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山一邊在後面追,一邊喊道。

「霸氣王者別跑啊,有種單挑,不要跑得跟只兔子一樣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你是兔兒相公呢。」

在前面逃跑的霸氣王者,聽到張山的話后,簡直氣得要吐血。

特么的誰是兔子?

誰跟你單挑啊,不要臉的。

你身上兩件神器,別人一件都沒有的,居然還有臉說單挑?

雖然霸氣王者很想回頭,跟張山拼一把。

但理智告訴他,能跑還是跑吧,活着不好嗎?

他也沒有回話搭理張山。

因為霸氣王者覺得,說再多的話,都是羞辱。。「怎麼,是不是在奇怪,為什麼這個空間蟲洞還能開着?」

炙心單手托腮坐在王座之上,她看着華燁的眼神中不帶有任何的情感,就彷彿是在看着一塊普普通通的石頭一般。

這種神情帶來的輕蔑感讓華燁心中無比的惱火,但是若寧的下場告訴他,面前的這個小天使雖然年齡很小,但是在力量上卻早就不是和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四十章遠程操控,你永遠無法達到的死亡真實!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吃飯的時候,李新年沒有見到顧百里出來,奇怪道:「怎麼?爸晚飯不吃了嗎?」

譚冰說道:「下午就出去了,說是以前的老同事請他吃飯呢。」

李新年笑道:「難得,居然也有人請爸吃飯。」

譚冰哼了一聲道:「怎麼?你以為你爸是宅男嗎?也就是這幾年身體不好,以前什麼時候不是在外面跟那些狐朋狗友鬼混。」

李新年笑道:「從他的酒量就能看得出來,現在雖然不怎麼喝酒了,可一旦喝起來,我也不是他的對手。」

顧雪嗔道:「就你那點量也敢跟爸比,連我都喝不過呢。」

譚冰白了顧雪一眼,說道:「你還好意思說?難道你就沒有喝醉的時候?記得有一次喝多了趴在馬桶上吐,結果連馬桶蓋都被你拽掉了。」

顧雪嗔道:「哎呀,媽,那都是什麼時候的老黃曆了,你提它幹什麼?」

李新年注意到顧紅雖然也陪着大家笑笑,可顯然掩飾不了心事重重的樣子,猜想論文造假的事情有可能比想像的要嚴重。

不過,那篇論文的後面感謝了杜秋谷和周繼雲,嚴格說來起碼不能算剽竊。

即便算是抄襲也是得到了原作者的許可,既然有杜秋谷幫她站台,又有周繼雲幫她背書,這件事難道還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

「對了,老旦,我聽紅紅說你談了一筆大生意需要兩個億的資金?」譚冰忽然問道。

李新年瞥了顧紅一眼,說道:「是啊,這兩天為這事正上火呢。」

譚冰猶豫道:「靠得住嗎?談到什麼程度了?」

李新年頓時意識到只要丈母娘出面,說不定能說服鄧萍拿出這筆錢呢,於是急忙說道:「生意絕對靠得住,人家是國家正式投資的大型水電工程項目。

實際上我前一陣兩千萬的生意就是跟這個客戶做成的,他覺得我挺講信用,所以打算跟我長期合作。」

譚冰遲疑道:「既然是國家的工程項目,那肯定要招標啊。」

李新年點點頭,說道:「不錯,眼下一共有八家公司參與競標,但我中標的可能性起碼百分之八十,就算中不了,也沒什麼損失。」

「你憑什麼有這麼多的把握?」譚冰質疑道。

李新年含糊其辭道:「我在工程總指揮部有點關係。」

譚冰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可提醒你,在招投標的過程中營私舞弊可是犯法,你應該好好學學《招標投標法》。」

李新年不禁有點失望,原本以為丈母娘要幫自己融資呢,沒想到只是警告自己別犯法。

「媽,我這兩天一直都在研究《招標投標法》,怎麼會不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呢,還不至於干違法的事情。

不過,沒有哪個項目的招標是公開透明的,打擦邊球的事例多了去了,那些老老實實按程序競標的公司這輩子都別想中標。」

「你說的八家競標公司中有泰源集團嗎?」譚冰問道。

李新年點點頭,有點沮喪地說道:「那還能少了趙源?」

譚冰細嚼慢咽地吃了一會兒,問道:「還有多長時間?」

李新年急忙說道:「還有半個月就下標書了。」

譚冰沉吟了一下說道:「如果你真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那我倒是可以幫你想想辦法。」

