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別,這個真不能碰,會死豹的。”豹子着急的呼喊,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秦陽停手,這白色按鈕看起來威力不凡,豹子都快被嚇出膽汁了。

“也罷,你要是告訴我這按鈕有什麼用,我倒是不會按下去,你要不說,我可不留情了。”秦陽露出笑容。

他想要詐一下這豹子,問出個答案,當然,他也不建議直接操作一番。

豹子眼珠子一轉,苦口婆心道:“小子,沒必要研究這些東西,儘快放我出去吧,烏家的人很快就會追到這裏,到時來的,絕對是烏慶那傢伙。”

“他要是來了,咱們兩個誰都走不掉。”

“所以呀,放我出去報名要緊。”

秦陽不說話,就盯着豹子。

之後,他一笑,淡淡開口:“你不老實。”

說罷,手很自然的向着藍色按鈕而去。

吧嗒!

按鈕成功被按下去了。


頓時間,在秦陽期待的目光中,在豹子驚恐的目光中,那囚籠內忽然降下一道道電擊。

噼裏啪啦的,直接籠罩了豹子。

那囚籠打都開始發出藍光。

“嘶!真慘!”秦陽悄悄的感嘆了一句。

“嗷!你小子不厚道!”

豹子嗷一嗓子,被電的渾身顫抖,各種抽搐,它滿是驚怒的開口。

這小子就不聽勸的嗎?都說了不要按,結果一點都不聽勸,等出去了一定要先解決掉這小子。

砰!

藍色的電流退去,豹子很是疲憊,趴在囚籠內,雙目無神,只不過還是盯着秦陽。

秦陽笑了,他似乎懂了,這兩個按鈕,恐怕都是些折磨手段,估計烏家將這豹子囚禁在此處,有些要收服的意思。

想想也是,多一頭金丹的獸王,烏家的實力肯定能快速崛起。

“豹子,我不得不說有些同情你,想來你沒少挨電,烏家和你之間,有不可描述的祕密。”秦陽道。

“若我猜的不錯,烏家有想收服你的意思。要不歸順我如何?”秦陽再道。

他動了些心思,顯然這豹子活着,絕對比死了用處大,每天定時放血,豈不是美滋滋。

豹子從電擊中緩過來,有些跳腳:“小子,我算是看出來了,你不是個好人。”

“和那烏慶一樣,都是貪婪我,想要得到我!”

“我告訴你們,想都不要想!”

聽完,秦陽有些臉黑,這豹子的話,不對勁,很不對勁。

什麼叫想得到它,他秦陽是那種人嗎?

有位姓周的大師說過:常年放血,有利於身體健康,這是爲它着想。

這豹子,有些不懂他的好心啊!

“嘖嘖!”秦陽戲謔的看着豹子。

伸手間,就要再次按下按鈕。

豹子急了,眼睛瞪大:“住手,快住手!你別來了,我受不住!”

它感覺今天是真的倒黴,遇到這小子,就沒有好事。

不過,經過這麼久,它似乎也明白過來了。

這小子進入地室這麼久了,烏家的人爲何還沒有找來?

要知道烏慶對這地方看守的很緊,怎麼會讓一個外人無故進來?

想到這裏,豹子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莫非,這小子沒有騙人?

烏家,真的被這小子給滅掉了!

豹子打了一個冷顫,焦急開口:“小子,你先別動手,我問你件事,烏家,真的被你滅了?”

秦陽淡淡轉頭:“你說呢?”

頓時間,豹子頭上有冷汗落下。

是真的,看這小子的底氣,再加上這麼久沒人來,烏家,真的被這麼一個毛頭小子給滅了!

但是,這怎麼可能?

它看的真實,秦陽只是伐髓圓滿的實力啊!烏慶那可是金丹,比它還強大!

“豹子,你想好沒有,是歸順於我,還是我再試試這白色的按鈕?”秦陽開口道。

說着,已經準備按下那白色按鈕。

話落,那豹子忽然跳起來,似是詐屍一般,大聲道:“別,別,我從了還不行嗎!”

它有些屈辱,似乎要流下眼淚,身位豹族的尊嚴,似乎都要被丟光了。

要知道,它是一隻好豹子啊!居然被迫屈服在這人類的淫威之下!

