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過五旬的陶老爺自然心動,花錢買通衙門,提了個死刑犯作為材料,讓傻子盡情施為,然後——

出事了。

那復活的死刑犯變成殭屍,當場咬死了七個僕役,這也是陶府四天死了七個人的原因,其實是一次性死了七個,為了不讓事情鬧大和繼續研究,他們隱瞞真相,囚禁殭屍,推脫為鬧鬼,還請了定心寺的僧人下來做法事。

結果就在那天晚上,死去的僕役也變成殭屍,見人就咬,導致事情沒有辦法收場,傻子也徹底參透升仙令,弄明白『長生法』,可惜陶府已經淪陷,甚至於那蘇醒后七隻殭屍還跑了兩個。

他最後那點良心發現,知道所有被咬的人註定只會危害人間,舉起升仙令,藉助領悟的『長生法』,將那些處於昏迷狀態的人一個接一個的砍死、分屍。

直到面對自己的情人陶芊芊,他徹底崩潰,仔細回憶了一下自己知道的長生法之後,他按照『長生法』將陶芊芊胡亂的開始改造,在他沉迷改造的時候,那個最初的殭屍從地下室爬出來,撿著他砍碎的屍塊瘋狂進食,就在殭屍要吃了他的時候,廣明和尚出現,和殭屍打起來,他則是拖著陶芊芊的屍體繼續完善儀軌。

廣明被殭屍抓傷、逃離,陶芊芊也從人改造成了不知道是什麼種類的鬼,變成鬼之後,哪怕活的沒趣了些,卻也不會被殭屍傷害,同源而出的升仙令同樣無法殺死陶芊芊,定心寺的僧人就更不行了。

改造完成他就陷入昏迷,再次醒來后,想要繼續分屍那些感染了屍毒的屍體,捕頭帶著捕快上門,給他逮了個正著。

之後的事情,賀山就知道的很清楚了,傻子因為受到刺激徹底瘋掉,被認定為兇手,陶府一案草草了結,直到廣明派賀山下來,只是……

為什麼會是變成鬼的陶芊芊過來求助?它求助什麼?陶府都死光了,留下的只是殭屍而已。

賀山知道的越多,心裡想的也就越多,以目前來看,導致這一切發生的,根本原因是圓正,圓正的升仙令不知道怎麼出現在廣明手裡,而且應該相當久了。

傻子和陶芊芊偷走升仙令,製造出殭屍,等等——

賀山忽然明白了什麼,沉聲問道:「我問你,如果我殺死那第一隻殭屍,其他由它感染的殭屍會不會一起死?」

傻子臉上有些迷茫,眼中不斷的閃爍著,口中念念有詞,幾分鐘后,他一拍手,開心道:「是了,是了,它們都是同源而出,都是轉化為殭屍,從一隻殭屍的屍毒感染來的,如果殺死第一隻殭屍,其他的殭屍也會死。」

「找到癥結所在了。」賀山罕見的露出微笑,他是很討厭解謎、猜謎的環節,有那個功夫,舉起拳頭已經殺了幾個來回了。

現在找到能夠解決一切的癥結,直接衝過去幹掉它就完事了。

只是現在又出現了一個嶄新的問題。

「到底要怎麼尋找第一隻殭屍呢?」賀山琢磨著,主要是傻子知道的事情截止到昏迷,陶芊芊怎麼樣,殭屍為什麼沒有吃掉他,都不清楚,殭屍跑到什麼地方更是完全弄不明白。

「不過,既然陶芊芊想要引我去陶府,那我便遂了它的意。」喬榮泰絲毫沒有生出想要把宋婉清接出精神病醫院的意思。

宋婉清轉了轉眼珠子,語氣有擔心:「可萬一他們又不聽你的了怎麼辦?我記得有一次他們送來的飯都是冷的……」

喬榮泰的眉毛死死擰著,本來他是打算讓宋婉清直接在醫院養胎的,等孩子生出來后,確定是他的血脈,就接到喬家來。

但萬一真的是喬家血脈,結果被磋磨了,那豈不是壞了事。

很快,喬榮泰做好了一個決定,道:「待會兒你和我一起回去,等孩子生下來后……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699章宋婉清回歸 有着白蓮護魂,劉雲可以輕易在人海中找她,還可以避免她的靈魂在六道之中沉淪了。