李新年高興道:「媽,只要你出面,鄧總多半會考慮這件事。」

譚冰嗔道:「我只說幫你試試,成不成可不敢保證。」

李新年笑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不成也沒關係,但機會總不能白白浪費了。」

顧紅擔憂道:「如果你真的競標成功的話,無異於從趙源嘴裏奪去了一塊肥肉,今後你和泰源集團合作的路恐怕就徹底斷了。」

李新年哼了一聲道:「我也沒指望能成為泰源集團的供應商,只要這一次跟齊宇合作成功,今後也不擔心沒有生意做。」

譚冰問道:「這個齊宇是什麼背景?」

李新年說道:「他眼下是寧江水電工程總指揮部的副總指揮,不過,他還有一個省發改委能源處副處長的頭銜。」

譚冰怔怔地楞了一會兒,說道:「他以前是不是在我們市水利局當過副局長?」

李新年一愣,搖搖頭說道:「這我就不清楚了?怎麼?這個副局長也叫齊宇?」

譚冰沒有回答李新年的話,而是說道:「你認識的這個齊宇是不是四十五六歲、大腦門?」

李新年一愣,隨即笑道:「對對,確實大腦門,胖墩墩的,怎麼?你認識他?」

譚冰若有所思地地點點頭,說道:「這就對了,我還奇怪呢,憑趙源的人脈和影響力,你怎麼能爭得過他呢?

如果這個齊宇在這項工程招標中能拍的了板的話,就算你中不了標,趙源也肯定拿不到這筆生意。」

李新年驚訝道:「為什麼?」

譚冰猶豫了一下說道:「這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了,齊宇的父親齊東輝以前是我們市裏面主管工業的老書記,早就退了,齊宇應該還有一個哥哥,在省水利廳工作。

