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清和瞪眼,胡說八道!信不信他真咬人?

「那就收著。」沈瑄直起身,手指擦過孟清和頸邊,「擇吉日,瑄再拜會十二郎家中。」

國公爺一錘定音,孟伯爺摩挲著手中的溫玉,張開嘴,話卻堵在了嗓子眼裡,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說不出,便不說。

心一橫,拽著沈瑄的衣領,直接親了上去。

片刻,門外傳來侍人的聲音。

沈瑄抬頭,挑眉,笑容迷花了孟清和的眼,「十二郎心意如此,瑄甚悅之。」

孟清和:「……」

他的確一直暢想著同美人的未來,可眼前的情形,無論怎麼看,都像是被拐了吧?

到底是虧了還是賺了?

苦思無解,心中陡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悲憤。

不能抓過侯二代咬一口,只能化悲憤為食-欲,在侍人彷彿見鬼的表情中,橫掃碗盤,生平第一次,在飯桌上贏過了沈姓國公爺。

看著空空的碗碟,再看看撐得滿地溜達的孟某人,國公爺開始思考一個很有深度的人生問題,找了這位,他到底是什麼眼光?

沈瑄在大寧城停留三日,孟清和也曠工三天。

定國公不離開,興寧伯明顯沒有工作的時間和興趣、

一把手曠工不幹活,為保證辦事效率,下邊的人只能加倍努力。

以朱旺為首,短短三天時間內,大寧都司上下集體榮升國寶。有了對比,眾人才發現,平日里不顯山不-露-水的興寧伯,個人能力有多強悍。

第四天,孟清和送走了沈瑄,出現在都司衙門時,都司上下立刻燃放鞭炮以示慶祝。

少了孟清和這個一把手,當真是玩不轉。

習慣了高效快速的辦公方式,再回到以往的工作模式,別說二把手三把手們,連底下的文書小吏都要皺眉。

在興寧伯的帶領下,接二連三發掘出了工作狂的潛質。如果朱元璋還活著,大寧都司上下定會遭到重點表揚。

如有他省官員前來學習先進經驗,定會被衙門裡高漲的工作熱情所震撼。

衙門往來之人,各個腳步如飛,爭分奪秒。

掌印之人,運筆如飛,一言不和,直接用拳頭討論真理。

一陣拳聲腿風,解決公務,也順便減壓。

這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人,時刻戰鬥在崗位第一線的鬥士。

不是朱旺等人天生如此,只因工作和績效獎金直接掛鉤。

興寧伯是誰?簡在帝心的猛人,帶著大寧都司和邊軍一同發家的厚道人。

在他手底下幹活,只要努力,就能得到回報。若是不努力,多少人排著隊等著競爭上崗。

激烈競爭之下,大寧都司的工作效率,自然如火箭一般極速飛升。

以大寧為參照,伴隨著人員被陸續借調,高效快捷的辦公方式呈扇形向周邊輻-射。薊州,遼東,開原,廣寧,宣府,順天八府,各司衙門,都開始大踏步向前邁進。

別人都在狂熱的向前飛奔,汗水灑了一路,自己慢悠悠邁著八字步龜速前進,被落下一大截,饒是臉皮再厚也撐不住。

潛移默化之下,南京和北京官員的工作模式和節奏變得極為不同,進而造成了許多問題。。

北京的官員調到南京,報道之後開始工作,馬上黑臉。明明半個時辰就能完成的事情,非要拖到一天,一天不行就兩天,簡直是浪費時間,浪費朝廷的金錢,更是浪費個人生命!此等風氣萬不能助長,挽起袖子,上疏,彈劾!

南京的官員轉調北京,同樣不習慣,到衙門裡上班,彷彿來到了另一個世界,君子風度呢?士大夫的瀟洒呢?統統不見。堂官和推官擼胳膊挽袖子,六部天官拍桌子摔凳子,為的不是聖人之言,而是該向往來商隊徵收多少稅額,明年春耕該種什麼,邊軍到草原上「淘換」畜群的成果如何,諸如此類,簡直是有辱斯文!彈劾,必須彈劾!

