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豪勇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我說鄒敬,你沒毛病吧?關乎我們性命攸關的事情?你是在說你自己嗎?你覺得你一個人是我們這麼多人的對手嗎?不是我吹,就你那兩下子,我們這裡隨便出一個人,就可以把我殺的乾乾淨淨,一根毛都沒了!」

曹毅俊聽到他這番話之後,登時捂著自己的肚子,大笑起來:「我說老張,你這是殺人,還是給豬剃毛呢?怎麼會是殺的一根毛都沒有呢?」

「我擦,老子把他剁成餃子餡,不行嗎?」張豪勇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滿的說道。

「好吧好吧,你把他剁成餃子餡,我不和你爭了!」曹毅俊笑得合不攏嘴了。

鄒敬輕輕抓了抓自己的頭髮,臉上一點生氣的意思都沒有,只是一臉平靜的笑了起來:「我知道,我的實力很弱,根本不是你們的對手,但是我的掌門師伯徐天德有沒有這個本事呢?如果你們覺得他也殺不死你們,那就當我沒有來過好了,反正和我也沒有太大關係。」說完這句話之後,他便要轉身離開了。

唐軒眉頭微微一挑,道:「鄒大哥,你何必這麼著急走呢?我又沒有其他的意思?既然你都已經來了,肯定還有很多話想要說的,何不說完再走呢?」他朝著閻柔微微點了點頭。

閻柔一臉微笑的給鄒敬倒了一杯水,然後請對方坐下。

鄒敬接過杯子,輕輕喝了一口水,輕聲嘆道:「唐兄弟,說實話,我對你們沒有任何的好感,因為你們的實力提升實在是太快了,已經快到讓我無法想象的地步。我也知道養虎為患是什麼意思,但是我現在除了和你們合作,沒有其他的選擇。」

「哦?你想要怎麼合作呢?」唐軒反問道。

「徐天德想要把你們這些人,包括趙義章他們全部一網打盡!」鄒敬一字一頓道。

「噗嗤!」

張豪勇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使得他連連咳嗽起來,臉色都微微有些漲紅。

「我說鄒敬,你這話吹的也太厲害吧?」張豪勇沒好氣的說道,「我知道你們天機門老大徐天德實力很強,他想要殺死我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說他連趙義章那些人都要剷除掉,這就有些過分了。那些人和他無仇無怨,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殺人還需要理由嗎?」鄒敬反問道。

「難道殺人不需要理由嗎?」張豪勇理直氣壯的說道,「那他為什麼不殺別人,偏偏要殺我們和趙義章他們呢?難道這不是有選個性的嗎?」

鄒敬頗有些無奈的說道:「既然你想要一個理由,那我就告訴你好了。現在天機門內部是矛盾重重,徐天德掌門的位置也有可能隨時被顛覆,所以他想要做一些驚天動地的大事,以此來震懾住其他人。在他看來,只要把你們這些人都擺平了,就可以顯示出他手腕的厲害和強悍,其他人就不會做什麼了。」

「天機門內部矛盾很嚴重?」唐軒眉頭微微一皺,反問道。

鄒敬微微點了點頭,把自己從徐天德和馮明顏兩人談話聽到的內容說了一遍。


「這就是我知道的內容,原本我是想幫著他們對付你們的,可是徐天德連我都要出賣,還要我死,那我怎麼能夠袖手旁觀呢?」鄒敬連連冷笑道,「雖然我是一個小人物,但是我也不會束手待斃的,我也要反抗!」他自從知道徐天德連自己都想害死之後,對他的崇拜之情消失的無影無蹤,所以開始直呼其名。

唐軒他們這些人沒有想到天機門內部竟然會出現這麼多的內容,難怪徐天德會主動來到xg。雖然不知道鄒敬說的話有幾分可信度,但是從他的表情和說話內容來說,恐怕可信度還是有七八成的,而且經過他的解釋,以前許多不理解的地方,也都通順許多。

唐軒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倒是沒有想到徐天德和司徒浩南之間竟然有這麼大的矛盾,看來徐天德貪圖《陰~陽合~歡功》和《破天七魂刀》也有好多年了,這次為了能夠奪取這兩套功法,可以說是不惜犧牲一切,的確是好手段。」

