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第五王城,遠古王座的投影已經被四座魔窟完全牽引了出來,冥界之門即將打開。巴爾三魔神必須趁著眾神無暇顧及的此刻,徹底打通通往冥界之路。

冥界,一個神奇的世界,不在宇宙中,不在空間中,也不在時空縫隙之中。

他好像獨立於這個世界,不可觸摸,不可捉摸,只有死亡的生靈才可以進入,而活著的生靈任你有通天徹地之能,也休想進入其中。

名副其實的死亡之地,生靈的最終歸宿。

就連宇宙意志,號稱也不可進入其中。說到冥界,就要提到死靈,提到死靈,就要想到惡靈體君王阿斯蒙蒂斯。

其實遠古時代的冥界,就已經存在了,遠遠超越了阿斯蒙蒂斯的年齡,那時候的冥界,並不稱之為冥界,而是稱之為輪迴之地。

死亡的生靈,在這裡輪迴,宇宙的萬物印記,銘刻於此。

那時候的輪迴之地,最是神秘,因為它是虛幻的,不*可捉摸的,不可觀測想象的,神秘莫測,活著的生靈,即使神王也不可觀測它,更何況進入。


上古的輪迴之地,是真正意義上的隱秘,甚至都沒有人能夠確認這東西是否真實的存在,就好像所有人到現在為止,並不能確認是否真有輪迴一般。

然而,為何輪迴之地。會改為冥界呢?


因為上古魔主惡靈體君王阿斯蒙蒂斯敗逃宇宙之後,便遁入了傳說中的輪迴之地,因為亡靈們也是死物,所以他們卻成為了打破不可進入輪迴之地的傳說,憑藉著死亡的軀體,甚至靈魂。第一次進入了神秘的輪迴之地。

慢慢的,隨著死靈們在這個世界上發起了一次又一次的亡靈天災,所以輪迴之地也漸漸被眾生熟知。

他們這才知道,輪迴之地真正的名字叫做冥界。阿斯蒙蒂斯就為其中的統治者之一。

沒錯,是統治者之一。


阿斯蒙蒂斯只是冥界三王之一,是為惡靈體君王。

有傳言阿斯蒙蒂斯的得到的亡靈天災之力就是來自於神秘莫測的冥界,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冥界三王一直呆在冥界。一直未曾出來,阿斯蒙蒂斯還好說,但是骷髏王和冥王二者,很可能是很久遠時代的王者,那時候還是輪迴之地他們就可能存在,但是卻一直未曾出現,直到阿斯蒙蒂斯入駐冥界,亡靈天災這種東西才誕生。偶爾亡靈們才會從冥界出來。

很奇怪。

還有傳言,冥界非常的廣袤。甚至超越了深淵與神界,很可能是宇宙的陰暗面,浩瀚無邊,無數宇宙生靈死亡后,變會在那個世界得到新生,那裡面也有各種各樣的死亡生物。支撐他們活下去的是死亡之力,與這邊宇宙支撐生靈的生命力完全對立。

可以說,一個是宇宙的陽,一個是宇宙的陰,陰陽對立。合二為一才是真正的宇宙。

深淵和神界與冥界相比,天生差一個檔次,畢竟冥界可能是類似於大宇宙般的存在,稱呼為冥宇更合適。

不過也有傳言,冥界其實很小很小,只是一個點,從屬於宇宙,但是它的內部空間非常大,它是宇宙自然誕生的奇特空間,生靈不可進入不可捉摸,用以輪迴之用。

「其實,我更相信後者, 總裁,別逼我! ,生靈之所以進不去,只不過是冥界排斥生命之力罷了,再加上冥界很可能如同深淵與神界一樣,擁有強悍之極的意志,所以就連神王也突破不進去,卻也正常。」

巴爾站在巨大的第五王城投影之上,面色平靜,語氣平淡。

「那麼,到底該怎麼進入?」

「憑我們的力量估計也不行吧。」

「難道要三魔神合體?」

墨菲斯托皺著眉頭,強悍的精神掃視著四周的一舉一動,卻絲毫沒有發現進入的方式,這讓他眉頭都皺了起來。

「是啊,不光進入的方式,你確定這地方有異常,存在著所謂的冥界之門?這裡面唯一的異常就是這個巨大的遠古王座投影,四周的時間,空間,甚至遙遠的虛空之中,沒有任何詭異之處,以我時空之能,也發現不了異常,你確定冥界之門真的在這裡?」

迪亞波羅挑了挑眉毛,一臉詫異的看著巴爾說道。

時空之力,在他的手中,可比巴爾更加如臂指揮,然而就連他也沒有發現四周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巴爾怎麼可能發現。

「是這裡,沒錯!」

巴爾抬起頭,向著四周看去,本來漆黑的眼睛中,出現了縷縷的蒼白之光。

這是

迪亞波羅與墨菲斯托對視了一眼,凝重之色一閃而逝。

亡靈之力!

