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父親在時候,她萬般小心不出錯就怕惹了父親不快,唯獨在銀子上,卻敢大著膽子私藏,也好在父親並不管家,也沒刻意去查過賬,倒也一直沒被發現。

自己猶記得小時候問過母親,為何要偷藏銀子,母親的說法是,萬一有一天父親把她們掃地出門了,有了這些銀子她們也可以一生榮華。

這麼些年下來,在她不斷的私藏中,還真攢下了十幾萬兩。

只可惜,蕭慕歌那蠢貨為了替離王在神醫那裡競價,幾乎讓自己母親把所有積蓄全拿出來了。

能讓母親甘心拿銀子出來,為的便是離王的謝禮,如今那謝禮倒是來了,還十分之多,可卻只能看看,不對,如今進了離王府,便是看都看不到的,自己母親算計了這麼久,功虧一簣,哪裡能受得了這委屈?

所以如此失態的模樣,蕭慕雨很是理解,卻不贊同。

甚至心中還隱隱鄙夷,母親如今是將軍府的夫人,還有北安王府做靠山,卻把銀子看的那般重,著實有些見識淺薄了!

尤其是這幾日因為銀子的事情,頻頻失態,還得讓自己幫她周旋,若讓他人知曉原因,沒得讓人笑話小家子氣!

想到此,蕭慕雨有些無力的勸道,「母親,您也別太氣惱了,那些財寶什麼的又算得了什麼?日後待女兒嫁入太子妃成了太子妃,還怕沒銀子嗎?」

「日後的事日後說,如今蕭慕歌她憑什麼拿走我那麼多寶貝?」柳素雲一瞪眼,心心念念那些財物。



蕭慕雨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就知道在銀子的事情上,自己如何也是勸不動的!

可也不能就這麼讓她把心思全放到那些摸不著的東西上啊,她耗得起,自己可沒時間,自從蕭慕歌從母親這裡拿了銀子后,母親一門心思都撲在了如何拿回更多上來,別的全然不顧了,這可不行!

蕭慕雨想了又想,突然腦中靈光一閃,忙道,「母親,百日內女兒若不議親,便要為父親守孝三年了,您若再不幫女兒謀划,女兒的婚事耽擱了,日後丟失的可是更多的財物哦,您要知道,一旦女兒成了太子妃,日後便就是這東陵最尊貴的女人了,太子一旦登位,莫說離王府里的那些個寶貝,便是他手上的金礦銀礦,您若想要,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柳素雲聞言頓時被金礦銀礦給吸引住了,雙眼放光道,「對呀,我女兒將來若做了母儀天下的皇后,那這世間珍寶還不是任我拿來?」

「母親想的是好,但如今,太子卻另有思量!」蕭慕雨陰沉著臉,咬牙切齒道。

柳素雲忙問道,「怎麼回事?我不是讓你好好去抓著太子的心嗎?怎麼?太子莫不是還因為你父親的事情不敢與你多接觸?」

「若只是因此,女兒也不惱了!可問題是,太子如今不僅躲著女兒,還主動去找了南宮玉!母親是知道的,南宮玉初來京時候,便言明對太子的愛慕,當時太子心思在女兒身上,便沒有搭理她,可如今太子竟主動去尋她,難免她不會再次被太子折服!南宮玉她是外祖父的親孫女,父親又是北安王,還是皇上親封的玉郡主,女兒如何能與她爭?」

蕭慕雨說著都急哭了。

柳素雲聞言頓時眉頭緊鎖,她太清楚自己女兒如今的處境,將軍府不僅不是靠山,反倒還是累贅,好在已經算是嫡出,擺脫了庶出的身份,若有北安王府全力支持,即便將軍的事情對她會有所牽累,卻也能與她人有一爭之力。

可若南宮玉也參與到太子妃的爭奪之中,那北安王府便不是自己女兒的依靠,而是南宮玉的了!

這怎麼能成?