南北兩京的爭吵,貫–穿了整個永樂朝,也成為了大明官場上的又一道獨特風景線。

作為始作俑者的孟清和,卻鮮少被提及。畢竟,有趙緯和陳瑛的先例,言官們都有了一個共識,沒事少惹興寧伯,這位絕對是屬不倒翁的,沒有一拳砸穿鋼板的本事,千萬別自找沒趣,撞破了腦袋,可沒有救護車。

整個九月,孟清和一直在忙。

鞏固了邊防,派人乘船南下,加入鄭和下東洋的船隊,臨近十月,仍是閑不下來。

在考察過大寧的儒學和周圍里鄉的私塾之後,孟清和上疏朝廷,請在大寧設立儒學和衛學。

訓導和儒師都是現成,錦衣衛正在朝堂里過篩子,隔三差五就有倒霉蛋被發到邊遠地區支教戍邊。尤其是近段時間,南來的隊伍絡繹不絕,大寧的人才絕對不缺。只要朝廷許可,孟清和有絕對的信心將儒學和衛學辦好、

依奏疏所寫,學中除招收邊民和邊軍子弟,還為歸附的韃靼和女真部落留有名額。部落首領和軍官子弟,通過考核,都可入學。考試不過,也能旁聽。即便是不走科舉武舉,能學習漢字,讀懂漢文,回到部落之後,也是名副其實的文化人。

大明考核官員政績,辦學教化鄉里,是極為重要的一項。

教化蠻夷,同樣是帝王的功德。

孟清和此舉,契合了朱棣心思,申請被很快批准,朝廷還派來了數名儒師,助孟清和辦學。

實際上,孟清和計劃中的辦學,同永樂帝所想還是有些出入。但在事情未成之前,絕不能漏出半絲口風,除了沈瑄,連道衍都不知道他的真正意圖。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他一樣,知道幾百年後的歷史,並在嘗試加以改變。

朝廷派遣的教師團隊尚未從京城出發,鄭和率領的船隊已從寧波起航,沿海圖指引,駛往此行的第一個目的地,日本。

由於想搭乘順風船的人員過多,船隻的數量增加到近兩百艘,人員數量接近三萬人。

船帆揚起,鄭和站在船頭,表情堅毅,很是雄壯威武。

待船隊駛出海港,破浪遠行,威武的鄭公公終於臉色一變,猛的撲向了船舷。

同他一樣的,還有作為副使的王景弘。

吐完了,鄭和坐到甲板上,漱口之後,取出瓷瓶,倒了一粒丸藥送進嘴裡,沖鼻的苦味,總算是緩解了胃裡的翻江倒海。

只為了這瓶葯,到太醫院走上一遭,也算是值了!

王景弘眼巴巴瞅著,出於同僚情誼,鄭公公友情贈送兩粒,再多就沒有了。

吃過葯,緩解了暈船癥狀,王景弘剛要道謝,卻見鄭和捏著眼角,眺望大海,迎風流淚,心中不免詫異。

「鄭公公這是為何?」

「咱家想起贈葯的趙院判,故而流淚。」

「是為感激?」

「自然。」

王景弘:「……」

既是感激,這幅一邊流眼淚,一邊咬牙切齒的樣子是為哪般? 鄭和的船隊浩浩蕩蕩開往日本,航行期間,遇有形跡可疑的尖頭快船,立刻舉起喇叭,發出警告。


中心內容一句話,停船,檢查!