鄒敬不禁冷笑起來:「徐天德一直都認為自己是江湖第一高手,可是偏偏在你師傅的面前連續輸掉六次比賽,連一次贏的機會都沒有,這如何能夠讓他甘心呢?而且他處於先天二重境界已經有好多年,絲毫進展都沒有,所以他這次想要通過你,把你的師傅引誘出來,然後就可以把你們一網打盡,奪取那兩個功法,這樣他就可以使得自己的實力突飛猛進,短時間裡面成為後天境界的高手,所以我才說,他是浪子野心。」

「可是這個主意是你幫他出的!那你豈不是更是狼子野心?」張豪勇冷笑道。

「沒錯,這個主意是我出的,但是如果沒有他做為我的後台,我能夠想到這樣的主意嗎?你不要忘記了,在真正的實力面前,任何的陰謀詭計都是無效的!」鄒敬不以為然的說道。

「那誰能夠知道你這次是不是又想陷害我們呢?」張豪勇很不相信的說道。

「這個就是徐天德給我的丹藥,到底藥效如何,你們稍微檢查一下就可以知道的。」鄒敬把那個丹藥掏出來,遞到唐軒的面前。

唐軒接過這顆丹藥,放在掌心裏面,暗暗催動著身體裡面的內勁,開始檢查這顆丹藥。

大約過了兩分鐘,他才把這顆丹藥還給鄒敬,微微點了點頭,道:「你說的沒錯,這顆丹藥的確可以提升暗勁境界高手的實力,但是因為副作用太大,所以只能持續十天左右!可以說這顆丹藥是一顆廢丹,不能算是真正的丹藥!」

張豪勇見到鄒敬拿著的的確是一顆沒用的丹藥之後,忍不住揉了揉鼻子,叫罵道:「媽的,這個徐天德還真夠陰險的,連自己天機門的人都敢騙,也太不要臉了吧?真不知道他的腦袋裡面裝的是什麼,不會是大便吧?」

鄒敬毫不在意的說道:「徐天德身為天機門的掌門,可以說為人陰險毒辣,城府極深,喜歡算計他人,而且在他看來,只要能夠利用的人,就是有價值的人,別說是我,就是馮明顏他們幾個人,表面看起來都是徐天德的師兄弟,可是該利用的時候還要利用。恐怕馮明顏那個白痴還會以為徐天德對他是最好的,可是說到底,他也是比利用的。」

唐軒原先還抱有一點點的希望,覺得徐天德不會向自己這些人動手,可是現在看來,對方的野心極大,想要把xg的這些人一網打盡,那自己就必須要想到解決的辦法。

雖然說他聽到鄒敬說的話之後,對於司徒浩南也來到xg感覺到很高興,但是徐天德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他既然已經準備對自己這些人下手,不管有沒有司徒浩南,恐怕結果都是一樣的,那自己該用什麼辦法來破解對方的陰謀呢?


他輕輕搖了搖頭,道:鄒大哥,你說的很有道理,我們必須聯合起來才行,可是他們有沒有什麼具體的計劃呢?我想知道你們的計劃!」

「不,他們只是暫時有這麼一個想法,還沒有計劃,不過徐天德說了,這個丹藥有效期只有十天時間,而且在十天時間裡面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恐怕他們會在這幾天行動的,所以你們必須要多加小心,不要中了對方的陷阱,而且你們遇到司徒浩南之後,也要告訴他,注意飲食和用水方面,小心被人放毒!」鄒敬緩緩的說道。

唐軒眉頭微微一皺,道:「xg這麼大的地方,到哪兒才能夠找到司徒浩南呢?我覺得比登天還要難,算了算了,反正他如今在不在xg還不一定,不過他們一旦有什麼計劃,你要第一時間告訴我們,那樣我們才能夠想到應對的辦法。」

「這個自然,他們既然想要我死,那我何必在意他們呢?」鄒敬見到自己該說的都已經說完,便站起身子,笑著說道,「我該說的已經說完,到時候會變成什麼樣子,就要看你們的本事了,我相信你們一定能夠打敗那個混蛋的,我該走了,如果太遲回去的話,肯定會被徐天德懷疑的,那就大大不妙了!」

「先等一等!」唐軒忽然開口道。

本書源自看書惘 鄒敬聽到唐軒的聲音之後,微微一愣,停住腳步,轉過頭,看著他,道:「哦?還有什麼事情嗎?莫非你懷疑我剛才說的內容?」

唐軒微微搖了搖頭,道:「從那顆丹藥就可以看出,你說的內容都是真的。因為憑藉你的實力,根本就無法煉製出這樣的丹藥,所以你沒有必要騙我的,只是我想說的是,徐天德想要你服用那顆丹藥,然後在十天時間裡面,幫他做很多事情,可是如果你不服用那顆丹藥的話,難道你就不怕他懷疑你嗎?你現在在他眼裡,就是一個可以利用的工具,根本就不會百分之百的相信,所以他想要殺你,也是很簡單的!」

