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亦菲挑了下眉毛沒說話,宋小蕾乾脆當做沒看到,只有白果兒有些不好意思,走了過去,「給我吧!」

楊靈對她笑了下,把衣服遞了過去,看著白果兒幫周天裝進行李箱里。

周天看楊靈的樣子似乎有話要說,就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

「你現在就要回去了嗎?那什麼時候回來呢?」楊靈問道。

「這還沒走呢,就惦記讓他回來啦!」廖亦菲在旁邊說道,似笑非笑的看了周天一眼,楊靈被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低下了頭。

「不是……」她的聲音有些低,「只是,我不能離開大祭司太遠……」

「哦……」廖亦菲像是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還有這樣的說法啊!」她看了白果兒和宋小蕾一眼,「好像以前聽你們說過,聖女是要為大祭司獻身一生的,是這樣的吧!」

周天有些無奈的看著廖亦菲,他對別人都可以說狠話,唯獨對她卻沒有半點辦法。

「對啊!對啊!」楊靈猛勁兒點頭,笑了,「還是廖姐姐記性好,的確是這樣的!一旦大祭司和天神一體后,如果聖女離的太遠的話,生命就會不斷的被消弱!」

廖亦菲:「……」

她又瞥了周天一眼,見周天正笑著看著她,心裡不由得有些來氣。

宋小蕾看著楊靈一臉無辜的樣子,再看周天什麼都不說,心裡也有點不高興,「那怎麼辦呢?周天不可能一輩子留在這裡的!」

白果兒有些無奈,她本身性格就很溫順,這幾天相處下來,對楊靈的感官有了不少的變化。

這個漂亮的苗家小姑娘,性格開朗活潑,也沒有壞心眼,所以,她看到廖亦菲和宋小蕾意有所指的說話,就有些過意不去了。

但是她也不好說什麼,畢竟,楊靈是公開說過,她會跟著周天一輩子的。

只要話一出口,可能就會給自己增加一個姐妹了。

「收拾的差不多了,楊靈妹妹,我們會經常來看你的!」她跟楊靈說道。

可是楊靈卻一直看著周天。

周天更無奈,他根本說不出什麼傷害女人的話來。

讓楊靈跟著吧,廖亦菲幾個人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不讓她跟著吧,大長老私下裡也跟他說過,關於聖女和大祭司的事情。

一旦大祭司成功繼位,聖女就會一直在他身邊,短暫分開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可是一旦時間太久離得太遠,聖女沒有大祭司氣場包圍,生命力就會很快流逝。

這是什麼道理?

周天不明白,他也問過,大長老只是說,自古就這麼流傳下來的說法,具體原因他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聖女是依附大祭司生存的。

這就難辦了。

周天暗自撓頭,如何安排楊靈,就成了最大的難題。

「離開周天就沒命了啊!」廖亦菲繼續似笑非笑的說了一句,轉頭像是打趣周天似的說道:「周天,要不你把楊靈妹妹也帶走算了,看著她那個小可憐樣,你一點憐香惜玉的感覺都沒有嗎?」

周天窘迫的剛咧嘴要笑,不料楊靈那邊立刻說道:「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廖姐姐謝謝你,我現在就回去收拾東西去!」

不給人任何的解釋機會,楊靈歡快的離開了,留下周天幾個面面相覷。

廖亦菲:「……」

白果兒:「……」

宋小蕾:「……」

周天:「呵呵……」

廖亦菲心說,剛才我說什麼了?