他們知道巴爾曾經抓到了一些巫妖亡靈,甚至還有那個詭異的冰封王座,但是沒想到巴爾居然會抽取這些亡靈之力,用來自己攝取。

難道他不怕自身的生命之力與亡靈之力的死氣起衝突嗎?

要知道,一旦長時間攝取死亡之力,生靈就會不由自主的被亡靈之力所吞噬,死亡之後,在轉化為特殊的亡靈,雖然可能保持原來的記憶,但是生命印記已經被抹除,新誕生的死亡之物,也只不過是一個擁有以前記憶的亡靈罷了。

甚至到了最後,這個生靈的感情也會慢慢消失,沒有害怕,沒有恐懼,沒有歡喜。沒有快樂,七情六慾完全失去的冰冷死亡生物,如同機械一般。

「時間長河之中,吾看到了一些片段,而且深淵意志告訴的地點也是這裡。」

「宇宙之心,遠古王座。黑暗與光明匯聚之處,無上的獻祭,打開通往死亡的門戶。」

巴爾仰著頭喃喃自語,似乎在敘述著什麼。

無數惡魔站立在三魔神身後,在等待著。

「其實,我們已經在冥界了,或者說是冥界的外圍,只不過你等未曾看到罷了。」

轟~

巴爾的手,漸漸地化為虛無。探入虛空,狠狠一抓,一股死亡的白色氣體從虛空之中流露出來,卻在虛無之力的阻隔下,不能逸散,就這麼死死的糾纏在巴爾的手中。

然而,四周的人,茫然無知。他們未曾看到巴爾手中的死亡之力。只有迪亞布羅和墨菲斯托可以隱隱約約的感受到,巴爾手中似乎拿捏著什麼。

什麼叫做已經在冥界了。什麼叫做冥界的外圍?

他們不是好好的處在亞神界之中嗎?他們不是正在這方宇宙中嗎?周圍的景色一點也未曾改變,怎麼可能是在冥界?

然而沒人敢質問毀滅魔主巴爾,三魔神高高在上,每一句話都是有根據的,你要是干質問,不用三魔神出手。分分鐘就被其他惡魔撕成了碎片。

但是,無論如何,眾多惡魔仍舊困惑無比。

明明是在亞神界中,腳踩的也是結實的土地,但是毀滅魔主卻說已經身處冥界之中。想到這裡,一些惡魔們感到後背一股股發亮,冷汗直冒。

難道四周的景色都是假的?

「啊~」


突然, 合租蜜籍,總裁寵上門 ,身體微微的弓起,眼神突然怒瞪,仔細看去卻沒有焦距,似乎是睡著了,又似乎是醒了。

這傢伙是怎麼了?

犯病了?

居然敢在三魔神在場的時候睡覺,似乎還做了噩夢?

這是要找死嗎?

嗖~

在眾魔還未曾反應過來的時候,巴爾突然出現在這個惡魔的面前,一隻手又變得虛幻無比,探入了惡魔的腦海,隨後伸手一攪,像是抓住了什麼東西一般,緊緊握著拳頭把手臂縮了回來。

而那個惡魔,則臉色一松,眼鏡不在怒瞪,漸漸地有了焦距,似乎即將醒了過來。

「原來如此,精神層面的世界嗎?」

「不,更確切的說,如同夢中世界一般,如此輕易的入侵惡魔腦海,是來自於冥界的干擾?這裡果然是冥界的地盤,真正通往冥界的門戶就在這裡嗎?」

巴爾揮了揮手,讓其他惡魔把這個惡魔抬了下去,而他的眼睛再次泛出死亡白光,此刻他手中的景色顯露在他的眼睛中。

一隻肥肥胖胖的白色蟲子赫然出現在他的手中,此刻白色的蟲子使勁的掙扎著,整個皮膚都開始裂開,一股股死亡的白色氣體從中逸散而出,到了最後,白色氣體全部逸散而出,白色蟲子也乾癟開來。而那些死亡之氣漸漸的化為一隻黑色的蝴蝶,赫然浮現在現實世界之中。

「蝴蝶!」

「哪裡來的?」

惡魔們驚呼。

他們根本沒有發現這隻黑色的蝴蝶是怎麼出現的,似乎憑空就這麼出現在虛空一樣。

「三魔神,冥王讓我帶著友好而來,不過冥王殿下不希望三魔神陛下繼續前進。冥界之中,生靈勿進,冥王殿下希望三位魔神陛下給個面子,此刻止步如何?」

黑色的蝴蝶,閃動身軀,虛虛幻幻,卻有人聲傳出。

似乎從四面八方,似乎又來自於蝴蝶本身。

死亡之蝶!