佛門不少的修士都打算通過輪迴覺醒自我佛性,但是不少人都失敗了,因為六道輪迴最麻煩的就是你在其中沉淪了,忘記了自己的本我。

……

回到洪荒,劉雲沒有去自己的留客島,而是來到金鰲島。

羅睺的事情還是讓劉雲有點摸不著頭腦,他不清楚到底這些人有什麼算計在裏面,就算是當棋子,劉雲也想知道自己是什麼棋子。

上清殿外

「弟子劉雲,求見師父。」劉雲在台階下面恭敬地行禮道。

「進來吧。」通天教主宏偉的聲音從上空傳來。

劉雲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階,沒有使用任何術法,這是對通天教主的尊敬。

「拜見師父,祝師父聖道無阻,早登極境。」

「你找我何事?」此時通天教主端坐在一蒲團上,雙目緊閉,周身縈繞着莫名的吟唱聲。

「師父,我最近遇到了一個人——羅睺,我感覺到她很奇怪,請問她到底有什麼目的,我是不是也是在你的算計之中?」劉雲壯著膽子,和通天說道。

通天安靜了許久,讓劉雲的內心十分忐忑,以為自己有點放肆了,這樣過來質問自己的師父,最後通天還是說了出來。

「我收你為徒,確實有一部分目的在裏面,但是現在不是時候,還不能和你說清,只能說,我不會害你。」

「師父,我明白了,多謝師父解惑。」

……

劉雲沒有在上清殿多加逗留,就離開了,出來的時候,遇到了一個許久未見的人——趙公明。

「師弟,你怎麼在這裏啊?」劉雲和他打了招呼說道。

自從自己在擺弄自己的基地后,就很少和他們交流了,雖然關係可能會生疏一點,但是交情依然在。

「師兄,你怎麼有空來金鰲島啊?」趙公明印象中,劉雲是一個十分忙碌的人,很多次通天教主講道基本上所有弟子都來了,就他沒來。

「我來找師父問一些問題,尋求一下答案,現在沒什麼事了,要不要聚一下?」劉雲對着趙公明提議道。

「可以啊,等下我調停一下游虛和狐月兩個人的矛盾,就過來,師兄你可以先去三仙島,雲霄也有很多問題想和你交流一下。」

「好的。」自從上次在三仙島論道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五六百年的時間了。

這五六百年裏,不知道雲霄的修為怎麼樣了,上次遇見的時候就是金仙了,現在估計已經進了一大步吧。

可惜自己的修為還是玄仙,不知道會不會被碧霄笑話了。

想了想之前在三仙島和他們四兄妹玩樂時候的場景,劉雲不自覺嘴角微微上揚,那段時間可以說是自己尾數不多比較輕鬆的時光了。

……

「雲霄,碧霄,瓊霄,好久不見啊!」劉雲來到三仙島上,此時雲霄正在參悟混元金斗,想藉此斬出一屍。

而瓊霄和碧霄就比較調皮,在島上肆無忌憚地玩耍著,此時嚴厲的大哥不在家,兩個人都快玩瘋了。

看到劉雲到來的瞬間,兩者開心地抱着劉雲的兩個手臂,碧霄激動地說道。

「師兄,我想吃你上次烤制的大蚌,你已經好久沒來了,這次一定不許跑了。」

「對對對,你這次要烤好多好吃的東西給我們,不然不許你離開!」碧霄也嬌聲說道。

「胡鬧!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師兄好久不見了,這次一定要好好招待你。」

雲霄看到劉雲到來,也是很高興,因為趙公明,瓊霄和碧霄三人都不修陣道,而她本身不喜歡十天君那群人。

所以她對於自己這個模擬混元金斗的大陣一直佈置不成功,剛剛劉雲過來的時候,她又讓陣法崩潰了。

「沒事,這段時間我有空,而且最近我也進入了瓶頸,看看能不能觸類旁通。」劉雲笑着說道。

「師兄,我現在修為快超過你了哦!」此時瓊霄一副快誇我的表情,讓劉雲有點哭笑不得。

「好好好,以後修為超過師兄后,就靠你保護師兄了。」劉雲像哄小孩子一樣哄著瓊霄,讓她一時間有點不太好意思。

「師兄,就是這個陣法,你看一下,這個陣法是我根據混元金斗,模擬出來的大陣,但是總是在最後關頭莫名地消散。」

此時雲霄用一個沙盤,在上面用仙石模擬著陣法。

這是一種普遍來模擬陣法威力的手段,因為一般來說,你在不確定陣法威力的時候,不可能專門為了它刻畫對應陣紋在陣旗之上。

因此發明了這種用沙盤和仙石模擬陣法威力的手段,這樣既可以節約資源,也可以知曉陣法佈置成功后的威力。

