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太可憐的,要不是被逼得沒法了也不能去跳樓,幸虧人沒事,要不然可造大孽嘍!

姓曲的那一家子真噁心,有其母必有其女,當媽的三觀都不正,能教養出什麼好女兒?

哎呦,小小年紀就這麼惡毒,長大了還得了?誰家敢要?

有權有勢就能顛倒黑白欺負人了嗎?這樣的「公僕」真要不起!

除了罵曲家,學校也沒落著好。大家都埋怨就是因為學校的不作為,才險些釀成大錯的。

學校本該是一方凈土的,怎麼能憑誰家有權有勢來判斷學生的對錯?學校領導但凡硬氣一些,這事還會發生嗎?

連帶著一中也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曲正義已經連著兩天沒睡了,眼裡都是紅血絲。他本來想憑藉手中的權利把事情壓下去,誰知一連打了好幾個電話都遭到了拒絕,有個和他關係好的隱晦的提了幾句,「老曲啊,你這回是踢到鐵板了。」讓他心驚膽戰。

他查了許久,也沒查出樂家有什麼後台,樂益民的公司是挺大,但也不過是個農村出身的。江家以前還算能看,自江老爺子退下來后,也只剩下教育局的大兒子江建民撐門面了。除此之外,哪還有什麼貴親?

他也曾帶著妻女登門道歉,直接就被樂奶奶攔在門外了,「道歉的?可以,你們走吧,以後不要再來招我們家孩子傷心了。」

單位領導找他談話,委婉說讓他回家休息一段時間。他現在對升職已經不抱希望了,能保住原來的職位就算萬幸了。

本就心情煩躁,回到家裡面對的卻是女兒的啼哭,妻子的抱怨咒罵,曲正義焦頭爛額把自己關在書房裡。

他本來有大好的前途,怎麼就走到今天這地步了呢?

事情鬧得這麼大,自然得有人出來承擔。曲正義被調職了,調去了單位的養老機構,清閑是清閑了,所有的前途也都斷了。

他的妻子吳麗紅也從辦公室調到了後勤,光是工資就少了三分之一。

還有曲雪嬌,學校給予她記大過的處分。

對一中校領導的處置也下來。

因為有樂果橙大舅在教育局使勁,夏大海被開除了公職。

至於校長,因為樂果橙說了一句「校長很好」,而校長也的確很有能力,就沒有撤他的校長職務,但也留職察看了。

最冤的便是二十班的班主任,被調到初中部去了。 樂果橙直到模擬考試的前一天才回到學校,她一進教室,全班就響起了熱烈的掌聲,班主任秦老師也滿面笑容的望著她。

之後班上沒有一個人再提起跳樓的事,她走在校園裡也沒人對她指指點點,也沒有人議論紛紛,就好像大家一致失憶忘記了那件事情。

可見學校是做了處理的。

哦,曲雪嬌沒有來學校上課,她自己也知道回到學校討不著好,哭著喊著不願意上學,被她爸收拾了一頓。吳麗紅最終心疼女兒,把她轉學走了。

模擬考試是打亂順序考的,樂果橙就在本班考,不過她的座位變成了第一排。她很平靜的考了兩天,交了最好一場的試卷她常常鬆了一口氣。

樂果橙回到家裡,拿出手機想給姜別打個電話,卻發現根本不知道他的號碼。那天真是要謝謝他,不然她騎虎難下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畢竟自己主動走下來和被人救下來,後者更能說明她跳樓的決心。

哪怕她不是真的要跳樓,但也得做出真的樣子來。

事情過去了好幾天後,學校領導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記者是誰叫來的?還來了那麼多。他們也調查了,查來查去卻沒有結果。

記者是樂果橙叫來的,確切的說是樂果橙求人叫來的。

上輩子樂果橙被樂雨菲算計,陰差陽錯和姜別睡了。清醒后她很害怕,那個男人似乎也很懊惱,但仍是給了她一個地址,讓她有事可以去那個地方找他。

地址她記得熟熟的,可直到死她都沒有找過他。

這一次她也是實在沒人可求,再加上之前她又剛好救過他,找他幫個小忙不為過吧?

其實樂果橙也不知道姜別會不會在,她不過是過來撞運氣的。

可惜她的運氣似乎不太好,姜別不在。不過她也並不算倒霉到家,姜別是不在,可有個自稱是他爺爺的老頭倒在,還非常願意幫她。走出小區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姜老爺子和孫子也在說樂果橙。

「那小姑娘不錯,很有膽略,你準備什麼時候把人帶回家?」姜老爺子斜著孫子。

姜別一怔,「什麼小姑娘?」爺爺又要出什麼幺蛾子?

