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你的去,這位可是我以前的老大,我的知識就是和他學的,你說他厲不厲害。”江君頭也不回的說道。

整個車展上,江君發現,自己認識的人也不少,韓東居然也來到這裏了。這是讓江君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沒過多一會,整個體育場的大門打開了。在整個會場的最中央,兩臺瑪莎拉蒂跑車正擺放在了嘴中間,每臺車上都坐着一個車模,無一不是身材火辣。

在場的幾個銷售顧問,眼睛都瞪直了,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美女,香車配美女,絕了。

可是江君卻是沒有那那麼的淡定了。因爲那臺鮮紅色的瑪莎拉蒂上,坐着的車模正是路小茹。。。

今天的路小茹格外的漂亮,整個人的氣質更是提高了一個檔次,大家閨秀,絕不一般。似乎是感受到了江君的眼神,路小茹把腦袋轉向了江君,眼睛微眯着,甜甜的笑了起來,十分的好看。 見路小茹向着自己報以微笑,江君也甜甜的甩了一個自認爲很帥的笑容。身邊的幾個銷售顧問都像一個好奇寶寶一樣,瞪大了眼睛。

不過,路小茹爲什麼會來這裏呢?還當了車模,她不是千金大小姐麼。抱着一串串的疑問,江君開始一板一眼的觀察了四周起來。

隨着幾家店的車模都紛紛的出現在了車子邊上,盛世的車模也走了出來。一個個火辣的身材,讓身後的幾個男性銷售顧問都死死的盯着,眼都不敢眨一眼,生怕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人就沒了。

幾個女銷售顧問紛紛都露出了不屑的表情,男人都一個樣。

江君作爲一個正常的男人,也絕對不例外,看着一個個身材火辣的性感車模,江君腦海裏忽然冒出了某位神人說的話“據說看女性的身材,就要對比可口可樂餅子的造型,”

江君細細的打量了兩眼之後,感嘆道“面前的這位冷豔車模的身材還真像可樂瓶子。”

忽然,江君感覺後背冒出了一股涼意,轉過頭向遠處一看,路小茹這丫頭正死死的盯着江君呢,眼睛裏都快要冒出火來了,俏臉通紅,兩座山峯更是波瀾起伏。”

江君嘴角抽了抽,看來着誤會可不好解決啊看着路小茹這副藥吃人的樣子,誰能想到一旦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會出現什麼。

江君一邊承受着路小茹的目光,一邊吃力的把脖子扭到了一邊,不去看她。

熙熙攘攘的人羣都蜂擁一般的涌了進來。房頂上最大的一盞射燈,也點亮了起來。整個體育場顯得更是明亮。

不得不說,這次白雪選來的幾個車模,還真是很不錯,雖然江君以前也見過不少,但是說這麼漂亮的車模,還真是少見啊,不過要比路小茹可就差遠了。

路小茹身後的車子是一臺瑪莎拉蒂——總裁,白色的車子,在路小茹火紅色的長裙下,顯得格外的和諧。是整片廣場中最熱鬧的地方了。不時的有着人拿着手機或相機,對着路小茹拍着照,路小茹也是很配合的擺着各個姿勢。雍容奢華的氣勢,震懾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美福這邊也聚集了不少人來,在吳昊站在前面,代替銷售顧問,耐心的解答着。

太陽神福特這邊也聚集了不少人,幾個銷售顧問時不時的拉着幾個客戶過來。

相對來說,盛世這邊,也就是江君這邊,可就比太陽神這邊多了不少,畢竟白雪找來的幾個車模給力啊,魔鬼的身材藉着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的動人,時不時的就會過來幾個人妝模作樣的看起了車。

另外幾家4S店額在忙活了起來,幾乎整個瀋陽的所有4S店都參加了過來。

江君站在門口,來回溜達,每當走過銷售顧問的身邊時,都會停留一會,就是怕這幾個新人嘴笨,留不住客戶。

這時,一個外地人的聲音傳了過來,對着江君說道“大門口的那臺福特,你們店有賣的嗎?”

