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長老見此,欲言又止,不敢說話,怕被群嘲,打嘴仗他可不擅長,怕了怕了。

儒雅的宋晉沉聲道:「余長老的意見,怕是不能忽視吧?」

眾人沉默下來,余昭然本領高強,還是不得不令人重視的。

可與晉章城的安危相比,還是晉章城比較重要。

袁青森打定了主意,顯然是有了決定,喊道:「余長老!這城門我不能開!你既然能擋住妖怪大軍,就滅了妖怪再開吧!難民能否安然無恙,就看你了!反正你也能擋住啊。」

「……」

余昭然聽到這話,心都涼了半截了,不愧是魔修,真是冷酷無情,他忽然覺得無趣至極,無趣至極啊。

這個晉章聯盟,存在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難民們顯然聽到了袁青森的話,心更涼了,難免出現一些慌亂,畢竟,余昭然開口后,他們都心生希望,可這種希望剛剛升起,就被打碎了,這是何其痛苦啊。

妖怪大軍越來越近了,誰能相信余昭然一個人能擋住兇殘可怖的妖怪呢?

余昭然目光森冷,詭異生靈分解出來的能量,通過能量炮爆發,威力無窮,殺力濤濤,比能源礦提供的炮能可強太多了。

另外,余昭然鑽礦脈可不僅僅是獵殺詭異生靈,還取了多種礦石,修復了高能炮,接近了前世的莊園堡壘巔峰狀態。

三十架高能炮,還有兩百多激光槍,二十三個智能機械人,來嘛,神來殺神,佛來殺佛!!

「嗷嗚嗷嗚嗷嗚!!」

「吱吱吱!!」

妖怪大軍席捲而來,為首幾隻大妖哇哇大叫起來,紅鼠怪吱吱怪叫,嘶吼道:「兄弟們!孩兒們!肚子餓了吧!大餐就在眼前!這座城比瓮州城還容易攻下,來吧,一鼓作氣,殺破這座城!」

「殺殺殺!!」

「嗷嗚嗷嗚!」

這些妖怪氣焰囂張,裹挾著攻破瓮州城的大勝之勢殺來,氣勢洶湧,遠遠的,就能嚇死人了。

妖怪大軍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余昭然一揮手,嗖嗖嗖,幾枚彈頭衝天而起,紛紛落入妖怪大軍之中。

彈頭落下,轟隆聲陣陣,一團團焰火騰起,附近的妖怪被卷中,當場消融,距離遠的,殘肢斷臂炸裂,四處亂飛。

城牆上,眾人瞠目結舌。

「這是什麼法寶!好大威力啊!」

「這是爆炎珠?!」

「不不,比爆炎珠威力還強!」

妖怪大軍遭到衝擊,暈頭轉向的,氣勢都被轟破了。

「諸位兄弟,此賊可惡,一起殺之!」

紅鼠怪暴喝一聲,沖向余昭然。

幾隻大妖飛騰,向余昭然殺去,它們都是臨近金丹的大妖,聯起手來,能力敵金丹,極為強悍。

轟!!!

數十架高能炮同時爆發,那股威勢,驚天動地,掃蕩半空,大妖們眼睛差點瞪掉,奮力抵擋。

一聲聲爆鳴,大妖們被衝擊,飛到了天際。

高能炮和激光槍同時調轉方向,平射突擊,沖在前方的妖怪紛紛跌落撲倒,塵土飛揚,鮮血染紅大片土地。

「這……這是什麼……」

楊文真舌頭都打結了。

蔣匡海已經開不了口,一臉獃滯。

所有人都大受震撼,袁青森瞪眼望着,生怕錯漏一絲,拳頭緊握,微微咬牙。

余昭然竟然這麼強,不行了,絕對不行啊!這一波擋下妖怪大軍,他的聲勢必然達到了頂峰,自己可能隨時被取而代之啊!

「袁兄!此子不可留!」

常永冥的聲音傳來,直接鑽入耳中。

袁青森一個激靈,也不看常永冥,傳音過去:「常兄有何想法?」

「以劇毒毒之!先前顧忌旁人看法,為了團結,不願施毒,如今卻是顧不得了!我們本就是魔修,做事不擇手段,以力服人!當眾毒死余昭然,誰敢異議,一舉殺之!」

「豈能如此?余昭然還不知藏了多少糧食,若殺之……聯盟必然分崩離析!」

「要不就毒暈,我的手段你懂,一定能挖出他的一切秘密!」

「……」

「袁兄!不可遲疑了,你拒不開門,已經得罪他,我分明看到,他眼神冷漠,說不得會要對你痛下殺手了!」

「……好!便依常兄所言!」

晉章城外,荒野之中,妖怪大軍衝殺,前仆後繼,紛紛跌落,着實駭人聽聞。

數千難民都看呆了,這才是真正的神仙手段吶!

「神仙恩人威武!!!」

有一名家破人亡的漢子衝出,熱淚滿盈,仰天咆哮,解恨至極!他一家都喪生於妖怪之口,這可是血海深仇啊。

「殺光這些妖怪!殺殺殺!」

「殺殺殺!」

「殺光妖怪!」

難民們有了點力氣,瘋狂咆哮起來。

數裏外,大妖怪跌落,鮮血淋漓,一個個驚駭莫名。

「果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魔修太強了!」

「晉章城竟有如此強者!」

「氣死了!氣死老子了!咳咳……哇……老子吐了好多血……」

「吸回去!可不知浪費了!」

「喂!紅鼠怪!你怎麼跑了?!」

「不跑等著被殺嗎?」

話落,眾大妖毛骨悚然,撒腿狂奔,跑得飛快,留下一地鮮血。

余昭然身上藏着一座莊園,也是一個巨大堡壘,防禦力超絕,觸之不及,攻之不入,當然,頂級強者例外……余昭然想到了前世,恨得牙痒痒,等老子打破虛空,回到了老家,查清楚兇殺,一定要抽血煉魂,讓兇手痛苦萬分死去!

