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們的屬性隨着林佑實力的增強而上升了不少,攻速也比之前快得多,而且它們有七隻,七倍的數量,七倍的快樂。

它們不需要發動多猛烈地攻勢,因為頻率才是最重要的,它們只需要在神像腳底下,輪番揮動自己的小爪子就好。

眾所周知,土狗刨坑的速度可是很快的。

白狼們的速度又怎麼可能輸給土狗呢?

林佑滿意地看着底下認真執行的小弟們,稱讚一聲,「幹得漂亮,就這樣保持下去!」

他本人則是手持充能槍,絲毫不怠,火力全開!

這些操作其實並沒有花費太多時間,被兜圈子甩掉的獸人依舊沒有趕過來。

在白狼們的「挖牆腳」攻勢下,在密集如雨的槍聲中,神像周圍的防護終於破碎了!

「不好啦!結界已經碎啦!快去稟告獸王大人!」獸人們驚慌失措。

然後,他們就看到飛在空中的林佑,掏出了一陣大棒子,朝着神像比了比,似乎準備動手。

看到這一幕,他們反倒放下心來了。

「就這麼小小的一根,絕對沒事的……還好,這回不用被獸王大人罵了……」

「這個人類還真是不自量力啊,斗神像是你能破壞的嗎?哼哼,可笑!」

「那根棒子……我怎麼看着有點兒眼熟啊?」

獸人們被外層觸手和白狼們阻擋,無法第一時間支援,正各自心底下猜測,這時, 而此時的姜天。

自然是陪伴著自己的老婆女兒了。

就在蘇家別墅區,不遠處的公園中,兮兮此時正在逗弄著一隻小狗,一隻小杯犬,是旁邊一個小姐姐帶來的。

小姐姐看起來比兮兮大一兩歲的樣子,被奶奶帶著,一看到如此可愛的小杯犬就讓兮兮喜歡上了,蠢萌蠢萌的,好是可愛,就連姜天這樣的鐵血軍人都被打動了。

「粑粑,快看,好可愛啊。」

「粑粑,快幫我攔住他。」

「姐姐,你走那邊,我走這邊,不能讓它跑了,小不點兒,也想逃出我姜兮兮的手掌。」

整個公園這一塊草地上都響起了兮兮歡快的笑聲,看到兮兮如此歡快,姜天和葉曦心都融化了。

遠遠的看著兮兮玩耍,一臉笑意。

而就在這個時候,蘇老爺子帶著劉霸業找了過來。

正好也在這個時候,小杯犬突然朝著那邊跑去,被蘇老爺子一把抓了一個正著,蘇老爺子笑嘻嘻的說道:「兮兮,看,小狗狗被太外公抓住了。」

「太外公。」

兮兮高興的朝著蘇老爺子跑了過去,高高興興的接過小狗狗,「太外公,謝謝你,太外公,陪兮兮一起玩好不好。」

「哈哈哈。」

蘇老爺子聽到兮兮脆生生的話,高興的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笑著說道:「好,太外公,帶了一個人要見你粑粑,就不陪兮兮玩了,兮兮自己去玩去。」

劉霸業也彎下身子,對著兮兮說道:「兮兮,認識爺爺嗎?」

「不認識。」

兮兮看著劉霸業搖著頭說道。

「我叫劉霸業,你叫我劉爺爺就好了。」劉霸業說道。

「嗯,劉爺爺。」兮兮說道。

「兮兮真乖。」劉霸業說道.

說道這裡,不由感慨道:「說起來我的太外孫女,也這麼大了,自從她出生以來,我還從沒有去見過她,看到兮兮,真的有點想去看看她了。」

劉霸業心生感慨,自己實在是太忙了,身為神州武相,自然以神州安危放在第一位,哪裡有時間顧忌家庭。

自己甚至都快要忘記自己的親人長得什麼樣了。

一想到這裡,劉霸業整個人都變得感慨萬千。

蘇老爺子一時不知道怎麼安慰好了,不過看向劉霸業的眼神多了一絲崇拜,為了國家,為了神州,為了這一片錦繡山河,他付出的真的很多很多。

對於劉霸業的到來,姜天可沒好臉色。

雖然那天一頓酒,讓他原諒了劉霸業,但是這個時候自己正陪著老婆女兒了,他的出現,准沒好事。

「說吧,找我什麼事?」姜天開門見山的直接說道。

劉霸業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那我就直說了,就在一個小時前,我們軍部召開了一次會議,當然想到你要陪伴自己的老婆,女兒,就沒有通知你,我們一直決定,攜這一次戰勝a組織和黑夜組織的大勝之勢,我們打算召開一個冊封儀式。」

「到時候全神州直播,我這個武相,亞相,戰神,大將都要出席,第一了是為了向世界展示我們神州的軍事力量,第二了,也是對各位戰神和大將的一眾肯定,你身為中境戰神,你看是否也要出席,我們也打算當著全神州民眾的面對你進行一次盛大的冊封。」

「冊封,什麼意思?」姜天眉頭微微一皺,不由想道。

。 轟!

未能及時噴出的火焰在妖狼頭顱中炸裂開來,緊接著火焰便爬滿了妖狼的全身下上,於烈火中焚盡。

這是什麼手段?

大多數人都是在妖狼倒下時才明白其中的蹊蹺。

劍光之下暗藏著火焰,這是誰也沒有想到的。

「真夠陰險的,招中有招!」說話的是魏家一位命星境的強者。

只聽一聲冷哼傳來。

「陰險?生死時刻,武道對決,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衡量生死砝碼,那邊重了,生機就偏向那邊。哪來的陰險,若是你能夠有這樣的奇門術法,也不會遲遲踏不進神光境。」

九城山主的話讓人沒能反駁,尤其那個魏家強者,不僅是九城山主的地位身份,更重要的是來自神光境的教訓,如何反駁?打一場嗎?