「雨兒你放心,你舅舅和外祖父都答應過母親,不會讓玉郡主搶了你的姻緣,如今便是太子主動了又何妨?他們答應我的,就不能反悔!我這便親自去找王兄說此事!」

柳素雲說完,思忖了片刻后,吩咐蓮香道,「去把將軍存著的好酒全部搬上!」 第372章我心裡過意不去

慕歌與雪奴到了離王府所在,慕歌沒怎麼關注離王府內如何奢華大氣,而是鄭重的給雪奴鞠了個躬。

雪奴原本正要領著慕歌,好好給她介紹下府上的布局呢,就被慕歌這大禮給嚇了一跳,連忙躲開身子,「二小姐這是做什麼?可別折煞奴婢了!」

「你家殿下一時不在這,你便代他受了我這賠禮!」慕歌說著又要行禮。

雪奴連忙阻止,「二小姐可別,莫說奴婢哪裡能代替我家殿下,就算能,不論二小姐做了什麼,也無需賠禮!我家殿下是不會怪二小姐什麼的!」


「他不怪罪是他大度,我卻心裡過意不去!」慕歌強行要賠禮。

雪奴哭笑不得,「那二小姐總該先給奴婢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吧?便是要給我家殿下賠禮,也得讓我家殿下知道是因為何事而受的這個禮,您說是不?」

慕歌深以為然的點頭,「是得讓你們知道,剛剛我居然抱怨你家殿下有錢燒得慌,平白把那麼多東西搬來也不與我商量,入了將軍府就等於是給了我那姨娘,我心裡不痛快,腹誹了好一陣,直到你讓人把東西搬到這裡,我才知道,我錯怪他了!」

雪奴聞言忍不住笑了,「二小姐多慮了,這算什麼事啊……」

「怎麼不算?你家殿下那般真誠用心的待我,我不說感激便罷了,卻還腹誹他的不是,實在太過分了,我自己都羞愧的很,必須得道歉!」慕歌是真的覺得自己這次怨怪人家慕千離,實在是太不知好歹。

別的不說,就算人慕千離真的沒想那麼多,把東西全部送去了將軍府,也沒自己怨怪的道理啊!

人家數倍謝禮還錯了不成?自己一分錢沒花,有什麼資格去怪人家?

越想慕歌就越覺得自己太不像話,著實愧對人家慕千離的一番心意!

雪奴見慕歌表情認真並非說笑,想了下便道,「二小姐,我家殿下真的不會介意的,如果二小姐心裡著實不舒服,不若沒事了多去碧落閣陪我家殿下說說話如何?我家殿下這些年來太苦了,曾經那般驚才絕艷神采飛揚的人物如今只能孤坐與一間院落中,我們做下人的平日里也與他說不上幾句話,奴婢都怕他日子久了,就不願與人說話了……」

「這算什麼事?我以前是想著他身體弱,不好意思總去打攪他,之前我在碧落閣時候,月奴不是總嫌棄我去煩你家殿下,唯恐我把他累著了……」慕歌說到月奴,突然有些心虛,月奴不見了的事情,也不知道慕千離有沒有告訴雪奴他們。

「二小姐甭理會月奴,他就是嘴欠,殿下原本身子骨就不好,與二小姐無關,反倒是二小姐在碧落閣的那段日子,我家殿下整個人都有生氣了許多呢!」雪奴連忙說道。

慕歌看雪奴這樣子,便知慕千離怕是沒將月奴的事情說與雪奴,她知道慕千離向來是心中有丘壑的,他既然沒說,自己自然也不會去說。

便果斷忽略了月奴,對著雪奴笑道,「那成,你既如此說,那日後我沒事便去碧落閣轉悠轉悠!」

雪奴頓時眉開眼笑,「那奴婢在這就多謝過二小姐了!奴婢先帶二小姐去清點物件吧?」

慕歌無所謂的點點頭,「看一眼便是,無需清點,反正都是你們家殿下的東西……」

「二小姐,雖說這些東西都送到了離王府,但我家殿下說了,送與二小姐的,便是二小姐的私物,與他無關,二小姐可以隨意處置!」雪奴笑道。

慕歌聞言連連擺手,「我可沒花一兩銀子,別人不知道,你們卻是知道的,神醫公子便是我本人,借著給你家殿下看診一事,我還賺了我那姨娘十三萬兩,哪裡還能要你們的東西?正好這些東西也都送到了離王府,便算是物歸原主了吧!」

慕歌說著就把地契拿出來還給雪奴。

雪奴哪裡會收,「二小姐,我家殿下送出去的東西,可萬沒有收回的道理……」

慕歌皺眉道,「可……」

「二小姐若覺得受之有愧,便權當作是為我家殿下攢著的財物吧,您知道的,皇上表面對我家殿下關懷備至,實則一直很是忌憚我家殿下,萬一哪一日碧落閣待不住了,裡面的東西未必能帶出來,就是這離王府也有可能被收回,可若在二小姐名下則另當別論了……」雪奴意有所指的說道。