白果兒和宋小蕾一起扭頭看向廖亦菲,廖亦菲有些訕訕的躲閃著目光,恨不得把自己的嘴縫上,「都看著我幹什麼?我不就是說出了他的心裡話了嗎?」

白果兒和宋小蕾又一起轉頭看向周天,周天尷尬的笑笑,「我剛才可什麼都沒說啊!」

白果兒和宋小蕾相對嘆了口氣,搖搖頭,各自轉頭收拾自己的東西去了。

「亦菲!」周天走過去,「我知道你心裡不舒服,可是這個真的不是我想要的!」

「得了吧你!得了便宜還賣乖!鬼信!」廖亦菲翻了個白眼走了。

周天看著三個女人各自忙活著沒有人搭理他,就嘆了口氣,走到外面的廊檐下透口氣。

然祭祀典禮過去了,可是苗寨里依然熱鬧非凡。

麻姑的屋子已經變成了一片空地,那裡被收乾淨了,有人拿著鐵鍬正在平整新鋪上的土。

那邊是楊文坤的家,之前巫師死的時候連累了很多人,現在也都清理乾淨了,有人進進出出的不知道在幹什麼。

大長老帶著兩個人從寨子另一頭往這邊走,還不時和旁邊的人說上幾句話。

如果沒有之前發生的一切,這裡看起來格外的溫馨和諧。

忽然,周天頓了一下,看到大長老彎著腰咳嗽,旁邊的人正在給他輕輕拍打後背,好半天才緩過來,這才又慢慢的往這邊走。

周天有些皺眉,大長老看起來也就七十多歲,身體很硬朗,難道是這兩天累著了?

很快,大長老就上了木樓到了周天房間門口。

「大祭司!」大長老恭敬的在門口行禮。

白果兒她們見有人來了,打了招呼后就先離開去找宋白衣和陶小樹他們去了。

「大長老不必客氣,快請進!」周天趕緊把人讓進來,等他坐好了,周天又問道:「剛才就看到您一直在咳嗽,是病了嗎?」

周天一邊詢問著,一邊仔細觀察著大長老的身體,他的身體里竟然有淡淡的灰色薄霧籠罩著他的心口位置。

「可能晚上有些著涼,不要緊,回頭吃點葯就好了!」大長老趕緊說道。

周天點點頭,他不是醫生,人身體里有這樣的灰色薄霧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當初柳秀芬身體里,霧氣是黑色的,和大長老的完全不同。