「不要急,我看看。」此時靈兒在腦海中按照這些陣紋陣眼,模擬出來對應的陣法,尋找裏面存在哪些問題。

「師妹,你陣法沒問題,但是你模擬出來的是一種污穢之氣,你的陣法材質承載不住。」

靈兒在劉雲的腦海中模擬了一下后,對劉雲解釋可能存在的問題。

「就是說我方向成功了嗎?」雲霄此時有點欣喜地說道。

這個陣法匯聚了她幾百年的心血,成功后,她的大道也能更進一步,說不動藉此可以斬出一屍。

「大姐,你不要掃興,論道什麼時候都可以,現在是宴會時間,師兄,我已經抓好了,你看。」

此時碧霄從外面進來,手裏拖拽著一個千年大蚌。

這種大蚌沒有靈智,只有簡單的本能,而且它們的血肉里富含着靈氣。

修為低的時候吃一口,無異於脫胎換骨,但是現在對於劉雲和碧霄他們來說,還是飽腹之餘而已。

「看來我沒有來遲!」此時趙公明也從天上下來,高聲說道。

「大哥,沒有遲到,來的剛剛好,對了大哥你再去找幾條大魚,不然不夠吃的。」瓊霄看到趙公明的到來,高興地說道。

「開宴會怎麼可以不叫我啊!」此時金靈也從天邊過來,對着劉雲說道。

「師姐,你也來了,歡迎歡迎。」趙公明對着金靈還是有點慌的,不過此時有劉雲在這裏,也不怕她搗亂。

「師弟難得舉辦一次宴會,怎麼能少了我啊!」金靈雙眼放光地說道,盯着瓊霄手上的大蚌,好像下一刻會把它吃掉一般。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沒過多久李然的手機就響了,他看了看莫丞州和江枝一眼,接聽了電話,還按了揚聲器。

電話那頭聲音嘈雜,有道男聲說:「喂,然哥你吩咐的事情已經查清楚了,這裡確實住著一個叫李楚的女人,不過……」

「不過什麼?」莫丞州問。

那邊安靜了一秒,大概是發現接電話的好像不是李然而是莫丞州,立刻恭恭敬敬起來。

「屬下聽這裡的人說,那間房子住了兩個人,一男一女,其中女的已經確定了,是叫李楚,屬下還拍了一張照片剛剛發過去,至於男人住在附近的人也不知道對方叫什麼,而且那個男人好像出去了,暫時不在家,只知道對方似乎挺神秘,很少出門。」

隨後「叮咚」一聲,李然的手機收到了一張照片,隔著不遠的距離,但是卻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那艷麗的妝容以及滿身的名牌,一眼就能認出是楚璃沒錯了。

確認了信息無誤之後,李然看了一眼莫丞州,見他點了頭這才道:「好了知道了,記得不要放鬆警惕盯著對方。」

那邊應了一聲,隨後掛斷了電話。

江枝看了一眼莫丞州問:「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如果去抓楚璃,龐博元怎麼辦,他對楚璃太過於情深,如今也不知道想清楚了沒有,我擔心我們處置楚璃,會對他造成影響。」

莫丞州覺得有道理,吩咐李然時刻注意楚璃的蹤跡,但是不要打草驚蛇。

李然收到任務離開了。

江枝覺得有些可惜,無奈地說:「還不容易找到了楚璃,卻不能動她,這感覺真的不太好。」

莫丞州將江枝抱在懷裡,柔聲安慰,「其實我不動楚璃不僅僅是為了龐博元。」

江枝直起身子,抬頭看他道:「難道還有別的原因嗎?」

莫丞州點點頭,「你不覺得那封匿名郵件太過於詭異嗎?我們三番四次都沒有抓到楚璃,突然有人把她的住址送上了門,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但是可以明確的是,對方希望我們去找楚璃的麻煩,」

江枝笑道:「有道理,所以我們不能中了對方的計,而是應該靜觀其變,等著對方主動露出馬腳。」

莫丞州颳了刮她的鼻子笑道:「夫人真聰明。」

兩個人抱在一起嬉鬧,這個時候牛牛似乎是感受到了什麼,大聲地哭了起來,江枝無奈地看了莫丞州一眼,去哄孩子去了。

按照之前的決定,在找到了龐博元大概兩三天的時候,將消息透露給龐夫人。

龐夫人得知龐博元已經被找到了,立刻驅車來到了莫家別墅。

龐夫人先是對江枝夫妻兩個表達了謝意,隨後急著想見龐博元。

在前去龐博元所住房間的路上,江枝考慮到龐博元目前的情況不太好,有些擔心會被龐夫人遷怒,莫丞州拉著她的手安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