江君轉過頭一看,一個30多歲的中年人穿着一件破破爛爛的汗衫,走了過來。頭髮亂糟糟的,身上更是發出 令人作嘔的酸味。

江君掃了太陽神那邊一眼,只見韓東正嘲笑的看着自己,顯然是因爲江君遇見了個要飯的。作爲江君的對頭來說,韓東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熱鬧。

“哦,對,先生您有什麼事情嗎?”江君也落魄成這樣過,所以沒有韓東的那種高傲,反而露出了笑容,禮貌的說道。

“那車多少錢?”邋遢的男人問道。

“那邊沒告訴您嗎?”江君很是好奇的問道。

“那車多少錢。”邋遢男人再次重複道,顯然很是不鳥江君。

“七十二萬八千八。”江君答道。

“能改裝不?我要加個籠子,”邋遢男人再次問道,嘴裏的兩顆大金牙都露了出來。

“可以改裝,但是得需要您自己改。”江君答道。

站在江君不遠處的幾個銷售顧問都紛紛的看起了熱鬧,很不明白江君會理睬那個叫花子。但是邋遢男人的下一句就讓他們,連同江君都驚呆了。

“這車我要了,要最高配置的。”邋遢男人語出驚人的說道。

“好的,我爲您準備手續,給您填一份訂單。”江君轉過身,就要去一邊去取訂車單。可是卻被邋遢男人給攔了下來。

“我要一個能出去溜達的車。”邋遢男人拉着江君的胳膊問道。


“你要多少錢的。”江君問道。

“你們有多少錢的。”邋遢男人是不驚死人不償命啊。

“我們店裏現在最貴的就是福特E350,208萬。咱們俗稱叫猛禽。”江君點頭道,心裏難免也泛起了合計,這哥們不會是精神病吧,過來泡我玩呢。

“幹啥用的,多大”邋遢男人問道。

“額,就是比你剛纔看的那個福特還要大一些,還要高一些。這車是房車,裏面能睡覺,傢俱很齊全的。對了,它還有個很拉風的名字,叫總統一號。”江君說完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還好江君出來之前,就惡補過,不然的話,還真就叫他問住了。這哥們不會是白雪找過來考驗我的吧。。。江君忽然冒出了這麼一個想法。

聽見江君的話後,邋遢男人眼前一亮,隨即開口說道“倆車我都要了,你們儘快辦手續,我着急用。”

江君絲毫不敢拖沓,這可是大客戶啊,心裏想到,我不管你有沒有錢,只要你有定金,那我就給你弄。反正也不耽誤啥事。”

幾分鐘後,江君手裏拿着一份合同,對着邋遢男人說道“先生,由於這裏是車展,我們這裏沒有現車,所以得需要您跟我回總店一趟。”

邋遢男人思考了一下,隨即點頭同意。

江君走後,留在店裏的幾個銷售顧問都炸窩了,打死他們也不敢相信這個邋遢的男人會買這麼貴的車。就因爲自己的私信,所以就沒有接待這個客戶,這一下子可就少掙多少錢。

路小茹在瑪莎拉蒂旁邊,眼神不時的飄忽着,顯然對江君很好奇,這麼大的攤子都不要了,居然帶着一個這麼髒的男人走。

走到門口後,江君對着邋遢男人問道“做我車嗎?”

邋遢男人搖了搖頭,然後指着一邊的白色賓利歐陸說道“我有車。”

江君只是眼前一掃,就是被驚出了一身冷汗,這。。這。。傢伙也太有錢了。。 江君踏上了白雪的那臺猛禽之後,直接就撥出了白雪的電話。

“怎麼了?江君。”白雪那邊似乎在與什麼客戶交談着,隨口問道。


“我不管你現在在哪。。以最快的速度,把車庫那邊的猛禽,和總統一號給我弄過來,我急用。。”江君語氣着急的說道,連語氣都有些哆嗦了,剛纔江君就一直壓着心裏的激動,現在總算能釋放出點了。

“你要那倆大傢伙幹嘛?別告訴我擺展廳去,我可告訴你啊,展廳可沒地方放。”白雪還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慢文斯理的說道。

“你別管了,一會吧這倆車的賣車手續度給我準備好,我急用。”江君急不可耐的說道,一邊打着方向就開了出去。

“知道了。”白雪也聽出來江君的急事了。和麪前的客戶道了一聲歉之後,就趕忙跑了出去。

-江君一路狂奔,在市區裏都開到了120邁,後面的賓利穩穩的跟着,絲毫沒有感覺吃力。似乎是在跟江君較着勁。

還好走的這條路,人不算多,兩臺車在路上飈,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本來30分鐘的路程,兩個人只開了15分鐘就趕到了。足足提前了一倍。