這是一個死亡生物,來自於冥界!似乎擁有智慧,還攜帶了所謂冥王的話語。

但是為何它卻從一個惡魔身體中出現呢?

「原來如此,想要在這方宇宙中出現,必須要依託什麼嗎?看來之前的那個惡魔靈魂已經被你吸收了,所以你才能在這個世界顯話,在這個世界存在,讓別人看到你嗎?」

「好奇特的冥界,我越來越好奇冥界到底為何物了。」

巴爾一把手抓過了黑色的死亡之蝶,強大的神識蜂擁而上,仔細的觀看著。

片刻之後,他已經有些明白這死亡之蝶的狀態了。

然而,他對於死亡之蝶的話,根本無動於衷,未曾理會過。

「該死的,你會後悔的,冥界之中生靈不可入,會引髮禁忌的存在蘇醒,世界都將毀滅。」

「你這個瘋子簡直是瘋子。」

死亡之蝶怒罵,喋喋不休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閱讀請。 季庭深走到外面,打開車門,回身對姜慧說,「媽,您進去吧,不用送我了,我今天晚上會回來吃飯。」

「嗯,路上注意安全。」姜慧抬頭看著自己的兒子,較之前已經成熟了很多了。在餐桌上的事情,她其實很動容,動容於季庭深的擔當。

當然,她也相信季庭深有能力讓季禮青最後接受那個女孩子。

季家和唐家畢竟是世交,也不知道唐漓那個丫頭怎麼想的,希望不會因為這件事導致兩家生疏了才好。

季庭深開車直接回了公司,正趕上夏知若複印文件,兩人乘同一趟電梯上去。

旁邊經過的人總是暗暗地瞥向兩人,夏知若大大方方地回視,反倒弄得對方不好意思,趕緊移開了視線。

「中午沒休息?」季庭深撩了撩她的頭髮,又放在鼻尖嗅了嗅,「好香啊。」

夏知若笑了笑,任由他修長的手指把玩著自己的長發,「我這不是等你嘛!」

季庭深聞言,薄唇勾起,靠近她,「真的?」

「比真金還真,」夏知若一歪頭,就直接靠在了他身上,嘟噥道,「我肩膀有點酸……」

「明白。」

季庭深當即抬手細細地替她按捏,「感覺怎麼樣?力道會不會太重了?」

夏知若微闔著眼,「嗯……這樣就剛剛好,舒服!」

快到頂樓了,夏知若站直了身體,「好了,舒服很多了。」

要是讓別人看到堂堂季氏的總裁竟然在電梯幫她揉肩膀,怕是連下巴都會驚掉。

「現在離上班還有半個小時,先去趟我辦公室?」

兩人走出電梯,季庭深的手還搭在她的纖腰上,夏知若低頭看了看他的手,又抬眸看看他的眼睛。

「怕什麼,反正大家都知道了。」

季庭深早就想這樣做了,他怎麼可能會鬆手呢?夏知若也就隨他去了。

到了辦公室,夏知若很是自覺地趴到了沙發上,手裡還抱著抱枕,自然的動作看得男人眸色一深。

「欸……還是這樣舒服,」夏知若這才想起來問,「今天去接叔叔阿姨了?」

「嗯,中午一起回老宅吃了頓飯,」季庭深頓了頓,「我把我們的事情說了。」

「然後呢?」

夏知若抿著唇,有些緊張。

季庭深邁步過去坐到她旁邊,繼續替她按摩肩膀,「我媽很相信我的眼光,我爸那邊可能還要費點功夫。不過爺爺奶奶是站在你這邊的,所以季家的孫媳婦這個位置必須是你的。」

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哼,我還沒同意自己嫁給你呢!」夏知若頭扭到一邊。

季庭深突然傾身覆上,從背後抱著她,張嘴搖了搖她細嫩的耳朵,「不嫁給我,你還想嫁給誰?想都不要想,我這輩子都栽到你身上了,可不能不負責!」

夏知若感受著身上的重量,縮了縮脖子,兩人這樣的姿勢讓她有些心悸,「起開,你好重啊……」

「那你躺在我身上好了。」

季庭深說完,長臂一撈,直接讓兩人換了個位置。現在變成了躺在沙發上,而夏知若躺在他身上。 爆寵魔妃:夫君請指教 ,很重要。

似雪要做個調查,無論是看盜版的,還是正版的,都來參加。

魔神結局有很多個,但是似雪比較傾向的一個是開放性的結局,一個是封閉式的結局。

如果是開放性的結局,魔神完結后,還會寫第二部惡魔小說,也就是深淵億萬年之後的惡魔新時代,而封閉式的結局,似雪如果要繼續寫作,準備把《說文解字修仙記》繼續寫下去。

這本書似雪已經存了近乎一百萬字的書稿,而且自我感覺文筆比深淵魔神強多了,所以不知道該如何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