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是隨意地問了一句。

「法國。」

「哇哦。怪不得你是這麼的漂亮呢。」

Frank就不露痕迹地恭維了她,也還是順道恭維了她那祖國一句。

「謝謝。」

然後,當然Frank就是更加巧妙地讚揚對方,是這一群女孩子中最漂亮的存在。

也還是他所見過最美麗的法國女孩。

但她就還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還有那一句不咸不淡的「謝謝」。

這樣下來,Frank也就差不多是再沒有什麼話可以說了。

「Bonjour!」

想想他就學了一句法國語。

然後她也就來了一點興趣,教Frank說了幾句法語。

兩個人總算是對練了一陣口語。

其實,她的英語也還說得挺好。

幾乎就沒有什麼口音。

Frank以前可是聽說過。

不少法國人都不怎麼愛講英語。

要講起來,也會是口音很明顯的。

但是,很快她的同伴就回來了。

幾個人嘰里呱啦地飛快地說著法語,就把Frank給拋在了一邊。

也沒有辦法。

Frank也不怎麼懂法語。

除了幾句最簡單的生活用語。

其他的就完全聽不懂了。

好在到了晚上,Frank就發現,她們和自己還是隔壁鄰居。

剛才那個搭訕的女孩子,就和自己的床位挨著。

像是為了彌補之前的遺憾,她就又單獨和Frank多聊了一陣。

原來她們都還是學生。

是趁著假期,來F國度假的。

不過,今晚就是呆在宿務的最後一夜。

明天一早就要去機場飛回馬尼拉。

大概因為還是學生的緣故吧。

她雖然是來自號稱世界時尚之都的法國。

卻並沒有什麼過分的時尚氣息。

也沒有帶給Fran任何和風尚有關的感覺。

她是那種待人非常禮貌又溫柔的女孩子。

衣著什麼的,都還比較樸實。

最簡單的接觸,也會讓人心生好感。

一看就應該是出生於一個很好的家庭,也還有著良好的家教。

第二天凌晨時分,在出發之前,她還特地跑到Frank床頭,打了一個招呼。

也正是因為她的緣故,Frank對法國女孩子都一直保持著良好的印象。

或許是和他有著這樣相同觀點的人還不少。

很快Frank就遇到一個自稱也而是來自法國的女子。

但這個女子,其實也就是F國本地的女子。

不過就是移民去了法國,再入籍的罷了。

和本地女孩子比起來,那衣著打扮上可能是要更為洋氣一些。

可能那眼界什麼的,也會是要高上一些的。

但是對於Frank這樣的時尚盲主來說,一切在酒店這裡出現的外國女子,都還是比較洋氣的。

事實上,那是一種比較特別的氣質。

也可以說是天生的優越感,在身上淋漓盡致的散發出來。

所以,就算是Frank這樣弱視的水平,也還是可以很容易就把本地女子和外來女子區分開來。

只是她並不是一個人來這酒店。

聽說還在等她的丈夫。

而她那丈夫,也還只是一個F國人。

估計兩個人是在法國工作的時候認識,再結婚的了。

還真是有些讓人失望啊。

不過,機會很快就來了。

這天又來了一個高個子的白人女孩。

以為也是法國人。

沒想到卻是來自鄰近的B國。

那也沒什麼。

Frank大致就是愛屋及烏了。

大大方方地要請她吃飯。

而這個女孩子,居然也就同樣爽快地答應了。

因為她丟了錢包。

具體經過,就是在薄荷島的港口,上船回宿務的時候。

有一個本地的小孩子跑來找她要錢。

她是下意識地取下背包,準備要拿出錢包。

結果跟著那小孩子的其他小孩子們就一擁而上。

然後又是一鬨而散。

很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接著,在上船不久后,她就發現自己的背包的拉鏈已經被拉開了。

而錢包也早就不翼而飛。

這下就是身無分文,清潔溜溜了。

還好那護照還有其他證件是放在其他位置。

都還沒有丟。

當然,到了宿務,她的第一次事情就是去報警啦。

只是JC對此也是愛莫能助。

根據Frank的經驗,人家估計也是不太想管的。

但還好的是,她之前就在網上買好了所有行程的機票。

JC也還是挺好心地送她到了這酒店。

還大大方方地替她付了五百元的房費。

然後住進這裡之後,另一位客人,也是個白人小哥。

送給她二十美金。

所以,現在對於Frank的邀請,她也就是沒有半點的矜持。

直接就是一口答應下來。

Frank也就真是只想幫助一下她而已。

在SMCity裡面吃個飯,也還花不了多少錢。

除此之外,倒沒有什麼乘人之危的想法。

這個B國的女孩子,真心就是太高了一些。

Frank固然是喜歡高個子女子的。

但她未免就是太高了。

簡直就是要高到人人側目不已。

走在SM的人群之中,那就不是什麼鶴立雞群了。

根本就是一根突出的電線杆啊。

只是話說回來。

這樣子Frank倒有些虛榮心得到極大滿足的感覺。

因為不管是在酒店,還是在SMCity裡面。

幾乎是每一個人。

在目睹到這樣的場景之後,都要對他報以羨慕和佩服的眼神。

就連披薩店點菜上菜的夥計,都要悄悄對他點一下頭。

好像是在暗暗地讚歎他為亞洲的男子爭了一口氣。

甚至有個小哥私下來還過來找Frank取經學習。

「你想到哪裡去了?她只是一個朋友。我們之間,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什麼都沒有發生的。」

Frank當然是要義正辭嚴地解釋一番。

然後人家就要慫恿Frank和她在一起,從普通朋友發展成為男女朋友。

但Frank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可能那就是自己確實辦不到的事情了。

都還不說那確實有些懸殊的身高差。

——其實她比Frank還是高不了一個頭的。

最多也就是大半個頭吧。

就算她是對於身高什麼的問題,完全不在乎。

Frank也還不太想要那樣做的。

這樣的說法,好像是有些矯情了。

沒準,Frank心裏面也都還是有些想法。

只是覺得面子上有些過不去。

那樣的做法,總歸還是有些在趁火打劫的意味。

人家是因為錢包掉了。

還孤身一人,在這異國他鄉的。

自己要是趁著她這個軟弱無助的時刻,提出那些要求的話。

大概是會被當成乘人之危,落井下石,逼迫別人就範的大壞蛋了。

所以,Frank真就把這當成了是自己在學**做好事。

可能這樣的話,自己以後是會順利一點的吧?

下鋪的那個義大利老哥,早就已經離開了。

但很快就住進了各種各樣的客人。

還都是只住個一天兩天的。

像是長期住在酒店,又還一直都不挪窩的,也真只有Frank一個人了。

可能這樣的情況,其他客人都會是他當成酒店員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