好恨啊,等一出去,就找個機會把這人類小子收拾掉!

“你真的屈服了?”秦陽問。

“對,我服了,我願意臣服於你!”豹子很陳懇開口。

秦陽點點頭,根本就不信它的鬼話,這豹子有什麼想法,簡直都寫在臉上了好嗎?

那表情是恨不得弄死他,又盡力僞裝出陳懇的樣子。

對於這樣的演技,秦陽也只能感嘆一句:

豹子啊,還真是辛苦你了!

“那你先說說吧,白色按鈕是做什麼的?”秦陽問。

豹子一愣,不先放它出去的嗎?莫非被察覺到了什麼?

不可能,我都表現的這麼陳懇,怎麼可能被發現?

一定是在唬我,對,要測試我的誠心!

等着吧,人類,等我取得你的信任,找個機會悄悄滅了你! 念及如此,豹子再裝出陳懇的模樣:“這白色按鈕可太恐怖了,它連接着一種藥劑,一旦給老豹我注射進去,不出一時三刻,就得白癡啊!”

“白癡?”

“對,白癡,我稱呼爲白癡藥劑,很可怕的一種東西,烏家就像給我注射,相等我成了白癡,自然就會聽從於烏家。”

秦陽露出玩味的笑容:“那爲何烏家一直沒有注射?這樣效果豈不是更好?”

豹子一心驚,開口道:“你有所不知,烏家想要的是我的戰力,但我成了白癡,戰鬥經驗直接爲零,空有實力,沒有戰力啊!”

“所以,我這才保全了性命,啊不,是保全了神智。”

“你可千萬不要動念頭,萬一按了,我老豹可就完了,你也不想損失我這麼一個戰力,對吧?”

豹子這話倒是誠懇起來,畢竟它真不想成了白癡,任由別人指揮。

秦陽微微捏着下巴不說話,似乎在思考,最後決定給這豹子一個機會。

雖然這不是一頭老實的豹子,但卻根本打不過他,他倒是想要看看,這豹子出來後,會幹些什麼?

想着,秦陽便伸手,將那拉桿拉起。

下一刻,囚籠緩緩升起,終於是露出空間。

豹子有些淚目,這麼久,被關在這囚籠裏沒吃沒喝,沒日沒夜,飽受折磨,終於是出來了!

它恨不得立刻撒開腿狂奔。

但它立刻就看到了一邊,微笑着看過來的秦陽,頓時神情一愣。

也對,還有這小子!

這小子似乎滅了烏家,當然不排除有什麼特殊的寶貝,但不能鬆懈,這小子是有些手段的。

嗯,我先慫一波,等這小子放鬆的時候,來一手偷襲,就不信他不死!

一瞬間,豹子就腦補一大段內容。

它面上帶起誠懇,道:“老大,多虧了你,我才能出來,我真的……太感動了。”

“老大,我知道這地方還有件寶貝,你可以取出來,關鍵時刻,能夠發揮大作用!“


豹子說的很肯定,而且稱呼也從小子變爲了老大。

秦陽點頭,道:“在哪裏?”

“就在老大你後方的操作檯內,我親眼看到烏慶將那東西裝進了操作檯裏。”豹子道。

砰!

秦陽暴力拆卸,將操作檯打開,果然看到一支藥劑。

很大的一瓶,上面連接着管子,看起來,就是通向囚籠內。

“老大,這便是那腦殘藥劑,無論是口服還是注射,能夠直接讓金丹級別的高手失去神智,變爲白癡。”豹子在後方解釋道。

說話的時候,它還看着秦陽的一舉一動,這個時候,秦陽已經背對着它,正是一個好機會。

豹子冷笑,愚蠢的人類啊,沒想到警惕心如此之差,等豹爺找個機會,一擊瞭解掉你!

恰巧,秦陽此刻開始拆卸那藥劑,似乎要將藥劑整個帶走。


說時遲,那時快,豹子動手了。

它本就是獸王,雖然實力有所下滑,但依舊強勢,而且豹族本就擅長速度。

這一刻,它的爪子閃過奪命的鋒芒,戳向秦陽的後腦勺。

“死吧,小子,怪就怪你太過於放鬆警惕,纔給了豹爺機會!”它笑着,得意的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