「多注意身體!」周天只能這樣叮囑了一句。

大長老點頭感謝后說道:「聖女剛才跟我說,你打算帶著她一起走,這是再好不過的了!」

周天有口難言,只能勉強笑著。 一行人又像是包機一般回到了京都,還多了一個楊靈。

她跟著回來,也沒有道理讓她去住酒店,周天只能把她帶回了家。

到了家后也不過才中午,廖亦菲直接拖著自己的行李箱上了樓,宋小蕾看了看也跟著上去了,白果兒笑了下,緊跑幾步跟在她們後邊也走了。

客廳里,只留下周天和楊靈兩個有些尷尬的站在那裡。

「那個,我帶你上去吧!」周天只能自己招待楊靈了。

「多謝大祭司!」楊靈依舊還是那麼恭敬的跟周天說話。

「到了這裡不用像在寨子里那麼客氣,隨便點就好!」一邊上樓,周天一邊跟楊靈說道。

「好的!」楊靈嘴上答應著,但是姿態上還是很恭敬。

周天也沒有辦法,只好由她去了。

找了個空客房,周天推開門,「以後就住這裡吧!」

楊靈走進房間打量著,「好漂亮!」

「我住在頂頭,她們幾個都在隔壁!」周天給她看房間分佈。

楊靈探頭到走廊上看了看,就縮回來點點頭,「我知道了!」

「那你先休息,收拾一下!」周天說道,然後又有莫名的尷尬出來了,「那我,」他指著走廊,「走了!」

「好!」

「有事就找她們!樓下有吃的!我,走了!」

離開房間的周天,終於鬆了口氣,無奈的嘆了口氣,轉頭就去找廖亦菲。

廖亦菲的門關著,他敲了敲,沒人開,周天只好去找白果兒,可是白果兒也沒開門。

最後,他又去敲宋小蕾的房門,也沒人理他。

楊靈忽然打開門探出頭,對周天一笑。

「那個!」周天只好往樓下走,「我下去了,你休息!休息!」

到了客廳,周天都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幹什麼了,拉開冰箱拿出一瓶水喝了兩口。

想了想,實在是有些無聊,就乾脆也上樓,洗澡換衣服,然後就去了廖家。

廖江畢竟年紀大了,回來后就去休息去了,廖亦剛也不在家,周天只好又往回走。

他在門口跟幾個保鏢聊了一會兒天,肚子就有些餓了,之前在飛機上吃過一點,現在也不過才兩點不到,想著是不是去廚房找點吃的,就走進了別墅。

剛一進去,他就聞到了一股香味兒,順著味道就進了廚房。

他還以為是白果兒,沒想到廚房裡竟然是楊靈。

「大祭司!你一定餓了吧!我把從雲省帶來的米線煮了一些,要不要吃一點?」楊靈眼睛亮亮的問道。

周天聞到味道后,肚子已經敲鼓了,看楊靈煮的不少,就點點頭。

楊靈開心的一笑,「那您先出去等著吧!馬上就好!」

周天走出廚房,在餐桌旁坐下,聽著廚房裡的聲音心說,那幾個肯定是生氣了,要不然也不會不管他的。

「好了!大祭司請用餐!」楊靈端著一個大碗出來了,白白的一碗米線,幾盤子配菜,擺在了周天面前。

「你也一起吃點吧!」周天道。

楊靈卻退後一步,「等大祭司吃過後,我再吃!」

周天更無奈了,「在這裡不用這樣的……」

話沒說完,樓上就傳來了腳步聲,還有廖亦菲的聲音,「什麼東西這麼香……」

廖亦菲的腳步在看到周天和楊靈的時候就停下了,來來回回的在他們身上轉了幾圈。

「亦菲,來得正好,楊靈煮了米線,過來吃!」周天趕緊招呼廖亦菲過來。

廖亦菲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腳下的步伐慢了許多,慢悠悠的走下樓梯后,妖嬈的走了過來。

「我去給廖姐姐煮!」楊靈笑著說道,轉身又進了廚房。

廖亦菲坐到周天對面,雙手撐著下巴看著他。

周天拿著筷子不知道吃還是不吃,尷尬的停在嘴巴前,對著她乾巴巴的笑了笑,「很好吃的,等會兒你嘗嘗!」

「好啊!」廖亦菲可有可無的答了一句,依舊那麼看著他。

自從廖亦菲說錯話,把楊靈也帶回了京都開始,尷尬的空氣就一直籠罩著周天。

「廖姐姐,好了,你快嘗嘗!」楊靈端著一碗米線走了回來。

廖亦菲這才把手收回來,「楊靈妹妹,你來了是客人,怎麼好意思讓你做飯呢?」

「沒關係的!」楊靈趕緊說道,「本來為大祭司做這些就是應該的,廖姐姐不用不好意思,有什麼事情告訴我,我來做就好!」

廖亦菲慢悠悠的拿過筷子,眼睛卻一直看著周天,「這樣啊,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你也坐下來一起吃吧!」

「我不用了,我要等大祭司吃過了才能吃!」楊靈趕緊搖搖頭。

周天這下更加覺得面前噴香的米線難以下咽了。

這時候,白果兒和宋小蕾說著話也下來了。

「白姐姐和宋姐姐來了,我馬上再去煮!」楊靈一看,立刻轉身又進了廚房。

「好香啊!」宋小蕾走過來后,聞了一下,「從雲省帶回來的?」

「是啊!」廖亦菲挑了一筷子,「是人家楊靈妹妹特意伺候大祭司煮的!我們跟著借光了!」

不明所以的白果兒往廚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就要過去,「怎麼在家裡讓她做飯呢?」

「你回來!」廖亦菲語氣堅決的說了一句,聲音不高,卻成功的阻擋了白果兒的腳步。

宋小蕾在她和周天的臉上來回看了看,瞭然的笑了下,「既然是楊靈妹妹的心意,我們就等著吃現成的好了。」

「這樣不好吧!」白果兒猶豫著說道。

「這就要問我們的大祭司了!」廖亦菲似笑非笑的說道。

周天知道廖亦菲很厲害,但是像現在這樣吃醋的情況還真的沒有出現過。

以前頂多酸周天幾句,可今天從回來就沒有一句話不帶著檸檬精的,這讓他更加有苦難言了。

「馬上我要去我師父那邊一趟,你們在家裡帶著她熟悉熟悉,你們先吃!先吃!」

最後,周天實在是沒轍了,廖亦菲這個做派他真的有點招架不過來。

乾脆來了個走為上計。

周天一轉眼就離開了,廖亦菲剛要喊他,卻忽然停下了,楊靈正好端著米線走回來。

「咦?大祭司呢?怎麼沒吃?」楊靈奇怪的看著周天之前的位置問道。

「他有事出去了!」白果兒說道。

「哦!」楊靈點點頭,「米線趁熱吃好吃,大家快吃吧!」

「你也坐下來一起吃吧!」白果兒說道。

楊靈剛想拒絕,廖亦菲說道:「現在,你的大祭司也不在,不用守著規矩了,坐下一起吃!」

她的話帶著不容質疑的肯定,楊靈猶豫了一下后就坐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