簡單說來,就是齊東輝和趙源有仇,所以,他想從齊宇手裏拿到這筆生意恐怕不容易,不過,齊宇是副總指揮,不清楚總指揮是什麼人。」

李新年驚訝道:「還有這種事?怪不得,我們在一起吃飯的時候也聊起過趙源,可齊宇好像對趙源一點興趣都沒有。」

「他怎麼會看重你?你們是怎麼認識的?」顧紅問道。

李新年當然不會說出張君和齊宇的關係,掩飾道:「你什麼意思?難道我很差嗎?怎麼就不會被人看重了?」

顧紅嗔道:「我是說齊宇怎麼會看上你這家小公司呢?」

李新年辯解道:「我的公司雖然小,但牌子老,講信用,名聲在外,有個朋友偶然替我引薦了齊宇,結果我們一見如故,他願意在生意上提攜我,就這麼簡單。」

譚冰猶豫道:「做生意遇到自己的貴人倒也不奇怪,沒有誰能夠單打獨鬥闖出一片天地,想當初趙源如果沒有跟蔣家聯姻,他無非也就是個個體戶罷了。」

頓了一下,又說道:「我對這個齊宇不太了解,不過,齊東輝在寧安市的口碑還是不錯的。」

李新年好奇道:「媽,齊東輝跟趙源有什麼仇?」

譚冰擺擺手說道:「都是老黃曆了,不說也罷,跟你做生意沒關係。」

頓了一下,像是自言自語道:「既然這樣,我明天有必要親自去一趟省城。」

李新年有種預感,自從上次給潘鳳拜壽無功而返之後,丈母娘好像很沒面子,他這不僅是要幫自己融資,反倒像是有看趙源笑話的意思。

。 被天山童姥領着,任意和鍾靈來到一處石室前,三人走進石室……

石室甚大,四面牆壁打磨得甚為光滑,石壁上刻滿了無數圖形,有文著,有圖像,有人形,圖像為武功招術,人形為行宮法門,文字是為註解。

一篇篇分落整間石室,每一篇下,都注著「甲一」、「甲二」等序數,數不逾千,卻也有八九百之多,一眼掃去,倒是難以看的周全。

童姥沉着臉,道:「你慢慢看吧。」

說着,她轉身就走,走前還不忘拉着靈兒一起出去。

鍾靈叫道:「幹嘛拉着我。」

童姥沒好氣道:「笨丫頭,你功力低微,不能看這裏的圖形,同姥姥一起出去。」

「哦,任大哥我走了。」

任意頭也沒回,點頭應着。

石門閉上,此刻室內只有他一人了,任意從甲一開始……上面記載的正是『天山折梅手』第一招的起手式。

目光一掃,幾息間就已然把第一式刻畫在腦海之中,腳下微微一頓,便已把第一式種種精妙之處解析了出來。

而後是第二招,依不過停留片刻便移目下副圖……他依次看下去,目光一掃,便已把招法瞭然於心;腳下稍頓,便全然破析了招術。

看完天山折梅手圖解,接着天山六陽掌的圖解,以任意的天資,加上他如今的修為,以及今時今日的閱歷,這些武功招術,盡無晦澀難懂的地方。

他一邊觀看,心中也是一邊推演,如此一心二用,人也進入空明之狀,腦中一片澄澈。

任意一身功力自然運轉,周身再度被真氣環繞,整個人似輕盈飄然起來,彷彿凌虛欲起,卻似乎還在什麼地方差了一點,以致無法離地。

他本得天獨厚,有着驚天之資,什麼武功都是一學便曉,一懂便精,到十八歲時,已能另出樞機,自成一格。

便於此,什麼易學理數、地理天文、奇門秘法……直可謂胸藏萬卷書籍,其學問之博,說不得已至古今第一人的地步。

幾十年來他歷遍天下名山大川,閱盡世間百態,更是曾兩度遊離生死兩岸。

此刻的任意,正是把過去的種種,胸中的學問,與武道相聯合,慢慢碰撞,接着相融……他雖練武從未走心,但唯獨這一次,他真到了心無旁騖,認真鑽研的地步。

不知覺間,任意口中已是喃喃而出:「意成內外,去此心意,不分內外、不別你我,結天地之妙,世若無盡,人既無盡,盡去諸般相……」

「升紫府,閉丹田,容如自我,湛若虛空,一相無相,法身無上,化身無量,力道無損無邊……」

一段晦澀難懂的語聲從他口中傳來,雖斷斷續續,雖時有時無,但卻有若玄音妙法,而任意的身形也在漸淡漸隱,彷彿隨時都會徹底淡去,徹底隱去一般。

他已經領悟到了,想要肉身不知疲倦,想要氣血不盡,唯一的方法就是把自身置於天地間,由有身變無身。

物窮則變,道法方能通!

任意剎那間拋開一切凡念,任身軀和精神放縱,嘗試與天地相連,此時的他,神情渾渾沌沌,正處於無外無內,無人無我的境地。

靈神不斷提升,眾念化作一念,一念化作無念,虛虛靈靈,空而不空。

肉身雖還在,但似乎與他已沒了半點關係,他的心神彷彿遁入了天地,融進了自然。

……

怒雪威寒,千里內一片銀白。

大殿裏已然升起了火爐,臘冬臨近,殿內仍是溫軟舒適……

也不知是否跟着任意太久,閃電貂卻沒了從前那般好動,如今的小獸就跟任意一樣,懶洋洋的毫無精神,一副要死的模樣,任憑鍾靈如何逗弄它,它也不搭理。

鍾靈氣的不行,見着童姥散功,開口問道:「姥姥,任大哥什麼時候出關?」

童姥呵出口濁氣,道:「姥姥怎知他何時出關?」

鍾靈噘嘴道:「可是任大哥在石室內已經待了四個多月了。」

說道任意,童姥就愈發生氣,大喝道;「反正人沒死,你管他待多久?」

她說完,忽然盯着這小丫頭仔細打量起來……這段時日的相處,她倒是對這丫頭生出了喜愛之意。

一想起自己的年級,她心念一動,開口問道:「丫頭,你要不要跟着姥姥學武功?」

鍾靈想也不想的回道:「不跟,不學!」

童姥氣道:「姥姥肯教你,那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分,你這笨丫頭不趕緊拜師也就罷了,竟還拒絕姥姥?」

鍾靈撇嘴道:「要學武功我可以讓任大哥教我,你本事也沒我大哥厲害,靈兒幹嘛要與你學武?」

童姥又氣的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繼而問道:「他可教過你什麼武功?」

鍾靈點了點頭,道:「大哥教了我明玉功,不過我沒怎麼修鍊。」

童姥奇道:「你為何不修鍊?」

鍾靈有氣無力道:「靈兒不想修鍊,太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