「前幾天要跳樓的那個。」姜老爺子說,臉上帶出些不滿,「你說說你,已經有了喜歡的女孩也不說,我還蒙在鼓裡成天想著給你找個什麼樣的媳婦。」

姜別一口水險些噴了出來,滿頭黑線,「爺爺,那還是個孩子。」才高二,他還沒那麼禽獸。

「十七了,也不算小了,你奶奶嫁給我的時候才十五呢。爺爺很開明,只要你喜歡,爺爺我是沒意見的。」姜老爺子不以為然的說,「那個女孩子樣貌好,眉宇間還透著英氣,聽說還是學霸,和你不是很般配嗎?」

姜老爺子對樂果橙的印象可深了。

那天其實他也是來找孫子的,孫子不回去看他,他老人家來看他總行吧?

可惜孫子不在,他正準備離開的時候,有個小姑娘找上門了。小姑娘眼睛大大的,又亮又清澈,吃驚的樣子和那山間的小鹿一樣。

他一時好奇就多問了幾句。小姑娘說她之前救過他孫子,這次來是找孫子幫忙的。

沒見到人,顯然很失望。

姜老爺子就更好奇了,他孫子打小就對女孩子不耐煩,長大后更是對女人避如蛇蠍,他一直擔心他孫子娶不到媳婦。

小姑娘很爽快,把事情一股腦全說了。她說想讓他孫子幫著找些記者,不懼曲家權勢的那種。還打蛇隨棍上拜託他幫著轉達。

姜老爺子更覺得有意思了,問她:「你怎麼就知道我會答應幫你轉達?」

小姑娘很誠實,「我不知道啊,我就是隨口問問。反正就是一句話的事,您不答應,那我就再想別的法子。萬一你要答應了呢?」

姜老爺子問她:「你想什麼法子?」

小姑娘眼睛眨巴了幾下,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那我就去跳樓。」

姜老爺子啞然失笑,沒把這話當真,不過他還是很好心的幫著聯繫了記者,並通知大孫子去幫忙。

等新聞出來的時候姜老爺子嚇了一大跳,哎呦喂,那小姑娘還真要跳樓?他是何等眼力,自然看出這是一個局。不過小姑娘的戲演得真好,膽子也大,淚珠兒一串串的,怪讓人心疼的。

不過他大孫子救人的身姿真帥氣!太爺們了!

曲正義求救無門,正是姜老爺子在裡頭摻了一腳的結果。了解了整件事情的經過,他對樂果橙就上了心。

整件事一環扣著一環,心思太縝密了。若是個閱歷豐富的成年人做出來,他不會驚訝。可她才是個高二的學生,就能憑一己之力搬倒高官,順便還坑了學校一把。

小是小了點,可小有小的好處,可塑性更強不是?好好培養培養,不就是孫子的賢內助嗎?

姜別很無語了,「爺爺,你真的誤會了,我和她沒關係。」

姜老爺子不信,「沒關係人家都能找上門?你那套房子是我送你的十八歲成人禮之一,除了你我,連你媽都不知道。人家小姑娘怎麼知道的?還不是你告訴的?」連這樣隱私的事情都告訴人家了,還沒關係?哄誰呢?

「——」姜別張了張嘴,說不出一句話來。鬼知道她是怎麼知道的?他還想知道呢?在他看來,樂果橙渾身都是秘密,膽子還那麼大,自個策劃一出假跳樓,還沒人識破。他還一時心軟跑出去救場。

這個渾身是秘密的女生偏又對他十分熟稔,姜別心煩意亂,帝都果然和他犯沖,等忙完了帝都這件案子,他一定申請去非洲執行任務。

姜老爺子把孫子的煩躁看在眼裡,語重心長的說:「元寶啊,做人得有底線,你可不能玩弄人家的感情,你不是也瞧不上你爸爸嗎?別跟他學。就沖著人家對你有救命之恩,你也該娶了人家。小姑娘真的不錯,人家不嫌棄你又老又沒情趣,你就該知足了。」

姜老爺子直接把鍋扣自個孫子身上,人家小姑娘小孫子那麼多,肯定是孫子撩撥人家的。

姜別目瞪口呆,救命之恩?誰說的?他用得著嗎?

