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就是憑著對自己的心情的理解和感受,來標記那些流走的歲月了。

具體來說,之前呢,他是根據Ane的一顰一笑,或者對自己態度的冷熱炎涼,來判斷時間的流逝。

稍後呢,他打算是以Elsa的正常的工作和休假時間的交替輪流,來充當那時間的指針。

而現在嘛,他真心是有些茫然失措的。

也還好像是徹底失去了自己的生物性和社會性節律,再也找不到和這個社會,還有外部世界接軌的那個節點了。

這時他又很清晰地聽到了從她口中說出了一個單詞,或者說是一個短句。

就是那「SoWhat?」什麼的。

再配上她那故作驚訝,或者是很不以為然的神態。

真的是非常傳神又還入木三分的一種表情包呢。 就會非常有力地表達出,她對於具體什麼事情和對方的什麼提議,不是太感興趣,又或者不容置疑和辯駁的意思。

難道這是在她們本地女孩子中間比較流行的一句口頭禪嗎?

因為他注意到,她已經是接連說了好幾次這一句同樣的話啊。

這樣的身體和口頭的語態互相配合,簡直要讓他看得有些雙眼發熱發直。

如果單純從字面上面理解,有些滿不在乎和認為事態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輕視感覺。

但結合那些肢體動作來判斷,就是多了些正在非常投入地演戲的調皮意味。

好在這時候,她們之前提到過的那個幫她們取餐的同事,總算是朝這邊擠了過來。

只見那個人好像是有些眼睛看花了的模樣,端著兩個大的餐盤,在門口很是張望了一陣。

就像是在茫茫大海裡面,失去了自己跟蹤的目標。

沒想到她們其實就是在離自己眼皮子底下不遠的地方。

可能也是因為她們背對著大門口的緣故吧。

他是感覺到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是在尋找她們的。

於是就好心地打斷了她們甚是高昂的談興,對她說了一句,

「ExcuseMe?」

然後不待她發問自己這是什麼意思,就用手指了指她的背後。

示意她們往背後看一下。

果然,她轉過頭去,只是掃了一眼,馬上就是揮手大呼小叫起來,

「快過來啊,我們就這這裡坐著的呢!」

那個男子一見到她,馬上就是笑逐顏開地快步走了過來。

然後把手裡托舉著的幾個盤子,都一股腦地擺在了桌面上。

其實那盤子裡面也不是太多的食物。

只是由於這桌子也不是太大的緣故,所以看起來竟然是有些密密麻麻的,沾滿了整個桌子的樣子。

之後呢,那個男孩子,卻是什麼也沒有說,一屁股就坐到了他的旁邊。

他以為人家是對這樣的拼桌的情況司空見慣的原因,才沒有招呼自己一聲。

於是也就自顧自地埋下頭去準備繼續玩自己的手機。

這時候,卻聽到對面一個脆生生的女孩子的聲音響了起來。

一定是她的聲音了。

只有她的聲音,才會是這樣的悅耳和動聽吧?

之前他是聽她差不多同樣的笑聲,都聽得有些心痒痒的了。

「這位先生,想要一起加入我們嗎?」

什麼意思?

他對於這樣的邀請或者根本就是非常禮節性的問話,感到有些迷惑不解。

這是在邀請他加入她們一起,吃飯嗎?

還是加入什麼其他的活動,比如聊天什麼的啊?

或者就是非常委婉的像是逐客令一樣的說辭。

就是人家根本不喜歡和他這樣的人坐在一起進餐。

才故意要這樣曲折地表達出,希望他最好是離開的意思啊?

他感覺到自己笨笨的,對於她們的神鬼莫測的表達方式,以及那背後的真實意圖,根本是望塵莫及,不能夠追趕得上的。

但她這話根本不可能是在對其他的人,尤其是鄰座的客人說的呢。

抬頭看去,雙眼正好是碰觸到了她那盈盈的充滿善意的目光。

裡面寫著一絲坦然的問詢,還有一點點類似於同情和憐憫的意味。

他對此是頗感到有些吃驚的。

於是趕緊用手指了指自己,帶著有些不敢相信的表情,意思是對於這樣的邀請,充滿了懷疑。

但那些疑問根本就是沒有來得及說出口。

她就是笑盈盈地點了點頭,輕聲說到,

「是的,就是想邀請你也加入我們的用餐中啊。」

「怎麼樣都行。和我們分享這些食物也好,或者是你自己再點些額外的餐點都是可以的。」

然後,她又補充了一句,

「不然,我們吃飯的時候,你這樣一個人在旁邊看著,可是有些不太人道的呢。」

「想來那樣的話,你自己的心裏面也是會不太舒服的吧?」

暈,我勒個去哦。

她不會是把自己看成了沒錢吃這快餐的無家可歸的流浪漢,故意跑到這裡佔座,準備著蹭吃蹭喝的吧?