隨着猛禽車停下來之後,賓利也跟在後面停了下來,兩輛車都放滿了速度,找了個車位停了下來。

“小夥子,手法不錯。”邋遢男人,拍了拍江君的肩膀說道。

“還行。。呵呵。”江君可不像表面的那麼平靜,後背已經被汗水浸溼了。這在市區裏開這麼快,江君還是頭一回。最主要的是危險啊。。。

帶着邋遢男人走到展廳之後,白雪也氣喘吁吁的從樓上跑了下來。 守望先鋒之重生之後 ,滿頭大汗的樣子,着實讓人心疼。

“給你,也不知道這麼急幹嘛。”白雪氣呼呼的就把手續摔在了江君身上。

邋遢男人看着白雪的樣子,嘴角也掛上了一絲微笑。

“走吧,我帶你看看車。”江君指着外面說道。

邋遢男人沒說話,直接就跟在了江君的後面。

看着面前的這兩個大傢伙,江君心裏也充滿了激動,這倆個車絕對能滿足男人心中的征服夢。

邋遢男人看了看車子,又打開了車門瞅了瞅。然後對江君說道。“我把手續辦完了,是不是就可以開走了。”

“對 的。”江君含笑說道。

邋遢男人一把就抽出了江君手中的手續,從兜裏掏出一支破舊的鋼筆,在舌頭上舔了舔,然後就開始寫了起來。

沒一會,整個手續就已經辦完了。當邋遢男人掏出銀行卡刷卡的時候,江君別提心裏多激動了。

“對了,您要買這倆車幹什麼用啊。”反正也交完錢了,江君很是好奇的問道。

“一個拉貨,一個送閨女上學。”邋遢男人面無表情的說道。

“。。。”

送走了這尊大神之後,江君就以飛一般的速度跑到了白雪的辦公室裏。

白雪正坐在電腦邊上看着韓國的偶像劇,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看見江君回來了之後,直接就伸出白皙的手說道“鑰匙給我,車挺貴的呢。”


“賣了。。”江君答道。

“哦。。”

“啥????”白雪忽然一嗓子喊道。

“我說車賣了。。”江君笑着說道。

“呼,賣了就賣了吧,反正是好事,把總統一號的鑰匙給我吧。”白雪半晌纔回過神來,拍了拍胸脯說道。

“那個也賣了。。”江君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什麼?”白雪這次可真是坐不住了。直接就拍着桌子站起來,一臉不相信的說道“怎麼可能。”

“怎麼就不可能了,江哥出馬,一個頂倆。。”江君哈哈的大笑了起來。要知道,這兩臺車的提成可足足都有五萬了。一想到這錢來的這麼容易,江君就有種仰天長嘯的衝動。

“吹呢吧,好了,這車倆車你賣就賣了吧,我還真就沒合計,那個邋遢的老爺們能這麼有錢。”白雪咂咂嘴說道。

“人家開的是賓利,那是咱們能比的 。。”江君撇撇嘴說道。

“哼,本小姐要是想開,也能開的起來。”白雪不滿的說道。

“行行行,沒空跟你扯了,車展那邊我得回去了,完事收尾工作都交給你了,月末別忘了發我獎金啊。。哈哈哈哈。”說完,江君就揚長而去。

白雪看着江君小人得志的樣子,叨咕道“熊樣吧。。”

開着白雪的猛禽,江君就又回到了車展那邊,已經是12點多了。車模們全都下去吃飯去了。各個店的銷售顧問也都吃完飯了,接待着客戶呢。

反觀,盛世這邊的幾個銷售顧問,殘兵敗將的樣子,根本和人沒發比。

江君拎着兩大袋在盒飯,向着銷售顧問們走了過去。

“老大,你可回來了。“柳陽滿臉委屈的說道。其餘人也是一副苦瓜臉。

“怎麼了,”江君一愣,開口問道。

“這幫人太差勁了。來我們這邊拉客戶,都堵到門口去了。”一個女銷售顧問帶着哭腔說道。江君記得這個丫頭,叫艾雪。名字很好聽,平時很愛笑的一個小丫頭。

“你們幾個老爺們,都幹什麼吃的,這麼點事都擺不平?”江君語氣不悅的說道。自從江君在鑫鑫修理廠的時候,就養成了一個好習慣,“護短。”

現在被這羣人這麼一弄,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轉而把矛頭轉向了那幾個男人。

“老大,不是我們不反抗啊,我們三個都被人打兩次了。”說完這個銷售顧問還掀起衣服,露出了後背。

江君一看,可不是麼,後背上一塊青一塊紫的。剛纔因爲,賣出車的好心情都沒了。

“誰打的你們。”江君冷冷的說道。