鄒敬臉色微微一變,瞳孔也略微收縮了一些,點頭道:「你說的沒錯,他肯定會第一時間檢查我服用丹藥沒有,如果我的實力沒有得到任何提升的話,他肯定會懷疑我,甚至會殺死我的,可是我現在該怎麼辦呢?」

唐軒略微沉思片刻,道:「你現在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服用丹藥,讓自己的實力提升上來,那樣他就不會懷疑你了。」

「服用丹藥?」鄒敬一臉不悅的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如果我服用丹藥的話,那豈不是只有十天的壽命?難道你想讓我死嗎?看來你對我還是很不放心。」

唐軒登時大笑起來:「你覺得我是那種人嗎?你現在死了,對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好處,不要忘記了,我們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如果要死的話,大家一起死。」

鄒敬聽他這麼一說,心裡的不滿略微減輕一些,卻還是有些不理解的說道:「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也知道,我現在這個樣子,很難瞞過徐天德的,可是我也不能真的服用那顆丹藥吧?那簡直和毒藥差不多。」

「其實我有一個辦法,可以嘗試一下的!」唐軒緩緩的說道。

「什麼辦法?」鄒敬很好奇的問道。

唐軒從自己的懷裡摸出一把銀針,一字一頓道:「我這兩天剛好學到一些針灸的方法,可以讓一個人的實力瞬間提升兩三個等級,和服用丹藥差不多,只是也有一個很大的缺陷,所以我一直不敢對他們使用,現在你倒是可以試一試的。」


「哦?是什麼缺陷?」鄒敬急忙問道。

「那就是有效期只有十天,十天以後,你的實力將會恢復到原來的水平!」唐軒給他解釋道,「也就是說,只能夠保證十天而已,不過對於你來說,十天似乎也已經足夠了。」

鄒敬聽到他的解釋之後,心裡略微沉思片刻,道:「你說的倒是也有幾分道理,或許我可以嘗試一下的,但是你肯定缺陷只是這些嗎?難道沒有其他的缺陷?」他現在一心想著如何能夠瞞過徐天德,所以這個方法對於他來說,是很適用的。至於十天以後,自己只要找個機會溜走,逃之夭夭,恐怕沒有人能夠找到自己吧?反正天機門自己是不會回去了。

唐軒深深吸了一口氣,道:「還有一個缺陷,那就是十天以後,你將會身體十分的虛弱,大約持續一天左右,所以你在那個時候是最危險的。」

鄒敬聽到他這番話之後,非但沒有任何的不滿,反而還更加相信唐軒說的這番話。

畢竟所有事情都是有利必有弊,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像這種通過針灸暫時提升自己實力的事情,鄒敬以前也聽說過,只不過並沒有親眼見過罷了。如果唐軒說通過針灸暫時提升實力,卻任何弊端都沒有,那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因為他身為天機門弟子,也知道一個原理,那就是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

他想到這裡之後,微微點了點頭,道:「這個可以理解的,畢竟這也算是身體透支。」

「你要不要試試呢?」唐軒一臉微笑的問道。

鄒敬略微沉思片刻,便點了點頭,道:「我們兩人現在是同盟關係,我相信你不會害我的,為了能夠騙取徐天德他們的信任,我願意試一試的。」

唐軒然後讓鄒敬平躺在床上,然後按照針灸的方法,開始給對方針灸。

其實唐軒所謂的這個針灸方法,也是按照霍天龍的那個修鍊的功法改造出來的,可以瞬間讓一個人的實力提升好幾個檔次,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大殺器。

整個過程一共持續了大約十分鐘左右,對於鄒敬來說,卻猶如度過一個世紀一般,疼痛難忍,無數的劇痛不斷的席捲著自己的大腦,彷彿要把自己吞噬掉一般。不過他也知道和是唯一能夠騙取徐天德信任的辦法,所以他沒有吭一聲,而是死死咬著牙齒,堅持著。

唐軒把插在鄒敬身上的銀針一個個取下,然後一臉微笑的說道:「鄒大哥,沒有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硬生生扛了下來,我都生怕你堅持不下去,你的確是真男人!」

