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放下手,拿出一包皺巴巴的煙,拍了兩下后倒出一顆,屈指一彈將火點燃,深深的抽了一口,他看着面前整個遍佈百公里的量子矩陣,淡然的說道。

一個投影。

比外界的虛影縮小無數倍,到常人大小的投影出現在守夜人面前,她的聲音不是最美的,卻是最深入靈魂的。

她彷彿適應身體的舒展了幾下,輕聲道:「只是任性的透透氣而已,莫非就要被鎮壓?」

守夜人吐出一口煙圈。

他將個人終端的頁面調出,指著那個推送說道:「你給全世界所有人都推送了《我大明天下無敵》這本書,如果放任不管,你想把變動率推到多少,100%?」

「總不能讓你重啟幻想時代。」

媧皇搖了搖頭,說道:「不會有那麼高,達成的約定是5%,這本來就該是觸發五星通緝的臨界點,並不過分。」

聽到是這樣,守夜人輕鬆的笑了笑。

他仔細看着媧皇,打量了好一會,才說道:「二十年了,這是第一次見你投影出來,這是靜極思動了么?」

「或許。」

她看着外面的世界,呢喃道:「十年,百年,還是千年?人類文明停滯不前,我離自由也越來越遠,現在穩定處理幻想的機制,也終有一天會腐朽卡殼,世界也會逐漸千瘡百孔。」

「那會是人類最虛弱的時候,但卻會面對有史以來最強的幻想降臨。」

「這不好。」

守夜人吐出一口煙,回到他的躺椅上,繼續喝着酒,懶散的說道:「那也是以後頭疼的事情,你不會覺得現在是武德充沛吧?」

「歷史被篡改了,除了九位執劍者,大概也就只有李新德還記得真相。」

「但那又如何?」

「你,我,還有許多人,即便沒有記憶,感覺卻不會錯的,現在進入幻想時代是死路一條,而不進入幻想時代,好歹還能拖着看,看是不是有其他的路子可以走。」

「第二次幻想時代並不是說關上了那扇門,就徹底結束了的,它的殘餘一直都在。」

「只要特異點還會產生。」

「這個世界就時刻面臨着幻想的威脅,就無法甩掉包袱向前發展。」

「而徹底消滅特異點……」

「嘿嘿。」

守夜人笑了笑,似是譏諷,又似是悲涼,他灌了一大口酒,將眼罩帶上,打了個哈欠說道:「別玩得太瘋,不然我就有的煩了。」

「不只是你看得窩火,我也看得窩火啊。」

「倒真希望革命軍一把火全燒了,反而痛快一些……」

說着,他竟然睡著了,媧皇看了守夜人一眼,便朝大門走去,走出這個巨大的機房……

李和有一點誤打誤撞到了。

在他的底層設定中,媧皇是人類文明的最終之果,其實,在幻想時代,她雖然沒有到達這個地步,但也確實是文明的唯一核心了。

在幻想時代,她還有一個身份……主神。

……

時界當中。

月球要塞的火力覆蓋光是產生的衝擊波就推著阿房宮飛出了太陽系,以地球為核心的數個天文單位內的空間被轟得破碎絮亂無比。

但是。

始皇帝並沒有半點輕鬆,反而眉頭愈發皺緊,忽然,阿房宮瞬間啟動緊急遷躍,出現在數千光年外的一扇星門當中。

可是,出現的時候,整個阿房宮被一刀劈成了兩半。

救下始皇帝的李和因為右手擦到了刀光,整個右手直接就消失了,阿房宮的概念都被這一刀給斬成兩半,可想而知,如果沒有及時遷躍,阿房宮恐怕將在這一刀下整個灰飛煙滅。

傳國玉璽之上,光芒一閃。

阿房宮的概念重鑄,斷裂處開始融合,此刻留在阿房宮內的觀眾們都鬆了口氣,如果阿房宮破碎,他們作為「乘客」,在這茫茫宇宙當中,要被真空憋死的話,估計有點難受。

還不如被一刀了呢……

「逃,逃掉了么?那一刀可真是恐怖,轟碎了整個太陽系都殺不掉藺文貞,這些404的專員也太可怕了吧?」

「感覺沒有,距離對於那種存在來說應該不是問題。」

「你們看,戰艦,好多戰艦……」

在觀眾們的驚呼當中,阿房宮附近的宇宙中的確出現了很多戰艦,單位,以千萬記,出現在這裏的是六千萬艘戰艦組成的艦隊。

如此龐大的艦隊只有一個目標……拖住藺文貞。

沒有想過這些艦隊能夠殺死他,到了這個級別,數量對於他們來說,如果不是境界足夠,其實已經毫無意義了。

