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低沉的破空聲就驟然響徹開來,旋即一道身影就朝著許林疾速掠去,同時還散發出一股極端兇悍的力量,猶如洪流一樣轟向了許林。

許林在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這股力量,當下他的臉龐上就浮現出了一抹不屑的冷笑,另外一隻手掌猛然甩出,旋即就與那人的手掌重重的印在了一起。

「砰!」

低沉的悶響聲就這樣響徹開來,旋即一道慘叫聲就在大廳里發出,那道突然出手襲擊許林的身影就直接倒飛而出,如同破敗的麻袋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口吐鮮血,失去了戰鬥力。

「孫老」

看著偷襲不成功反而受到重傷被打飛回來的孫老,任翔的面龐上浮現出了驚駭之色,連忙出手將其扶住。

孫老不停的喘著氣,對著孫翔輕輕地搖了搖頭,然後抬起頭,望向了任飛,喘著氣出聲說道:「大少爺,這個傢伙,實力太強了,我不是他的對手。」

任飛聽到孫老的話,眼瞳微微收縮。目光中有陰冷掠過,他抬起頭,目光望向了許林,寒聲說道:「許林,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許林笑了笑,扭過頭,出聲問道:「你覺得我這是在做什麼呢?」

「他是我任家的嫡系少爺,你要是敢對他怎麼樣的話。就等於是跟我們任家結下生死之仇,所以,趁著還來得及挽回,將他放開,不然的話,我任家,絕對是跟你不死不休!」看著許林,任飛冷漠地出聲說道。

「不死不休?真的是有意思了啊,」聽到任飛的話,許林笑了笑,緩緩抬起頭,看了看天花板上那炫麗的燈光。說道,「搞得好像,我放過他,你就會放過我一樣。你真的以為,我是那種天真的孩子嗎?」

任飛面無表情地說道:「你不放開他,你照樣也逃不掉!」

「但是我放開他,不是照樣也逃不掉嗎?」許林笑了笑。說道,「怎麼?難道任少家主,還會在意他的安危?我要是將他殺掉的話,這不是代表著我幫你剷除掉一個威脅嗎?這不是你應該要高興的事情才是嗎?」

任飛目光變得更加森冷,寒聲說道:「不要在那裡胡說八道了,攻心計對我來說沒有用,我不得不承認,你的實力的確是很強,但是,你一個人,又能夠保護得了多少人呢?」

「你真的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底細嗎?」

任飛的唇角邊勾勒起了一抹森冷的笑容,寒聲說道:「南區分局的特武,你的身份信息,我都是一清二楚,你的確是有過人的本事。但是,你能夠保護得了多少人?你的陳晨姐?還是楊曉鈺?亦或者是,你的未婚妻,汪蠻蠻呢?」

聽到任飛的話,許林的身體微微一顫,面龐上的神色終於變了一變,盯著任飛的目光在這一刻變得無比陰森,他寒聲說道:「你要是敢對他們有絲毫不利的話。我發誓,你們任家,絕對會一個不留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許林的話,充斥著森寒殺機,讓人聽得都覺得頭皮發麻。

儘管他們都覺得許林的話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許林身上散發出來的這等恐怖殺氣,卻是讓他們覺得,這很有可能是真的。

任飛眯了眯雙眼,冷笑著說道:「你的確是讓人很意外,不過,就憑你這樣的身份,想要跟我任家做對,份量卻還是不夠!」

許林寒聲說道:「份量不夠,那不過是因為,你還沒有這個資格去調查而已,你真的覺得,你調查到的,就是我的全部了嗎?」

任飛面無表情地說道:「不管你再有什麼隱藏的底牌,你終究還是鬥不過我的。」

「是嗎?那你倒是可以來試試看!」

。 詔書傳到金廣城。

宋不群登時明白了紫鉞皇的想法,但是他卻很無奈:因為真正打敗紫燕皇朝的人不是他,而是秦楓!

但現在,紫鉞皇要讓他去對戰連仙人都已經出手的紫燕皇朝,這不是把他往火坑裏面推嗎?

眼下這局勢要如何處理?

只有找秦楓!

於是,宋不群拿着詔書,匆匆忙忙地去找秦楓,隔着老遠,高聲拜道:「外臣宋不群見過梁皇陛下!」

秦楓笑了:這傢伙跪在宮門外面做什麼?