鄒敬因為剛才劇烈的疼痛,臉色蒼白,滿頭大汗,連說話都有些哆嗦了:「唐兄弟,我之前還有些懷疑你這個針灸是不是真的可以讓我的實力提升上來,我現在可以肯定,這的確是千真萬確的,如果是假的話,絕對不會這麼疼的。」

唐軒登時大笑起來:「鄒大哥也是很厲害的,也不怕我把你扎壞了。」

「如果我有什麼三長兩短,對你又有什麼好處呢?」鄒敬翻了翻白眼,笑了起來。

唐軒摸了摸鼻子,登時笑了起來:「似乎的確沒有什麼好處!」

鄒敬又休息了五六分鐘,才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稍微恢復了一些,而且也沒有剛才那麼疼痛了。他試著運轉了一下身體裡面的內勁,卻發現自己的內勁足足提升了一大截,而且自己的實力也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從暗勁一重境界一口氣衝到暗勁三重境界。他終於感受到暗勁三重境界是什麼樣的一種情況,真的是內勁充沛,好像有源源不斷的力量充斥著自己的身體一般,真的是太爽了。

他輕輕舞動了一下自己的雙臂,一臉激動的說道:「暗勁三重境界,我真的達到暗勁三重境界了,只是,只是只有十天時間,的確有些太短了!」他想到自己在這個狀態只能夠保持十天,心裡還是略微有些失望。

唐軒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道:「鄒大哥,這的確要怪我了,我現在水平還遠遠達不到,不過我一直都在研究,等到我徹底把這個鑽研透了,說不定就可以讓你永遠保持這個狀態了,那你將會成為真正的高手!」

鄒敬聽到他這番話之後,心裡略微遲疑了一下。

其實他準備這次的事情結束以後,順便把唐軒這些人解決掉,那樣自己將會徹底消失在世人的視野當中,可是現在聽他這麼一說,自己倒是要好好考慮一下。

唐軒的針灸水平的確很厲害,能夠讓自己瞬間提升兩個等級的實力,的確很難得,如果有他幫助自己的話,說不定化境境界也是十分有可能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倒是不能就這麼輕易讓他去死。

他想到這裡,登時大笑起來:「我就知道唐兄弟你的水平十分的厲害,又有什麼能夠難得到你的呢?那我就恭祝你馬到成功,早日琢磨出提升實力的辦法。」

「那我就借鄒大哥的吉言了!」唐軒也是樂呵呵的說道。


鄒敬想到自己現在已經是暗勁三重境界的實力,即便是徐天德見到自己,恐怕也不知道自己是服用丹藥提升上來的,還是用其他辦法提升上來的,那他除了信任自己,還能夠有什麼辦法呢?不過他既然敢利用自己,那自己這次非要借著這件事情,好好大幹一場。

他本來就心胸狹窄,最討厭別人利用自己,所以即便徐天德是天機門的掌門,他也一樣要好好報復對方,讓他知道自己的厲害。

他看到自己離開的時間已經不短,如果再拖延下去,肯定會引起徐天德的懷疑,所以他便急忙和唐軒告辭,轉身離開東方帝國大酒店。

張豪勇他們這些人本來就對鄒敬意見很大,看到唐軒竟然還幫對方提升實力,這也有些太不可思議了吧?不過剛才因為鄒敬在現場,所以他們也不好意思詢問什麼,直到現在鄒敬離開之後,張豪勇才按耐不住內心的疑惑和不滿,大聲說道:「老大,你這到底是做什麼嗎?那個鄒敬簡直就是一個超級混蛋,現在和我們聯手,也不過是形勢所逼罷了,我相信他肯定也很想除掉我們的,你為什麼還要幫他提升實力呢?我覺得有種與虎謀皮的感覺。」

曹毅俊也是拚命點了點頭,道:「這個鄒敬明顯就是小人裡面的小人,除了好事,什麼事情也做,除了無恥,什麼也可以不要,我總感覺到他是在利用我們。」

項三卻是一臉微笑的說道:「我相信大哥哥一定有他的看法的。」

閻柔黛眉微微一蹙,道:「哦?莫非你這也是一個套嗎?」

唐軒登時大笑起來:「小柔說的沒錯,我這的確是一個套。」

「啊?真的是一個套?」曹毅俊有些驚訝的說道,「這是什麼意思?你不是幫他提升實力了嗎?怎麼會是一個套呢?這有什麼故弄玄虛的?」

唐軒輕輕咳嗽了兩聲,道:「因為我幫他提升實力,有兩個原因,第一,可以贏得他的信任,雖然只是暫時的,但是有他在徐天德的身旁,對於我們隨時掌握他們的動向,有著很大的幫助,不至於被對方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雖然他這個人不值得信任,但是暫時來說,的確不會做出對我們不利的事情!」曹毅俊微微點了點頭,算是同意唐軒的看法。