此時的余昭然意氣風發,猶如魔神一般,爆發的力量威能滔天,令人駭然,有些人心安,有些人則心慌。

妖怪大軍被掃蕩得發出鬼哭狼嚎,傷亡過半,終於崩潰逃散,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高能炮適時停下,這能源也是耗費不少,若無必要,還是不要這樣搞了。

余昭然也不追了,妖怪是被詭異生靈逼迫,擠壓得沒了生存空間,只能下山禍害百姓,倒不是同情它們,而是想讓詭異生靈隱患爆發之時,它們能擋一擋。

天下礦山太多了,余昭然顧不過來啊,讓妖怪擋一擋,他挨個收拾,豈不妙哉?

更何況,若是一路追殺,袁青森這個喪心病狂的狗東西下來吞噬難民怎麼辦?

余昭然緩緩轉身,朝袁青森喊道:「袁盟主!開城門吧!」 這具傀儡赫然是一具極為少見的由雷屬性材料製作而成的雷傀儡。

接着,魏柏言收起了那柄銀色大砍刀,轉而祭出了一把閃爍著淡淡雷芒的紫色長刀,冷喝一聲,向著身前的厲鬼掃去。

看着魏柏言一連串操作,吳澤臉上不由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魏柏言本身是金雷雙靈根修士,上品靈根資質。除了資質上乘外,他本身的家底也頗為豐厚。

這邊,吳澤祭出追電靈劍,不斷絞殺從百鬼幡中祭出的厲鬼。而山嶽冰猿銀屍則是無視厲鬼的侵蝕,徑直殺向邪修芊芊。

片刻后,山嶽冰猿銀屍就殺到芊芊面前,當即揮出巨大的骨拳,轟向芊芊。

芊芊嬌叱一聲,祭出一枚菱形骷髏盾牌。她法力一涌,骷髏盾牌猛然放大,化為一道屏障擋住了山嶽冰猿的攻擊。

百鬼幡中釋放的厲鬼看到魏柏言祭出的雷傀儡周身縈繞的雷霆閃電,隱隱有些畏懼之色,竟然自動避開了這具雷傀儡。

這時,這隻雷傀儡也一路殺到了芊芊身邊,與山嶽冰猿銀屍對她進行前後夾擊。邪修芊芊頓時壓力陡增。

吳澤則是控制其他六具銀屍所組成的天屍大陣拖住了那幾隻兩丈高的巨大厲鬼。

此時,吳澤和魏柏言的攻擊節奏都很有默契的變得緩慢下來,只是在外圍撲殺厲鬼。

另一側,烏振海眼中則隱隱閃過一絲焦慮與擔憂之色。

約莫過了一炷香的功夫后,百鬼幡所釋放的陰氣越來越弱,而其中被芊芊積攢的大量厲鬼也被吳澤和魏柏言斬殺了不少。

芊芊本身也露出疲憊之色,衣裙上有點點血漬,體內的法力也消耗大半。她恨恨地看了吳澤一眼,當即神色一肅,口中發出一道尖銳的厲嘯。頓時,一道道高頻聲波向著四周擴散。

聽到那道尖銳的厲嘯聲,吳澤不由心中一凜。隨即他就感到神識一陣刺痛,不由痛苦的捂住了頭顱兩側。

魏柏言更是不堪,痛嘶一聲,鼻孔中溢出一絲鮮血,直接從半空中掉了下去。

而通過神識操控的銀屍以及傀儡當即也停止了動作。

這道道高頻聲波中竟然蘊含着神識攻擊。

芊芊不經意地瞥了烏振海一眼,當即收起了百鬼幡,向著山莊後方遁去,想要逃往黑水沼澤深處。

幾個呼吸后,吳澤就清醒了過來。他低喝一聲,直接祭出五靈乾坤梭,朝着芊芊追去。

在不遠處壓陣,沒有受到神識攻擊波及的韓雲怡當即清喝一聲,跟隨吳澤而去。

一刻鐘后,吳澤腳踏乾坤梭,折返了回來。手中提着一個女修士,正是芊芊此女。

芊芊此刻被一條銀色的鎖鏈所束縛住,銀色鏈條上點點星芒閃動。此鏈正是極品靈器,七星鎖靈鏈。

吳澤在搜查振海山莊之前,提前在山莊後方靠近黑水沼澤深處的方向佈置下了玄階極品法陣,五行絕靈大陣。

之前在追擊芊芊時,氣息虛弱匆忙逃竄的芊芊在吳澤的刻意阻撓下,不經意間落入了這處法陣之中,從而被吳澤生擒。

吳澤冷冷地看着烏振海,喝道:「烏振海,你包庇邪修,在太乙宗門領地,殘害凡人以及低階修士,意欲何為?」

烏振海臉上倒沒有流露出畏懼之色,他對着吳澤,略顯真誠地道:「七公子,請不要太過為難她。」

邪修芊芊則是面色複雜的看着他。

吳澤則是看了芊芊一眼,在七星鎖靈鏈的束縛下,她那凸凹有致的身材被勾勒得極為惹火誘人。

「哼,想不到烏道友倒是一個多情之人。」吳澤淡淡地道。沉默片刻后,接着說道:「烏道友,吳某會將你送回執法堂聽后發落,你如果不想再多罪責的話,吳某勸你好好配合,不然到時候,就是烏老祖也保不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