不過,他大概也清楚宋不群的意圖:因為最近紫鉞皇朝確實不好過,紫鉞皇肯定疾病亂投醫!

「宋侯爺這麼客氣做什麼,快快進來說話。」秦楓笑道。

宋不群成為帶衣侯的事情,他也知道了。

「謝陛下!」

宋不群比往常要恭敬許多,朝秦楓深深地拜了個大禮,然後小跑着走過來,說道:「不敢瞞陛下,我紫鉞皇朝局勢嚴峻,請陛下救命啊!」

他將紫鉞皇朝境內的危急局勢說得聲淚俱下。

秦楓聽得都為之動容。

但是,五千萬靈晶的梗還沒有過去。

「呵呵,宋侯爺跟本王說這麼多做什麼?難不成你們堂堂紫氣皇朝還要向我這區區銀氣皇朝求助?」秦楓故作驚愕地問道。

「不過,按理說本王還欠你五千萬靈晶,理應幫你這個忙。但是,你也知道我梁朝連五千萬靈晶都拿不出來,怎麼有能力幫助你們這連五千萬靈晶都不願意給的紫氣皇朝呢?」

他一連說了好幾個五千萬靈晶。

宋不群知道他還在為五千萬靈晶而心存芥蒂,當即解釋道:「請陛下放心,靈晶的事情,我紫鉞皇陛下已經同意了,不日便可以送到梁朝來!」

「呵呵!」

秦楓笑了笑,說道:「眼下,我梁朝的靈晶道也不是很緊張。哦,對了,若是紫鉞皇朝的戰事吃緊的話,本王之前向你們宋家借的靈晶,可以馬上還給你們。」

說話間,他喊了曹武一聲,「待會領着宋侯爺去取靈晶!」

「是!」曹武應道。

「曹大人留步,留步!」宋不群急忙喊了一聲,面容苦澀地看向秦楓,「陛下,您就不要再逗外臣了。眼下,我紫鉞皇朝的危局恐怕只有您才能解啊。」

唉!

秦楓嘆了口氣,搖搖頭道:「宋侯爺,你太看得起本王了。你以為關陽城和洞陽城兩戰的勝利,就代表本王能與紫燕皇朝叫板了嗎?呵呵,你太看得起本王了!」

紫燕皇朝畢竟是擁有幾千年底蘊的南境一霸。

而梁朝,就算髮展再快,是後起之秀,但發展時間很短,底蘊不足。現在若不是有紫鉞皇朝相助,以梁朝的兵力都趕不上紫燕皇朝。

兵力都不足,還怎麼打?

就算有移動浮屠、多發弩箭這些機關術的幫忙,那梁朝也需要足夠多的高手。而這些高手,一方面可以從天運召喚系統中召喚來,另一方面也需要梁朝有足夠強大的造血機制。

因為秦楓很清楚:天運召喚系統的根還是在梁朝。

如果依仗着系統拔苗助長,那梁朝註定走不長遠。就算能夠打敗紫燕皇朝,那梁朝也是一盤散沙!

所以,他每次攻克一處,都要花很長時間,頒佈各種政令,穩定人心和局勢。

這就是在給梁朝打基礎。

此外,梁朝兩戰的獲勝,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紫燕皇朝並沒有全力以赴。畢竟這種銀氣皇朝怎麼值得他們使出十二分力氣呢?

宋不群見秦楓說得如此真切,也不禁嘆了口氣。

「這可如何是好啊?」他有些茫然。

畢竟紫鉞皇朝是生他、養他的地方。修鍊之人對於法度、吏治多數不放在眼裏,但是他們不能無視家族和故土。

就像東華仙人作為東武仙人的隔十八代傳人,也會前來幫助梁朝一樣。

這就是故土的力量。

秦楓嘆了口氣,說道:「本王能給的建議就是堅壁清野,據守一方!」

紫鉞皇朝畢竟也擁有幾千年的底蘊,只要不貿然出兵,犯致命性錯誤,一時半會肯定不會輕易淪陷。

「多謝陛下!」宋不群深深地朝秦楓拜倒。

經過這一番點播之後,他反而冷靜了許多,或許紫燕皇朝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怕。

恐慌,才是戰敗的原罪。

想通這一環之後,宋不群再次躬身拜道:「若是陛下沒有別的吩咐,那外臣先告退了。」

秦楓揮揮手,示意他離去。

「對了,陛下,我紫鉞軍離去之前,所有的輜重都會留給梁朝,還請陛下笑納。並且,外臣也向我紫鉞皇陛下請求了三十億靈晶,希望能解陛下的燃眉之急!」

宋不群又多說了幾句。

秦楓眉頭一挑,當即站起身,道:「那多謝宋侯爺!」

想不到宋不群這傢伙居然有如此氣度,了不起啊!