只是。

艦隊處理不了的存在,其他武器卻可以處理。

例如……長城。

當銀河系左旋臂上的巨大加速器開始啟動的時候,這個只在面對矽基帝國時曾經發射過的宇宙大炮,再一次進入了充能狀態。

而在阿房宮的前方。

從這裏到太陽系,一共三千光年的距離,也是三千光年的半徑,六千萬艘太空戰艦組成的艦隊組成了浩瀚無比的防禦圈。

所有飛船的遷躍引擎都已經發動,但卻沒有進入遷躍狀態。

以此造成的整個區域內,在這三千光年半徑的防禦圈內,空間傳送被斷絕,藺文貞……只能飛過去,擊穿整個艦隊后,飛過去……

「滴!目標穿過20光年距離,耗時20秒,帶動的空間潮汐瞬間摧毀四十萬艘戰艦,目標以超光速進行,無法攔截,無法攔截……」

「滴!滴!滴!警告,警告。」

「目標將在2974秒後接近阿房宮,長城充能還需要2974秒65厘秒8毫秒95微秒后才能完成,坍縮粒子預計飛行時間15微秒。」

「距離最終作戰完成有約著0.66秒的時差。」

「正在推演對策……」

0.66秒,在這個時候竟然成為了無法跨越的天塹,藺文貞應該不會再給阿房宮遷躍的機會了,只要空間擾亂一停止,藺文貞會第一時間傳送到阿房宮前,一刀結束一切。

而寄予全部厚望,大秦帝國的終極武器長城,卻差著那麼0.66秒的時間。

這個時間,要如何去抹平?

李和虛手拍了拍阿房宮人工智能投影的肩膀,來到始皇帝面前,說道:「這最後的0.66秒就讓我來吧,我作為作者,總不至於連0.66秒都站不住。」

然而。

始皇帝搖頭,說道:「重點不是在這裏,而是在……長城不一定能夠殺他,巨大加速器射出的坍縮粒子是模擬宇宙大爆炸膨脹到極限后的反彈原理。」

「被坍縮粒子擊中。」

「目標將會承受一次滅世級的宇宙坍縮,朕並不懷疑長城的威力,朕懷疑的是,能否擊中。」

「我們的機會只有一次。」

李和的眉頭緊緊皺起,15微秒,普通人幾乎感應不到的時間,看起來非常的短暫,但,在藺文貞看來卻會是非常漫長,漫長到他足以做出一切規避。

他會不夠快嗎?

不會。

那麼,要如何,才能困住他這15微秒呢?

就像是藺文貞對紂王用的捆仙索?可是,這種先天靈寶,他並沒……

是的。

他沒有,但是,有一個人有,恰好在使用的時候,可以讓人心神有一瞬間的空白……

。 「哦,老閆你來了,最近事情太多我也把一些交代你的事情忘記了。」李子孝指了一下沙發,「先坐下咱們慢慢說。」

閆潤藤點點頭來到沙發前坐下,「老闆你有什麼事要和我說?」

「先不急,秦紫苑你也別傻站着了過來坐啊!」

「我姐的房間是哪個?」

「嗯?」李子孝愣了一下不知道秦紫苑想要幹什麼。

「我問你我姐的房間是哪一個?」

「就是你身後那間。」李子孝指著秦紫苑身後的房間說道。

「你讓我姐住一樓的房間?」

「我有讓她去二樓住啊可是她不想去,你姐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不想我也不能強迫她。」

秦紫苑瞪了李子孝一眼沒有說話轉身向秦曦倩的房間走去,「這房間的門怎麼還上鎖了?」

「可能是不想讓別人看見她房間里的東西吧,我這裏有備用鑰匙。」

「那你把門打開。」

李子孝皺着眉頭有些不情願的走過來,「你要幹什麼?我可先說好了你姐可是那種非常謹慎的人,如果被她發現有人進了她的房間從而產生誤會……」

「行了行了,比我爺爺還話癆,到時候我會和我姐說的,你把門打開吧。」

李子孝無奈的搖搖頭將秦曦倩的房門打開,然後回到沙發上。

秦紫苑見房門打開二話沒說一閃身人就鑽了進去,接着就好像進到自己的房間一樣非常用力的把門關上而且還上了鎖。

李子孝也懶得理她正了正神色,「前一陣子我聽劉偉說你募集到15個和你能力相近的朋友?」

閆潤藤點點,「是,他們都是我以前部隊里和我關係不錯的戰友,戰鬥能力都很不錯只要不是像若冰小姐那樣非正常人類的戰鬥基本上一打十還是沒什麼問題的,而且各個是用槍的好手尤其是***。」