慕歌瞬間明白她未雨綢繆的意思,便不再推辭,果斷將地契踹到懷中,又問道,「你家殿下是怎麼想到把這麼多財物抬到將軍府門前,讓我姨娘興高采烈的看到以為將要擁有時候,又痛徹心扉失去的?」

「不敢欺瞞二小姐,我家殿下讓奴婢去打聽過您為他請神醫的事情,奴婢原先也不明白殿下特意這般吩咐是何意,直到今日見了二小姐的姨娘,才明白,您這位姨娘竟是個愛財如命之人,然後便也明白了我家殿下的用意,他應該是從奴婢彙報的事情中看出來您姨娘的脾性,然後特意如此是在配合二小姐呢!」雪奴笑道。

慕歌狂點頭,「是啊,何止是配合啊,簡直一招致命!我之前想的也不過就是讓你家殿下派人傳話道謝,至於我姨娘拿出來的銀子,直接不理會便是,好讓她著急上火,可如今你家殿下這做法更絕,讓她眼看到這麼多財物馬上到手,轉瞬間卻分毫都沒有,這落差可比不給銀子要大的多的多啊!真不愧是傳言中的離王殿下,不出手美好的如同不染凡塵的謫仙,一出手招招致命啊!」

「二小姐這是在誇我家殿下,還是在損我家殿下啊……」雪奴在一邊聽的有點囧。

慕歌瞪著大眼睛道,「當然是誇他啊!這麼明顯你都聽不出來嗎?」

雪奴清秀的臉上無奈笑道,「二小姐莫怪,是奴婢愚鈍了。」

慕歌見雪奴自己認錯,盯著她直看,把雪奴給看的都不自在了。

「二小姐這是怎麼了?」雪奴問道。

慕歌嘆了口氣,「你還真是你家殿下的人,倒是跟他一般,無論是不是自己錯,先將一切過錯都攬到自己身上!太為他人著想,自己是要吃虧的知道嗎?」 第373章男朋友很好玩嗎

「二小姐不是他人呢!」雪奴抿唇一笑。

慕歌微微一怔,若有所思,所以,雪奴的意思是,唯獨待我如此嗎?

心裡莫名有點暖,有點甜,有點小竊喜是怎麼個意思?

慕歌以前從來鄙夷族中姐妹們青春期時候早戀,長大后更是為了戀愛忤逆長輩,更有甚者為了男友離家出走放棄本族醫道傳承,這在她看來,完全就是腦子有泡啊,談戀愛能有研究醫術有意思?男朋友能比各種毒草好玩?開什麼玩笑,根本不可能好嗎?

可如今輪到自己,慕歌才發現,戀愛的確沒什麼好玩的,但是知道有那麼一個人待你與他人完全不同,莫名就會很開心啊,這種感覺跟研究醫道有所小成時候的興奮不一樣,但是好像也還不錯啊!

他從暖風來 小姐……」彩鳳輕聲喚道。

慕歌從思緒中回神,「哦,那沒什麼別的事,我先回府去了,我讓彩鳳去給玉郡主送信去了,別一會兒她來府上了我卻不在就不美了……」

「小姐……」彩鳳面色有些複雜的再度叫道。

慕歌皺眉瞪她,「怎麼了?叫了一遍又一遍的,不是我說你啊,同樣是長得一樣的兩姐妹,你跟靈犀咋性子完全不同呢?唉?彩鳳?你怎麼在這?」

「主子,您終於看見屬下了,剛剛您想什麼?這麼出神?屬下跟你說話您都不帶理的!」彩鳳撅著個小嘴幽怨的看著慕歌。

慕歌有點尷尬了,暗道,我想什麼能讓你個小丫頭知道嗎?必須不能啊!

「咳咳,不是讓你去找玉郡主嗎?你怎麼找到這了?」慕歌岔開話題道。

「哦,玉郡主不在府上,屬下等了她一會兒,好不容易等到她回來,不料想,柳姨娘可帶著人去北安王府了,還拉了滿滿一車的酒,直接讓人卸到院中,二話不說,一邊抽泣一邊就喝了起來,屬下瞧著她似是要在北安王府鬧事,想著主子說不準會有點興趣,就趕緊來尋主子!」彩鳳解釋道。