「那第二點呢?」張豪勇又問道。

「第二點自然是騙過徐天德!」閻柔幫唐軒回答道,「如果他沒有提升實力,那就無法取得徐天德的信任,對於我們來說,也是十分不利的。」

本書源自看書輞 張豪勇聽到閻柔的解釋之後,微微點了點頭,道:「這倒是也可以理解,可是我總覺得幫他這麼多,恐怕到後面,他肯定還會算計我們的!」

「哼哼,這個熊孩子如果敢算計我們的話,我非要踹爛他的屁股不可!」曹毅俊揮動了一下拳頭,擺出一副凶神惡煞的表情。

項三翻了翻白眼,道:「熊孩子?人家比你大出好幾歲吧?再說了,人家就算是再垃圾,也是暗勁一重境界的實力,你這個明勁三重境界的菜鳥想要打敗他?純粹是白日做夢吧?」

曹毅俊被他揭穿自己的老底,登時很不滿的說道:「你這個熊孩子說什麼呢?哪兒有你這麼打擊人的?難道就不能讓我自我yy嗎?真的太可惡了!」

閻柔卻是笑眯眯的說道:「可是我相信唐軒肯定不會這麼輕易幫助鄒敬的,對吧?」

唐軒輕輕彈了一下響指,一臉微笑的說道:「沒錯,鄒敬這個人是一個典型的小人,純粹是只能同患難,不能同富貴,與他在一起,必須要多加防備才可以。一不小心,留很容易被他一口氣吃掉的,所以我在給他針灸的時候,稍微添加了一點東西。哼哼,他以為他沒有服用那顆丹藥,就可以平平安安闖過去嗎?那他也太小看我了吧?」

張豪勇他們幾個人聽到他這話之後,登時一臉狂喜的說道:「老大,你果然厲害,我們就覺得你肯定不是那種隨便吃虧的人,像他鄒敬那個混蛋,就應該好好陰他才行。」

唐軒大笑起來:「沒錯,像他那樣的人,就應該好好的陰他!」他忽然攤開右手,掌心裏面卻多了一顆淡青色的丹藥,滴溜溜的轉個不停。

張豪勇他們這些人看到他手心裏面的這個丹藥,不禁有些好奇的說道:「老大,這個丹藥為什麼看起來這麼眼熟呢?好像哪兒見過!」

項三翻了翻白眼,道:「你們那是什麼眼神?什麼叫做哪兒見過?這分明就是剛才鄒敬讓大哥哥看的那個丹藥,瞬間提升三個等級,卻只能夠保持十天,十天以後就會死翹翹的那個,不過奇怪了,剛才那個丹藥不是還給鄒敬了嗎?怎麼還在大哥哥手裡面呢?」

唐軒登時一臉得意的笑了起來:「不過是一個小把戲而已,我用其他的丹藥換來的這個東西。我還以為鄒敬能夠看出來,誰知道他對於這種丹藥視如毒藥,根本就不敢仔細看,所以最後就便宜我了。」

曹毅俊忍不住輕輕擦拭了一下額頭的熱汗,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我說老大,你是不是瘋了?這不過是一顆毒藥,你怎麼能夠留下來呢?莫非你已經看淡人世間,準備自殺了?」

唐軒翻了翻白眼,道:「你們覺得我是那種無理取鬧的人嗎?再說了,我現在才剛剛二十來歲,大好的年華等著我,我為什麼要自殺呢?」

「那你留著這顆丹藥有什麼用呢?」曹毅俊更加詫異的問道。

唐軒輕輕嗅了幾下這顆丹藥,一臉貪婪的笑了起來:「因為這不是毒藥,是神葯。鄒敬是一個大白痴,徐天德也是一個大白痴,竟然把神葯當成毒藥,你說我能夠讓這麼一顆神葯浪費掉嗎?提升兩個等級的實力,這比那個配方還要厲害!」他說完這句話之後,直接把這顆丹藥扔進自己的嘴巴裡面,吞進肚子。

