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夏冷眼掃過呆若木雞的一衆人,聲音輕蔑。

現場一下變得很安靜,似乎誰也不敢打破這裏的平靜,生怕因爲自己發出的聲音,而導致被徐夏給盯上。

金教練就這麼輸了?

被踢出去了七八米的距離,紅帶高手啊!就算是對上黑帶高手,也不可能敗的這麼慘,天啦,這還是人嗎?


就算李小龍現世,也不一定能夠做到如此吧!

李小龍的側踢雖然同樣能夠做到這一步,但是,那是在固定靶的情況下,而且踢的還必須是身體。

哪像徐夏和金教練的對決,那是腳對腳。

難以想象,到底得有多大的力量!

剛纔,似乎還聽到了骨骼斷裂的聲音,不知道金教練傷的怎麼樣了。

衆人臉色慘白一片,不由自主的紛紛後退,再次看向徐夏的眼神中再也沒有了絲毫的高傲,只有發自心底的寒意。

李欣妍三女不懂這些打打殺殺的事,興奮的差點跳了起來。

對方看起來最厲害的兩個人物,都被徐夏給打趴了,現在她們明白了徐夏爲什麼見着一羣人都有恃無恐,只需要將對方震懾住,對方就不敢輕舉妄動!

“徐夏,你太厲害了!真的太厲害了!”

寧馨興奮的喊道,她的性子最爲活絡,抓住徐夏的胳膊不停的晃動。


剛纔可把她嚇的以爲真的要完蛋了,誰知道轉眼間,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戲劇化轉換。

李欣妍比較含蓄的鬆了一口氣後,嗔罵道:

“混蛋,你肯定是故意嚇唬我們的!太過分了。”

沈婉玲的俏臉重新恢復了一些血色,腦海中想到了大團團說過徐夏單槍匹馬乾掉一頭黑野豬的事情,當初她覺得不太真實,畢竟野豬這種生物,在林子裏面排名還在狗熊之前,兇名赫赫。

現在看來,都應該是真實的。

就算那個跆拳道會館的金教練再厲害,總不能還有一頭野豬厲害吧,徐夏能夠一招秒掉對方,好像也在情理之中,而且剛纔徐夏的動作太帥了。

“徐夏,他動都沒動,該不會是把他給踢死了吧……”

沈婉玲看了看連車門都砸出一個凹陷的金教練一動不動,又有些擔憂了。

“沒事,死不了,不過他的腿估計得花一些錢好好去醫院休養個一年半載,差不多才能恢復正常,自作孽不可活!”

徐夏淡淡的說着,而後指着韓束和薛曉滿,繼續道:

“現在你們兩個給我過來,既然你們找來的幫手已經廢了,那麼我們之間,是不是應該算一下總賬?總不能任憑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們說是不是這個理?” 薛曉滿和韓束對視了一眼,而後連連搖頭,他們都快被嚇破膽了,哪裏還敢單獨上前啊。

可能韓束不知道金教練到底有多厲害,但是他又不是傻子,就韓教練那渾身長滿的一身肌肉,就知道絕對是個能打的角色,但在徐夏手中依舊一招都過不了。

薛曉滿心驚膽顫,紅帶高手啊,僅次於黑帶高手的紅帶高手,結果被一招秒。

看着徐夏那淡淡的笑容,不知爲何,徐夏笑得越是燦爛,他們越是心驚。

徐夏面容猛然一冷,沉聲道:

“我數到三,要是你們還不主動過來,可就被怪我主動來找你們了,最好是認真的動動腦子!這樣的後果,可否是你們能夠承擔的起的!”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薛曉滿和韓束心急如焚,今天太踏馬的衰了,好端端的來平安風景區幹什麼啊!還碰上了這麼一塊厚鐵板。


“徐夏哥,哥,我錯了,你、你大人不計小人過,你說,要什麼賠償,只要我薛曉滿拿得出來的,絕對不會有丁點的吝嗇,一句話的事。”

薛曉滿果斷的認了慫,金教練一倒下,跆拳道會館的師兄弟估計也都被嚇傻了,現在也別想着指望他們幫着拼命,小命要緊,忍一忍又不會少塊肉,留着青山在,不怕沒材燒。

反正丟人又不是他一個人的事,還有韓束在旁邊陪他一起,就算以後被人笑話,也是他們兩個都被笑話,也不是不能接受。

薛曉滿瞅着徐夏依舊面色冰冷,雙腿一哆嗦,啪踏一下跪在了地上,又哆哆嗦嗦的說道:

“徐夏哥,我薛曉滿對天發誓,以後你就是我的親哥,只要你今天放過我,以後不管什麼事,只要你一句話,我薛曉滿上刀山下火海眼皮子都不會眨一下,我……”

韓束見狀後,暗暗咬牙,薛曉滿這個慫逼,馬德,丟人丟大了大,雖然他也很想跪,很想慫,但是,今天這事傳了出去,他韓家大公子的名聲就毀了,以後還怎麼混啊!