爺爺到底誤會了什麼,再讓他說下去自己得成陳世美!

樂!果!橙! 姜別一生氣,後果很嚴重。

樂果橙走出校門就看到姜別從他那輛低調卻又奢華的軍車裡伸出頭,「上車!」

和樂果橙一起的陳新瑩和孫淼淼都好奇的打量,「果橙,這誰呀?」戴著墨鏡遮了大半張臉,不過看著就不像普通人。

她倆不由擔心起來。

「沒事,親戚家的哥哥。淼淼,新瑩,我先走了。」樂果橙和孫淼淼陳新瑩擺擺手就朝姜別走去,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姜別看也沒看樂果橙一眼,直接踩了油門開了車。

樂果橙瞄了一眼姜別的冷臉,悄悄的咽了下口水,往邊上挪了挪,離他遠些。

這樣的姜別還是很嚇人的。

車裡的空氣像是凝固了一般,樂果橙很不自在,清了清嗓子,說:「上次的事謝謝你了。」

姜別是誰?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其實她也不過抱著賭一把的心態去的,沒想到還賭贏了。

呵呵,姜別果然是個好人啊!即使看起來很冷漠,事實上,好吧,也真冷漠。

不提上次的事還好,一提,姜別的臉更冷了,連聲音都硬的跟冰疙瘩似的,「你和我爺爺都說了些什麼?」以至於爺爺產生那麼大的誤會。

「沒,我沒說什麼。」樂果橙瑟縮了一下。

「沒說什麼?」姜別一下子把車停了,轉過頭,「說實話。」

樂果橙往車門邊縮了縮,「你,你想幹什麼?我,我還是個學生。」

那怯怯的模樣頓時澆熄了姜別的滿腔怒火,對呀,這還是個比他小很多的小姑娘,不是他手底下皮糙肉厚的兵,也不是他審訊的窮凶極惡的罪犯。

「抱歉,我沒有要凶你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和我爺爺的談話內容。」姜別連道歉都很生硬,不過語氣卻好了不少。

樂果橙看著他的臉色,小心試探,「是老爺子誤會了什麼嗎?」

真聰明!姜別眉梢一挑,倒也沒有瞞著,「他誤會我和你的關係非同一般,我在他眼裡都要成始亂終棄的渣男了。」

這麼小隻,他怎麼下得去手?姜別的目光從樂果橙臉上滑過。

你可不就是始亂終棄嗎?不過是上輩子。樂果橙小聲在心裡說。

表情卻是驚訝,「啊,老爺子怎麼會這麼想?我才十七——」似是意識到了不對,忙捂住嘴巴。

可是姜別的臉已經黑了,「我很老嗎?我才二十四。」隊里就數他最年輕,身手也最好。不過他怎麼和個小丫頭片子說這個?姜別有些懊惱。

樂果橙抓住了姜別臉上一閃而過的懊惱,突然就不害怕了,「二十四了,比我大七歲,我應該喊你叔叔,姜叔叔。」樂果橙非常乖巧懂禮貌。

「不要叫我叔叔。」姜別很煩躁。

樂果橙啊了一聲,皺著眉很為難的樣子,「你不喜歡?我叫你姜哥哥也是可以的,不過我還是覺得姜叔叔好,顯得尊重。」

去他媽的尊重,他還沒七老八十呢。

姜別直接冷聲說:「下車。」

樂果橙一臉茫然,「你不是有事情問我嗎?」

「下車。」姜別又說了一聲。

爺爺想一出是一出,他無視就好。他也是腦殼壞掉了才會跑來找這丫頭,這丫頭連樓都敢跳,能問出什麼?

樂果橙反而不想下車了,「姜叔叔,我上次救了你。」

「然後呢?」姜別耐著性子。

「你應該報答我呀,我覺得以身相許很不錯,你看你爺爺都覺得咱倆關係匪淺,他對我應該也是很滿意的。你都二十四了,還沒有女朋友,脾氣也不好,還惹上了打打殺殺的事,你爺爺肯定擔心你找不到女朋友,既然他老人家都誤會了,那我就吃虧一點,做你女朋友吧。」樂果橙一臉認真的說。

「這麼說我還得謝謝你嘍?」姜別斜睨著樂果橙。

樂果橙照單全收,「不用謝,我善良心腸好。而且我長得好看,你不吃虧的。」

姜彆氣樂了,「樂果橙同學,你該不會忘了我也救過你吧?」是誰把她從樓頂上弄下來的?不會這麼快就忘了吧?