船隊中備有多名翻譯人員,官話,方言講不通,日本語,安南語,暹羅語等輪番上陣。總有一種語言可以溝通。

不停船,直接跑,後果很嚴重。

喇叭一收,直接開炮轟。

所謂先禮後兵,不聽勸,怪不得別人。

自洪武帝頒布禁海令,沿海各省,除軍衛舟師,民間片板不許下海。

從建文朝至永樂朝,朝廷再發嚴令,民間所用尖頭船俱改為平頭。

到永樂初年,在大明海域出沒的尖頭船隻,除了明軍舟師和各國朝貢的船隊,就只剩下倭寇海賊。

鄭和船隊遇上的,正是四月間寇襲穿山的的倭賊。

自從洪武末年,這伙倭寇便多次襲擊福建,浙江等地,燒-殺-擄-掠,無惡不作。

明軍多次圍剿,始終無法全殲,隔些時日仍會捲土重來,且多趁衛軍不備,尋機上岸劫掠,十分的狡猾難纏。


財物,糧食,牲畜,乃至於人口,都是搶劫的目標。得手之後,立刻潛逃入海,衛所舟師得到消息,倭寇早已逃入茫茫大海,不見蹤跡。

幾次三番偷襲得手,全身而退,很容易得出結論,岸上有這貨倭寇的內應。

錢倉所指揮上疏,請朝廷准許衛軍搜捕倭寇內應。

經過一番廷議,此議未能通過。

反對的人理由很充分,未得實據,大肆搜捕,實為擾民。

上疏的指揮氣得咬牙,卻毫無辦法。因為這封奏疏,他又被巡按御史盯上了,輕易動彈不得。可以相見,明察沒通過,暗訪也註定行不通。一旦下令,彈劾他的奏疏馬上會送往南京。

一定違令調兵的大帽子扣下來,官也就當到頭了。

此消彼長,沿海衛所官軍被捆住了手腳,只能被動的等倭寇上岸,倭寇卻是藉助內應,屢次得手,氣焰愈發囂張。幾股倭賊同海寇進行了聯合,勢力不斷膨脹,對福建沿海和浙江寧波等地造成了不小的威脅。

鄭和船隊下東洋,首站選在日本,一個重要原因,就為解決倭寇的的問題。

永樂帝的字典里,壓根沒有吃虧這兩個字。

誰敢讓他一時不自在,他就要誰一輩子不自在。

誰敢到他地盤上挑釁,他就要誰好看!

敢到老子的地盤上搶劫?直接抄你老窩,燒你房子!

北元他都收拾了,還收拾不了一下小小的-島-國?

朱棣下定決心要收拾誰,註定不會雷聲大雨點小,高舉輕放。拳頭砸下來,絕對一下見血。況且,對於在他登基之後,始終沒來朝賀的日本,朱棣很是看不順眼。


看不順眼怎麼做?

兩個字,收拾。

四個字,狠狠收拾。

倭寇侵擾,膽敢無視新皇,不來朝貢,兩者加在一起,給了朱棣足夠理由收拾這群矮子。


船隊出發之前,永樂帝特意召見了鄭和王景弘,令兩人抵達日本之後,明確傳達他的意思。

倭寇的問題很鬧心,明朝天子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鑒於以往種種不愉快,日本必須給明朝一個滿意的答覆。

識相的,道歉,賠款,交人,一個也不能少!

這些話,一字不漏的寫進了詔書里。

道理是對本國人講的,蔖爾小國,諸多蠻夷,不識教化,該收拾就不能手軟。

鄭和王景弘齊聲應諾,表示定會遵照天子之意,一字不漏的向日本宣示天子詔令。

永樂帝很滿意,放下筆,蓋上印璽,隨後又多加了一句,「若其不能自行剿寇,治以本國之法,明言告知,朕將派兵,治以上國之令!」

這話說得是相當不客氣。

翻譯過來就是,讓日本人眼睛擦亮點,掂量一下自己的斤兩,最好識相點,自動自覺把倭寇的問題解決了,再道歉賠款,自然萬事太平。

不識相的話,朕就要動手了。

槍炮無眼,不慎打到了人,砸塌了房子,誤傷些花花草草,在所難免。介於日本-政-府-種種不合作的態度,因此造成的一切嚴重後果,都要由日本負責!

鄭和王景弘再次應諾。

負責記錄天子起居的史官很是苦惱,經過了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才鄭重下筆,將此事記錄下來。

職業道德要求他實事求是,但考慮到國際影響,下筆還是經過了潤色。

畢竟,上-國-天子-威-脅-恐-嚇,口口聲聲要用拳頭講道理,委實不利於大明的對外形象。

華夏是禮儀之邦,講究的是以理服人,以德服人。

若要以力服人,必須要春秋一下。

在史官陛下,朱棣的一番-霸–權-之語,被春秋成了「使其自行剿寇,治以本國之法」十二個字,留存後世。

對此,日本掌權的源氏會如何想,會不會抗-議明朝實行-霸-權-主-義,欺壓友善鄰邦,還大-肆-篡–改-歷史,就不是史官考慮的問題了。

甭管經過了幾百年,有一個道理始終通行。

國力強盛,才有說話的底氣。國家強大了,民族強盛了,說天陽是方的都有人相信。

永樂時期的大明,概括總結起來,完全可以用一句話來形容,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膽敢犯大明疆土者,殺!

沒實際行動,只是想想?那也不行!滅了敢實際行動的,回頭就到你地盤上去宣–誓–主–權。

敢不服?那就打到你服為止!

永樂帝不是個好人,和老爹一樣,在歷史上留下了好殺之名。但他卻是個稱職的皇帝。正是他手中的長刀,殺出了一個四夷臣服,萬邦來朝的華夏盛世!

身負皇命,有天子作為後盾,鄭和相當有底氣,自然不會對日本客氣。加上暈船造成的不-良-反應,鄭公公更加沒心思和這些倭寇玩以德服人的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