韓束糾結的不行,就在即將被徐夏的氣場所壓迫的做出和薛曉滿一樣舉動的時候,山下的山道上再次出現了轟鳴的引擎聲。

韓束朝着下方一看,頓時大喜過望,他的救兵來了。

他找的救兵和薛曉滿叫的跆拳道會館這些廢物不一樣,是真正的刀尖上舔血的江湖漢子,心狠手辣,車上隨時都裝有片刀、棒球棍這些東西。

就算徐夏再能打,在面對刀槍棍棒的時候,哼,就不信他還能怎麼蹦躂!

“徐夏,你敢不敢再等幾分鐘,我的人馬上就到,聽到車的引擎聲了吧,他們很快就到山上,一共來了七輛車,全都帶着片刀,就問你怕不怕!”

韓束似乎有了底氣,腰桿都挺拔了幾分,怨毒的冷哼道:

“要是你不想死,立即給我跪下,或許我會考慮讓你死的不那麼難看!”

薛曉滿聽到這話,心頭一下子變得火熱起來,剛纔謙卑的模樣蕩然無存,秒換臉,立即站起身來朝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目光更加怨毒的說道:

“太好了束哥,這下我們不用再怕這傢伙了,馬德,本來我想着以退爲進,先過了眼前這一關,等下了山再找點人好好教他怎麼做人,現在看來不必了!

徐夏,你死定了,知不知道我束哥叫的人是誰?江湖上名號響噹噹的錦哥,城北錦哥!知道不!

就在我們上山之前,錦哥已經將洪城江湖上另一個大勢力裴老大的幾十號人馬全都幹翻了,而且還將裴老大的幾十號人送進了局子裏面去。

不論是江湖上的關係,還是公家那邊的關係,錦哥在洪城縣都是數一數二的!

得罪了我束哥,就等於得罪了我錦哥,你踏馬的死定了!”

韓束嘚瑟的昂起了腦袋,就跟趙錦的牛逼,就是他的牛逼一樣,心氣完全提升了一個檔次,趾高氣昂的點頭道:

“那是必須的,也不想想我韓束是誰!錦哥的小額貸款公司裏面很大一部分的資金來源,都是我韓家出的錢,也就是說,在一定程度上,我韓家還是趙錦的東家。

東家的大少爺被人欺負了,徐夏,你說你會怎樣?

哈哈哈……等死吧!”

徐夏聽到趙錦的名字後,心頭就是一樂,沒想到剛纔跟趙錦分開,轉眼間又要碰個頭,還是以這樣的方式碰頭。

待會趙錦看到他帶着人氣勢洶洶的要給人出氣的對象是我,不知道趙錦會是什麼反應。

徐夏竟然有些期待了,一定會很有意思。

至於韓束後面說的那些話,徐夏沒怎麼懷疑,應該是真的不假。

趙錦就算是個江湖大哥,但又能有多少錢啊,要放貸款,資金來源大概就兩個方向,走銀行的抵押,另外則是私募資金。

不過這個韓束還是太自大了,難道不知道市面上那些跑路的投資管理什麼的公司,基本上就是出了大頭的錢的人最爲倒黴嗎?傾家蕩產的不計其數。

趙錦可能會將韓家當成金主爸爸,但錢到手了,到底誰是爸爸,那就得兩說了。

“城北錦哥啊,我聽過他的名字,好像還很厲害。

佩服、佩服,沒想到你們韓家還是城北錦哥的金主爸爸,厲害了。”

徐夏感慨的說道。

韓束聽着徐夏知道趙錦的名號不由得暗暗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有些擔心徐夏是個什麼都不懂的二愣子,要是趁着趙錦帶人到達這裏之前,再對他出手,那才冤枉。

“小子,知道怕了吧,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早說過,洪城韓家不是你這種角色能夠得罪的起的,也不看看你自己什麼吊樣,竟然敢跟我作對,不知死活!

