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老的臉立刻有些潮紅,但在他旁的衆人包括張三風在內,眼裏卻都有擔憂之色。

恐怕若是開戰,此戰必是艱險無比!

“鳳舞九天一一冰封萬里!”

一聲嬌喝,突然響起,卻是站在張老身後的鳳雪兒忍不住出手,一直以來雪兒的父母,爺爺都很忙,經常不在,張老便是她最親近的人,不甘親人被辱,鳳雪兒周身藍光大盛,無盡雪花向黑衣首領席捲而去。


衆人都是大爲吃驚,張老急喝道∶“雪兒,快回來,不要輕舉妄動!”

就在轉眼間,那雪花化成冰錐形狀,如雨點一般,又如萬箭齊發,離弦之箭,飛射黑衣人面前,只見藍色星點,漫天飛舞,閃爍非凡,空氣裏夾雜着絲絲冷意,一時之間竟是看不到那黑衣首領的身影了。

片刻之後,藍色星光漸漸黯淡下來,衆人啞然,但見場中那黑衣人毫不在意,一層紫光護罩,隔絕了那鳳舞九天之術,任憑鳳雪兒如何努力催動,竟是不能再傷害分毫。

雖然成功擋住鳳雪兒的攻擊,黑衣人首領並不像想象中那麼輕鬆,輕描淡寫,只見他微微皺眉:“擁有鳳族血脈?小姑娘,我勸你現在原路返回爲好!”

雖然這些人嘴上把自己吹噓很高,不過還是不想輕易得罪,鳳凰一族的族人。

說罷,右手猛的一揮,衆人只見又是一道內斂的紫光閃過,鳳雪兒感覺一股巨大的推力,整個人向後飛去。

果然是有所顧忌,若不是顧忌鳳凰一族,這一掌下來鳳雪兒不死也要身受重創。

張老騰身而起,將鳳雪兒接住,仔細一看,知道不過受了些餘波的份害,並無大礙,這才放下心來。

只見張老面色如霜,冷冷道∶“閣下究竟是誰,這劫熬輪轉掌居然煉至收發由心的程度。”

“這劫熬輪轉掌收發由心很厲害嗎?”劍心忍不住道。在場之人,很多人都爲之動容。

張三風也是一臉驚愕,點了點頭低聲道∶“我曾在一本《上古奇功》上見到過,劫熬輪轉掌是一種極爲霸道的上古奇功,這種奇功外放容易,內斂卻是極爲不易。”

懂得的人都知道這中間的難度,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聽得那隱龍的的首領對着張三風微笑道∶“一般而己,不過小輩過家家的遊戲。”

那隱龍的首領雖然口中不屑一顧,不過語氣中卻是自得。

“我一直有個疑問,你們隱龍的人究竟有什麼目地?”張三風一直有個疑問。

“什麼目地,你就不需要知道,若是你要加入我隱龍的話……”黑衣首領眯眼一笑道。

“砰!”

一聲巨響,衆人卻是被這聲音嚇了一跳,向那聲響處看去,原來是化身地獄獵犬的左目,早己經沒有了奈心,縱身一跳,直向半空。

衆人皺着眉頭,凝神戒備。變身的左目實力之強,已經超出了意料之外,而且看這形勢,每個人都隱藏未出。

隱龍這一邊的人,卻一個個各懷鬼胎,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小九九。

正在這個時候突然,在張三風他們的身後傳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後面有人!”只見站在最後的一個數妖族青年,吐了口血,誰都沒有想到隱龍的人竟然繞到衆人的身後。

在這沒有光照的地下沙城,黑暗中,衆人的視線受到很大的影響,自從莫心白等人一現身,衆人就被這些傢伙牽着走,這隱龍之人卻是詭計多端,暗中卻派人後面偷襲,突然發難,今人防不勝防。

只在這一瞬間,黑暗之中幽光閃爍,是隱龍包抄的兩人殺了來,衆人雖雖紛紛祭起寶物。

隱龍的人出手都是出其不意,再加上隱龍之人竟遠比他們想像的要多一些,一時之間便處於下風。

張老面色陰沉,大喝一聲,一躍而起,不料還不等他有何動作,前方的莫心白也是一掌拍了過來。

莫心白口中長笑,神色狠厲,大聲叫道∶“張德小兒,拿命來!”