宋不群重重地點頭,躬身退去:他心裏很清楚,日後南境的局勢必定有梁皇的一席之地!

……

三百萬紫鉞大軍離去之後,金廣城突然變得空蕩蕩的。

韓燁忙着清點紫鉞大軍留下的輜重,據說這些輜重的價值就超過了二十億靈晶。

與此同時,紫鉞皇朝那邊的三十億靈晶也迅速送了過來。

這兩筆天價靈晶,登時給梁朝打了一針強心劑。

金廣城樓上,秦楓眺望着即將落下的夕陽。

葉寧走到他身邊,說道:「陛下,宋不群走後,您似乎還有些不舍啊。」

「有嗎?」

秦楓笑了笑,說道:「該來的人會來,該走的人也會走。留是留不住的,趕也是趕不走的。只是宋不群這一走,意味着南境真的要變天了啊。」

他意味深長地嘆了口氣。

「其實,您可以踩紫鉞皇朝一腳的。」葉寧幽幽道,「只要讓他們衝鋒在前,我梁朝在後面肯定能獲得更多好處。」

秦楓笑了:只要紫鉞皇朝像瘋狗一樣反撲,紫燕皇朝的全部力量肯定都要放在紫鉞那邊。到時候,梁朝確實能從中漁翁得利。

但是,他沒有這麼做。

看着夕陽漸漸落下,秦楓頗為感慨地說道:「本王覺得治理國家和做人一樣。構陷他人,終有一天會被他人構陷的。」

葉寧若有所思,遲疑道:「陛下,現在可不是講究婦人之仁的時候啊。臣以為紫燕皇朝一旦在紫鉞之地得不到好處,那肯定就會將壓力放在我梁朝身上啊。到時候……」

秦楓微微頜首:「黑夜終會來臨,但梁朝總要成長!」

。 每次聽著於叔說出事了,溫九傾就覺得心累,她重重的嘆口氣:「這次又出什麼事了啊?」

她是教不會於叔用標點符號斷句了,就這樣吧,放棄掙扎了。

「太子,太子府來人了,說是太子舊疾複發,病情嚴峻,請東家前去看診!」於叔著急忙慌的說。

溫九傾聞言微微皺眉:「太子舊疾複發?」

腎衰竭複發了?

不應該啊?

他那腎衰竭,經她手術已經痊癒了,不該複發才是。

「太子府的人是那麼說的,人就在外頭等著,催東家你快些,太子情況緊急!」

於叔趕著說。

東家的醫術從未失手過,太子犯病,這不是要砸天醫堂的招牌嗎?!

溫九傾眸光清冷:「去看看。」

半個時辰后,還不見人來。

慕子銘等的不耐煩:「人呢?為何還沒來!」

他現在迫切的想見溫九傾,想問問她…..

問問她…..

問什麼呢?

慕子銘整個人感覺很混亂,他確實有些急火攻心,身子有些虛。

要不是孫盟攔著點,慕子銘早忍不住直接殺去天醫堂了。

「殿下,您再等等,人應該很快就來了…..」

孫盟勸道:「殿下您身子不好,切莫動氣,氣大傷身!」

可一想到溫傾就是溫九傾,騙了他這麼久,慕子銘怎能不動氣!

他真傻,她都自報家門了,他竟全然沒想到是她。

他明明感覺此人很熟悉,卻死活沒想起來是她。

她的臉…..莫非也是因為怕被他認出來,而做的偽裝?!

她還有孩子…..同趙玉諫生了三個孩子!

「嘔…..」

太子殿下又嘔出一口血來,內息不穩,情緒過激,他死死地抓著孫盟的手:「本殿…..要見溫九傾!」

她竟背叛他!

給他戴綠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