慕歌聞言一怔,「她去北安王府鬧事?不能夠,如今她所有的依仗都在北安王府,如何會去那鬧事?」

彩鳳聞言抓抓頭道,「額,是屬下沒說清楚,其實也算不得是鬧事,畢竟她沒在大門口,而是進了府中,也不吵不鬧,只是低聲的哭泣,還不斷的灌酒,非要說的話,更像是賣慘?」

「好端端的她去北安王府賣什麼慘?你沒打聽打聽?」慕歌問道。

「這個,屬下著急來跟小姐彙報,倒是想打聽下的,可是北安王府的人也都一頭霧水,不明所以,屬下也沒地方打聽! 彼岸花開之因果 ,小姐您瞧瞧去?」彩鳳提議道,機靈的大眼睛內滿滿的興奮之色,顯然很想去湊熱鬧。

慕歌一眼看穿她自己想湊熱鬧的心態,卻不戳破,只道,「柳姨娘如今是我將軍府的主事人,突然去北安王府哭訴,我身為將軍府的二小姐,自然得過去看看情況!」

「既然是二小姐的家事,奴婢便不去湊熱鬧了,這便回碧落閣去!」雪奴很知趣的告退。

慕歌點點頭,兩人一道出了離王府,然後各自朝著相反的方向離去。

到達北安王府時候,慕歌抬眼看了下這座臨時做府邸的大宅子,扭頭問彩鳳道,「我一直沒注意,咱們將軍府隔壁的北安王府蓋得怎麼樣了?」

「屬下昨日剛瞧過,已經開始添置物件了,想來要不了幾日老王爺就該帶人搬過去了!說起來,柳姨娘還特意在兩府之間的圍牆處打了個小門連通起來,待他們這麼一大家子搬過去后,咱們將軍府怕也是要熱鬧了!」彩鳳皺眉說道,語氣之中儘是憂慮。

慕歌卻眉眼帶笑,「是嗎?熱鬧了好啊……」

彩鳳聞言一腦門子的疑惑,熱鬧了有什麼好的?這一家子必然都向著柳姨娘母女啊,到時候能有自家主子好日子嗎?

自己跟靈犀這些日子看著那府邸越來越成規模,都快擔心死了,主子不僅不急,反倒還有點高興是怎麼個情況?


不等她仔細詢問,慕歌已經進了大門,如今倒是無人攔她了,見她進來,下人們趕忙把她領進去,「二小姐您來了?」

「我姨娘呢?」慕歌問道。

那下人忙道,「我家雲小姐正在院子里呢,老王爺老王妃都勸不住,正好您來了給勸勸!」

「我姨娘她怎麼了?你們欺負我姨娘了不成?」慕歌臉色微沉,一副你們要敢欺負我姨娘,我就跟你們拚命的架勢。

那下人苦著個臉道,「二小姐說什麼呢?我家老王爺老王妃對雲小姐疼愛都來不及,哪裡敢有人欺負呀,我們都不知道雲小姐這是怎麼了,拉著慕雨孫小姐在那抽泣喝酒……」

慕歌聞言眸光一閃,「你是說我大姐姐也在這?」

「是啊,慕雨孫小姐是跟雲小姐一道過來的……」下人說著看到慕歌突然拐到旁邊的小道上去了,連忙追上去,「二小姐,你這路不對……」

「我去找玉姐姐,叫她過來陪我一道勸我姨娘!你忙你的,我知道路!」慕歌說著腳下走的飛快。


那下人眼瞧著她去的的確是小郡主院子,便不再跟著。

南宮玉這邊得了彩鳳送來的帖子,正要去將軍府呢,結果柳素雲母女就來了,在那哭哭啼啼的也不說話只顧著灌酒,弄的她想出府,都不好意思,怕被老王爺罵沒心沒肺。

正煩著呢,可看見慕歌了,眼睛一亮就跑過來拉著她道,「你那姨娘幾個意思?有事說事,在那哭個沒完是給誰看呢?」

「聽說你們府上的主子都在那勸呢,卻如何也勸不住,你說她是給誰看呢?」慕歌笑道。

南宮玉沒好氣道,「我哪知道?總不會是給我看的!」

慕歌意味深長的看著她不說話。

南宮玉表情一怔,然後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鼻子,「不是吧?」

「那麼多人勸都沒用,只能說明她要給看的人沒到場唄! [我們的少年時代]故我 ,還有誰沒到場?」 第374章深謀遠慮玉郡主

南宮玉表情微變,眼睛瞪得老大,「聽下人們說父王他們全都過去了,我是瞧不上那對母女,嫌她們礙眼便沒去,照你這意思,她們是做給我看的?可為什麼啊?我可沒招惹她倆!」

「剛剛彩鳳過來尋你,據說你那會兒不再府上,說說看你去哪了?」慕歌笑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