魏家強者點頭稱是,不敢多言。

喬楠心眼眸閃爍,說道:「以他的天資能入五行天之中,山主以為如何?」

怎麼喬楠心是想將林虞帶進五行天之中嗎?

九城山主面色不改,如果林虞進了五行天之後,又怎麼會成為他的徒弟?

「林虞比之五行天的少年英傑還是差了一些,需要好好磨礪一番。」

喬楠心颯然一笑,轉頭看向剛剛醒來的夏青染。

……

天際慢慢開始泛白,深夜不知不覺之間已經過去,皎月也在天空中隱去形狀。但是東玉關下的喊殺聲依舊還在,屍橫遍野,滿是瘡痍。

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妖獸的屍體,三千妖獸中那些弱小的妖獸只是炮灰的作用,定然死在前面,而那些聚星境的妖獸極少能夠輕易斬殺,並非每一人都能夠像魏閑雲等人那樣獨自面對妖獸,更別說如同林虞那樣斬殺聚星境巔峰妖獸了。

此時,林虞已經須尋找到最後一隻聚星境巔峰的妖獸。

這是一隻黑色妖猿,身材如同林虞一般大小,倒是沒有出奇的誇張。手中握著一根長棍,說是長棍,看起來只不過是一根去掉直接的樹枝罷了,平平無奇。

但是林虞與這隻妖猿已經糾纏了很久,也見識到要員手中長棍的厲害。畢竟這根長棍一擊之下就打斷了林虞的玄階長劍。

東方天空一縷縷陽光撕開夜幕,灑落人間。

十里長河外的赤狼妖王一聲長嘯,傳遍了整個東玉關中。

「怎麼這是要徹底開戰嗎?」古石心想,如果以眼下東玉關的人手絕對是擋不下無數的妖獸大軍。

只見所有妖獸盡皆飛退,沖在最前方的妖獸也同樣朝著十里長河飛奔。剎那之間,人類與妖獸雙方之間涇渭分明。

妖猿長棍一挑,擊退林虞,口吐人言:「人類,你很不錯。」

林虞揉了揉雙手,驚訝地看著黑色妖猿,「你竟然會說話?」

崑崙上的萬里雪原也有無數妖獸,林虞也經常在雪原中遇見妖獸,了解妖獸的習性種種,然而要是能夠口吐人言,這妖獸必然也是踏入命星境的存在。

可這妖猿顯然是沒有達到這種境界。

「哼,無知。」妖猿回應道,然後轉身離去。

林虞見狀,沒有阻攔,他最是討厭爭鬥,如今見妖獸停下進攻,心中也鬆了一口氣。

林虞看向那些殘存的妖獸,和魏閑雲都等人對峙的聚星境巔峰妖獸都沒死,安然地站在妖猿身後。此時此刻也能夠看清妖猿在其中的地位非常。

「今天到此為止,人族準備好迎接妖族的怒火吧!」赤狼妖王說道。

看來今日僅僅只是試探一番而已。

聽到赤狼妖王的話,古石不解,妖族和人族雖有摩擦,但都是各佔便宜,什麼事情能夠讓麒麟妖王親自降臨,讓赤狼妖王領軍對峙?

「妖王此言何意?」古石問道。

赤狼妖王沒有回應,縱深一躍,飛進洪荒大澤中,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而東玉關下的妖獸悄然離開,像是從未出現過一樣,只留下一地的屍骸。至於十里長河外的妖獸仍然虎視眈眈,盯著東玉關上的眾人。

……

「走。」林虞對夏青染說道,

天色明朗,林虞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一臉倦容,像是被抽幹了力氣一般,沒有剛才東玉關下,怒斬妖狼的風姿。

他決定回房間補個覺,然後儘快逃離東玉關這個是非之地。

林虞飛身離開,順帶著夏青染。

「去哪兒?」夏青染問道。

「無論去哪裡,總歸不要就在東玉關,不久以後這裡會有一場大戰。」林虞的話並非毫無緣由,雖然他沒有見識過麒麟妖王,但是有聖獸之稱的麒麟妖王絕對能夠和萬里雪原上的那尊妖王媲美。

夏青染聞言,突然停下腳步,懸浮在空中。

「怎麼了?」林虞疑惑。

「我想見見麒麟妖王。」夏青染說道。雖然她的神色有些猶豫,但是語氣極為堅定,這兩種相反的情緒同時出現在同一個人的身上,讓人吃驚。

林虞看著夏青染,突然大聲喊道:「大姐,那是麒麟妖王,你是活膩了嗎?我辛辛苦苦把你救醒,可不想你就這樣去送死!」

對於麒麟妖王,林虞也有一些好奇,這種傳說中的妖獸能與龍族齊名,誰都想一睹真容。但是這代價如果是性命,林虞倒是覺得看看那些描繪的畫像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夏青染直勾勾地看著林虞,神色也開始變得堅定起來。

在夏青染昏睡的時間裡,她彷彿進入到了另外的一個世界,一個皓月染紅,深海染血的世界。

夏青染她已經記不清其中的細節,但是無數的真龍死屍沉浮在海面上,或者又橫陳在群山之間化作山嶺的一部分。除了歸墟之境,她從沒有與龍族有過交集,但是不知為何見屍骸沉浮,夏青染莫名地流淚,心中儘是悲憫。

還有另外的一些事情,她卻記得深刻,其中出現了麒麟和其他神獸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