張老在半空中一頓,再次借力躲閃開來,對於莫心白這個老傢伙,張老自然不敢怠慢,出掌迎了上去,只見他掌心白色光芒閃現。

白素貞站在一旁,眉頭緊皺,美麗的面容上隱有幾分擔憂之色。眼下自己這邊,明顯不利,隱龍那邊還有幾個深不可測的黑衣人未曾出手,局勢很是危機重重。

此時局面一片混亂,法寶飄飛,打鬥之聲到處都是,隨時隨地一不小心,都有可能被殺死,幾人陷入苦戰,被擊傷悶哼慘叫聲不曾間斷過。

劍心手持飛劍,劍氣凌人,不過幾個妖族青年卻是把他包在中,所以一時倒也沒有受傷,不過另一方面也可看出劍心身份非同小可。

張三風一邊抵擋着隱龍的攻擊,一邊小心防備,看着周圍隱龍之人的氣勢越來越盛。

劣勢,自己這一方面真是不利,衆人被漸漸壓縮,天時地利都不佔,實在是吃了大虧。

鳳雪兒站在原地,看到周圍衆人接連敗退,心中也是焦急非常,壓力也是越來越大,不覺忘記了害怕。

就在此刻,忽只聽一聲輕嘯,九天鳳鳴,聲音悅耳動聽,動盪周邊,氣勢散開而去。

一道絢爛藍光,霍然騰起,鳳雪兒眼中藍光閃動,意隨心動,人隨劍升,但見鳳雪兒手中一把天藍色神劍,劍光大盛,竟是照亮了方圓數裏。

黑暗與藍光卻是形成了明顯的對比。

“九天鳳舞一一神來一劍!”

只見鳳雪兒一腳前行,往那隱龍首領一劍斬去。

黑暗中,銳利的劍嘯之聲震懾周天,鳳雪兒,化做一道電藍神光。

一劍凌神,神來一筆,片刻之後,只見藍光閃耀,驚呼聲不絕於耳,隱龍首領差點便被斬殺劍下,衆人的壓力頓時一輕。

與此同時,只聽祝火也是恢復了不少,神火陣陣,巫火沖天而起,指指前方。

“祝融神火一一焚天噬地!”

祝火周身閃爍着驚人的火光,緩緩轉動。他忽地睜眼,神火亦向另一個黑衣修士衝去。片刻之後,一片耀眼火光,飛騰而起,如同白晝一般,幾個隱龍之人被這神火炙燒。

這一來局勢立時便不再被動,劍心等人也算年輕一輩裏出色的人物,如何不懂乘勝追擊的機會,這一下立刻紛紛出手。

被擊入廢墟之中,隱龍首領有些吃力站起身,皺了皺眉微微搖頭,嘆道∶“沒有想到,鳳凰族的小姑娘資質卻這麼高!”

黑暗中的沙之內城中,此刻已經被無數法寶對抵,激射出的亮光,如同白晝,似乎處處都有凜冽的劍光飛過。

一時之間僵持不下。

一聲清嘯,落在地上,清澈無比的冰雪屬性圍繞在周身,從她手中的飛劍上向四周激射而出。

張三風遠遠看在眼中,倒吸了一口涼氣,驚訝無比,這才覺醒了多久,鳳雪兒的實力竟然可以達到這種境界,再看看身旁的那些妖族青年都已經相光吃力。

鳳雪兒,一招用盡後,便站在張三風身前,臉色微微蒼白,額頭上也冒出了細細的汗珠。

шωш ◆ttκa n ◆C〇

張三風眉頭卻是又皺了皺,他都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因爲皺眉而提前老去了,因爲這冷他感覺到黑暗外似乎還有其它人窺視着。

“該死的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張三風自語道。

周圍的呼喊聲越來越急,張三風緊皺眉頭,向身後看去,只見才這一會工夫,形勢又有了變化,那幾個妖族青年也都化成了原型。一隻赤青色巨狼,一隻烏金巨猿和一隻藍首蒼鷹。

這巨狼和巨猿己和兩隻地獄獵犬戰成一團。衆人此刻都已經和隱龍的高手對上了,互相牽扯。

“浩然正氣!”

“斬邪一動一一神人斬!”

“斬邪再動一一正氣存!”

“斬邪三動一一戰蒼穹!”

“蓬萊逍遙三劍一一一劍逍遙歸虛無!”

“二劍鬥轉星辰變!”

“三劍輪轉天地驚!”

張三風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持劍,神妙劍招接連使出。隱龍衆人大吃一驚,相互之間卻援手不及,有兩個黑衣人被張三風斬殺。

隱龍的首領此時,臉色突變,幾如白紙,雙手連揮,護身飛劍“墨淵”刷刷刷在身前飛舞阻擋,才擋住張三風的的接連劍招。

張三風的突然發威,讓衆人一顆心,幾乎都跳了出來,這變化也太快了吧。

就在衆人覺得勝利在望的時候,一個黑影突然籠罩而來,一種危機感讓張三風心中警戒,剛想開口提醒,卻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就在這時,兩道青藍電光疾飛而來,直向張三風的雙眼射來,一時之間張三風竟來不及抵擋。

便在此時,忽只見白影一閃,一個身影擋在張三風身前,只見她雙手揮動,仙劍飛出,把那兩道疾電打了回去。遠遠的黑暗處,立刻便傳來一聲失望。

衆人鬆了一口氣,向那人看去,只見那人正是白素貞。

張三風急向前一步,在白素貞的身上上下打量一番,道∶“素貞姐,你沒事吧?”

