宮雨兒,但是只那麼一眼,他立即忘記了疼痛。

世上果真有如此美麗的女子么?

南宮雨兒臉上紅霞遍布,連脖子都通紅著,真的美不勝收。她怒目瞪了洛雪一眼,然後甩身離去。

洛雪無奈地笑了笑,摸摸自己紅腫的臉頰,只覺得腦海里有一個綠色的身影在飄啊飄啊的。

他又躺了下來,覺得這一巴掌打得還真是不冤,忽然間只感覺全身睏乏無比,一閉眼又睡過去了。 等洛雪再次睜開眼睛時,便聽到了井光和尚的聲音傳來:「師弟,你醒啦,」

洛雪抬眼一看,見眾人正站在床邊望著他,眼裡滿是關切,

南宮雨兒站在夜嬌羅身邊,一臉的憂色,見到洛雪醒來又多了些驚喜,

「你們……那個阿爾泰呢,他……」洛雪一見到夜嬌羅等人,就急忙問道,

可是剛說幾句,他忽然感到胸口一悶,大口喘了幾口氣,再也無力說話了,南宮雨兒慌忙上前幫他順氣,

井光和尚關心地說道:「師弟不要激動,已經沒事了,阿彌陀佛阿爾泰自有他的歸屬,不必擔心,」

洛雪問道:「怎麼回事,」

夜嬌羅問道:「小師弟,你不記得了么,」

洛雪苦笑回答道:「腦子有點亂,記不清啦,勞煩嫂子告知詳情,」

夜嬌羅看了井光和尚一眼,然後說道:「也沒什麼好說的,阿爾泰他隨自己心愛的人去了,」

洛雪默然,半響,才緩緩說道:「原來是這樣……這對他來說,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井光和尚向夜嬌羅擠了擠眼神,然後說道:「師弟,你身體有點虛弱,還是好好休息吧,我們就不打擾啦,」說完拉著趙廣義就出了門去,

趙廣義雖是抗議,但是那是拗得過井光和尚,只好乖乖地跟著他出去,夜嬌羅看了南宮雨兒一眼,暗自偷笑,然後也默不作聲地離開了,


洛雪回過神了,見到房中已然是只剩南宮雨兒一個人,微微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臉騰地就燙起來,動了動嘴卻說不出話來,

南宮雨兒坐到床邊,沒好氣地說道:「都是你,害得人家被他們取笑,要死啦,」

洛雪臉上尷尬不已,卻忽然想起了什麼,「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南宮雨兒疑惑,問道:「你笑什麼,」

洛雪忍住了,一本正經地回答道:「沒什麼,你去忙吧,在這裡待久了師兄他們肯定又在背後議論些亂七八糟的了,」

南宮雨兒啐了一口,說道:「我看就你和井光大師最沒正經,」

洛雪微笑著目送南宮雨兒離開,然後靜靜地躺了下來,他感覺到體內那股奇特卻又有些熟悉的熱流仍在流動著,慢慢地,井然有序地匯入了丹心之中,

不知道那個不男不女的阿爾泰究竟給自己輸送了什麼鬼東西,瞧著情況,極有可能是他的靈力,如此一來……

洛雪猛然一驚:自己該不會也不成他那個模樣吧,

人家才不要啦,

兩日後,洛雪基本恢復如初,來到廳中,見到趙廣義一個人坐在那裡大吃大喝,一副完全不當自己的客人,反而當成自家的樣子,

見到洛雪到來,趙廣義連忙招呼道:「洛兄弟,來來來,陪老道我喝幾杯,」

洛雪笑著走過去,說道:「道長,可知道我師兄他們去哪裡了,」

趙廣義回答道:「愛去哪裡去哪裡,我老道我可管不著,只要有吃有喝就行,對了,你管驕陽將軍叫嫂子,你也是九夏部族的人,」

洛雪搖搖頭,

趙廣義問道:「那是,」

洛雪笑道:「不說這個,」

趙廣義一臉古怪地看著洛雪,說道:「可沒聽說過九夏部族的人外嫁的……不說就不說了,來來,喝點石頭城的美酒,這玩意兒可不多得,」

洛雪疑惑道:「石頭城的美酒,石頭城是什麼地方,」

趙廣義回答道:「這豐茂城就是石頭城嘛,你小子見識太少,不像老道我……」他說到一半就突然不說了,兩眼盯著門口處,

洛雪轉頭看去,見夜嬌羅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門口,這時候開口說道:「小師弟,我們去查一下部族的古籍,你要不要一起去,」