有了這樣的想法,他就覺得自己對此真是有些哭笑不得的了。

說她這是一片好心好意吧,好像又還有些理直氣壯的誤會,或者根本蠻不講理的武斷。

如果說成是同情心泛濫吧,卻還能夠感覺到有一點點的輕微的輕視的意味。

唉,她這個人還真是很有趣很有意思的嘛。

但他可不想被人誤會到那樣低層次的存在。

只好趕緊擺擺手,對她解釋到,

「謝謝你的好意。」

「不過還是算了吧。

「我的早午餐,吃得特別晚。 獨家霸愛:傲嬌男神太霸道 而且也是一個大分量的套餐。」

「所以到現在,都還真是一點都不覺得餓。」

「你們請自便,好好享受午餐吧。」

心裏面卻是在想,自己就是哪兒都不去,偏偏要坐在這一旁,你們難道還能夠奈何得了什麼嗎?

「好吧,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準備開動了哦。也就只好委屈你在旁邊觀戰了啦。」

「嗯,不過,我們吃飯都還喜歡聊天的。」

「你也可以加入我們一起聊聊什麼開心有趣的事情哦。」

「我們一點都不會介意的哦。」

她並沒有半點的不悅,或者說是不以為然的樣子。

依然還是那樣的滿心歡喜地開動起來。

嘴裡一邊吃著東西,一邊還抽空和剩下的一男一女開始熱火朝天地聊了起來。

這樣的情況,還真是比較讓人羨慕的。

都說是午餐要和朋友們一起吃。

原來是有著這樣的效果啊。

雖然並不是吃的多好的食物,普普通通的快餐,炒飯之類的。

但是勝在是和好朋友一起的啊。

那此起彼伏不斷的歡聲笑語,就是最好的調料和幫助消化劑嘛。

這是在欺負自己孤身一人,沒有什麼朋友的意思嗎?

他不禁就感到有些鬱悶的了。

好像是她也馬上就察覺到了他的和這樣的歡快場景毫不搭界的表情。

於是很快就充滿善意地招呼他到,

「先生,忘記告訴你的了。」

「其實我們平時也都不是這麼晚還來吃午飯的。」

「只是因為今天是周末。Ayala裡面的人會特別的多。「

「所以我們才故意多加了一會班,晚來了一兩個小時。拖到現在才進行這本應該是中午時分舉行的同事聚餐呢。」

表面上看,她是在解釋為什麼晚來的原因。

但實際上,這是在故意好心地替他解圍,化解一個人摻和進來的尷尬的說法呢。

也是暗暗地邀請他加入聊天的意思呢。

這就讓他不禁對她產生了一些好感。

可能還真是個善解人意,懂得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的女孩子呢。

於是,他也就很懷感激地接過話頭,回答她到,

「啊,原來是這樣的啊。你們還真是工作很辛苦的呢。」

「哦,對了,你們到底是做什麼工作的啊?周末都還要加班的?」

「如果方便的話,可以說一下嗎?」

覺得這樣馬上去問人家的職業,好像是有些不太禮貌的過於直截了當了。

而且聽說,她們這邊,都是和米國人的觀念差不多的。

會把這樣的問題,看做是在刺探別人的隱私。

於是他就趕緊這樣補充了一句。

她眯著眼笑看了他一眼。

本來以為她也是會覺得他不應該問這樣的問題,就要默不作聲地避而不談的了。

但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之後她卻是很大度地地也是笑意更深地滿足起他的好奇心來。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覺得她這樣的笑容,很是能夠溫暖到自己的內心裏面。

也還是覺得,那樣的笑容裡面蘊藏著神奇的力量,吸引著自己想要把這樣的對話,一直進行下去。

同時還是越來越想聽她說起她那邊更多的情況。

像是課堂上的學生,正期待著授課老師為自己指點更多的迷津。

「當然了。其實我們都是教師呢。」

「英語教師。」

「哇,真的嗎?還是英語教師來的?」

他有些不太相信。

倒不是不相信人家的說法。

而是不太相信,自己會有這麼好的運氣。

隨隨便便就可以遇到幾個如此年輕漂亮的女教師。

而且還是英語專業的。

怪不得她們剛才一直都是講英語的呢。

還有就是,之前他就已經聽說過,教師,尤其是各級公立學校裡面的教師,算是她們這邊比較有社會地位,受人尊重的職業了。

又還穩定和清閑,類似於其他國家的事業單位的員工。

是一項特別適合她們這樣的女孩子去做的工作呢。

這樣想下來,他就覺得心頭變得有些火熱起來。

連那眼睛都不由自主地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