白素貞點了點頭道∶“我沒事。”

張三風三眉頭緊皺,神情凝重,向周圍望了一圈,並未發現那突然出手之人,心中不免失望和擔人。 “該死,那隱藏在暗中的敵人究竟在那裏?”劍心隨口罵道。

由於出現了一個暗中放冷箭的傢伙,衆人又開始畏手畏腳起來。


這個時候隱龍的人又開始逼迫過來。張三風沉聲道∶“我們現在快走,此地不可久留!”

衆人都是吃了一驚,愣了一下,但見張三風面色嚴肅,不敢多言,衆人應了一聲,那幾個妖族青年也化回人型,衆人環抱一起背對背,便向後撤退。

此刻場面己經是一片混亂,張三風等人不敢輕易力敵,而隱龍的衆人卻是不想輕易放過衆人,戰況是越來越激烈。

張三風和白素貞兩人戰鬥力最強,衆人之中有人不支之時,他們兩人都會及時的支援。

只不過,張三心中卻越來越戒備,因爲就在前方,從頭到尾,隱藏在暗中那個最神祕的傢伙,宛如一動不動的毒蛇,想要發動致命一擊。

隱龍的首領,此時也不再進攻,反而站在一旁微笑着觀戰,似乎張三風這些人己成爲他們的囊中之物,但見半空之中光芒越來越盛,張三風他們幾個人的身影幾乎都已經被光芒所覆蓋。

“不對,似乎這隱龍之人並沒有想擊殺我們?”張三風不卻定的道。

“不想殺我們,那是?”張老也是一愣,經張三風這一提醒,他也發現了其中的不妥,“驅狼吞虎,還是……”

張三風等人且戰且退,隱龍之人卻是緊跟不捨,似有一決生死的意味。

黑暗朦朧,不見光明,可以說說整個沙之內城,都充斥着隱龍之人和張三風等人的廝殺,那陣陣長嘯不絕於耳。

沒有人注意到,此時的隱龍首領忽然轉頭對黑暗中說,道∶“你有沒有覺得,若是將張三風他們牽扯進來很是不妙?”

黑暗中,一個淺淺的黑影,顯出身形擡頭看了看,沉默了片刻,忽然動容道∶“你是說,可是……”

隱龍首領點了點頭,道∶“雖然藉助他們的力量打開內城城主府省去我等不少力氣,不過若是這些人得到那人的許可,這事便不那麼簡單了。”

“傳說這沙之城的城主可是曾經的大能,張三風這小子又有什麼可以入得了那位法眼的呢?”那暗中黑影明顯不想去相信,不過面色也具漸漸凝重,皺眉道∶“怎麼會這樣不湊巧,自從這張三風出世以來,可是壞過我們隱龍不少的事情,也不知龍子們是怎麼想的,偏偏不讓我等下殺手。”


隱龍首領沉吟了片刻,道∶“你我到這沙之城內已有些時日,不過卻是一直不得進入城主府的方法。這張三風也是一個善長創造奇蹟的人,看來我們也要早做準備。”

黑影人慢慢地點了點頭,道∶“不錯,畢竟掌控這沙之城事大,就讓那幾個傢伙,將張三風他們的潛力給逼出來吧,嘿嘿,只要將沙之城掌控,我隱龍……”

隱龍首領忽然咳嗽了一聲,黑影人先是一怔,隨即失笑搖頭,道∶“這麼多年作爲你的影子存在,也沒說過什麼話,呵呵,首領莫怪!”

隱龍首領微微一笑,眯着眼看着場中仍在激戰的衆人。

黑影中人也是向遠處瞄去,此時此刻張三風等人己經被逼入城主府前。

“暫時撤退!”隱龍首領高聲道。

在場的所有人俱是一愣,隨即隱龍衆人紛紛離去,漸漸沒入黑暗之中,不見身影。

張三風等人,不由得又隱隱有種十分不好的遇感,在佔據有利局勢之時,突然離開,怎麼都覺得陰謀重重,此時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黑暗中張三風等人彷彿看到無數猙獰的目光虎視耽耽,盯着衆人的一舉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