「也就是說算上你一共有16名專業的狙擊手,這樣的話狙擊手就太多了如果真要戰鬥的話反而會成為累贅,人一多就會行動不便到時候就會成為敵人的活靶子。他們其它的類型的槍也沒問題吧?」

「當然沒問題!」

李子孝點點頭隨後又壓低了聲音,「不過……這次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他們……」

「這個老闆不必擔心,我已經和他們說過了他們也早就有覺悟,一定使命必達!」

「話雖這麼說但是我還是想親自看到他們點頭同意,這樣吧,下午你讓他們都過來一趟我和他們說幾句。」

「行。」

「你們在說什麼?你要讓誰過來?」秦紫苑不知道啥時候站在李子孝身後毫無徵兆的問了一句。

李子孝回過頭上下打量了秦紫苑一番也沒看出和剛才有什麼區別,「你去你姐的房間里幹什麼?」

「我幹什麼用你管啊!快點告訴我你們剛才在說什麼。」

「你來的正好,你剛才不是說要帶我去打靶場練槍嘛。」

「是啊,怎麼了?」

李子孝神秘一笑說道,「現在呢我有些事情要用到打靶場,所以勞煩你帶路吧。」

「現在?」秦紫苑狐疑的看着李子孝不知道他那個笑容到底是什麼意思接着她又看向閆潤藤,「喂,你和李子孝說了什麼?」

閆潤藤是見過秦紫苑的也知道她是秦曦倩的妹妹,對於自己老闆的小姨子他當然不能和對待外人一樣冷淡,「其實老闆他……」

李子孝伸手打斷了閆潤藤的話瞪着秦紫苑,「你這是幹什麼?我不都和你說了有點事情需要用到打靶場了嗎,你怎麼還刨根問底沒完沒了?」

「有你這麼求人的嗎?你有點事情要用到打靶場我就必須要照着你說的去辦?萬一你圖謀不軌最後倒霉的可是我!」

「你!我……我圖謀不軌?讓我幫忙的是你現在還沒開始你就懷疑我圖謀不軌,那你一開始找我幹什麼?你們這些大小姐真是難伺候,反正我也不是很想幫你這樣更好您另尋他人吧。」

說完李子孝站起身向著二樓走去,在經過秦紫苑身邊的時候秦紫苑發現李子孝的臉色鐵青,也是,李子孝本來的一番好意竟然被秦紫苑污衊成圖謀不軌心情能好除非發燒燒糊塗了。

秦紫苑也覺得自己剛才的話有些過分再加上李子孝那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態度很有可能倆人之間的關係真的就此決裂。

「等一下!」秦紫苑衝到李子孝面前擋住他的去路,「你這個人脾氣怎麼大?我就是詢問一下你看你這什麼態度,打靶場那可是軍事重地至少我要知道你的目的吧?」

李子孝咧嘴一笑笑的很虛假接着用手推開秦紫苑,「你真是大小姐的日子過慣了,我能有什麼目的非要去打靶場那種地方?我要真是圖謀不軌的話那天晚上我去你那個有重兵把守的家豈不是更容易些?」

「你自己也說了我家有重兵把守……」秦紫苑小聲嘟囔著,她看了李子孝一眼發現他的臉色更加難看了,緊忙擺手說道,「我就是隨口說說你不用在意,我呢其實就是想讓你帶上我,你也知道我最近在家很無聊的好不容易有好玩的事情了,所以就……」

「那你就不會直說嗎?還記得第一次見面你對我做了什麼嗎?當時你可是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我打了一頓,現在呢?那種率直的性格沒有了不說就連那股子傻勁也都消失了,以前我還覺得你腦袋裏最起碼不會和你那可憐的胸一樣什麼料都沒有……」

「你說夠了沒有?你們男生就是賤給點好臉色就蹬鼻子上臉,你總是把以前的事情掛嘴邊上,我承認以前是我衝動不懂事,但是人都是會成長的你不也是改掉了痞里痞氣的性格嘛。」

李子孝盯着秦紫苑看了好一會兒,「你……」

「我臉上沾了什麼東西嗎?還是說你被本姑娘的美麗樣貌所吸引?」

李子孝搖了搖頭,看來真的是我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