「哦,那換我報答你好了,我以身相許怎麼樣?我又年輕又漂亮,成績還好,前途可期,有我這樣一個女朋友你一定很有面子的。」樂果橙眼睛亮亮,「姜叔叔,你放心,我不嫌你老。姜叔叔,就這麼說定了哈!」似乎興高采烈。

「——」姜別眼前一黑,能不能不要反覆提那個字?現在的小女生都這樣嗎?他有一種搬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偏樂果橙還在不停的說:「我奶奶從小教我,受人點水之恩要湧泉相報,不能做忘恩負義的人。姜叔叔你救了我,我得報答你,你什麼都不缺,就缺個女朋友,那我就做你的女朋友好了。我長得好看,生的孩子肯定更好看,我還是學霸,生出的孩子肯定也是高智商,姜叔叔,我真的不錯的,不信你試試唄!」

試——試試?生孩子還能試著玩?姜別一句話都說不出,偏樂果橙還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就好像在說今天天氣不錯。

「你不是對我挺好奇,想知道我為什麼認識你,知道你的住處嗎?你看,等我成了你的女朋友,你不就可以就近觀察我了?把我拴在身邊,也不用擔心我有什麼不良居心。」

姜別頓時想起了這茬,「說,你到底是怎麼知道我的?」

「你猜!」樂果橙傲嬌的抬著下巴,「我知道的可多了,可是我是不會告訴你的,讓我做你的女朋友,我考慮考慮要不要告訴你。」

樂果橙笑得像一隻小狐狸,湊近姜別,還給他拋了個媚眼,「姜叔叔,我真的不錯的,整個一中就我最漂亮。咱試試唄,你又不吃虧。」

「姜叔叔,你有八塊腹肌么?我能摸摸嗎?」清澈的目光盯著姜別的腹部和腰。

姜別口乾舌燥,明明這麼清澈的眼神,這麼清純的女孩子,他覺得渾身冒火,空調是不是壞了?

樂果橙心裡可得意了,這可是姜別哎,帝都未來的天菜,最好的男人!她要是能把他撩到手,豈不是賺了?

她嬌嗲嗲的趴在座椅背上,「姜叔叔,好不好嘛?」

「小丫頭你在玩火!」姜別猛地拿掉墨鏡逼過來。

成熟而濃郁的男人氣息撲面而來,姜別很高,居高臨下看著樂果橙。

樂果橙突然發現自己不能動了,好像被吸進姜別深邃的眼睛里,腦子一片空白。回過神來不由臉一紅,「干,幹什麼?你離我這麼近幹什麼?我還是個孩子!」滿臉警惕。

姜別笑了,樂果橙的反應無疑取悅了他。「女孩子還是乖一點的好!」他伸手捏了捏樂果橙的臉,手感真好。

啪!樂果橙打開他的手,「說話就說話,不要動手動腳。」

「你不是要做我女朋友嗎?我正在做男女朋友之間的事情啊!」姜別很無辜。

樂果橙一噎,哼了哼,把臉一扭,指控,「你欺負我,我反悔了,我不做你女朋友了!我要回家。」

果然還是個孩子呀!不過張牙舞爪的樣子還挺可愛!

姜別看了樂果橙一眼,重新發動車。一直到樂果橙家門口,姜別從後視鏡中看到的都是樂果橙後腦勺,下了車她還氣哼哼的踹了他的車身。

姜別又好氣又好笑,卻也鬆了一口氣。這樣嬌氣、任性、又膽大、喜怒無常的女孩子應該不是個居心叵測的。 樂果橙氣哼哼的回到家,她媽正在客廳貼黃瓜,看來是把她的話聽進去了。其實她媽那張臉已經保養的夠好的了,去美容院和在家貼黃瓜差別真不大。

那問題就來了,媽媽漂亮,保養的又好,爸爸還在外頭沾花惹草,這就是爸爸的不對了。

爺爺奶奶和弟弟都不在家,不知道又去哪玩了。

果橙媽見女兒氣哼哼的回來,隨口問了句:「誰又惹你了?」

這些日子江雪對大女兒的脾氣可算有了清醒的認知,好的時候特別懂事貼心,驢脾氣犯了能氣得你恨不得把她塞回肚子里。再加上還有公婆在一旁護著,她都不敢輕易招她。

「打車回來,那個司機多算了我五塊錢。」樂果橙一副吃了大虧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