「唐軒(老大),你,你這是做什麼?」現場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失聲尖叫道。

唐軒朝著他們這些人微微一笑,道:「好了好了,看把你們嚇得,那我就簡單跟你們說一下這個神葯的效果好了。其實這個神葯的配方沒錯,材料也沒錯,畢竟徐天德為了煉製這個神葯,足足花費十年功夫,豈是一般人能夠相比的?只不過他最後煉製的時候,出現了一點點的紕漏,其中兩味草藥的量稍微多了一些,結果就變成這個山寨貨了!」

閻柔登時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把那兩味草藥的量減少一些,就是神葯了?」

「沒錯!」唐軒使勁點了點頭。

「那你不就可以通過內勁煉化這顆神葯,使得自己的實力提升兩個等級?這的確很難以置信,不過我相信你的本事,你本來就是一個喜歡創造奇迹的人,這對於你來說,的確不算什麼。」一直沒有說話的古麗娜有些驚駭的說道。

其他人也感覺到有些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對於其他人來說,是致命的毒藥,可是對於唐軒來說,卻是能夠提升實力的神葯。如果這個結果讓徐天德和鄒敬兩人知道的話,恐怕非要後悔死不可。

唐軒只感覺到自己身體裡面蔓延開一股股熱流,不斷的衝擊著自己的肌肉和骨骼,這是自己內勁不斷提升,開始朝著暗勁五重境界衝刺的象徵,所以他急忙五心朝天,盤腿坐在那裡,瘋狂的吸收著神葯帶給自己的藥效。

其他人看到唐軒身體周圍環繞著一股淡青色的光芒,還隱隱有一絲黑色的光芒,恐怕這是那個所謂的副作用。他們雖然知道唐軒的身體和普通人大不一樣,可以化解掉任何對身體不利的東西,但是想到剛才鄒敬說的那些東西,心裡還是隱隱有些擔憂。

唐軒足足花費了半個小時,才把神葯全部吸收掉,至於那些隱患,自然也都被他輕輕鬆鬆的排除掉。他微微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發現自己的實力果然已經連續提升兩個等級,成為暗勁六重境界的實力,比黃聖敏還要高出一個等級。

唐軒也算是特別妖孽了。

他來xg也不過幾天時間,卻能夠從暗勁一重境界一口氣提升到暗勁六重境界,這放在任何地方,都能夠用天才和變~態來形容。雖然他現在的實力和徐天德沒有辦法相比,但是卻已經有了不小的進步,想要追趕對方,也不是不可能的。

張豪勇他們幾個人看到唐軒服用那顆丹藥之後,果然提升兩個等級的實力,都有些目瞪口呆的說道:「老大,你也太變~了吧?一顆毒藥都能夠這麼了得,你還是人嗎?」他們也知道明勁境界的實力提升要容易一些,可是到了暗勁境界以後,想要提升一個等級,那簡直比登天還要難,更不用說是提升兩個等級。

難怪徐天德花費十年時間研製這個丹藥,如果真的讓他們研製成功的話,那真的會讓天機門的實力普遍提升一個檔次,到那時候,即便是雪山派和其他門派聯合起來,恐怕也不是天機門的對手。只可惜徐天德最後的努力,結果最後反而便宜了唐軒。

唐軒忍不住大笑起來:「可惜,可惜我們沒有和黃聖敏他們對決,要不然的話,我真的想要看看馮明顏和黃聖敏他們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

張豪勇他們這些人都翻了翻白眼,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當初黃聖敏剛剛見到唐軒的時候,他只有暗勁三重境界的實力,誰知道才過了幾天時間,他便達到暗勁六重境界,這還是沒有使用霍天龍的那個功夫,不然的話,他將會成為暗勁八重境界,甚至是暗勁九重境界的實力,這絕對是超級逆天的。

曹毅俊很不屑的說道:「現在天機門裡面除了徐天德那個老混蛋以外,還有其他人嗎?韓劍銳已經死了,鄒敬和廢物沒有什麼區別,也就是馮明顏和黃聖敏兩個人有點威脅,可是現在呢?黃聖敏在你眼裡,根本就不是對手,至於那個馮明顏,雖然是暗勁四重境界的實力,可是我們這邊還有四個暗勁境界的高手,就是人海戰術,也可以徹底消滅他們,所以現在看來,只要把徐天德搞定,其他人就不是對手了。」

唐軒聽到他這句話之後,眼睛登時一亮,腦海裡面閃過一道白光,道:「哦?把徐天德搞定,其他人就不是我們的對手了?似乎我想到一些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