識相點的,趕緊給我跪下,跪端正了,我會給錦哥說一聲,打斷你兩條腿就行了,不會要了你的性命。”

惡魔校草心尖寵:蜜愛999次 小子,束哥跟你說話,讓你跪下,你踏馬耳朵聾了嗎?踏馬的!不知死活的玩意!”

薛曉滿瞅着徐夏不爲所動,頓時怒喝,似乎這樣的舉動,能讓他找回剛纔着急忙慌的下跪求饒的面子。 “那個什麼錦哥很厲害嗎?”

李欣妍疑惑的問道。

寧馨也投來了好奇的視線。

沈婉玲雖然是洪城縣本地人,但她從小到大都是乖乖女,江湖上的那些事和她根本就不是一個圈子,自然也沒聽過,和李欣妍、寧馨一樣,都看向了徐夏。


徐夏點了點頭,將他所知道的趙錦的形象,概括着說道:

“這個錦哥的確很厲害,聽說在洪城江湖上至少能排的上前三的位置,爲人講義氣,做事很靠譜,名聲很響亮。

他手底下的弟兄也都是好手、狠人,幾乎沒有孬種,而且非常聽他的話,要是誰惹上了他的話,後果很嚴重。”

“啊!那怎麼辦啊,七車人,天啦,還全都帶了片刀,也太嚇人了吧。”

李欣妍的俏臉一下變得煞白。

寧馨憤憤道:

“管他多厲害,我給我爸打電話,要是我和欣妍在這裏受了一點的傷害,就讓他們放棄在洪城縣的投資,到時候有人去收拾他們!”

沈婉玲怔怔出神, 護夫有術 ,突然想到了一個法子,說道:

“我給我舅舅打電話,他可能認識這個錦哥,說不定能有點作用。”

三女都拿出了電話打算求助,徐夏卻一臉笑眯眯的再次制止了她們的行爲,自信滿滿的說道:

“別麻煩家裏人了,趙錦雖然厲害,但他還不敢對我動手。”

韓束和薛曉滿聽着三女的話,心頭暗暗有些懷疑三女的身份,到底什麼來頭,畢竟聽起來很牛逼的樣子。

可是,在聽完了徐夏說的話後,兩人都忍不住的狂笑了起來。

“哈哈哈,小滿,我剛纔沒聽錯吧,說什麼錦哥不敢對他動手?腦子秀逗了嗎?以爲他是誰啊!”

“束哥,我見過心頭沒有逼數的,但沒有見過這麼沒有逼數的,錦哥馬上就到,他還敢這麼的大言不慚,笑死我了。”

“人才,這貨絕對是個人才,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啊!”

“就是就是,只不過就算再無敵,在片刀架在了脖子上的時候,我看他還怎麼無敵的起來。”

韓束和薛曉滿開啓了嘲諷模式,就連那些被嚇破了膽的跆拳道會館學員們在也都跟着狂笑了起來。

他們可能和趙錦沒有見過面,但只要在江湖上混過的人,誰不知道城北錦哥的響噹噹名號啊。

在他們的心裏,徐夏這次死定了!

直播間中,已經恢復了一萬多粉絲在線看直播,而這些粉絲又有大部分是才見識過剛纔“錦哥小額貸款公司”門口發生的那些事,相對而言,他們比韓束等人知道的更多。

“我擦,徐夏又要開啓神仙模式了啊,錦哥、趙錦,先前的劇本直播中,徐夏不就是站在趙錦那一邊的嗎?”

“沒錯、沒錯,雖然我已經猜到了後續的發展是什麼樣子,但還是感覺好燃啊,期待主播裝逼。”

“打臉的時刻即將到來,童鞋們,你們準備好了瓜了嗎?要開吃了哦。”

“激動、激動!太激動了,主播流弊!雖然那兩個反派感覺挺無腦的,但看起來還是很爽啊!”

“拿着手機的小姐姐,別亂晃鏡頭啊,別影響我們觀看主播的王霸之氣,穩住、穩住!這波逼應該很快就能裝完了。”

“這個劇本很不錯啊,主播太流弊了,你們發現沒有,現在直播圈子裏面,已經有人在開始模仿主播的直播劇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