陳列有九夏部族古籍的是一個小小的密室,雖有重兵把守,但是在夜嬌羅的帶領下,沒有人敢阻攔,甚至都不多問一句,

洛雪、井光和尚和南宮雨兒歲夜嬌羅進得密室來,見這裡邊不過兩丈見方,一下容四個人都顯得擁擠,那些古老的書卷擺放在牆上鑿出來的櫃檯上,

洛雪心知這些都是九夏部族珍貴的歷料遺產,因此不敢輕易觸碰,井光和尚和南宮雨兒顯然也是同樣的想法,只由夜嬌羅一個人去翻閱,

夜嬌羅思考了片刻,從壁柜上挑選了一卷古書翻閱起來,眾人皆是靜默在一旁等待,

不知過了多久,猛然之間,聽得「啪」的一聲輕響,眾人齊齊向夜嬌羅投去驚異的目光,見她直愣在那裡,手中的書卷此時已經是掉到了地上,

井光和尚率先問道:「臭婆娘,怎麼回事,」

夜嬌羅語氣不順地回答道:「嘯……嘯天門……」

洛雪疑惑道:「嘯天門,」他想起了回到千年之前的時候,在嘯天門前些作戰的駐地里發生的事,一直以來他只覺得那是一個小插曲罷了,沒想到如今夜嬌羅卻又突然提起,


井光和尚是個急性子,忙問道:「嘯天門怎麼了,磨磨唧唧的,你倒是一口氣說清楚啊,」

夜嬌羅沒有立即回答,而是默默地彎下腰撿起地上的書卷,然後沉思了片刻,才說道:「你們還記不記得當初在嘯天門駐地時,見到的那個叫李遠成的人,」


洛雪等人自然是不會陌生,洛雪更是印象深刻,說道:「自然不會忘,雖然對這個人沒有多大好感,但是他也不見得是惡人,」

夜嬌羅認真說道:「你們可知道他是什麼人,」

幾人面面相覷,本來很好回答的問題,一下似乎變得嚴肅起來,

在其他人沉默的時候,井光和尚問道:「他是什麼人,千年之前他不就是嘯天門門主李天衣的私生子么,后來最多不過當上了代理門主,」

夜嬌羅點頭,說道:「千年之前的他,確實如此,那如今的他,你們可知道是個什麼身份,」

洛雪眉頭微微一皺,覺得夜嬌羅這話中定有大玄機,未開口之時,井光和尚已經問道:「現在他是什麼身份,」

夜嬌羅注視地眾人,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千年之前的李遠成,便是現今的嘯天尊,」

沉默,一陣沉默……

洛雪暗暗吸了一口涼氣,天尊級別的高手,與依天教教主唐雲天、九華天門主方懷同一級別的高手,就連自己的師父莫寒秋,也是稍有不及,

井光和尚回過神來,說道:「我的乖乖,沒想到那傢伙……那傢伙就是嘯天尊,千年之前的那次相遇我們算不算得罪了他,他不會還記得我們吧,」

南宮雨兒說道:「嘯天尊,從來就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此生不一定還能見到他,就算相遇了,我們也沒得罪他,想來他不會跟我們一般見識,因此也不必擔心,」

夜嬌羅點頭,說道:「弟妹說得有理,他既已經成為嘯天尊,這點肚量還是有的,說來著千年之間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嘯天門不知何時消失了,而李遠成也不知道何時成為嘯天尊的,彷彿其中有很多事情被人刻意隱瞞了,」

井光和尚說道:「管他娘了發生了什麼事,一千年都過去了,也改變不了什麼了,一個嘯天門消失有什麼稀奇,瞧他們那種內部不和的情況,不消失才怪呢,比起他們,我更在意的是萬寶鎮是怎麼消失的,軒轅探星答應送我一個,卻只給了一個什麼西里古怪的謎語,氣煞和尚我了,」

夜嬌羅沉思道:「萬寶鎮……待我仔細查過或許能多了解些詳情,」說著她微微嘆了一口氣,「我部族與妖族之間的恩怨糾葛,據阿爾泰所說,在古籍中能找到線索,可這古籍成百上千,要弄明白可不是一時半刻能夠做得到的……」

井光和尚說道:「那有什麼難的,你是將軍,隨便多叫些人來幫忙查閱就是了,」

夜嬌羅憂慮道:「此事事關重大,族人中多有立場不同的人的眼線,弄不好前功盡棄不說,怕是性命也難保,」

又是一片沉默,

半響,井光和尚拍拍胸脯說道:「那我們三個人幫你就是了,」

南宮雨兒看了洛雪一眼,臉上浮現出焦慮神情,欲言又止,

井光和尚見了,微一細想,便恍然大悟,一拍腦袋說道:「是了,師弟還身中劇毒,如今已經過了好些時日,若是再耽擱去凍天山找醫天尊求醫的話,恐怕……」

夜嬌羅看向洛雪,說道:「小師弟解毒救命之事迫在眉睫,當速速去辦,一點也耽擱不得,我這裡的事可以慢慢來,你們就趕緊啟程去凍天山,聽你們說之前一路上有不明敵人追殺,如今出了九夏部族的地盤怕是他們也不會善罷甘休,還是小心為妙,死鬼,你便一路送他們到凍天山吧,」

「這個……」井光和尚頗有些為難地看了看夜嬌羅,又看了看洛雪,說道,「你一個人留在這裡,我也不太放心……」

夜嬌羅白了他一眼,罵道:「婆婆媽媽的,莫非你要跟我完婚,」

井光和尚趕緊「呸」了一聲,說道:「想得美,我只是不希望你死得太慘,」

當事人洛雪終於開口了,說道:「師兄,我看你還是留在這裡幫嫂子的忙吧,我看嫂子面臨的情況似乎非常嚴峻,雖然表面上看來九夏部族風平浪靜,隱隱中卻有風雨欲來的味道,我跟雨兒出了九夏部族的地界,就已經離開了九華天的勢力範圍,一路向北,很快就到東昊派的地界邊緣,量那些惡徒也不敢在東昊派的勢力範圍內太放肆,」

南宮雨兒附和道:「洛兄弟說得沒錯,我們往北去,離南宮世家越來越近,到時候有世家中的高手相援,想必不會有什麼不測,」

井光和尚遲疑道:「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從九夏部族地界到南宮世家尚有不短的一段路,這其間你們的安全沒有個保障和尚我也放心不下,」說著他思考了一會,「得派個人一路保護你們過去才行,這個人嘛……」 月色冷清,秋風瑟瑟,

馬車緩緩停下,片刻的寧靜,洛雪鑽出頭來,看著車夫問道:「道長,怎麼回事,」

車夫趙廣義回答道:「前面有個村子……看看天色已經不早了,要不我們就在前面那個村子歇腳吧,雖然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